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无论你精通多少教理,实修过程中仍旧必须借助上师的教言

《教言宝藏》第四十二课(三)莫以闻思掩盖实修依教奉行不可轻视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8-07-22 12:38:12)转载▼
标签: 教言宝藏        分类: 诸法精要

要时时记住我等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的教言:“初次进入佛门者不要急于修法,要先知道该如何修法。”很多人觉得自己进入佛门已经有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两年、三年、四年……甚至十年了,所以自己不应该再算是初行者了。要记住,在没有达到明心见性之前,都称为初学者。

最近我也一直在听弟子们对于修行的回答,很多人的修行都很不错。不过我也一再告诫大家要清楚闻思与实修不同的特点。凭借文字解释而对道理有所了解是闻思本身的特点,因此理解上应该越细越善妙,但无论你觉得闻思所得的见解如何深奥,乃至有一种自觉言语无法表达之状态,它也仍旧属于意识范围之中,是一种思维造作。但实修不一样,对一个实修的弟子来说,无论对文字有多么通达,内心如果没有成熟,一切都是零。
我们通常用喝水的例子来做比喻。当你口渴的时候,虽然你对水的理论非常了解,知道水是由什么分子组成的,也知道喝水可以解渴的道理,但只要你没有喝水,就无法真正体验水的味道,你的“渴”也就永远存在。将前者对水的了解视为后者喝水的前行,完全可以,但不能用前面掩盖后面,否则只能得到“渴死”这个结果。

我相信在座弟子往昔多多少少都曾在其他导师座下听过一些教言,闻思过一些经教论典,也已经了知诸多道理,但如果在修学过程中,仅仅依靠理论掩盖自己实修,恐怕你的实修永远不会有很好的进展。

往昔有两位修行者从小一起出家,一起依止导师,也常常在幽静山林闭关禅修,后来又一起去拜见堪布门色。堪布门色是堪布昂琼的弟子,是当时雪域高地数一数二的高僧大德。他们拜见堪布门色后得到了堪布门色到印证,回去后又继续遵照导师的教言修学。

其中一个和尚将当时导师讲解的所有词句都默默背诵下来,铭记于心,并且从那天开始就依靠这种方式修学。比如导师说要把心安住在平静状态之中,而这种安住状态并不是一种简单的空性,它还能了了分明,而这个了了分明与空性本来一如,因此在两者分不开的状态当中所呈现的一切相,都称之为光明境界等等,这些都是用词句在描述见解。这位修行人就用这样的方式修了两年的时间,却发现自己的见解没有丝毫进展。即便当时他感觉一会空,一会明,但作为有情众生有点感觉是非常正常的,可是有感觉并不代表见解增上。

我们通常讲解见解时,会从见解、修行、行为和果实四个方面讲解,但这位修行者无论从哪一方面观待,都只能得到见解没有丝毫增长的结果。最后他来到亚青寺祈请我等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开示解惑。上师回答说:“你精进修法而见解却没有增长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你只是用词句来掩盖自己的修行,所以见解不会真正增上。即便得到了相应的见解,也只能称之为伺察意之见解。”

我今天所讲解的内容不是在为你们讲故事,而是告诫在座所有弟子,修行过程中务必要细致一点。堪布昂琼在《前行备忘录》中曰:“无论你精通多少教理,实修过程中仍旧必须借助上师的教言。”这里用的是“必须”这个词。

可能有些人会有这样的疑问:“文字上已经说明了如何调伏内心等一系列真理,为什么还需要借助上师的教言?”要记住,文字只能叫诠释,是从总体中为你指明方向,但在具体操作方式上,文字难以穷尽,因此需要一位导师亲自为你宣讲。

比如往昔译师翻译经典时,对于多义字是不做翻译的。所以如今很多经典中都有“嗡”字、“啊”字以及一些不做翻译的咒语等内容。难道是因为这些译师们不会翻译么?不是,而是由于其中意思太丰富的缘故,不能一语道尽。否则仅仅咒语的内容,可能你念一遍都要好多天。

以前我上学时,听老师讲过一个故事。古代有个学生去老师家学习。第一天老师教他写一横,告诉他这是“一”;第二天老师教他写了两横,告诉他这是“二”;第三天写了三横,告诉他这就是“三”。这个学生想那四不就是四横,五不就是五横么?这么简单,不学了。有一天他们家人请客,他要写一张请柬,对方姓“万”。他想那就是画一万个杠吗?好吧。最终他将厚厚的请柬交给对方时,对方很惊讶地问他这是什么。他说:“这是请柬,因为你姓万,所以我画了一万个杠。”

由此可知,我们在以后在修的过程中懂得依教奉行,是多么重要!
以上是弟子根据大恩根本上师普巴扎西仁波切讲法录音整理。若有错谬,即在大恩上师及道友们面前发露忏悔!嗡班匝儿萨埵吽。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16347&highlight=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