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面对孩子的疾病要接纳、宽松、尊重、慈悲

『慈诚罗珠堪布』生活中的六波罗蜜多:忍辱靠的是智慧,不是憋……
原创: 慈诚罗珠堪布  静怡苑•心灵乐园  前天

生活中的六波罗蜜多
慈诚罗珠堪布


发心的重要性
大家晚上好,今天继续讲“生活中的六波罗密多”。前面讲过了其中两个,今天讲第三个:忍辱。即安忍般若波罗蜜。

听课之前请大家先发菩提心,我们为了让天下所有的众生离苦得乐下决心要成佛,为了成佛所以听课,闻思后就精进修行,这样总有一天会成佛的,到时就可以饶益无边的众生。为了利益他们,所以我们今天要学习“生活中的六般若波罗蜜”。

这样发心非常重要,现在大家都知道发心的重要性,因为每天都在讲,理论上应该非常清楚,但要实际上做到还需要时间。从一个非常自私的人,到完全无私、甘愿自我奉献的人,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很漫长,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到的,因此大家必须要有耐心。如果能坚持下来,最后必定功不唐捐。因此我们对自己的能力与法道要有信念,自己要自信,只有这样最后才能够有所成就。

安忍在生活中的重要意义
生活中安忍非常重要。现在大多数人的精神状况趋势不容乐观,因为心里很空虚、浮躁,很多人都有焦躁、抑郁症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就不仅仅是来世的问题,也是我们现世的问题。虽然还未涉及到解脱与否,而是我们现实生活的问题,都是必须要去解决的。

目前全世界还没有显著的解决办法,但我们在佛教里可以找到这样的好方法。佛教不仅拥有这样的方法,只要我们肯投入,这是一定可以解决我们精神上的烦恼的,不但可以解决精神上的痛苦,最终还可以经由这些方法获得究竟的解脱。

大家不要将“解脱”理解为一个很神秘的东西。解脱实际不神秘,比如生病了通过治疗就会康复,这就是肉体上的解脱。再比如我们内心很焦虑,焦虑则带来痛苦,是很煎熬和残酷的。如果我们用到像禅修或其他方法把内心中的焦虑化解掉,我们的内心就变得很快乐,这个快乐就是解脱。肉体上的解脱,精神上的解脱,这些都是解脱,因此并不神秘。虽然还谈不上永久性,也不是最终的解脱,但是这些都叫做“解脱”。

当我们在肉体上把生老病死的痛苦解决了,精神上将内心中的烦恼彻底解决了,那这就是终极、永久性的解脱。但这个永久的解脱是点点滴滴组成的,在工作、生活中。我们将所获得的小小的解脱予以累积,最后我们就会得到终极的解脱。

闻思过程中,也许一开始我们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但通过闻思,现在明白了。之前的迷茫让我们产生了很多烦恼,道理明白以后就能想通了,于是烦恼也自然消失不见。这就是我们目前阶段可以获得的解脱。

学佛的终极解脱是成佛。
虽然这个是遥远的目标,但学佛中的每一个阶段都有相应的解脱。如果这些阶段性的释然和解脱我们无法获得,那么终极的解脱恐怕更是遥不可及的。

我们先通过闻思解决了很多内心困扰,然后通过打坐强化训练。每天的静坐都解决一点问题,长此以往,则在每一个月、每一年中,我们都会都有新的收获,这些收获都是解脱,日积月累,最终我们就可以得到永久性的解脱了。

如果我们长时间学佛,却没有感受到任何解脱和释然,连临时的解脱都得不到,更遑论最终的解脱了。所以学习要现学现用,在生活中使用会解决我们很多的烦恼,这个是肯定的。这是三千年来,无数智者、具德者与有识之士等过来人的经验,他们运用了这些教法,接受了这样的训练,最后都成功获得了最终的解脱,说明这条路并没有错,现在需要看我们下不下功夫,如果我们的功夫不到位,那么路是没有错,但是我们也不会得到什么解脱。

我们要扪心自问,我这一年是否得到什么解脱,上半年跟下半年有什么改变,有没有什么不一样?上半年我还在困扰中痛苦挣扎,通过下半年的闻思修行,从前的挣扎和困境是否已经消失?在这一年当中我得到了什么解脱吗?上半年我还在轮回中挣扎,但下半年问题解决了,我现在很轻松、很自由,这也是解脱。这些解脱是我们可以感受得到的。

