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印祖故事:阿育王寺拜舍利,欲挽打印圣号风
余会心
    清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年)春,大师去宁波阿育王寺拜佛舍利。当时已经有三艘火轮船轮渡可以每天往返,交通比较方便。大师坐船,当天就到了阿育王寺,办好挂单手续,就住下来了。
   阿育王寺在浙江宁波鄞县东乡四十里鄮山。它的来历是这样,释迦牟尼佛灭度后,印度中天竺国孔雀王朝国王阿育王统治时期,威德广大。所有鬼神,都听从他的调遣。阿育王想普利世人,打开他的祖父阿阇世王所藏的八万四千佛舍利。役使鬼神,碎七宝众香为泥。一夜造成八万四千宝塔,散布到南赡部洲各个地方。耶舍利尊者,伸手放八万四千道光。一鬼捧一塔,顺着光芒的方向而去,到光线尽处,就把宝塔安置到地中。中国有十九处。佛教东来以后,这些宝塔相继出现,如五台的育王等地就是。阿育王寺的佛舍利塔,是在晋武帝太康三年,有利宾菩萨示迹的僧人慧达法师,礼拜请求,使塔从地下涌出。于是建立了阿育王寺,把佛舍利供于殿内石塔中。
    大师在阿育王寺住了将近三个月,多次观礼舍利塔,平常有来看舍利的,大师也常随着一起看,所以对拜舍利的情况了解得十分清楚。舍利塔门平常锁着,有想看舍利者,先通知塔主。然后到舍利殿中礼佛,礼毕,跪于殿外台阶边上。每有人跪的时候,其他想一起看舍利的信众就随着一起跪。塔主把舍利塔请出来,先让居中跪者看。然后让其他随跪者看。即使一天随着看多次,也不以为烦。舍利塔高一尺四寸,周围也只有一尺多。塔之中级内空,中间悬挂一个实心钟,钟底正中,有一针,舍利附于针端。四面有窗,华格栏遮,手不能入。看舍利就从华格孔中看。舍利的形状、颜色、大小、多少、定动,均无一定。平常人看,大多看见是一粒,也有看见二、三、四粒的。有见舍利靠于钟底不动的。有见一针下垂至一寸多的。有见舍利忽降忽升,忽小忽大的。有见青者黄者赤者白者。以及同一颜色,但浓淡不同,或者兼有两种颜色和各种异色者。有见色气黯然者。有见色气明朗者。不但每个人看见的不一样,而且一个人看见的也多是变化不一。还有看见莲华和佛菩萨像的。也有业力深重,什么也看不到的。见舍利小时,每如小绿豆大。也有见如黄豆大或枣大的。
    大师在阿育王寺期间,阅读了《阿育王山志》。里面记载不少因果和感应事迹。如明万历间,吏部尚书陆光祖,笃信佛法,极力护持。与亲友数人来看舍利,初看时如小豆大。接着如黄豆大。后来分别显现得如枣大、如瓜大、如车轮大。光明朗耀,心目清凉。当时舍利殿年久失修损坏了,舍利塔供在库房里。陆居士于是发心重修舍利塔和殿。他的亲友所见的瑞相也很好,不过没有他看到的那么奇特神妙。
    山志还记载宋代阿育王寺有一僧,想修舍利殿,想到沂亲王有势力,就去化缘,结果亲王所捐无几,该僧悲愤极了,用斧子在舍利殿前砍断自己的手,流血而死。即时,沂亲王家生了一个儿子,嚎哭不止。奶妈抱着他走动,走到挂着的舍利塔图前面就不哭,离开又哭。于是把图取下来,奶妈常拿图对着他,这样就再也不哭了。亲王对这件事感到奇异,就派人到阿育王寺询问化缘僧人的情况,知道僧人就在他儿子出生那一天,断手流血而死。亲王于是独立把舍利殿修好。亲王的儿子二十岁时,宋宁宗死了,没有儿子,就把亲王的儿子过继给他,当了四十一年皇帝,这个皇帝就是宋理宗,他就是阿育王寺僧的后身。
    印光大师指出对舍利瑞相要有正确的认识:“须知如来大慈,留此法身真体。俾后世众生,种出世根。以由睹此神异,自可生正信心。从兹改恶修善,闲邪存诚,以期断惑证真,了生脱死。直至复己本具佛性,圆满无上菩提。此如来示现不思议相,曲垂接引之本心也。”
    大师在光绪三十一年的时候,因事往阿育王寺,又拜了一次舍利。其大若黑豆,其色若黑豆上起白霉,紧靠钟底不动。因为黑色又加白霉,所以以为当年必死,但结果无吉无凶。
    当然,大师在阿育王寺也看到不如法的现象,大师看到有人用印有佛菩萨名号的布垫,感到诧异,告于舍利殿殿主,以免亵渎。但殿主说这是宁波家风。大师自惭无力挽此恶风,想如果自己作一方主人,当必到处声明此事的过错。使有信心的人,唯得其益,不受其损。育王之印是“释迦如来真身舍利宝塔之印”。把佛菩萨名号打印在布垫上是不如法的,打了印的布垫用来拜佛也不合适,有人还当座垫,那就亵渎的罪过很重了。(三编卷三阿育王佛舍利塔纪实)

