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生活中的六波罗蜜多:抱怨,仇恨?还是用爱回答?

『慈诚罗珠堪布』生活中的六波罗蜜多:抱怨、仇恨?还是用爱回答?
原创: 慈诚罗珠堪布  静怡苑•心灵乐园  昨天

生活中的六波罗蜜多
慈诚罗珠堪布


大家晚上好,现在开始讲《生活中的六波罗蜜多》,其中持戒和布施已经讲过了,现在继续讲忍辱。从大乘佛教讲,如果没有修好忍辱、控制好情绪,经常生气、发怒,我们常做的善根立刻就会失毁,这在《入行论》中有详细说明。大乘佛教认为,贪嗔痴所有的烦恼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愤怒,因为一个人的心里有愤怒,就做不到慈悲。内心没有慈悲心自然也就无法有菩提心,二者是对立的,这是很大的阻碍,所以很严重。

从我们生活的角度来讲,如果没有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好,平时很容易生气、发火、愤怒的话,家庭就不会和睦,社会就不和谐,同事、道友间的关系也会经常发生很多问题。所以从佛法和世俗角度来看,控制愤怒都至关重要。

世俗知识除了心理学有一点点,其他几乎没有一个有效的方法。但心理学很多都不治本,方法都很浅显、简单,只能控制一些表面问题。心理学对于平时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贪嗔痴,是没有办法的。世俗人认为贪嗔痴是我们的常态,因为认为这个不是精神疾病,就不去治疗。

心理学是当心已经不健康的时候,才采取措施控制一下。平时的贪嗔痴不去管,世人觉得这是常态,不认为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尤其不认为这是心理疾病。所以心理学也不去治疗,也治疗不了。

我们唯一能从大乘佛教中寻找一些解决的方法,这非常重要。愤怒对我们的身体有很大伤害,对人际关系、工作、学习以及修行各个方面都有深远影响。平时,情绪似乎非常不好控制,反而像身体、语言还稍微好纠正一点。我们在这方面从未做过系统训练,因此很难。如果稍微努力的话,情绪是很容易控制的。只要有相关知识和方法以及适当投入,也许情绪的控制比身体、语言的控制还容易。不能控制,究其原因是方法不对。平时我们顶多知道点书本层面的道理,因此才在实际中发挥不了作用。

那么怎么样能使情绪得以缓解呢?今天就昨天的话题继续补充说明:
如有人侮辱我们的时候,我们应该保持什么样的心态?有人待我们以不公、抱怨和伤害,面临这些抱怨、怨恨或危害时,应该如何调整自己呢?

世俗的方法是立即还手、还口,但小到家庭,大到人类历史,这种方法从来都没有解决过什么问题,反而矛盾更加激烈。这并非成功、有效的方法,那到底有什么有效办法呢?

我们昨天讲过了,学佛实际上就是让我们学会懂得从不同角度去思考问题,不要老是钻牛角尖,烦恼解决不了,严重的甚至会导致犯罪。从佛教的角度来讲,就是犯戒或导致十不善。所以首先就是把情绪控制好。昨天讲了五个重要的控制方法,这五个观念都非常重要。

一是用慈悲心来控制。
人世间所遇到的所有人: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陌生的、对我们好的、或者是我们喜欢的、讨厌的……如果我们自己的心态正确,用一个正面的心态去对待他们,那么所有人对我们都有帮助。对我们好的对我们有帮助,对我们不好的,表面看上去是负面力量,但是让我们快速成长,修行更上一层楼。因此这些我们陌生、熟悉、讨厌,喜欢的所有人,对我们都有恩德和帮助。

如果从思维佛教“众生如母”角度看,所有人都曾是我们的父母,如果不用这个思路,那么我们也有另外的思考方法。从现实角度而言,这些人对我们仍然具有恩德。

通过他们的言行举止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对人生和世界有全新认识。平时别人对我们的恩德,我们一般会认为,对我们说两句好听的,送点东西,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为我们付出的行为才叫“对我们好”,其他隐藏的推动与提升却看不到。我们不要只看表面,深入思维我们会了解到,每个人的出现形式都有意义。

从佛教修行角度来讲,佛菩萨、上师与众生对我们的恩德等同。没有众生我们根本无法修行。没有众生,我们对谁发慈悲心呢?没有众生,修持布施、忍辱等六波罗密多怎样进行?这些都需要众生。有众生我们才可以布施;有众生我们可以去持戒;有众生我才可以修忍辱... ...