佛教不是讲鬼神的,也不需要借助鬼神的 力量,佛教讲的是人的感受和经验,我们从自己的经验出发、改变、解脱和收获。一个烦恼解决了我们就得到一个相应的解脱,这些都是非常实在的东西,也是可以切身体会到。实践学到的理论和智慧,我们发现,一个智慧就会断除一个相应的烦恼,也会得到相应的解脱。

从理论到实践,还有一个锻炼环节,也就是修行。我们知道如何布施、为什么要布施、布施有什么意义,或者为什么持戒、戒是什么、持戒最终有什么结果,这些理论上我们已经明白了,下面需要实践。

首先我们去锻炼,再将其落实到生活中。锻炼的过程叫修行,但方法、次第和层次都不同,需要一步步去完成,之后我们就可以在生活中完成六波罗蜜多。中间的过程是非常关键的环节,缺乏修行一切都无法落地,否则我们仅仅获得的是一个理论而已,还没有转化为体验和感悟,一个书本知识我们在实践中是无法用得上的。因此我们要通过修行将理论转化为我们自己内心深处的体悟。否则,不通过修行,知识和理论只属于书本,不属于我们,而我们还在原地踏步。知道如何去做,却没有能力运用是不行的,中间的转换过程特别重要,也就是说把理论转化为自己的体悟。

学习理论时我们仅懂了书面知识,仅仅是一个理论,这时书本知识不我们的,而属于书本。因为我们的知识还停留在书本层面,没有办法实际运用,现在我们只知道怎么去做而已,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行动,我们也没有能力实践和落实。

这当中有个转化过程,书本知识变成自己的经验后就属于我们自己了,用的方法就是修行打坐,然后我们就可以用到生活中。有人说他不需要打坐,不需要座上修,自己在生活中去修就对了。看起来这种说法是很有道理的,没有任何错误,但中间的转换过程的缺失,理论说起来漂亮,实际是用不上的。我们只有通过打坐转化了理论自己才能用得上,此时把生活变成修行才有一点基础。

先闻、后思、再修,修行以后就要行动。

闻思让我们了解如何做,通过修转化为自己的体悟,再在实际行动中去行持。闻思修行把整个修行过程归纳得十分清楚,学了要去做,还要有实际行动。有实际行动的前提就是要让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按照这四个顺序去做,每天、每年都会获得解脱。

那是不是成佛呢,不是,一地菩萨证悟了一部分的智慧,然后断除了一部分烦恼,烦恼,十地菩萨有十个不同智慧,断除是个不同烦恼,得到十个不同的智慧和解脱,加起来总的结果就是成佛。解脱是点点滴滴组成的,解脱并非从天而降。我们学了很多,烧香拜佛等善事做了很多,但烦恼还是很炽盛,没有任何变化,这就说明这些方法不能为我们带来最终解脱。因此我们要留意现阶段不同环节的解脱,这非常重要。

闻、思、修、行四个字的顺序不可轻视。再重复一下,先是闻和思,然后是修,修了以后就是行动。平时我们讲闻思修三个字,实际上还需要一个字,就是行动的“行”:闻思修行。闻思让我们了解如何做,通过修转化为自己的体悟,再在实际行动中去行持,就是行。闻思修行把整个修行过程归纳得十分清楚,学了要去做,还要有实际行动。有实际行动的前提就是要让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按照这四个顺序去做,每天、每年都会获得解脱。那是不是成佛呢,还不是。

一地菩萨证悟了一部分的智慧,断除了一部分烦恼,二地菩萨、三地菩萨到十地菩萨,十个不同层次就有十个不同智慧,十种不同的智慧就断除了十个不同的烦恼。得到十个不同的智慧和解脱,加起来总的结果就是成佛,也即终极的解脱,这个解脱是点点滴滴组成,并非从天而降的。我们现在可能还不能马上抵达佛那样的解脱,但我们要致力于现阶段可行的解脱,如果连基础都没有,那结果从何而来?