附录:戒在磕头布上打印佛菩萨名号
(普陀洛迦新志)
  江浙信心妇女,每以白布铺地礼佛,名为手方。间或垫坐,为护衣服,固无不可,但不应打印其上。若已打印,则万万不可铺以礼佛,况垫坐乎!彼殆谓半截未打印,坐则无碍。不知以有字之布置之于地,尚属亵渎。况既坐其下半截,上半截亦贴靠自己下体,或有竟坐于打印之处矣。须知印上之字,皆是佛菩萨之圣号。理当格外尊重,何可如此亵渎?阿育王之印,则是释迦如来真身舍利宝塔之印。普陀普济寺,则是敕建南海普陀禅寺观音宝印。(普陀禅寺,乃明万历三十三年御赐额,至清康熙三十八年始改赐普济禅寺额。如此,谅此印是康熙三十八年以前所铸者。)法雨寺,则是南海普陀天华法雨观音宝印。余可类推。打印之布,只可藏于家中佛龛,或神龛内,则有功德。若用以铺地拜佛,则其罪非小,况垫坐乎!(如已经铺地拜佛用过之手方,则又只好洗净焚化,切不可藏佛龛中。)譬如子孙,以祖父之名,书之于布,以作拜祖父时垫地之用,及坐地时,恐污衣服,用此布以垫坐,则人必以为不孝,自己心亦不忍。何竟敢以佛菩萨圣号,印于垫地护衣之布上乎!其原由于僧人不知事务,唯欲多打印,则多得钱。不计此布万万不可打印。若此等僧,纵有修持,亦当堕落。以乱为人打印,令一切信心妇女,同作亵渎佛菩萨之大罪故也。愿诸僧俗,各各痛戒。又愿识字之人,见闻此说,逢人劝诫,令一切人改此恶习,则功德无量无边矣。(采访普陀挂搭僧稿)

注:标题为笔者加,普陀挂搭僧即印光大师,见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上与李慧澄居士论焚化经灰及往生钱书:"故于普陀志中,说其罪过,不知有人肯留心也否。"

TOP

印祖故事20:不得已讲经一座,为生死闭关六年
余会心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丁酉夏,法雨寺大众一再坚请大师讲经,大师推辞不掉,就为大家讲了一座《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便蒙钞》。《便蒙钞》是清代红螺山资福寺达默法师在道光十七年己亥(1837年)于武汉宝通寺编写的,他在自序中介绍他曾讲弥陀要解十有余座。“于己亥岁。结夏武昌宝通寺。共二三莲友敷扬此解。随解随录。次后渐集成帙。”至于首次出版流通可能是在道光末年(三十年,1850年),见当时资福寺方丈净业莲村氏的序言。这本钞是达默法师以弥陀要解,文深理奥,不便童蒙。所以按照天台教理,逐条著钞,使初学之士,易于进步。印光大师这次讲经就选择《便蒙钞》来讲。
    大师讲完《便蒙钞》后,就在宝珠殿一侧的关房闭关专修念佛。大师不是讲经的法师,大概讲经的人也需要相应的身体素质,大师小时候害过眼病,如果说话过多,眼睛就发红,而难以看字,这是大师所示现不讲经的一个重要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大师以净土为宗,净土宗的道风在实行,而不在讲说。以言教者讼,如果没有实证的功夫,你说得就算有道理,别人也不一定听从,还会腹诽(心里怀疑)。以身教者从,如果你首先做到了,再去教别人,别人就会遵从。因此大师把主要精力放在实修念佛上。
   闭关是佛教的一种修持方式,指闭门谢客而隐居修行。大师修净土宗,闭的是净土关。闭关者或者阅藏研教,或者专修一门,根据各人预期的目标而有所不同。期限也不一定,有几个月的,也有数年的。闭关期间,以不出关房为原则。因此,关房外须有人护持饮食、医护等事,称为护关。闭关先制身一处,进一步制心一处。佛经上说: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大师闭关的期限定为三年,护关侍者是融明法师。一座寺院有法师发心闭关修行是寺院的一件大事,往往要举行很隆重的闭关仪式,由方丈带领全体僧众到大殿礼佛后,送闭关者入关,等闭关圆满结束时,方丈再带领大众迎接闭关者出关。印光大师这次闭关如何修行没有留下记载,不敢妄测。这里引用大师复明心师书,从大师对明心法师闭关指导中可以看出大师闭关的经验:
  “闭关专修净业,当以念佛为正行。早课仍照常念楞严,大悲十小咒。如楞严咒不熟,不妨日日看本子念。及至熟极,再背念。晚课弥陀经,大忏悔,蒙山,亦须日日常念。此外念佛宜从朝至暮,行住坐卧常念。又立一规矩,朝念一次,未念前拜若干拜。(先拜本师释迦牟尼佛三拜,次拜阿弥陀佛若干拜,再拜观音势至清净大海众各三拜,再拜常住十方一切诸佛,一切尊法,一切贤圣僧三拜。)念佛或一千声,或多或少,念毕再拜若干拜。午前一次,午后一次。再歇一刻做晚课。初夜念蒙山,后念佛若干声,拜若干拜,发愿回向,三皈依后,心中默念佛号养息。卧时只许心中默念,不可出声。出声则伤气,久则成病。虽是睡觉,(音教)心仍常存恭敬。只求心不外驰,念念与佛号相应。若或心起杂念,即时摄心虔念,杂念即灭。切不可瞎打妄想,想得神通,得缘法,得名誉,想兴寺庙。若有此种念头,久久必至著魔。若不与汝说破,恐汝以此为好念头,妄想日日增长,必定著魔无疑。纵令心净妄伏,亦不可心生欢喜,对人自夸。有一分就说有十分,此亦著魔之根。......入关仪式,亦无定章,总以至诚恭敬为主。要在先日礼佛,陈己志愿。当日大殿礼佛,至关房令护关人锁门。门上只贴(不慧明心,发心闭关,专修净业,普为自他,忏除宿咎,增长善根。)作两行写于一纸上,贴于门正中上节。不必学不洞(音董)事的人,用三叉封皮写封条,俗鄙之极。日期自择,亦不可请人封关。此种都是摆空架子,光极不以为然。”
    印光大师1897年闭关,到1900年第一期三年闭关结束后,护关侍者融明法师回了家乡,大师给他写了一封信,嘱咐他要亲近净土道场和净业知识,以免在与俗人的来往中,忘掉了念佛求生净土的大事。要做到“当时时努力。若能念念在道,随忙随闲,不离弥陀名号。顺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便可于父母之邦,随缘常住。”又说:“谛法师专修净业,予料其必得大利益。以彼撑持道场种种心,皆死尽无余。念佛之心,又恳切之极。恐彼深得三昧,我尚未能一心,他日何颜见彼。故当仁不让,又欲闭关。”于是,大师从1900年到1903年又继续闭关三年。
    大师的长期阅藏和闭关专修念佛,实证念佛三昧,为民国建立后出世弘扬净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印祖故事21:鹤年访道普陀山,藏经楼中遇高僧

