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如意摩尼宝《意乐任运祈祷文》背后的传承故事

如意摩尼宝——《意乐任运祈祷文》 背后的传承故事
原创 树子 龙心福德资粮仓 昨天
图片


2021年新年伊始,大恩上师第五世多智钦·龙洋仁波切亲诵了《意乐任运祈祷文》,加持弟子们能够遣除道障,修行顺利,为龙钦心髓的所有传承弟子赐予了祝福。





《意乐任运祈祷文》又被称为“莲师十三金法”。当众生遭遇疾病、灾难、中阴等种种违缘时,莲师化现出十三种形象和修法,如同如意的摩尼宝一般,以无与伦比的加持力横扫一切障难,令众生获得安乐和解脱,其功德利益之广大与除障威力之迅猛皆不可思议。



图片
莲师意乐任运成就十三尊











如此黄金般珍贵的法要,莲师以什么因缘传授?此法又是如何流传至今?





图片
穆赤赞普的挚诚祈请



一千多年前,莲花生大士来到藏地度化众生,在五十五年间使藏地法幢高竖,民众幸福安乐。莲师观察度化事业即将圆满,准备前往邬金刹土。当时法王赤松德赞已经圆寂,小儿子穆赤赞普①继位。



图片

莲师离藏远赴罗刹国



穆赤赞普从小就跟随莲师修行,与莲师感情至深。在贡塘地方,穆赤赞普听闻莲师要离开藏地,难过得心如刀绞。他泪流满面,一边哀泣一边转绕顶礼,以头面礼触碰莲师的莲足,举着颤抖的双手抓住莲师的衣角请求道:



“上师仁波切啊!末法的五百年时,疾病、战争、饥荒三灾盛行,四方强敌进逼西藏,鬼怪妖魔们为害生灵,苦难的人民谁能来救助? 父王赤松德赞已经去世了,舍下我一个人留在西藏雪域……现在上师您也要离开,而我尚未死去,可怜的我又该指望谁来帮助? ”



穆赤赞普不住地哭诉,最后过于悲伤昏了过去。



莲师以唾液抹入藏王耳朵给予加持,增强他的总持记忆,又把他的头搂在怀中,说道:“谛听吧!有缘的孩子,具足信心的藏王!在这芒域贡塘,未来会有化身伏藏师开启我的伏藏,救护那时的后代和子民。那是南瞻部洲众生非常痛苦之时,不幸纷迭而至。上有神鬼纷扰,下有恶龙作乱,中有地神喧闹,更有恶王压迫,祸及臣民百姓,父兄内乱,佛法到了消失的边缘。那时候,修习本尊也难以获得悉地,空行护法远离如在须弥山之外,众生福缘皆已耗尽。大王、施主臣民们,如我所言,修伏藏法,是我莲师大悲迅疾、威力迅猛出生之时,故应不间断地于一切时向我至诚祈请!”



莲师说完,把后世众生的依靠——摩尼宝般的《意乐任运祈祷文》传授给穆赤赞普。赞普心中又悲又喜。悲的是未来子嗣和众生福浅障重,苦难重重;喜的是莲师能大悲尽摄,又传下如此珍贵的密法遣除违缘,获得安乐和趋入解脱。他不由自主地起身再次顶礼和转绕莲师。



不久后,莲师注视着邬金刹土的方向,乘日光离去了。



图片
日喀则吉隆县孔唐拉姆垭口

据说莲师从这里离开藏地,飞往罗刹国



重新振作起来的穆赤赞普按照莲师授记把这黄金法要伏藏起来,交于护法神守护,等待未来能够开启伏藏的使命者。



图片
桑波扎巴——穆赤赞普的转世化身



日出日落,藏地转眼过去了五百年。在拉堆洛地方,圣者桑波扎巴(意为妙称)降生了,他正是当年穆赤赞普的转世化身②,也是莲师授记中开启伏藏利益后世的具缘者。



如同《传承祈祷文》中所祈祷:“祈请王子穆赤赞普,祈请化身桑波扎巴。”