因此无论从世俗还是佛教的角度,所有人都有一些正面的恩德。虽然这个人当下对我不公平,我认为不合理、不对,他侮辱了我。但无风不起浪,也许中间确实是他的错,也许是我的错,也许我们双方都有错,不管怎么样,这肯定是有很多很多的因缘,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的简单。

我们可以进一步思考,为什么他偏偏要侮辱我,而不是别人?我自己是不是也有问题?这些条件是不是也跟我自己有关系?

虽然现在他对我不好,但另一方面他也的确给我带来很多正面的警醒。这样思考后就达到一个自他身份的平等,从而产生正面的感情,削弱了敌对意识,自然就会让我们的嗔恨心、愤怒得以控制。

唯法想。

平时我们不了解空性的时候,这句话我们有点不太能够理解。比如说:明明有人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佛教说:没关系,其实并没有人来侮辱你的人格,而且你自己也不存在。从世俗层面来看,有点令人费解,明明都是存在的啊,为什么佛教要跟我说什么都不存在呢?

《入行论》中的解释很重要,我们平时也要学会这些思维方式,这是除了佛教以外的其他学科、领域或知识当中找不到的。

唯法论。

我现在为什么愤怒?因为现在对方侮辱我,说我的坏话、骂我,所以我现在很愤怒。

对方怎么样骂我们、侮辱我们的?比如说:对方叫带有侮辱性的绰号,眼睛有问题的就说“瞎子”,腿有问题的就说“瘸子”等等。这些语言在佛教中叫“粗语”,别人粗语骂我,我肯定火冒三丈。

这时我们要静下来想一想:我觉得他说了我的坏话,所谓的“坏话”、“绰号”是个什么东西呢?

如果他是在说我的眼睛或者我的腿,但我的眼睛自己又不会生气,我的腿被说成“瘸子”它不生气,那么谁生气了?就是我的意识。意识现在不开心了、怒了。但问题是,别人并没有说意识有问题。

我们的意识谁看得见呢?谁都看不见,对方肯定也看不见。对方骂你瞎子时,根本不是在骂你的意识,骂的只是肉体的,但为什么意识要生气?这个绰号是我肉体的绰号,不是我的意识的绰号。那么为什么现在我的意识就冒出来气得一塌糊涂?就开始不高兴了呢?

此时我们要与意识对话:“对方没有骂你,骂的是眼睛。眼睛和意识毫无关系,完全是两个不同物质。就像倒一杯水,意识是水,杯子是肉体,它们可能暂时在一起,但却是不同的两个东西。如果有人骂杯子,是不是在骂水呢?当然没有骂水,他没有说水不好,是说杯子不好。人家在那说杯子的时候,你水为什么要生气呢?”

同样的道理,这时候要问问我的意识。人家说腿是“瘸子”,眼睛是“瞎子”,但是没有说你意识任何的坏话,那么你现在为什么要生气呢?这个时候我们的意识自然就会说“他侮辱我”,那么我们进一步了解他怎么侮辱你了?

“他不是说‘瞎子’和‘瘸子’吗?”

“瞎子、瘸子跟你意识有什么关系呢?你又不是瞎子、瘸子。为什么就认为是侮辱你了呢?根本就没有侮辱你。”

如此分析之后,我们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起来,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了。因为意识和肉体二者是完全不同的物质。

“总之他说我的坏话了。”意识再庸人自扰。
“他没有说你意识的任何的缺点,怎么就说‘你的’坏话了呢?”
“他说我的眼睛是‘瞎子’、我的腿是‘瘸子’,这不就在说我吗?”
“腿和眼睛属于肉体,是外在的物质。跟你意识的属性都不一样,就跟杯子和水的关系一样,所以他根本没有说你。”

那为什么意识要生气?这种愤怒是怎么样产生的呢?就是意识将肉体盲目当做了自己。比如说:水是没有思维的,假设水有思维,就会把杯子当做自己,这肯定是一个错误理解。

水跟杯子过去没有任何的关系,来自于不同的地方。现在也没有什么的关系,只不过两个临时在一起而已。未来水和杯子也不会有任何关系,各走各的,各自分开。如果水把杯子当做自己的话,那肯定是水的错误。