余会心
    清光绪二十四年戊戌(1898年),阴历二月初一,高鹤年居士第二次来到普陀山参访。高鹤年是何许人也,说起来是近代非常著名的一位大居士。高居士1872年出生,小时体弱多病,十多岁游云台山时,遇到一位和尚送给他几本佛经,他读了以后,如贫得宝,萌发忏悔访道朝礼名山之志。居士身在俗世,不乐居家。常到名山道场参访高僧大德,一心修禅。广结法缘,护持各地道场不遗余力。从事赈灾救灾,鞠躬尽瘁。又常在终南山住茅篷静修,象一位戴发的高僧。
    高居士听说法雨寺化闻和尚去年圆寂,就到法雨寺吊念。发现有法师在宝珠殿侧闭关,就扣关参见。当然,闭关的法师就是印光大师。宾主见面,印光大师问高居士:
   “你用何功夫?”
    答云:“静坐。”
    大师说:“六祖(按:禅宗六祖慧能大师)言于一切时自净其心,可能否?如其不能,不可沉空守寂。即须广学多闻,识自本心,达诸佛理,和光接物,无人无我,直至菩提。”
    二月初二日的早晨,高居士用过早斋,又来关房前见大师,大师就向高居士简略开示了净土宗信愿行的修持方法,通过窗户看去,大师寮房之中,除了淡薄的衣单,外无长物。高居士赞叹大师为清净僧宝。
    二月十九日是观音菩萨圣诞。高居士又到大师关房。大师开示说:“业海茫茫,难断无如色欲;尘寰扰扰,易犯惟有邪yin。拔山盖世之雄,坐此亡身丧国;绣口锦心之士,因兹败节损名。今昔同揆,贤愚其辙。近人欲念愈滋,yin念愈旺,苦哉!《楞严经》云:‘yin欲乃生死之根本也。’”
    高居士这次访道普陀,认识大师,亲近数次,得益颇多,与大师结下深缘。并认为大师是有道高僧。有人问高居士,你怎么就知道印光大师是高僧呢?高居士回答说:“自幼访道,亲近金山大定,赤山法忍,华山圣公大霖,天台敏曦通志二老,诸大善知识,颇多高人。威仪洁净,道气逼人,令人妄念不起,与师相同。”也就是说印光大师的威仪和道气跟那些禅、教的高僧是一样的。
    我们还可以从大师本年给西安大兴善寺体安和尚的一封书信略窥一代祖师的高僧风范。
    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戊戌年稿。教行理三,唯约教论。今以教理约教,行果约机,谓依教理以起行,行满方克证果也。)
  “教理行果,乃佛法之纲宗。忆佛念佛,实得道之捷径。在昔之时,随修一法,而四者皆备。即今之世,若舍净土,则果证全无。良以去圣时遥,人根陋劣。匪仗佛力,决难解脱。
    夫所谓净土法门者,以其普摄上中下根,高超律教禅宗,实诸佛彻底之悲心,示众生本具之体性。汇三乘五性,同归净域。导上圣下凡,共证真常。九界众生离此法,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舍此法,下不能普利群生。所以往圣前贤,人人趣向。千经万论,处处指归。自华严导归之后,尽十方世界海诸大菩萨,无一不求生净土。由祇园演说以来,凡西天东土中一切著述,末后皆结归莲邦。”
    头两段,开宗明义,提出末法解脱须修仗佛力之净土法门。开示净土法门契理契机,彻上彻下,为诸法之归宿。这是从教理上说明。接着大师畅谈自从庐山创兴莲社以来历代祖师高人弘传净土的历史,为“往圣前贤,人人趣向”做一注脚。
    然后以自己参学修行十八年的阅历比较修念佛与不修念佛的差别:“其有平日自命通宗通教,视净土若秽物,恐其污己者,临终多是手忙脚乱,呼爷叫娘。其有老实头持戒念佛,纵信愿未极,瑞相不现,皆是安然命终。其故何哉,良由心水澄清,由分别而昏动。识波奔涌,因佛号以渟凝。所以上智不如下愚,弄巧反成大拙也。”
    接着劝体安和尚读净土经书,弘扬净土法门:“凡有阐扬净土者,平心和气读之。使扬禅抑净之心,无丝毫芥蒂。必究佛祖偏赞之所以,四众遵违之利害。则不被门庭隔碍,而敢于一切禅教律人前,称性发挥,无复畏惮矣。然净土书多,最要唯十要。十要中断疑生信,尤推或问,直指,合论,为破坚冲锐之元勋也。其外净土圣贤录,历载诸菩萨祖师居士妇女,及恶人畜生往生事迹。读之则知历代禅教律诸四众求生净土,如群星之拱北,众水之朝东。而龙舒净土文,言浅义周,词详理备,为接引初机第一要书。若欲普利众生者,此书万不可忽也。”
    最后大师诚恳地说:“弟昔遇善子平者言,寿不过三十八,今适满其数。恐无常倏至,所以专持佛号,预待临终。设无常果至,则后会无期。兼欲雪在家毁谤佛法之罪,故不避忌讳,略採野芹,献于饱餐王膳大富长者座下。祈悯而纳之,福我秦邦。提永明之正令,遵莲池之遗规。使自他同出生死,幽显共生西方。则净土兴而宗风不坠,众生福而国运常亨。所谓移花赚蝶至,买石得云饶。书此大旱望雨之诚,用卜同归莲邦之庆。祈垂海涵,则法门幸甚,众生幸甚。”
    这封书信收在《增广印光法师文钞》第一卷的第一篇,好比是大师弘扬净土的宣言书。兆示着大师将以净土法门普接众生求生净土。