我们学了很多,烧香拜佛等善事做了很多,但烦恼还是很炽盛,没有任何变化,这就说明这些方法不能为我们带来最终解脱。因此我们要留意现阶段不同环节的解脱,这非常重要。我们讲放下,放下烦恼我们的心就会获得自由,我们内心的不自由来自内心的烦恼,烦恼的断除就会获得相应的自由。

忍辱(安忍)

很多人的内心都不健康,跟工作生活上各方面都的压力有关,心理不太健康时,普遍现象是大家都不太耐烦,不要说对所有众生怎么怎么样,我们对我们身边的父母都特别不耐烦,说一句两句就立即听不进去,多说几句就开始顶嘴,最后大家就开始争吵、发火。

我们都知道父母恩重如山,不能以这个态度对待父母,但只有理论,没有中间讲理论转化为体悟的过程,所以我们做不到,落实不了。就是因为理论与行动间没有转化为体悟的过程,所以我们知道又做不到,这就是次第的缺失,这一定需要修行。

面对家人、同事和道友,我们多多少少都有点不耐烦,大家都差不多。这是由于心情浮躁、脾气暴躁,没有很好的对治方法所导致。

那怎么办呢?《瑜伽师地论》和《入行论》的方法可以为我们解决,,《瑜伽师地论》大家也许不太熟,但这次讲的六波罗蜜都来自这部论典,讲得非常细致,即使是刚入门的佛教徒也用得上的。

我们现在要讲的就是《瑜伽师地论》中的方法。《瑜伽师地论》跟《入菩萨行论》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之处。《入菩萨行论》大家都比较熟悉,很多人也学过。对《瑜伽师地论》很多人可能不太了解。这次的“生活当中的六波罗密多”是主要根据《瑜伽师地论》的方法来讲的,我觉得论典中讲的非常深入、细致,我们稍微投入一些精力,这些方法是都用的上的。即使是刚入门的佛教徒也完全用的上的,因此非常有意义。

安忍分三种,这三种对我们都很重要。

1、耐他怨害。

对危害自己的人、动物或自然界的忍耐,《瑜伽师地论》以及很多佛经都讲到忍耐他众怨害。比如来自人、动物、自然界对我们的威胁,我们在抱怨、伤害自己的对境前忍辱,就像前几天讲到的“沙门四法”中说到的,“别人打我我不还手”等,我们对其忍耐的态度就是“耐他怨害”。

第一种安忍对我们平时的生活很重要,如果我们对别人的危害丝毫不能忍耐,遇到问题时,内心就会产生很大的嗔恨,也许会忍不住去打骂别人,从而造业。所谓家和万事兴,如果我们在生活中没有安忍的功夫,家庭生活、方方面面谁都不愿意配合,那做什么不但难以有成果,反而会产生很多烦恼。

2、安受众苦。

为了学习和修行,我们需要克服各种困难,大家在行持利他或学修中困难重重,此时我们需要安忍,否则什么苦都受不了,学习就没有任何成果。世间人想要达成某种目标或追求,如果不克服一点困难就想成功也是不可能的。佛教中为了修行而行持的忍辱,是非常殊胜的安忍。第二种安忍对我们修行很重要。如果我们修行中不能吃苦,那么稍有不顺就会放弃,因此在学习和修行上,安忍很重要。


3、法思胜解。

对甚深佛法的奥义可以深入理解,对空性、佛性如来藏、前世今生等深奥的真理做到不排斥,这也是一种忍。第三个安忍是强调尊重真理。我们的感官从未感知过世界的真相是什么,我们的意识也从未理解过真正的世界为何。当佛法的深奥智慧触碰我们的错误三观,使它们快颠覆时,假如我们心不堪能、无法接受、不能尊重或接受真相,实际上也就是无法证悟空性、或心的本性。

我们如何忍耐他人的怨害呢?

《瑜伽师地论》中提出了五个非常重要的方法,我们要一一学习,并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持、将理论通过修行转化为体悟,有了体悟之后再运用在生活中。这五个不同观念将颠覆我们旧有的观念,建立全新的观点,有了新的角度,我们再去训练安忍,最后遇到事情才能用得上。

下面我将《瑜伽师地论》中的观点,用容易理解的语言介绍给大家:

亲人/恩人 想。

遇到伤害或侮辱我们的人时,我们的惯常做法是,跟所有人一样,用短短几十年人生中获得的人生观、以及以往经验来判断亲疏仇怨。但事实上这样的判断是错误的,因为生命并非几十年或仅此一生而已,除了这一辈子,我们还有过去世和未来世。我们判定事件的性质应从整体审视,而非局限在某一段经验里断章取义。

我们很容易判断今天谁对我好,那他就是我朋友,若今天谁对我不好,那他就是仇人,我们不能因为一小段时间的行为,就判定谁真正对我好、谁对我不好,否认过去和未来是武断的。

究竟谁才是我们的朋友,谁又是敌人?