同理,我们的肉体和精神,过去也来自于不同地方,未来也会分开,各走各的路。只不过当下暂时聚集,并不是肉体变成了意识,意识变成了肉体。

暂时聚合的时候,意识错把肉体当作了自己,人家说肉体的缺陷,肉体也没有不高兴,但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另一个物体(意识)就生气了。但肉体怎么可能是意识呢?过去你们来自于不同的地方,未来也会走向不同的地方,现在也是一个暂时的关系,实际上根本没有其他的关系。但因为先天性的错误理解,把肉体当做了自己。所以人家说肉体的缺陷,意识就以为在说它,然后它就生气了。

这样深入分析的时候,我们发现,原来所有别人对我的语言上侮辱性的攻击所导致的这些烦恼,都是从这个盲目的错误理解上产生的。这个错误的理解在佛教中别称为“无明”,即愚昧无知。

愚昧、无知、无明导致了这样的愤怒。实际上,分开来看,所谓人,除了内在的精神和外在的肉体之外,人不存在。别人说我坏话的时候,他说的是肉体的缺陷,除肉体以外,还有一个精神(意识)存在。这是意识的错误,肉体根本不是意识,所以根本没有必要生气。这种生气,实际是意识错误的理解导致的。我们知道这一点,就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唯法除了精神和物质之外没有别的。不要以为还有一个“自我”存在,只有这两个物质而已。除了这两个事物,所谓的人和“我”,是意识在精神和物质之上创造出来的抽象概念,根本不是一个具体的东西,具体的东西只有肉体和精神。肉体和精神的组合体之外产生了另外一个抽象的概念,“自我”。

所以意识就盲目认为对方在说“我”,他说的“瞎子”、“瘸子”就是说我的。这是一个错误观念导致的生气,这叫做唯法。我们要深入思考唯法二字,这很重要。

另一方面,“语言的攻击”,实际对方没有说任何坏话,所有的声音就在我们的大脑里面。之前我们多次提到,连科学家都是这么认为的。所谓的语言的沟通、好话、坏话,实际上声音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准确地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声音这种东西。那么我们现在听到的是什么呢?科学家会说,是我们大脑里面的产物。但佛教的解释是:眼耳鼻舌身的耳识,也就是听觉的一种感受而已。科学家跟佛教讲的不同的名称,实际是一个东西。

声音说好话或说坏话都是不存在的。存在的是对方所谓说话,就是他的声带稍稍震动,嘴巴边上产生了空气压力波,然后这个空气压力波最后通过空气,传到我们的耳边,震动了我们的耳膜。除了这一点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声音就是因为震动了耳膜,然后在我们大脑里面产生声音。根本不存在一个他说我这件事。

此时我们不知道这个声音是自己大脑当中的感受。我们认为这个声音就是他说的,他在说我的坏话,所以我们就开始生气了。这样以后我们就应该认真地思考一下,深入思考我们发现问题没那么简单:他说了“我”的坏话,我在哪里?最终没有找到我。他侮辱了我,被侮辱的我也没有找到。

他说我的坏话就是通过声音来侮辱我。那么声音在哪里?它是什么样的东西?观察发现这声音又是一个错觉。只是自己的大脑的画面。

这两个错误的理解导致了愤怒。所以,佛经讲所有烦恼的根源就是无明。再准确一点,所有的烦恼本质都是错误的理解。因为错误的理解所以产生了这样的烦恼。

唯法想需要我们深入地去思考。这个道理明白以后,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稍微理解了一点点空性。空性的观念有强大的力量,就像金刚钻石可以划破一切世俗最坚硬的物质,如玻璃、金属等,它都可以穿透。同样的,空性如激光,可以把所有东西穿透、破碎。空性稍微理解的时候,烦恼的根源就受到了破坏,这些烦恼也瓦解崩溃了。这个是非常好的方法,我们需要进一步地去思考。但我们不要等到生气时才去用,那时候可以用,但平时我们需要一定的训练,只有这样才能用的上。

昨天的五个观点中,还有一个苦想。

是从理解对方角度而言的。比如对方对我们不满,确实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或说了不应说的话,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办?几乎所有人的一贯的做法都是,将所有责任和问题推给别人,从来都不去思考自己有没有什么问题。他为什么要这样子说我?为什么以这样子不公平的待遇对待我而不是其他人?是什么原因呢?