TOP

印祖故事26:释迦佛像为徽章,大师痛斥其亵渎

会心


   印光大师少年读书时,曾受韩、欧辟佛的影响,后来宿善开发,幡然醒悟,毅然出家。为消除罪业,以报佛恩,大师寻求古德之修持懿范。由是而发现诚与恭敬,实为超凡入圣了生脱死之极妙秘诀。大师一生弘化,极重诚敬教育,而关于尊敬经像的开示尤多。这是大师的一片悲心,欲众生皆得恭敬之益,免亵慢之罪。

    如何看待佛像和经典?大师开示:“至于佛像当作真佛看,不可作土木铜铁等看。经典乃三世诸佛之师,如来法身舍利,亦当作真佛看,不可作纸墨等看。对经像时,当如忠臣之奉圣主,孝子之读遗嘱。能如是,则无业障而不消,无福慧而不足矣。”(增广卷一复邓伯诚居士书一)

大师在《复永嘉某居士书五》(增广文钞卷一)中痛切地指出亵渎经典的过失:“今人视佛经如故纸,经案上杂物与经乱堆。而手不盥洗,口不漱荡,身或摇摆,足或翘举。甚至放屁抠脚,一切肆无忌惮,而欲阅经获福灭罪,唯欲灭佛法之魔王,为之证明赞叹,谓其活泼圆融,深合大乘不执著之妙道。真修实践之佛子见之,唯有黯然神伤,潸焉出涕。嗟其魔眷横兴,无可如何耳。”

张仁本居士为父亲迁化所买的缸上,俱有弥勒菩萨像,大师指出:“实为亵渎。宜买莲华缸,勿买弥勒佛像缸。又当以此对一切信佛人说。”(文钞三编卷三复张仁本居士书)

同时,卧室不宜供佛。佛殿里不可放屁。“放屁一事,最为下作,最为罪过。佛殿僧堂,均须恭敬。若烧香,不过表心,究无甚香。若吃多了放的屁,极其臭秽,以此臭气,熏及三宝,将来必作粪坑中蛆。不吃过度,则无有屁。若或受凉,觉得不好,无事则出至空地放之,待其气消,再回屋中。如有事不能出外,当用力提之,不一刻,即在腹中散开矣。有谓,不放则成病,此话比放屁还罪过,万不可听。佛制戒律,未说此事,想古人身体好,又不贪吃,无有此事,故未说。若有,佛必说之。切不可谓佛不说,就应当放,则是自求堕落,佛也难救矣。孔子以圣人之资格,朝于凡夫之国君,将欲升堂,在阶下,便不敢大出气,况入堂面君乎。故论语云,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摄,提也。齐,音咨,与[?]同,衣岔子也。鞠,曲也。屏,闭藏也。息,鼻中气也。孔子朝君,将升堂,先鞠躬而行。鞠躬,则衣前长,故必提其两岔,去地约一尺,方不至蹋其衣而跌蹶失仪。严肃之极,故鼻中之气,似乎不出。试看此是何等敬畏。今人比孔子,则相去悬远。时君与佛,又相去悬远。放屁与不出气,又相去悬远。静言思之,直大地无容身之处矣,可不极力留心乎。)吾人业力凡夫,在圣中圣,天中天之佛殿中,三宝具足之地,竟敢不加束敛,任意放屁,此之罪过,极大无比。许多人因不多看古德著述,当做古德不说。不知古德说的巧,云泄下气,他也不理会是什么话,仍不介意。光三四十年前,常说此事,后试问之,人不知是何事,以故只好直说放屁耳。唱戏骂人说放肆,就是说你说的话是放屁。凡有所畏惧,气都不敢大出,从何会放屁。由其肆无忌惮,故才有屁。你勿谓说放屁话,为不雅听,我实在要救人于作粪坑之蛆之前耳。”(续编卷上诫吾乡初发心学佛者书)

不能佩戴佛像徽章饰品,那可以佩戴什么呢。当依我佛经典开示为据。如楞严咒。大佛顶首楞严经 卷七云:“……若诸世界,随所国土所有众生,随国所生桦皮贝叶纸素白(叠毛)书写此咒,贮于香囊。是人心昏,未能诵忆。或带身上。或书宅中。当知是人尽其生年,一切诸毒所不能害。……”

佩戴楞严咒等也要注意恭敬。大师开示:“凡身旁佩带楞严咒等,遇卧息,大小便时,须解去。唯临极危险时,可以不去。若平常无危险亦不去,则亵渎之罪,可胜言乎。室内既有经像,当格外敬重。寒山拾得,乃文殊普贤之所现者,固宜常存敬畏,不敢放肆,则可矣。”(续编卷上复念佛居士书)