我们要在漫长的时间区间中审视才较为准确。假如仅仅是今生谁对我不好我就认为跟他不共戴天、谁对我还不错我就认为他是恩重如山,其实取材于暂时性的结论是有失偏颇的。我们应从整体层面上做考量,生命如此漫长,我们没办法知道上一世怎样,但我们可以通过推理得知,得到的结果是什么呢?那就是:现在侮辱我的人,其实很多世以来他都与我非常亲密,对我非常慈爱,这是肯定的。因此我们要着眼于长远,轮回中没有永恒的仇人和亲眷,有的只是因缘的不断变化。

由于不同的因缘、业力,于是我们有时相亲相爱,有时候却水火不容。虽然轮回中的亲疏关系是不确定的,无论如何我们要从好的方面想:现在这个人对我不好,但过去世他曾是我的至友、姐妹甚至家人,对我关怀备至 。轮回如戏,每个人在每一场中的角色都在不断转换,因此没有永远的仇人或亲人。这个人即使现在对我不好,他也不会永远对我不好,曾经他也有对我好的时候。

这样观想后,我们的结论是:当遇到别人伤害我们时,能不能先暂且不发火呢?往好的方面想我们就会了解到,曾经很多世他都对我恩重如山,未来也许他也会成为我亲密的挚友。因此我们不能鼠目寸光,被眼下的事情冲昏了头脑而意气用事。
比如我们坐车时,眼睛看着近处的路面就容易晕车,看远一点的景物就不容易。同样的,眼前的显现有时就是我们的错误判断,当我们目光长远,我们就知道,今天的仇人过去竟然对我如此有恩德,遥远的未来他也可能成为我最好的朋友,下一世也许就是我的至亲。当我们内心的敌意得以瓦解,就会慢慢产生亲切感。

当然,这并非懂了点道理就做得到的,这中间还需要非常多的训练,在讲菩提心或四无量心等的课程中,我们都学习了这样的 方法。慢慢地,那些说我们坏话、侮辱我们的人,我们会淡化“他们一定是坏人”的印象。当我们内在的观念改变后,烦恼就不会轻易产生。

佛的教育就是让我们从不同角度看问题,而非一味沿袭老套的思考路径和应激模式。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只从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那么大家都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有人肯试试别的方法,那么他们就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这会为他们带来新的利益和启迪:原先想不通的事情想通了,原先看不明白的也看明白了,所以换个角度思考很重要。

我们把伤害自己的人当仇人,全世界的人们都是如此做的,但佛告诉我们:你可以换个角度啊,看长远一点试试吧!因为对于整个轮回来讲,这个人不但不是你的仇人,而且还是你的亲人……当我们深入思维之后,当下的仇恨就会减少,这对我们是很有帮助的。

当遇到事情时,也许我们当时的确很难控制冲动的情绪,但我们不要去坚持这个怨恨,因为坚持下去就会变成仇恨。遇到问题生起嗔恨,坚持不放下这个嗔恨就会成为仇恨。虽然让我们从一开始就做到不发脾气有点难,但不坚持这个愤怒我们是可以做得到的。

用慈悲心对付烦恼,控制了情绪就可以对付烦恼,这是非常好的方法,大家要去用。
唯法想

通过空性、无我来控制情绪。每个人的意识中都执着一个自我,实际上除了肉体和精神之外,没有一个独立的自我。人的身体可以分解到细胞、分子、原子、甚至能量,实际上我们的肉体就是一堆能量,精神可以分成眼识、耳识、鼻识等,除此之外没有自我。

佛教中的“法”有时说的不是佛法,而是指是事物,万法,即万事万物,万法唯心造,不是说所有的佛法都是心造的,而是说万事万物都是心造的,这个法字就是一切事物。一切事物叫做万法,在此也是同样的意思,除了这些物质以外没别的了,就是“唯法”,跟“唯心”、“唯物”的概念相似,“唯心”是指除了心没有别的了,“唯物”就是除了物质别的都不承认。“唯法”就是说,除了这些精神和物质之外没有什么东西叫作自我。

我们的身体除了物质外没有别的了,精神世界则可以分为眼耳鼻舌身意。意识就像一条河,意识就像河流不断分析、思考,看上去不断,却没有一个实有的、恒常的“河流”。我们有无数念头,每一个之间就像水分子般毫无关系,无数的念头就变成了我们的意识。事实上除了意识以外,并没有所谓的“自我”,除了物质和精神以外没有自我,所以叫“唯法”。

如何在生活中使用无我的智慧呢?是不是当有人对我不公平,或侮辱我的人格时,明明我受了气,我说什么都不存在就行了呢?很显然这是很荒唐的,是典型的鸵鸟政策,我们了解,产生想法的原因,是我们还未了解万事万物的真相,此时我们怎么做,都会显得这种说法很苍白无力。此时我们要怎麼想呢?身体难道不是一堆能量吗,而精神本就是一堆意识,那么那个讨厌鬼在说谁的坏话呢?