这个肯定是有因有缘的,那么这个因和缘会不会在我身上?这样子我们要去思考,要去理解对方。这个时候想《入菩萨行论》当中讲的非常的好,《入行论》中的安忍品希望大家反复阅读。很多人看书是一天一本或者是一个星期看两本,这种快餐式阅读方式用来阅读佛经就没有任何意义,用来看小说是可以的,知道个大概意思就行,感兴趣的地方稍微多看一下,别的地过一下就完事了。但是对佛经不能这样。

就像吃药,首先我们把药吞下去,然后胃去吸收,吸收以后要通过血液输送到身体的各个部位,要把病菌杀掉我们才能康复,

吃药是这样,学习佛的智慧也如此,我们先要吸收,吸收后通过血液输送到身体各个地方,吸收了智慧后,我们再运用到工作、生活上,然后才能够发挥作用。所以大家平时就要去学、去修。

首先,我们尝试理解对方时,不要只去分析表面上的谁对谁错,对方为什么不喜欢我、讨厌我?为什么这么说、这么做?一定是他内心有烦恼。如果我要生气就不要对他生气,而要对他的烦恼生气。他攻击我时,嘴巴身不由己,烦恼让他失去控制,根本原因不是他的嘴巴和手,而是其内心的烦恼让他失去了控制,然后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实际上根本原因不是这个人的嘴巴和手。而是他内心的烦恼。

如果是有权利的人,那他烦恼时,就会产生巨大的能量毁掉很多东西,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就会毁掉自己。这不是人的问题,而是烦恼的问题。因此我们认识要到位,要针对烦恼而不是人。我们要想办法消灭他的烦恼,他正常了就不会再伤害、侮辱别人,这样的理解很重要,因此我们要把责任推到烦恼上,针对烦恼本身。

石头没有嘴,手也没有嘴,他们身不由己,不是自愿飞起来攻击他人的,只是各种各样的因缘,一个推动一个而导致了这样的后果。如果按照“谁打我,我就恨谁”的逻辑,那石头打你的,你应该恨石头。

如果要找原因那就要找到底,不是找到一半就完了,这很不对。在世俗层面大家以为是常理,所谓常理往往是盲目的,没有任何理由而产生的。但由于大家都这么想,频率多了大家就人云亦云,这种方式就成了“常规”。

发生事情要多理解他人,可能愤怒时他连自己都会毁掉,别说其他的了,烦恼来了谁都一样,包括我自己,因此我现在要理解一下。千万不要复制这个烦恼,愤怒对愤怒,那是很糟糕的。

以上的思维方式,除了佛教以外,在别的学科中是很难找到的,但这是真正的事实。

另外一个让我们产生愤怒的原因是我们自己。

当没有烦恼时,平时的生活中,我们挑剔、计较、不耐烦,这些都是直接产生愤怒的因素。为什么人会越来越不耐烦呢?现代人生活压力大、脾气越发暴躁,久而久之人就难以承受。内心越来越浮躁、越来越不耐烦,这都是内心无法承受的标志,长此以往就可能导致抑郁症。而百分之八十的抑郁症患者都想自杀,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耐烦?这不是没原因的。不耐烦会直接导致烦恼,于是别人说一两句就开始愤怒。因此,我们日常中不要过于挑剔、完美主义。工作上的有些完美主义很好,但任何事情都要求完美是需要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烦恼。烦恼将心变得越发挑剔、计较和不耐烦。即使对我们恩重如山的父母,我们也是如此,原因在于我们无法控制压力。

我们需要调整。发现问题时,要看看是否需要做到所谓的完美。有些能尽量完美,有些就不能。很多客观条件不允许,再不调整,心里有很多压力,这就导致非常多的烦恼。比如一个人本来能背一百斤的包袱,如果超重而非要背,肯定就是受不了。我们必须为生活而减负,把自己逼到墙角可能不是很好。

《入行论》是一千多年前的经典,但对现代人的心理分析却非常透彻。现在我们学到的都是外在的自然规律,对内在的自然规律我们却一无所知,甚至连科学家也不明白。科学了解一点意识,实际根本不知道大脑细胞是如何产生意识的,连意识的本质都没搞明白。从其他学科上找到答案就更难。