*****************
印祖故事33:初到扬州藏经院,刻印善书觉群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09 09:34:05 / 个人分类:印祖故事

查看( 261 ) / 评论( 1 ) / 评分( 0 / 0 )




民国七年(1918年),国外同盟国与协约国之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已进行到第四年。国内南北战争仍未停止。加上数年以来,水、风、旱、潦、地_震、土匪、瘟疫等灾_HAI,统计中外所伤亡者,不下万万。面对如此深重的灾_NAN,印光大师痛心疾首,急于流通佛经善书,唤醒人们的觉悟。

到夏天的时候,因缘时至,大师的陕西同乡刘在霄先生,是一位清介之士,世德相承,笃信佛法。到普陀山拜访大师,谈及近来中外战争的情景,悲痛地问大师:“有什么妙法,能够救护这多灾多难的世界呢?”大师回答说:“此是苦果,果必有因。若欲救苦,须令断因,因断则果无从生矣。故经云: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大师将《安士全书》送给刘居士看,希望他能够刊印流通,普令见闻这本书的人们都能够觉悟。刘先生看了《安士全书》以后,不胜欢喜,就叫他的外甥赵步云出资七百元刻印《安士全书》,并请印光大师料理刻印事宜。

印光大师为了正法久住,流通久远,对于佛经善书的质量十分关注, 1911年阴历七月,友人送给他一本北京龙泉寺四月石印的《三国佛教略史》,其字迹就已经稍形模糊。因此,他发现洋纸容易退墨的问题,为此他多方呼吁不要用洋纸印佛经。流通《安士全书》是大师的宿愿,早在1908年的时候,就曾劝四川李天桂居士刻印流通,并撰写了序言,但后以因缘不具,事竟未行。这次刘居士出资刻印,大师自然要采用传统的刻印方式,以保证质量。明清以来扬州的刻经质量上乘,天下闻名。大师决定到扬州藏经院去刻印。

七月十五,大师离开普陀山,先乘船到定海,再由定海到镇海,从镇海登陆,由陆路到宁波,再由宁波到上海。到上海以后,去狄楚青居士的有正书局打听高鹤年居士的消息,书局的人告诉大师说高居士言已往泰山修茅篷去了。大师从上海经南京方到扬州。臧经院位于扬州城内宛虹桥地区。扬州是历史名城,由于大运河与长江交汇,隋唐以来为繁盛的商业和人文都会。不过清末以来,随着其他口岸的开放,已不复盛唐气象。

大师在藏经院安顿下来,委讬该院主人代理,先刻《拣魔辨异录》(共二百六十余纸),次刻《三十二祖传》(约六十纸),次刻《安士全书》(约六百六七十纸、内有新附数十纸),大师把底本交给住持,商定了字号版式,其中《安士全书》原来的内容外,后面又附录了几位大德的要文,大师在序言中说:“窃以袁了凡四训,为改过迁善之嘉言。俞净意一记,为至诚格天之懿行。其发挥事理,操持工夫,最为严厉纯笃,精详曲尽。因附刊于《阴骘文广义》下卷之后。莲池《戒杀放生文》,为灭残忍魔军之慈悲主帅。省庵《不净观》等颂,为灭贪欲魔军之净行猛将。省庵《劝发菩提心文》,为沉沦苦海众生之普度慈航。爰附于三种法门之后。譬如添花锦上,置灯镜旁,光华灿烂,悦人心目。果善读之,则不忠不恕之念,忽尔冰消。自利利他之心,油然云起。从兹步步入胜,渐入渐深,不知不觉,即凡情而成圣智矣。庶可了生脱死,永出轮回,面礼弥陀,亲蒙授记。”这三本书,《拣魔辨异录》、《三十二祖传赞》二书都是清世宗遗著,都为应季中居士出资刻。《拣魔辨异录》计划印三百部送人。《安士全书》则是陕西朝邑县刘门村刘芹浦避难来上海,发心出资。

大师对《安士全书》极为重视,先后撰写两篇序言推介,同时撰写三篇题词,首倡在经书封面上题词劝读者尊敬经书。在封面和封二提醒读者务必恭敬虔洁,息心体究。还有一篇题词说明具体看读的方法十条。

在扬州藏经院期间,大师结识了兴慈法师。兴慈法师把双林寺刻印的《傅大士集》版送到扬州藏经院,送一本《傅大士集》给印光大师征求意见,大师看完后,告诉兴慈法师,“误字犹多,刻亦未精,理当重梓,方可流通。”兴慈法师接受了大师的意见,并请大师帮助校正,将来重刻一版。

在扬州期间,大师见宽慧法师发心写《华严经》,已写六十余卷,其笔法潦草。大师极力呵斥,令其一笔一画,必恭必敬。又令作讼过记以讼己过,告诫阅者。宽慧师就请大师代撰《书华严经讼过记》。

大师在扬州请了《感应篇汇编》十三部,准备送人。大师认为此书文笔议论,悉皆超妙。(有三几处微有碍,然大体俱好,故可取。)但不如安士全书之贯通佛法。除安士全书之外,当推此为第一。不过这本书不容易用来给妇女儿童开导。大师见该书开头没有刻《感应篇》原文,令其补刻。在找《感应篇》原文的时候,找到一本《感应篇直讲》。此书系大通家所著,其注直同白话。但顺文一念,其义自显。最宜于幼年子女。于是又请了几本,给周孟由居士寄去一本。嘱咐他依此训诲其子女。

大师此次出山到扬州藏经院,揭开了他十余年的流通佛经善书以及各地随缘说法的事业。此后直到民国十九年阴历二月到苏州报国寺闭关,大师频繁来往与普陀山与上海、宁波、南京、扬州、苏州、无锡等地之间,随缘弘法。