因缘是如此奇妙,开启伏藏者和当年埋藏伏藏者竟是同一位圣者,跨越五百年的大任正是莲师赋予他的使命。



桑波扎巴出家成为比丘。起初,冈布雷雪山神变化成一个头缠布带的儿童,劝请他发掘伏藏,说道:“您能如此修法诚为稀有,从此处往东方顺势而下,有一座叫仲巴姜的佛殿,佛殿内有令藏地获得安乐的伏藏法,开取伏藏的钥匙就在佛殿门楣之上。往昔您曾为此发过清净善愿,现在门即将坍塌,请下月初八无论如何应去彼地。”



但桑波扎巴视此显现为幻相,并未留意。



接着,莲花生大士化身成一位名叫尼南贡的瑜伽师,他为桑波扎巴传法并授记:“你如今与我结上法缘之故,应当依我教言而行。藏地不久之后将涌现出痛苦大海,而于此有利之殊胜缘起,乃是藏于仲巴姜佛殿内之伏藏法,我有彼伏藏法之标题、藏题,你去将它取出,利益众生。机缘成熟时,我也会来找你,你应随顺他人之意乐而传授。”



说完交给他伏藏目录,嘱托他一定要为众生开启伏藏。由此,桑波扎巴成为伏藏师,具足了因缘,众生解除苦难也终于有了希望。



不久后(此时为1364年),桑波札巴在将由波龙这个地方取出了一些伏藏,其中有八件伏藏是指引有关如何取出另一些埋藏在桑桑拉札的伏藏指引(即岩库标题)。



转过年来的新年(1365年),桑波札巴观察因缘已经成熟,于是将这些伏藏指引交给两位弟子,嘱咐他们前往桑桑山的东面交给一位“手持佛像及念珠的瑜珈士”。



师徒三人翘首等待了七天,当他们在河边吃饭的时候,看到持明大师雄鹰帽翎者——仁增果登大师③手里拿着念珠和普巴金刚佛像由远方走来。



为了完成莲师开启伏藏的使命,两位圣者相遇了。




伏藏王持明大师雄鹰帽翎者



一番交谈过后,桑波扎巴确认仁增果登正是莲师预言中的“雄鹰帽翎者”,是自己开启的伏藏法的不二法主。



莲师授记中,对仁增果登大师的身份和不同寻常的相貌早有预言:在所有伏藏师中,仁增果登大师是如同被繁星围绕的皎月般的三大伏藏王之一。他的头顶生有三根鹰羽,因此他又被称做果吉登楚坚(头上长有鹰羽的人)。



图片
仁增果登大师



桑波扎巴将所有的伏藏指引交给了仁增果登大师,由此两位圣者开启了许多珍贵的伏藏法,其中最重要的伏藏之一,即是从仲巴姜寺的热拉降经堂中开启的《意乐任运祈祷文》。仁增果登大师将此无比珍贵的伏藏法译成藏文,由此传遍了雪域高原。



在祈祷文末尾的注释中记载了这一传承的经历:“于藏历水龙年,由化身桑波扎巴从热拉降的经堂中取出伏藏,然后托付给持明大师雄鹰帽翎者来保管,后来此持明大师将伏藏译成藏文。德加!威加!萨加!额腾!”(意为伏藏印!隐藏印!甚深印!隐密!)



可能我们会对桑波扎巴感到陌生,其实他离我们并不遥远。于此数百年后,桑波扎巴又转世为阿傍大伏藏师,他就是师公第四世多智钦·特巴仁波切的上师啊。







上师曾安排共修遣除障难



《意乐任运祈祷文》极为重要,我们传承中的荟供仪轨里也有收录。



大恩上师第五世多智钦·龙洋仁波切曾多次安排弟子众共修其中的内容,以遣除障难。



一次,某地一殊胜寺院不慎失火,火势迅速扩大。上师即刻要求弟子们念诵祈祷文中消除地、水、火、风四大灾障的法门,不久大火被扑灭,没有造成太大损失。



还有一年,上师也曾带领某地师兄共同念修了数日祈祷文中的一段偈颂,回遮地震逆境。



如今,上师再一次以此深法加持我等弟子。从这直入心灵的法音里,我们仿佛听到了佛陀对众生的慈悲和深恩,听出了父亲对孩子的牵挂与呵护。



我们应该如何报答上师的这份爱呢?



