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土韦提希:隋朝独孤皇后往生净土,异香满室,天乐振响

土韦提希:隋朝独孤皇后往生净土,异香满室,天乐振响

弘化社

吾名伽罗,郎那罗延

公元544年,独孤伽罗降生。
因为当时社会普遍崇佛,父亲独孤信给女儿取了这个极富佛教色彩的名字:伽罗,梵语为Tagara,意为香炉木、沉香木、奇楠香。 出自《华严经》:“菩提心者,如黑沉香,能熏法界悉周遍故。”

小伽罗的祖辈为依附拓跋鲜卑政权的代北匈奴贵族,父亲独孤信,位列西魏八柱国、大司马,北周时进太保、卫国公。因容貌俊美风流,号“独孤郎” ,留下“侧帽风流”的典故 ;母亲崔夫人,出自清河崔氏,重视德业儒教和文化传承。因此独孤伽罗身上既有父系游牧民族之独立英气,亦有母系汉文化之博雅谦和。
伽罗生长的年代,中华大地政权分裂,战争频发,社会动乱。出生于权贵家庭,让聪慧的少女视线超出闺阁,锻炼出了不一般的勇气和胆识,史载“雅好读书,识达今古”。
公元557年,独孤伽罗与杨坚结为夫妻。《隋书》载:信见高祖有奇表,故以后妻焉,时年十四。
杨坚时年十七,是独孤信老友杨忠的长子,小名“那罗延”,意为金刚力士,佛教亦为其家族信仰。他性格深沉稳重,外表木讷而内心有大气魄,威仪风姿不凡 。
夫妻二人,正是良缘。然良缘却逢乱世。

小夫妻婚后月余,独孤信与北周权臣宇文护政斗失败被逼自尽,独孤家族从此退出权力中心 。因杨家不肯依附宇文护,再加上与独孤信联姻的这层关系,导致杨坚备受猜忌,不时有性命之忧。
此后多年,夫妻二人在各种政治漩涡中低调谦恭、谨言慎行,以及仰赖父亲杨忠之羽翼,才得以保全。共患难的恩情使他们对彼此情感弥笃,情到浓时,夫妻俩誓无异生之子,相约白头,永不变心。
杨坚和独孤伽罗的人生始终都在政治的惊涛骇浪中度过,周宣帝的突然去世给了一个让杨坚、伽罗夫妇熬出头的机会。此时,杨坚遇到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的生死抉择,他可以保存年幼的周帝,做一个掌握实权的权臣,减少北周旧臣的反对;也可以趁机取而代之代周自立,但这对根基薄弱的他来说,实在是一件一步不慎身死族灭的危险之事。何去何从,杨坚犹豫不决。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独孤伽罗派心腹入宫向丈夫进言:“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
杨坚夫妇相继诞育有五子五女,携手走过了近五十年人生风雨。在杨坚一生风云诡谲的岁月中,独孤伽罗始终是他最亲密的爱人、知己、智囊和精神支柱。终乱世成就良缘。
盛世开皇,一代贤后

隋开皇元年二月十四日(公元581年),杨坚即皇帝位,建立隋朝,三天后即册独孤伽罗为皇后,从此夫妻呕心沥血为隋帝国的强大发展倾注了毕生的精力与心血,独孤皇后也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对君主终生保持有强烈影响力的后妃。

每次隋文帝上朝,她必与之同辇而行,至殿阁而止,派宦官跟随而进沟通联络,待到文帝下朝,她早已在等候,夫妻一起回宫,同起同居形影不离。《隋书》记载:上每临朝,后辄与上方辇而进,至阁乃止。使宦官伺上,政有所失,随则匡谏,多所弘益。候上退朝而同反燕寝,相顾欣然。在平常生活中,她一有闲暇便手不释卷,学问不凡。隋文帝对这位爱妻是既宠爱又信服,几乎是言听计从,宫中同尊帝后为“二圣”。
在独孤伽罗的辅佐和支持下,隋文帝迅速稳定了政局,领导着以高熲为首的能臣干将们开始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全面改革,开创了政治稳固、社会安定、百姓富足、文化繁荣的盛世局面。史称“开皇之治”,独孤皇后对此功不可没。

独孤皇后虽然深度地参与了国家管理,不仅在后宫辅政,还亲自参与处理朝政。但她并无个人野心私欲,而且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堪称母仪天下的贤内助。
隋文帝对独孤皇后的宠爱满朝皆知,他允许皇后和他并尊二圣,共享皇权荣光。当时,有关部门曾趁机上奏讨好皇后:“根据《周礼》,百官之妻的命妇头衔都应该由皇后授予,请求恢复古制。”这其实是给皇后找一个大出风头的机会。但独孤皇后一口拒绝,她认为:如果让皇后册封命妇,恐怕会开了妇人参与国务活动的口子,甚至发展到干权乱政的程度,所以此举不妥 。
开皇初年,突厥和隋朝互市,出售一筐价值八百万钱的明珠。有人劝独孤皇后买下来,独孤皇后说:“非我所须也。当今戎狄屡寇,将士疲劳,未若以八百万分赏有功者。”一下子赢得满朝归心,这为新生的隋杨政权树立了良好的政治形象 。
独孤皇后少年时代父母双亡,这是她人生难以释怀的遗憾。《北史》载:后早失二亲,常怀感慕,见公卿有父母者,每为致礼焉。
隋文帝即位之后,为了补偿妻子的心事,给予了岳父独孤家族和岳母崔氏家族很高的哀荣。不仅如此,笃信佛教的独孤皇后还先后在京城为父母和外祖父崔彦珍立寺祈福。虽然独孤皇后对娘家感情很深,又独宠后宫,但自律甚严。隋代外戚较少有凭藉私宠飞扬跋扈者,所以也得以保全身名,这与独孤后鉴于史迹、矫正其弊端有很大关系。独孤皇后对她的亲戚“贵而不用”,虽然给以很多关照,但并不让他们盘踞权势之位。正是由于独孤后的严格约束,隋朝外戚极少干扰朝政。有一次,大都督崔长仁犯法当斩。一向执法甚严的隋文帝考虑到崔长仁是皇后娘舅家的表兄弟,想赦免他。皇后闻知,虽然痛心,但对丈夫说:“我怎能因亲私之情而置国法于不顾呢?”大义灭亲阻止了丈夫的徇私之举。