注释:

[1]《安士全书》:为清代周梦颜先生所著,包括“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万圣先资”、“欲海回狂”、“西归直指”四部。中国净土宗十三祖、高僧印光法师称之为“善世第一奇书”,并列入他在苏州弘化社常备流通书籍。印光法师说:“此书凡孔孟薪传,佛祖道脉,格致诚正,了生脱死,与凡日用云为,居心动念,一一发明,堪为规范。诚可谓借世间之因果,示作圣之玄猷。实如来随机利生之妙道,众生离苦得乐之真诠。读者当与佛经一律看。宜存敬畏,切勿亵渎。则福无不臻,灾无不消矣。”

[2] 《拣魔辨异录》:清世宗著,雍正十一年,将宏忍《五宗救》中狂悖甚者,摘录八十余条,逐条驳正。命续入大藏,以企开人正眼,报佛祖恩。

[3]《三十二祖传赞》:清世宗著,世宗提倡禅学,取禅宗祖师本传,提纲摘要,作一小传,又作一赞,以发其奥义。亲笔书于像首。刻石大内,以备摹拓而企流布。自十一年二月起,至十三年三月止。共绘三十二尊祖师像。

[4]《感应篇汇编》:《太上感应篇》的注解书,汇编汇集了古今各种注解而编辑成书。《太上感应篇》虽然是道家书,然而在汇编的注解中引证了很多儒书和佛经,所以读一书而得到三教的精义。

[5]《感应篇直讲》:是古代大通家对《太上感应篇》的通俗讲解。

[6]《傅大士集》:傅大士的传记和语录诗偈。傅大士(497~569),姓傅名翕,字立风,号善慧。《续高僧传》称傅弘,又称善慧大士、鱼行大士、双林大士、东阳大土、乌伤居士。东阳郡乌伤县(今浙江义乌)人。南朝梁代禅宗著名尊宿,义乌双林寺始祖,中国维摩禅祖师,与达摩、志公共称梁代三大士。

[7] 刘芹浦:陕西大荔县朝邑刘门村人。印光大师说:“此书乃朝邑刘门村刘芹浦避难来申,发心出资。其人颇笃厚诚实,惜佛法缘疏,于九月十九日捐躯而去。倘多过几年,则净土善根,便能发生滋长矣。然仗此刻书功德,纵不能往生,其来报当不至劣于今生矣。”此书指《安士全书》,九月十九日指民国七年阴历九月十九。

附录:

安士全书题辞·读书须知



    此书凡孔孟薪传,佛祖道脉,格致诚正,了生脱死,与凡日用云为,居心动念,一一发明,堪为规范。诚可谓借世间之因果,示作圣之玄猷。实如来随机利生之妙道,众生离苦得乐之真诠。读者当与佛经一律看。宜存敬畏,切勿亵渎。则福无不臻,灾无不消矣。敬呈读法十条,祈鉴愚诚。

    (一)将开卷诵读时,应先发恭敬心。如见大宾,如对先哲。庶在在悟入作者之深心处。

    (二)将开卷诵读时,当先发至诚心,出恳切言。赞叹周公安士以救世宏心,成救世杰作。并欣己之有缘得读。

    (三)将开卷诵读时,先洗手漱口,就净室洁案,而后展诵。

    (四)将开卷诵读时,当先正襟端坐片时,忏悔一切嫉妒轻慢骄狂等恶念恶语恶行。

    (五)诵读时,于一字一句悟入处,当起大欢喜。并随时记录其心得,勿任忘失。

    (六)诵读时,当广思其义。始以书摄心。继以心转业。终以进而不已之心,广行劝导。转五浊恶世界,而为极乐世界。

    (七)心起妄念时,则恭敬安置,而暂止读。

    (八)读后欢喜依靠fa奉行,当常起羡慕周公宏法之心,悉力仿效之。

    (九)全书读毕,当广思随现在社会趋向,以宏摄化,而善为流布之。

    (十)全书读毕,得可以迎机宣说之处,广为不识字人,方便宣说,作大饶益。

安士全书题后

    此书措词阐意,精详曲尽。其于格致诚正修齐治平,穷理尽性,经世出世,悉皆有大裨益。允为挽回世道人心之第一奇书。读者务必恭敬虔洁,息心体究。则无边利益,自可亲得。若或亵渎,获罪不浅。如不欲看,祈转施人,慎勿置之高阁。又祈种种设法展转流传。俾现在未来,一切同胞,共出迷途,咸登觉岸云耳。

TOP

印祖故事35:贴骨烟患尚未除,大力流通戒烟方


鸦片原是一种两年生的草本植物,叫罂粟。叶是椭圆形,花朵很大,有白色、鲜黄、扭色、淡红色和紫红色,花开的时候,香气扑鼻,令人心旷神怡。它的果实液汁制成白色粉末,就是鸦片。这本来是一种药材,具有止泻、镇痛、麻醉等用处。过去鸦片进口,一直作为一种药材征税。到了17世纪,吸食鸦片的恶习,从东南亚传入中国。此后,中国逐渐开始流行用烟枪点火吸食鸦片——俗称抽大烟。长时间吸食鸦片烟的人,面黄肌瘦,就像大病一场的样子。这种鸦片的烟瘾如此强烈,以致于吸食鸦片的人几乎没有办法抵抗它。一到烟瘾犯的时候,一刻也等不了,如果找不到鸦片烟,比死还难受。

鸦片能使所有不同体质的人都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由强壮逐渐衰弱.由衰弱逐渐得病,由得病逐渐死亡。鸦片完全是一种慢性杀人而又看不见血的读药。印光大师称之为贴骨烟患。