唯有依教奉行、勇猛精进,做一个合格的修行人。



藉由上师的法音,让我们把所有烦恼障碍如樟脑般抛向空中;愿与您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注解

① 穆赤赞普:又译为牟德赞普或穆提赞普。是赤松德赞的小儿子,父亲赤松德赞和长兄穆尼赞普圆寂后,继位为第三十九代藏王。



② 桑波扎巴的前世有两种说法,一是文中所说的穆赤赞普,在阿傍伏藏师的传记中即如此记载;另一种说法是前世为赤松德赞的长子穆尼赞普,东珠仁波切在《大yuan曼龙钦宁提祖师传》中如是记载。



③ 仁增果登大师:莲师授记的一百零八位伏藏大师中,有三大伏藏大师被尊为“伏藏王”,他们分别是娘热尼玛沃瑟、咕噜却旺和仁增果登。这三位伏藏大师是莲花生大士身、口、意的三化身。藏传佛教历史上久负盛名的北伏藏传承之祖寺多吉扎寺即是由仁增果登大师的转世所开创。



参考资料

《莲花生大士全传》

《桑波扎巴传记》

《仁增果登传记》

阅读原文:如意摩尼宝——《意乐任运祈祷文》 背后的传承故事  https://mp.weixin.qq.com/s/_fhTXoDNjAtd6x1wxvgjkg

降魔转世有净千主母

获得五格丰饶秘密库

顶礼依怙持明果登尊

传付伏藏不断敬祈请



多杰札寺的教法基础是建立在所谓的北藏「强迭」传承上,而所谓的北岩传法是指由莲花生大士所留下的上部伏藏而言,北藏是由取藏者仁增果登(Rigdzin Gokyi Demtru Chen,1337-1408,仁增指持明者,果登指鹰羽)所取出。



北伏藏传承怙主仁增果登略传 北伏藏传承怙主仁增果登略传

莲师授记的百位伏藏大师的娘热尼玛沃瑟(左)和咕噜却旺(右),与怙主仁增果登并称三大伏藏法王

传统上,这和五大伏藏法王中第一位岩传法王「娘热尼玛沃瑟」(Nyangral Nyima Ozer,1136-1204)与第二位岩传法王「法之自在者─咕噜却旺」(又叫卓止汪竹Guru Chowang,1212-1270)所取出的南藏「索迭」有所分别(六大寺中的敏珠林寺与白玉寺即是以南藏为主,而南藏索迭的传承是以噶陀寺五位黄金法台为主)。 而这三位掘藏大师,在西藏佛教传统上被认做是莲花生大士的身,口,意的三化身。



仁增果登于1337年藏历的一月初十日出生于娘域,出生后取名为额珠嘉称。其出生有大异兆。他的父亲是一位善修普巴金刚的宁玛瑜珈士,仁增果登年轻时就从其父学习这些教法,八岁时能圆满普巴法的禅定。于十一岁时,他的头顶长出三根像是鹰羽的羽毛,二十三岁时,又长出两根,因此,他被又被称做果吉登楚坚(Gokyi Demtru Chen,头长有鹰羽的人)。 之后,也有人称尊者为仁增切莫(Rigdzin Chenpo,大持明),这个称号之后也成为历代转世的头衔。 1364年,一位名叫孟拉桑波札巴(mang-lambzang-pogrags-pa)的喇嘛在将由波龙(gyangyo-po-lung)这个地方取出了一些伏藏,其中有八件伏藏是指引有关如何取出另一些埋藏在桑桑拉札(Zangzang Lhadrak)的伏藏指引(即岩库标题)。 1365年的新年,桑波札巴将这些指引交给顿巴索南旺秋(ston-pabsod-namsdbang-phyug)与两位随从,嘱咐他们在桑桑山的东面将这些文件交给一位“手持佛像及念珠的瑜珈士”。 一个星期以后,当这三个人在札龙寺(brag-lung此寺即在桑桑山旁)的河边吃饭时,仁增果登手里分别拿着念珠与普巴金刚的佛像由远方走来。
经过一番交谈,此三人认定仁增果登符合一切的授记预言,就将所有的伏藏指引交给他。