通过这种方式的分析才是对的,控制烦恼也最有效果。但假如没有证悟,再加上这些理论上的东西还没想明白的话,我受了气却满口“什么都没有”,这是说不过去的。明白无我的甚深智慧后就不同了,此时我们不但理解了教法,而且通过这样的方法还可以完全控制嗔恨,且行之有效。

当然,对于没有证悟的人而言,做到确有难度,因此平时大家要在打坐中练习空性,这样在实际用时才拿的出来。否则平时从不准备,遇到问题就希望能马上用得上,不过是痴心妄想。

运用空性的道理,我们的确可以在被侮辱时有效控制嗔恨。此时有人会问:你受了气不还手,是不是太好欺负了?还怎么混?其实,修行是用来消灭自我的烦恼和嗔恨心的,处理问题的方式除了嗔恨还有多种多样,途径很多,不是非要嗔恨才能生活下去。嗔恨心其实是没用的,不但没用,还会导致很多糟糕的事情发生。我们消除了嗔恨心,遇到不公平待遇时可以用佛教中的很多方法,一样可以解决烦恼,且行之有效。

前面讲了慈悲心、空性两个方法,平时大家要去修,不但嗔恨心,任何烦恼的对治上都是很有用的。空性和无我的具体内容今天就不讲了,以前讲了很多此,今天的重点是:当我们遇到烦恼时用怎样的具体方法来对治。

无常想。

当别人侮辱我们时,我们往往气急败坏,伺机报复。此时我可以静下来思考无常,可以多种角度思维:

●今天来伤害我的人本身也是无常的,他生而为人,已经有生老病死,这个肉体也在不断变化,即使我不去伤害他,他也会无常,因此我不必还手。

●他现在伤害我,但我不以牙还牙,却以德报怨、慈悲为怀时,他就会惭愧,内心也会产生很大的转变,因为事物的发展都是无常的,说不定他自己意识到问题自己就认识到错误了。因此我不必用普通人解决问题的方法,我有更高级的方法,所以我不着急去还手。

●苦想。对方伤害我,必定是由于烦恼的驱使,不管他有没有道理,他对我所展现出的愤怒就是因为他内心有很多痛苦,他以为是我制造了他的痛苦而已,此时在他看来,他也认为自己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因此对我不满并看不惯我,比如我说话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导致了他的烦恼和痛苦,因此他才对我不满的。本身他就有这些痛苦,再加上轮回众生所具有的痛苦他都无一幸免,因此现在我没必要为给他制造更多苦了。况且更多的痛苦只让他更愤怒,矛盾也会因此被激化,我更没必要火上浇油了。

现在我应该做的,是去化解仇恨。可用的方式不是持续制造争端和苦难,他本来就够烦的了,我何必再去伤害他啊!其实这就是对对方的理解。话说回来,任何人对我们不满都是有原因的,不可能平白无故,都是有原因的,也许有些跟我无关,但有些一定跟我们自己有关,我们不能一概否认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不可能的。因此,将彼此的愤怒和导致的烦恼全部消灭的方法,不是继续制造矛盾。

以上讲的三种方法可以平息两人间的矛盾。没有了矛盾,基于矛盾所导致的种种问题也自然化为乌有。当然,你不想解决问题另当别论,如果希望平息争端,我们应该用到更智慧的方法。

退一步而言,即使对方的烦恼跟我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但总跟我有关,因为我给他带来了烦恼,所以我现在应该不要再去增加他的痛苦,而要理解对方,我的烦恼消除了,对方的烦恼也会渐渐烟消云散。

新闻报道中,大街上持刀伤人事件频发,肇事者伤害无缘无故的陌生人,引起民愤。其实那些人看似十恶不赦,但内心也有很多难以言喻的苦。当我们尝试去理解他们,对方这样对我,是因为他很痛苦,因为理解了对方,我们的愤怒值也会下降。

正因为事情都在不停变化,所以这个人伤害了我,但我现在没必要还手,我不需要去伤害他,他也自然就会死亡。也许他侮辱了我,如果现在我选择不还手的话,也许事情的本质也会发生变化,这是变化(无常)想。