独孤皇后对德才兼备的女性极其推崇。南朝才子许善心的母亲范氏品德高尚、才学渊博,好学不辍的独孤皇后特意诏她进宫为自己讲读经典,文帝因此封范氏为永乐郡君 。番州刺史陆让因为贪污下狱,数罪并发当死。他是陆家庶出之子,嫡母冯氏赴朝堂请罪痛斥陆让,又泣涕哀切为庶子送别,替其向皇帝上表求情。独孤皇后被冯氏的气度感动,为她向隋文帝求情。隋文帝树冯氏为妇女典范,并且发诏书号召天下妇女学习其道德风范,陆让也因其母得免一死。
就这样,独孤皇后一方面积极为隋文帝贡献她的政治才华,另一方面则是牢牢把握尺度,并不违规干政。俗语云:共患难易,守富贵难。即使亲密如夫妻,难免也会被权力所侵蚀异化。然而,隋文帝夫妇一起掌控至高权力二十多年,彼此间却做到了终生毫无保留相互信任。
弘护佛法,往生净土

独孤皇后,不仅是当朝政治系统中的核心人物,也是一位敬信佛教、弘护佛法、对隋唐佛教有着深远影响的重要人物。

印光大师在《文钞》里说:“隋文帝未作皇帝时,一梵僧赠舍利数粒。及登极后视之,则有许多粒(数百)。因修五十多座宝塔。”独孤皇后亦以皇后的特殊身份,向僧人和寺院布施了大量财物,先后为亲人追福而建造了普耀寺、弘善寺、纪国寺,为出家尼师建造了法界尼寺,更发大心为法界众生施造了“一切经”用以流通供养。

“一切经”即后世所谓“大藏经”,是南北朝至隋唐时期对以经、律、论三藏为中心的佛教典籍的总称。敦煌汉文遗书里发现的六种写本大藏经中,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独孤皇后所造者即为其中之一种,共有两藏、六千余卷,开创了我国历史上皇后造写大藏经的先例,影响深远。正是因为对佛教的敬信以及诸多的功德营建,独孤皇后在世时就被人称作“妙善菩萨”。
独孤皇后常听被召入皇宫的法师讲经,参悟佛法,更别具慧眼地从诸大乘佛法中选择了弥陀净土法门。她常自嗟叹,人生是苦,女身更苦,唯有念佛方能解脱出离。日日时时,事事处处,常念阿弥陀佛,发弘誓愿求生西方极乐,数十年如一日。
公元602年,独孤皇后预知时至,香汤沐浴,更换洁净的衣服,独处一室,手持念珠,口诵弥陀圣号,安详辞世。
当时,奇异的香气充满整个房间,天空自然响起美妙的音乐。时人赞曰:舍官中之贵宠,志净土而往生,古有韦提,今见之矣。

《净土圣贤录》记载:
独孤皇后。河南洛阳人,北周大司马河内公独孤信的女儿。隋文帝尚未登基为皇帝时,就已经娶她为夫人,等到文帝登基为皇帝时,便敕封为皇后。独孤皇后生性贤明,对朝廷的政事,有很大的助益。但是性情颇为妒忌,因而后宫的妃子很少得以亲近皇帝。文帝弘扬护持佛法,敕令诸州郡,于各地遍造佛塔,安置舍利子,很多都有感应的瑞相。皇后也恭敬仰慕大乘,时常持念佛名。每当她持念佛名时,必定先更换清净的衣裳,并以沉香水漱口,如此习以为常。
隋文帝仁寿二年(西元六○二年)八月的甲子日,皇后崩逝于永安宫,时年五十九岁,当时异香满室,天乐振响。隋文帝问梵僧阇提斯那说:“这是什么祥瑞的征兆呢?”僧答:“西方极乐净土有佛,名阿弥陀,现今皇后往生彼国,所以示现这种瑞相。”

不久之后,隋文帝的爱孙豫章王杨暕把释迦牟尼佛牙舍利献给祖父,这颗佛牙最初由南朝高僧法献自于阗请回。隋文帝把其供奉到追念独孤皇后的禅定寺,并且礼请高僧法喜负责保管:“有佛牙舍利,帝里所珍,檠以宝台, 宝溢目”。后来佛牙舍利几经流离,现今保存于北京西山灵光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