仁增果登回到拿孟隆后,他预言说当木星进入鬼宿时(大乘佛教认为释迦牟尼佛出生于此时,是大吉兆)即是取出伏藏之钥的时辰。 1366年六月八日的黎明,一道白光射中札桑山的山顶,显示出一块为薄雪覆盖的地方。在此山之山顶,一块被三个石碑所环绕的白岩石之下,仁增果登取出了七卷岩库标题,指示如何取出下一步伏藏的纸卷。





北伏藏传承怙主仁增果登略传 北伏藏传承怙主仁增果登略传

(图为怙主仁增切莫所取藏之莲师像)

两个月后,1366年八月初四日,仁增果登正给予其弟子们普巴金刚的灌顶。当正要引领弟子进入坛城时,仁增果登却又带领大家进入附近一座看起来像是毒蛇蟠聚的山(dugsbrulspung'dra)中。依记载,当他们到达那里时,空气中充满着的香气与虹光。随后,一行人到达山的西南面,那时已经是黄昏,遍空充满着夕阳的红宝石色彩。他们爬到一座山洞,留下两位弟子守住洞口,仁增果登进入山洞,并且开始祈请。当太阳下山以后,整个山洞开始震动,代表取出该伏藏的法主已经来到此地。



午夜,顺着油灯的灯光,他们爬到一块有自在金刚形象的岩石边,当仁增果登用他原先所取出的标题纸卷向金刚像压下时,出现了一道门,通入一个三角型的小室,在此小室中,有着一条浅蓝色黄腹的蛇(应是石蛇,非真蛇,是护法守护岩传法),大约有人的手臂这么粗。蛇身蟠踞,头向着东南方的一块深蓝色方形石头,石头上有类似九块银色指甲纹路,排在一起如同龟甲。此蛇的蟠踞之型,像是一块八面宝石,在它的心中,有三块特别的突起,从这三块突起处中,仁增果登取出了一个纸卷与一颗象征性宝石。蛇所蟠踞的中央,放着一个栗色的皮盒,其内有五个小贮藏室,分别是北藏的五支伏藏法本。



由中央深红色的小室中,仁增果登取出了三支丝绸包裹的普巴杵,以及四本阿底瑜珈部的普巴金刚法本—“直指普贤心意”(kunbzangdgongspazangthal这是西藏佛法上宁玛巴最著名的阿底瑜珈法本之一。这法本很特特殊不像其他的北藏法本,主要是以手抄本传世,这套经典以后曾被刻印过至少两次以广传)。 同时,仁增果登也在此小室中取出了莲花生大士的头发舍利等加持圣物,以及用蓝丝绸所包裹的三十个纸卷。



在东方小室中,仁增果登取出了名为“遮止因果”(rgyu'brellaldogpa)的法本,名为“心意如虚空法”(dgongspanammkha'dangmnyampa'ichos)的教法,以及名为“本净自生自显”(kadagrang'byungrangshar)的密续。在南方小室中,仁增果登取出了许多仪轨法本,如“四支修习成就”(snyensgrubrnampabzhi'ichos),“忿怒黑噜嘎自生自显”(bka'brgyaddragporangbyungrangshar)等等。同时,此室中也发现了岩传普巴金刚九面十八臂形象的法本。在西方小室中,仁增果登取出了“七支缘起法”(rten'brelchosbdun),“轮涅总聚”('khor'dasdbangsdud)等等各种法本。在北方小室中,雷钦贵登取出了许多诛法法本,医药法本,以及指导如何做“垛”(mdos可能是指多瑪)的法本。取出此“五藏”后,仁增果登将每一部又分为一百零一个部分,并以四方空行母的种子字予以标示。然后,他将这些伏藏传授给适当根器的弟子,开始北岩传的传承。



仁增果登同时以发现七个莲花生大士预言中的”秘境”(sbasyul)而闻名。在伏藏的传统中,“秘境”乃是在西藏遇到危难或迫害,莲花生大士指引西藏人可以躲藏的地方,一般是山谷或大山洞,通常经过有一条秘道才能进去。最为有名的秘境,就是现今位于西藏,尼泊尔,缅甸三处交界的“贝玛轨”,也时常有修行人、瑜珈士在闭关。1389年,仁增果登成为贡塘王的上师。他于1408年圆寂。之后,北藏分为母,子,弟子三个主要的传承。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