生气的时候我们可能被冲昏了头脑,根本想不到那么多,但学了佛的人要好好思考这些道理。一开始控制不了烦恼很正常,但修行人和普通人的区别就是:是否执意不放下仇恨。普通人因为没有接受过佛教的教育和训练,即使出色的科学家、知识分子等,在各自领域出类拔萃,但他一辈子局限在自己小小的研究领域,从未思考过佛教所说的人生问题。即便世俗文化水平再高,但处理情绪方面也未见得有方法。

社会上的成功人士会赚钱、经营企业,但再有能力的人倘若没有这方面的精神锻炼也做不到。所以冲突中,愤怒是修行人与普通人都可能会生起的,但修行人三五分钟后就会慢慢化解掉,如果完全跟普通人一样了,那学跟不学还有什么区别呢?所以这是见证学佛成果的时刻。一般而言,前三分钟的时候,学佛与不学的人都被愤怒绑架,但三分钟以后大乘行人已经在烦恼中解脱了。对于没有学的人,别说三五分钟,就是三五年也不一定能解脱出来,有的甚至成为抑郁症。

这些道理大家一定要用在生活上。很多时候我们对父母不耐烦,我们本身就有烦恼,但对父母不能以这样的态度。当然这不是人品的问题,就像刚才讲的,每个人生活、工作压力够大了,如此重压之下,每个人都空虚、无聊、暴躁、易怒,离我们最近的家人、父母就成了情绪发泄的对象,因此很多人不是真的对父母不好,其实他吵架后也非常后悔。但因为没有修行,所以实际情况就做不到。跟父母顶嘴或者吵架,原因没那么简单,而是很多原因导致的。

父母年轻的时候也经历了很多挫折,受了很多苦,如今身体不好,有没有机缘学习佛法,如今步入老年又极其恐惧死亡,很多人连医院的健康体检都不敢去……他们活在高度紧张中,年轻时没有享什么福,等到老了,家里的这些个大乘菩萨们又对他们这样……但大家要知道,等父母死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后悔,但那时也于事无补了。

现在我们也许对家人和孩子态度变好了,但对父母还是老样子,大多数人都差不多,原因也差不多,不外乎工作、生活的重重压力,以及没有人生目标和精神支柱,大多数人烧香拜佛,做一些慈善,并没有将佛讲的道理深入内心,巨大的压力导致了巨大的烦恼,导致亲人之间这一世结上恶缘,下一世也还会受到影响。因此忍辱特别重要,大家要高度重视。

摄受想。

我们发了菩提心的人,要让众生成佛,这个发愿就是摄受了所有的众生,也是我们的承诺。我们当初这样承诺了,但今天我不但没有让他离苦得乐,还增加了他的痛苦。虽然他侮辱了我,但我却还手,让双方矛盾更加激化,痛苦也随之增加。我原先承诺了让众生离苦得乐,但我却让身边的人产生更多痛苦,实在不应该。

如果不在我控制范围内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但事实上我调整一下是可以控制的,只是因为生气,所以我无法安忍,一如既往用世俗人的手段处理事情,而不是大乘佛教的方法,这是严重违背自己承诺的 。作为一个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是要让所有生命获得快乐的,但我身边的众生我都无法令他们快乐,反增他们的痛苦,这是值得惭愧的……如此思维之后,自己的愤怒就会减轻,也没那么生气了。

当然,每个方法只是简单指了一个方向,具体还要我们延展思维到更深、更远。只要我们愿意消除烦恼,方法很多,也是很容易的。平时不打坐修行的人,瞬间的冲动是很难控制的,但愤怒发生后,使其停止并不困难,如果我们一点都不努力,当然很难,跟不学佛的人一样了。因此平时的修行至关重要。

这就是今天学的五个方法,理论很简单,但我们不是为了来学一个理论知识的 ,我们的目标是为了修行,希望能将大乘佛教的六波罗蜜多用到生活中,希望生活变得更有意义、更加快乐。光学理论是难以达成的,但这是前提条件,否则不学理论就连道理都不懂。学了理论我们要去训练、运用,不一定是五个都要用,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解决问题,但如果情况非常严重,那我们用五个方法都可以用,平时一个就能控制愤怒,完全没问题。

用这五个方法就可以帮助我们修出安忍。以后有人说我们坏话时我们可以不生气了,也不还口和还手,功夫谁都可以获得,但需要投入一些,要把这些方法当回事,尤其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