   辛亥革命后,鸦片并未随着清王朝的覆天而消失。民国初年政府虽然提倡禁烟,但由于军阀混战,鸦片仍然相当泛滥。一些军阀为了解决棘手的军费问题,对种植和贩卖鸦片烟土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政策有的还亲自经营非法的鸦片贸易。流风所及,上到宫府缙绅,下至工商优隶以及妇女都有人吸食鸦片。仁人志士无不千方百计希望铲除鸦片烟害。大师感叹:“噫,吾国之人,一迷至此,以鸩毒作补养,安见其不家败国穷人民颓废也。呜呼哀哉。”



  民国六年,天津实业家陈锡周居士来法雨寺拜访印光大师,大师跟他谈到鸦片烟之害,不能尽言。陈锡周居士告诉大师过去曾经吸食鸦片,烟瘾很大。后来从有一老中医得到一个方子,按方子服药后,不久就戒断了烟瘾。大师听了,感到很欣慰,也很钦佩,因为鸦片烟瘾是很不容易戒断的。大师嘱咐周居士下次把戒烟方带来。

民国七年陈锡周居士又到普陀山,并带来了戒烟神方,印光大师令人抄录下来,以便随时送给需要的人。大师觉得自己僻居海岛,不与人交。虽有其方,亦难利人。就想办法向弟子、朋友广泛介绍。又开一张给法雨寺副寺,请他送人。副寺在俗家时做过生意,交游比较广泛,大师希望他普遍流传。

民国八年夏天,有一位朋友从哈尔滨来,说那里大开烟禁,了无畏忌。但也有有想戒而找不到好办法的。大师听了,立即把戒烟神方寄去,请他们展转传播。并嘱咐他们找三五个有财力肯利人的人出钱,在当地两家报馆,长年登报,使本地以及外界都能够了解这个方子。十一月,哈尔滨有信来。说大师所寄方子,非常灵验,代为戒好友人致谢。大师看到这个消息,不胜欢喜。于是问副寺他那里方子流通的情况。副寺告诉大师:他有一位朋友叫汪蟾清,其内人因为气痛吃鸦片烟而上瘾,后来想戒,买市场上卖的药丸吃,一直不能断根。如果不吃药,烟气二病就会发作。得到这个戒烟神方吃药之后,烟气二病,化为乌有。汪蟾清的儿子开有汪李济堂药店,生大感激,就把戒烟神方印出来送人。并按照方子制成丸药和药水,在自己的药电和各分店出售。印光大师听了副寺的介绍,就请他要来二百张方子,凡远近知交有信来,回信的时候就附寄一张。劝有力的人排印广传。

大师给徐蔚如写信介绍了戒烟神方的情况,劝他和张云雷居士想办法在报纸上宣传。信中说:“窃念阁下及云雷,悉皆有心利人。宜将此方,长年上报,俾举世咸知,则功德无量矣。已与云雷谈过,当出半分报费,此费当觅三五有心世道之人均认,则事在必行。于报馆,于自己,皆无妨碍。倘欲戒者,即可顿离此苦,亦救国救民之一端也。”“戒烟方登报,须长年常登,方能广知。须拉有财力者共之。若一人供费,恐力绵而难久矣。”

大师民国七年与上海丁福保居士结识以来,频繁通信,大师也把戒烟神方寄去,信中说:“今思阁下有心世道,兼以行医。其交游甚广,信向甚多。倘有此病,欲永断根本而不得其方者,或可以此见赠也。故附寄之。(又及)”

大师后来在自己流通的《安士全书》、《印光法师文钞》木刻、铅印二板都附上了戒烟神方。在使用过程中发现新的功效,即善治气疼。同时对于用量更加精确,大师在给周智茂居士的信中说:“文钞中戒烟方,加烟尚欠周详。当云按瘾大小,加十程之一。如日吃一两,即加一钱。若吃五钱,即加五分。则瘾小者,不致多费矣。”

大师说明,依照这个方子戒好的人,十居八九。其不好者,大半其人先有色癖,一戒即出别种毛病。此非药之不灵,乃属彼之底虚。是特别性质,非通途常法。大师告戒:“又戒烟之人,须具百折不回死不改变之心,方能得其药之实效。若心中了无定戒之念,勿道世间药味,不能得益,即神仙亲与仙丹,亦不得益矣。戒烟之士,祈各励志服之,则幸甚。”



附录:戒烟神方(千万不可加一味药,加则不灵。)

  鸦片流毒,受其害者,不知凡几矣。有志同胞,每欲戒而苦无良方。近来市上所售戒烟丸药,多参以吗啡毒质。虽可抵瘾,受害尤甚。今此神方,简便易办,有利无弊。务望有志戒吸鸦片诸君,从速照服。百发百中,万勿轻忽。

    甘草八两  川贝母四两  杜仲四两

    右药三味,用清水六斤。熬至一半,将药用布去渣。加入好红糖一斤成膏。每次服三钱,温水冲下。   

  (服法)初三天,每药膏一两,加入烟一钱。第四,五,六天,一两药加烟八分。第七,八,九天,一两药加烟六分。第十,十一,十二天,一两药加烟四分。第十三,十四,十五天,一两药加烟二分。第十六,十七,十八天,一两药加烟一分。十八日后,每两药加烟一分,再服七日。以后不须加烟,服完此膏,其瘾自断。并无难受,及一切毛病。真奇方也。断瘾后,切忌再吸。爱惜光阴,保养精神。至祷至祷。正戒烟服药时,忌食酸味。   

