返回列表 发帖

他们是这样求法的,感人的藏觉姆们!

阿松上师讲法中说:藏族觉姆们晚上九点就开始排队领第二天见我求法的"传法票",要等到第二天凌晨六点才能拿到票(求法的觉姆众多,每日限制传法票数,为了能领到传法票,觉姆们要排一夜的队。但对汉族弟子优待)。我心是很痛的,是非常心疼觉姆们的,无法堪忍!但又不可能每天把所有求法的觉姆都见完,我的身体无法堪忍。藏族觉姆对求法的信心,对上师的信心,是非常令人感动的。早上我为你们讲完法,再为活佛堪布们讲法,讲到十一点半,有时与活佛堪布商讨交流法义到一两点,回去后有时吃不上饭又要接待客人、打卦,下午传法直到很晚。我每天的时间一点都没有浪费。  

        阿松上师说,有一年病时,喇嘛仁波切让阿松上师独自在楼上休养十五天,一个求法的弟子也不要接见。阿松上师只好听从喇嘛仁波切的安排,在楼上休息,每天的饮食由小活佛送到楼上。但没过几天,阿松上师就无法安心休养了,藏族觉姆们因见不到自己的上师,也求不到法,终于忍不住对上师强烈的思念与牵挂,对求法无比的信心与渴望,她们索性把铺盖被子搬到喇嘛仁波切院子里,排着队等待十五天后阿松上师的接见。此时正值冬季,阿松上师从楼上窗户里看到自己心爱的弟子们,寒夜里蜷缩在露天的院子里,只为了能早日见到上师,早日求到法,不断求法的传承!佛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阿松上师心急如焚,眼泪簌簌而下,整夜无法安眠。第二天,阿松上师再也无法安心静养了,向喇嘛仁波切提出早日传法的请求。喇嘛仁波切同意了,但考虑到阿松上师的病体,规定阿松上师每日只能接见十五位求法的弟子。消息传来,大批的藏族觉姆拎着铺盖就住进了喇嘛仁波切院子,排队等候每天十五张的传法票,领到票的觉姆满心欢喜,没有领到票的觉姆继续日夜排队等候。寒冷的藏地冬夜,下雪时最低温度深夜竟达到零下四十度,这是有道友用温度计计量了的。这些年轻的藏族觉姆们,为了求法,为了解脱!她们不畏严寒,一群群互相依靠在一起取暖,小活佛们的妈妈曲拉佛母也心疼的为她们烧茶送暖。此情此景,也深深打动了我,与藏族觉姆们求法的精神相比,汉族道友们,我们是否差了很多?!为什么亚青藏族觉姆们每年都有成批的成就者?她们以什么赢得了上师们的欢喜摄受?她们精进,她们坚定,她们无畏,她们慈悲,她们大度,她们柔和,她们和合,她们不娇、不骄、不贪、不嫉、不谤,不执、不痴、不惰,她们如度母一般,是这人间爱的化身!这就是大yuan曼最好的法器!对这样的法器来说,她们对上师的信心就如日照雪山一般,上师的大悲、智慧加持如雪水汩汩流入心间。成就,只在朝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