但对于意识,大乘佛教中却有成功的分析方法。我们要学会有耐烦心,如何学会呢?想不耐烦就能不耐烦吗?我们要从源头开始。事情总有原因,复杂的人际关系、工作、生活的压力让人无法承受。表现已经显现,身体亚健康,精神也趋于崩溃,调整迫在眉睫。

修慈悲心、菩提心是可以直接断掉仇恨的最好方法。佛教空性、无我、寂止的禅修都有帮助。当遇到别人惹我们的时候,我们去理解对方。因为每个人都有压力,种种压力逼他至此,他认为这是正常的。但从道德方面他不会觉得自己的作为很漂亮,只因烦恼进入了他的意识体系,人根本无法思考,一切都来不及,烦恼就惊涛骇浪地席卷了我们。如此设身处地去理解,抱怨和仇恨是容易放下的。

一开始的一点愤怒都全部控制下来有点难度,但控制其不上升为仇恨较为容易。在打坐时心会慢慢静下来,生活遇到问题就比较淡定,会有平常心对待,有可能烦恼也根本不会产生。即使产生,几分钟就可以消失。但没有恰当的方法,我们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这次讲的忍辱有三种:

1、耐他怨害。
忍耐他人的怨害。

2、安受众苦。
忍耐各种各样的困难,如学习、修行中的困难都要克服,这很重要。

密勒日巴大师等历代修行人,他们是如何克服重重违缘精进修行的?过程中吃了多少苦?克服了多少困难?跟他们一样我们做不到。但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或百分之一我们也要努力去做。其实禅修班的打坐要求是很低的,一天一个小时,特殊情况做不到时,周末或别的时间可以补,因此要求不高。

刚开始打坐的确不适应,腿疼、无聊等,但一逛街、看电视,一个小时眨眼过了,但打坐一小时就觉得是十小时。枯燥让初学者很难坚持,甚至放弃,不愿意去修。此时我们要思维过去成就者的事迹。连世间的成功者,如顶尖五百强企业人,他们也是克服很多困难才到今天这步的。佛教的修行人是如何克服困难达到佛教五百强的?佛门成功人士不是轻松就获得的,每个成就和收获都是无数付出兑换的,并不轻松。因此希望在修行上有所成就,也要有相应付出,稍微有点腿痛、枯燥、不舒服就放弃,那我们也不可能有什么修行成果。付出、用功很重要,越用功越有成就,世俗的学习也是如此,道理一样的。

我们生活工作压力大,回到家很疲惫,再打坐很难。早起一小时打坐也很难,因为有的人本来需要每天早起上班,单位又远,但我们要克服这些困难,如果这点都不能克服,那修行就不会成功。

为什么我们修行要用功呢?

为了一点钱、地位、权利、名声我们也要付出很多,但它们最终带来什么说不清楚。因为我们的价值观觉得那些很重要,所以愿意付出,而我们把百分之五或十的功夫用在修行上也不错了。事业上十几年的短暂辉煌我们很愿意付出,为了解脱,这个永久性的目标而修行,我们付出什么也是值得的。

我们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这就是修行的动力,这个观念时刻都会鼓励我们去修行。比如打坐觉得累、想放弃时,想一想:如果修行能得到名利的话,我还会放弃吗?肯定不会。但世俗的短暂成功我都愿意付出,为什么长远的利益我却轻易放弃呢?这样的自我鼓励很有必要。

修行也不能过多影响家庭生活和工作。每个人都要生存,很多夹心阶层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很多眷属依靠我们。假如修行过分影响工作,也就影响了生活。一个人的生活被影响还好,毕竟是你自己的选择,但家里的老老小小却不愿意被你影响。

合理安排时间,每天我们有二十四小时,什么时候打坐修行?什么时候生活、工作?八小时以外如何安排?特殊情况下,来不及时也没事。灵活安排,不要太死板。如果我们只有生活工作的付出,却不愿修行,名利可能有一点,但肯定不幸福,不说下一生,这辈子就不会快乐,因为精神空虚、浮躁。名利无法带来快乐,这是肯定的,但我们不了解名利的真实价值。当名利跟我们还有距离的时候,我们自以为名利能带来一切,其实名利不仅做不到,还会带来无数压力。我们从身边的人身上也看得到。但很多世人就把名利当成唯一目标,每个人有钱就财大气粗,有名了就自以为是,觉得有面子,但那只是外在的辉煌,跟内在的幸福无关。我们不要追求空虚的辉煌,那毫无用处。工作、生活、修行三者要合理安排,工作让我们有物质,修行让我们有丰富的内心,如果人世间有幸福存在,二者合一时也许是,否则人世间不会有什么幸福。