  (防法)倘戒烟期内,发生别种毛病。每两药膏,照期多加烟一分,不可过多。自然病愈,万无一失。   此方治好多人。有每日吸二三两烟者,均服一料断瘾。不但不生毛病,而且精神强健。极灵极效。

(此方原载《增广印光法师文钞》)
********************
祖故事36:知心话与知音听,宿业实性即法性

自古高僧,或古佛再来,或菩萨示现。然皆常以凡夫自居。断无说我是佛,是菩萨者。因此,《楞严经》说:“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印光大师遵循佛、祖芳规,虽本地不可思议,但自隐实德,以凡夫粥饭僧自居,凡有笔墨文字,都署常惭愧僧释印光。

  印光大师数十年如一日在法雨寺潜修密证,每年秋季到次年春季打念佛长期。1900年前后,他和谛闲大师同时各自闭关专修。他在信中与谛闲法师交流念佛体会说:“光自出家以来,即信净土一法。但以业障所遮,二十年来,悠悠虚度。口虽念佛,心不染道。近蒙法师训励,誓期不负婆心。无奈昏散交攻,依旧昔时行履。因日阅十余纸净典,以发胜进之心。至宝王随息法门,试用此法,遂觉妄念不似以前之潮涌澜翻。想久而久之,当必有雾散云消彻见天日之时。又查文类,圣贤录,皆录此一段。因悟慈云十念,谓藉气束心,当本乎此。而莲宗宝鉴亦载此法。足见古人悬知末世机宜,非此莫入,而预设其法。然古人不多以此教人者,以人根尚利,一发肯心,自得一心。而今人若光之障重根钝者,恐毕生不能得一念不乱也。故述其己私,请益高明。当与不当,明以告我。光又谓只此一法,具摄五停心观。若能随息念佛,即摄数息念佛二观。而摄心念佛,染心渐可断绝,瞋恚必不炽盛,昏散一去,智慧现前,而愚痴可破矣。又即势至都摄六根法门。愚谓今之悠忽念佛者,似不宜令依此法。恐彼因不记数,便成懈怠。有肯心者,若不依此法,决定难成三昧。法师乘愿利人,自虽不用,当为后学试之,以教来哲。若是利根,一七二七定得一心。纵光之昏钝鲁劣,想十年八年或可不乱矣。”

周孟由居士写信劝大师证念佛三昧,其时大师可能早已证了念佛三昧,不过大师仍不显露,在回信中说:“印光宿业深重,初生半载,病目六月。号啕哭泣,除食息外,了无一刻止息。其痛苦不知其何如。幸承夙善根力,得见天日,实为万幸。成童受书,由宿业引发,致服韩欧辟佛之毒。继则深自省察,自知惭愧,归命三宝,出家为僧。若非三宝冥垂加被,使我自省。则当今之时,久在阿鼻地狱,受诸剧苦。何能与诸君子指东话西,论自力他力,以期同证真常,诞登觉岸乎哉。其七期已满,三昧未成,一由夙业深重,二由精神衰颓所致。然佛固不见弃于罪人,当承兹行以往生耳。”

  大师一生几乎不显露自己所证境界,一来是因为历代净土祖师的芳规,只教人用功方法,不显示用功境界,个人的用功境界带有个人的个别特点,说了对人有损无益,同时防止学人妄求境界,著魔发狂。二来佛经防止泄佛密因,若显露自己是证圣果的圣人,将无法在世间安住。

不过大师对高水平的师友对自己的证悟还有有所吐露的。民国八年初(阴历十二月初四 ),大师收到高鹤年居士来信,知高在陕西华山。大师回信回信,先谈了《印光法师文钞》排印情况,“光见类管窥,学等面墙,由阁下多事,惹起徐蔚如,周孟由,张云雷等,播扬丑迹,殊深惭愧。去秋乡人王幼农来山,见其芜稿,遂欲出资刻板。光以芜秽不堪传世固辞。今春蔚如排印五百本,于三月下旬来山,又持其余芜稿,在京编排,刻木版,大约明年夏季,或可完工。幼农虽知蔚如已刻,仍欲为刻,当于二书告竣之后刻之。今夏五月,蔚如所印芜钞,有人持至安徽迎江寺,监院竺庵师,驰书言欲刻板,并要其余底稿。光令迟至明年京板刻好,印出当即寄上。光数十年来,印光二字,不敢露出。因阁下多事之故,致令贱名劣作,遍刺雅人耳目,愧何如之。”在这封信的最后,大师述怀谈念佛七中的体会:“去岁妄企亲证念佛三昧,而念佛三昧,仍是全体业力。今年自知惭愧,于九月半起七,至明春二月底止,念佛三昧,不敢高期。但企忏悔宿业,令其净尽耳。谁知宿业,竟与真如法性,同一不生不灭。佛光普照法界,我以业障不能亲炙,苦哉苦哉,奈何奈何。书此愚怀,以期知己者代我分忧而已。”(三编卷一复高鹤年居士书三)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的贬谪罗鸿涛居士给这封信加了一个按语:“谨按云栖遗稿有偈云,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掷戟浑如梦,魔佛空争是与非。憨山大师说,此是云栖老人悟道偈。今大师亲见宿业与真如法性同一不生不灭,窃谓即此偈意欤。”又永嘉禅师证道歌中:“绝学无为闲道人, 不除妄想不求真,无明实性即佛性, 幻化空身即法身。”那么印光大师“谁知宿业,竟与真如法性,同一不生不灭。”是不是他证悟佛性的吐露呢?

TOP

顶礼大悲观世音!顶礼印光大师!

TOP

顶礼供养皈依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顶礼大恩上师!
顶礼大悲观世音!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