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6月24日:一念善缘中状元


佛法是缘法。无缘不好度,所以无论是我们凡夫众生修行还是佛菩萨度化众生都要广结善缘。别人怎么对你,都是你的因缘显现,一切都是自己的缘分,平常心对待。(嘉绒朗智仁波切)




“缘”不是佛教的专有名词,缘是宇宙人生的真理,缘是属于每一个人的。人的一生都是在“缘”中轮转,例如机会就是机“缘”;世间凡事要靠众“缘”和合才能成功,建房子少个一砖一瓦,都不算完成。在人生的旅途上,有的人碰到困难就会有贵人适时相助,这都是因为曾经结缘的缘故,所以今日结缘就是为来日的患难与共做准备,“结缘”实在是人世间最有保障的投资。(星云大师)


小故事




马铎,长乐(今福建长乐县)人士,永乐九年(1411年)他以岁贡生的资格入会试。


有一天,他正赶路,见一女尸暴露在路边,于心不忍,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尸身盖住,并将其移至一古墓安葬。这样一来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眼见得旷野茫茫,夜幕四垂,正凄惶间,忽见远处有一点微微的灯光。他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疏林中有间茅屋,就大着胆子叩门求宿。不料开门的却是个素装少妇。那少妇不卑不亢,询知来意后,便答应借宿。这使马铎倒有些犹豫。他回头一看,天已大黑,而自己奔波一天十分困倦,只好硬着头皮进里屋歇息。他低着头不敢看那少妇,也不多说话,放下行李,纳头便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及至醒来,天已黎明,便匆匆告别那少妇打算赶路。那少妇不说别的,口占一绝道:


寒夜多蒙到妾家,炉中无火未烹茶。

郎君此去登金榜,雨打无声鼓子花。


马铎一边听着一边低头向外走,觉得头三句都好懂,唯末句难以理解,想问问清楚。一回头,令他大吃一惊:哪里有什么茅屋?哪里有什么少妇?只见树木扶疏,一杯黄土,睡处则是古冢旁边的一块大石头!


又有一天,马铎穿行在一条田间小径上,这条小径仅能容一人行走。走着走着,突然一位农妇挑着一担柴挡住了去路。马铎想退回去避让,但要退半里多路,心下又有些迟疑。那农妇看出了他的心思,就主动搭话道:“先生大概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吧!我出一句上联,您能对得上,我宁愿涉泥淌水让路;对不上,您只得屈尊或下田或回头了,怎么样?”


马铎心想,被你一个农妇难住了,我还进京赶什么考?便爽快答应了。那农妇抬起一只脚对马铎:“我的女儿善于刺绣,并且特别喜欢绣菊花,我这双鞋就是女儿做的。不过她自己鞋上绣的是菊花,而我鞋子上绣的是菊蕊。我问她为何这样,她说:‘娘天天清晨出门,路草中多露水,蕊遇露水不就开了吗?’但小妇人鞋上这菊蕊却从来都不开放,因而戏成一句下联:‘青鞋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可是上联老想不好,先生是饱学之士,请以上联赐教”。


乍一听,马铎觉得并不难对,但认真推敲起来,确实还颇为难。这些时日急于赶路,形同脚夫,思路也枯涩不灵了。想了一会,觉得一时还对不了,又不想多耽误时间,正打算脱鞋下水让路,忽然一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过。他一抬头,农妇已经不见了,眼前阡陌纵横,小径笔直通向大道。原来是走的太急,误入叉道而已。遂快步折入大道,一路上追忆当时的情景,玩味刚才的对句,心下好生惊诧。





总算到了京城,且顺利的通过了考试。到殿试交卷的时候,主考见他两鬓霜斑,长相跟永乐帝十分相似,心中暗暗称奇。读过他的文章之后,又觉得笔力雄健,火候纯熟,便力荐此卷,拟选为状元。不料当时的宰相白云庆有个刚成年的爱女,欲选本科状元为婿,他所属意的是林志。林志是福州人,乡试第一,会试又第一,且少年英俊,的确堪为佳婿。林志本人也觉得这科状元稳拿,后来听说已将马铎拟为状元,心中怏怏不乐,很是不服。


白云庆得知状元拟选了年过半百的马铎,也十分气恼,于是使尽千方百计,想为林志挽回,而主考却一步也不肯退让。


传胪那天,永乐帝听说在定状元的问题上尚有争议,便令人上殿面试。两人上殿叩拜毕,站立一旁。永乐帝见马铎年龄虽大,但稳健非常,其貌又与自己相像,也暗暗称奇。又见林志少年翩翩,气宇轩昂,亦颇感有动人之处。当时永乐帝手中正持有一把绘有梅花的白扇,就指扇为题:


白扇画梅,日日迎风花不动;

林志一时答不上来,马铎立即对道:

青鞋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


永乐帝高兴的点了点头,又指殿外一盆铃儿草,云:


风吹不动铃儿草,

马铎又随口应道:

雨打无声鼓子花。


永乐帝见马铎对得既迅速又工稳,连声赞道:“真状元之才也!真状元之才也!”阶下百官同声称贺,林志亦表示佩服,马铎就这样争得了状元。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