很多人想给家人好的物质,但精神失去平衡,物质再多也毫无用处。物质顶多给家人创造好的条件,但精神上的空乏也许还会给他们带来更坏的影响。内心世界如同发射台,内心空虚时会不断释放负能量,身边的人首先就会感受到,并让他们不快乐,也就是家庭成员,因此精神和物质谁能带来最终的利益呢?

我们不要走极端,条件成熟时,不用工作或顾忌家庭的情况下你可以选择全职修行,这很好,但没有这个条件时就要接受并面对现实。学习中大家要努力,这需要牺牲,即使少了一些吃喝玩乐也值得,也是可以接受的。

虽然学习和修行的过程当中有一点点累,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有很多的收获,这个收获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幸福快乐。我们付出了一点点辛苦,但换来的是更有意义的。从这个角度去考虑,闻思修行的过程,时间要合理安排了,稍微累一点、辛苦一点也不要放弃。

第三,法思胜解忍。
对法的安忍。佛法不要求我们盲目接受任何说法,不但不这样要求,还鼓励我们去思考。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什么是轮回、善恶因果,盲目接受和盲目反对本质相同,都是迷信。不确定的不要盲目相信、接受和否定。我们先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就是什么。

法思,即对佛法的思维,以及正确思考佛法僧各自有什么功德。

世界上任何团体、学说和派别都说自己最好,别的都差。但我们必须冷静,不能盲目接受。思维了佛教讲佛法僧的功德、好处和优点,之后思维佛菩萨度化众生的力量,佛教的缘起、空性、涅槃等主要教义,尤其跟修行有直接关系的理念更要深入思考。

很多东西不是思考就能明白的,比如感官。视觉中存在的物体,靠眼睛判断,但有的东西感官无法判断。比如桌子长什么样子,形状等是可以靠感官的。但微观结构,原子、电子、能量等眼睛看不到,但仅因为看不到,就否定微观结构是错误的。

意识也无法判断所有事情的对错,怎么办呢?那我们必须提升感官。科学家不断升级显微镜,从光学到电子,一代代更新,每一次创新都有不同发现。同样,我们提升智慧后,每一次也会有新发现,每次离真理也更进一步。先把感官范围中的东西去搞明白,超出思维、感官范围外的,等意识升级后再确定。反复思考之后,我们知道这条路没有错,全新的三观正确无误,行动也没有错,那么正确的行动就会导致正确的结果。

遇到跟常识有冲突的知识时,首先不要盲目否定或肯定,要用意识思维。能力之外的可以肯定或否定。当我们建立了坚固的观点,再实际修行,直到到达目的地。

佛教中的所有行为都要建立在智慧之上,如果建立在盲目的无明或物质上的,就等于是是建立在盲目的三观上。就像说瞎子,他就盲目以为在说他,而盲目产生的错误观念会导致烦恼。

三观要建立在智慧之上,颠覆旧有的概念,跟着智慧走,这样可以解决内心的烦恼。

断除部分的烦恼就得到部分智慧,得到一点智慧就断了一点烦恼,也就得到一部分真理和解脱,于是我们不再被烦恼绑架从而获得解脱。解脱并不是说我们从这个地球上走到另外一个世界,就得到了解脱。

把这个地球当做监狱一样,然后我们到另外一个地方,就像越狱一般。这种感觉,是我们对解脱不正确的理解。人永远都会在这个地球上或者是另外的星球上,但不管在哪里,内心不受烦恼的控制,这就是解脱。

这些都需要智慧,智慧不会从天而降,就像读书需要一天天进步,学佛的智慧也需要付出,也有困难。通过付出得到深刻的智慧,这就是忍耐。对高深的法的不排斥、接受,有一天我们会恍然大悟,这就是对法的忍耐。

这次讲的主题是“生活中的六波罗蜜多”,生活中我们都用得上。修行要跟工作生活结合,最后我们的修行就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然后通过修行的力量我们整个的生活也就变成了修行,这就是学习佛法最理想的方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