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无上的信任 ─ 潘的故事

无上的信任 ─ 潘的故事 (何念华 译)

弟子与宗萨仁波切



贡波的班(Ben of Kongpo)

住在贡波的班,有着非常纯真的信仰和完全的信任。当他在拉萨参访一座年少佛陀-「觉窝仁波切」(编按:西藏大昭寺佛陀王子像)的庄严佛像时,他把这佛像视为一个真正的人。他吃着沾了奶油的糕饼,这当然是不应被动用的供品。而他认为,这是仁波切所吃过的,所以他也应该像仁波切一样地来吃这些供品。传统上,进入寺庙之前要先脱鞋,因此当他进入寺庙时,他向佛像说话,请求佛陀看顾他的靴子。而后班邀请佛像到他家做客,佛像同意前往拜访。佛像也真的阻止了暴怒的守门从佛龛前拿走班的脏靴子。


来年,班的妻子告诉他,她看见河里有个东西。当班看到佛像在河里载浮载沉时,他以为觉窝仁波切快要溺毙了,于是他跳入水中,将祂救起。回到班的住处时,觉窝仁波切说,「我不能进到这屋子里」,然后就融入于大石头中。至今,石头上和河里仍可见到佛的形象,后来这两个地方也都成为了治病的场所。
--------------------------------------------------------------------------------


十多年前,藉由因缘,潘(Pamela Croci)认识了她现在的同修-雨果(Hugo)。如今,她和雨果连同儿子喜洛住在雪梨市郊的蓝山国家公园。喜洛(Cielo)是西班牙文的「天空」,代表宽广、清澈、纯净、和智慧,而这正是修行者所希望达到的境界。和小孩相处,使得潘更安住而专注于她的心,也变得更加宽广而住于当下。小孩成为禅修,小孩就是禅修。

潘曾经深入检视她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和">和ersonName>老师之间的关系、和这层关系对于她的意义。她特别强调,重点是不要被老师所绊住而迷惑,而是要去遵从法教。有时,我们对于权力、权威人士、野心、希望被爱、和害怕被拒绝,有着纠缠不清的情结。而这些我们带着到处走的「行李」,常让我们不自觉地投射在老师的身上。我们的期望是如此得多,以至于完全失去了重点。但是,如果我们去聆听、去学习,去试验、并运用我们所听闻到的,我们很快就能看到结果,而不至于陷入自己神经衰弱的窘境中。


事实上,佛陀曾经告诫我们,不要被绊住而迷惑,此即著名的「四依止」:
依止上师的话语,而非上师的性格;
依止此话的意义,而非仅止于文字;
依止真实的意义,而非暂时的意义;
依止你的智慧心,而非平庸的批判心。
(编按:「四依靠fa」-依靠fa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依智不依识-语出大般涅盘经卷六、大宝积经卷八十二、大般涅盘经卷六、大方等大集经卷二十九、无尽意菩萨经卷三等处)


潘了解到,她不只对仁波切发展出极大的信心,也对自己发展出同样的信心。如果我们对自己没有深切的信任,就不可能会深切地信任别人。这很清楚地说明了,和上师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我们和自己的关系。而这关系帮助我们表现更真实的自己。外在的老师,只是实际状况的一面镜子或一种反映。索甲仁波切经常引用这个例子:当我们照镜子时,我们知道脸的模样,但我们从未真正而直接地看到自己的脸。而老师介绍我们直接来认识自己真正的模样,所以外在的老师便我们内在老师的反映。


潘一直认为,仁波切从不会给我们、超过我们所能应付的功课,即使这功课看起来很困难。这来自于她对仁波切的完全信任。潘的故事表现出一种可能性:将佛法融入日常扶养小孩、忙碌工作的生活当中,并保持踏实、敏锐、和专注。
以下是潘的故事。
--------------------------------------------------------------------------------


儿子喜洛的来临,是我生命中最感到喜悦的事情之一。照顾他,是个深刻且令生命丰富的经验,也是最能使人有所转变的修行。和小孩相处,确实是一种修行、一种心的训练。随着小家伙的成长,随着他时时刻刻的改变,你必须一直保持注意力和开放心。这无常的本性带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对事情保持随时具有弹性的态度。任何的期待,都只是时间与精力的浪费。当然,我不是天使。有时,我也不像我所希望地那样有耐心。但后来,我也学会不要为难自己。最好的就是,认出自心所在,并试着为它做一些事。在保持事事井然有序、和保持自觉于自我行为的结果之间-也就是在相互依缘和责任义务之中,是可以找到平衡点的。


经由老师们给予我的加持、和我自身禅坐的修练,我对于自己所走的道路,发展出了不可动摇的信心和信任。直接和这有关连的是,我和我所学的法、以及和我上师之间的联系,更加地深切了。慢慢地,我允许自己放手(let go),也任事情顺其自然。但愿有一天,我上面所提到的责任,能毫无造作地出现;而我的心,也能愈来愈为柔软。这便是照顾孩子、或照顾任何其它人的过程中,最重要不过的事情了。若不是宗萨钦哲仁波切建议我要专心照顾喜洛,并回向功德予一切众生的利益,我想我不会经历到这层母性。然而我必须承认,当初对仁波切的这个指示,我立即的反应是,我过去不足取的念头都浮现上来;我心里想着:「哦,拜托!他想赶我走!」但结果却是相反的,甚至一直都很不错。
--------------------------------------------------------------------------------


自由的呈现

我视宗萨钦哲仁波切为我目前的老师。然而在过去,我很幸运地遇到许多其它伟大的喇嘛,并且接受他们的法教。对我而言,最尊贵的是佳旺竹巴法王(His Holiness the Gyalwang Drukpa)。第一次见到法王,是在拉达克的千瑞(Chemry)寺。那时,我和大约三百名的拉达克人以及两位西方人,一同持颂「嗡嘛呢呗昧吽」多日,这是玛尼心咒、慈悲之咒。这算是个开始,特别是大约只在一个月前或是更早,法王的一位老朋友、也是他的学生,介绍我看我的第一本有关佛法的书-听列诺布仁波切所著的『魔幻之舞』(Magic Dance)。我也接受了有关蒋扬钦哲却吉罗卓的「心要简言」(Heart Advise in a Nutshell)和敦珠仁波切的「山中闭关口传」(Oral Instructions for Mountain Retreat)等的教授。


我就这样坐在尘土中念着,心里想着:「我怎么会来到这里?」但同时却又绝对信任这个情境。你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最初的开窍时刻-它是如此独特、并且秘密。就在这个时候我做了皈依,我知道,法王给予的法名引导我到现在的情况 -如此慈爱而珍贵。我想,一开始我就具有的信任力量,乃来自于我的心早先与某些法教所建立的关联。我确实了解到,遇到法王时所经历的转变,正表示我即刻感受到法王所传法门的效用。和法王之间的联系,把我带离一个非常享乐的生活方式。遇到他的当时,我正致力于在菲律宾开设一家陶器工厂。我的动机很可议,更不要说这根本是个财务灾_NAN。我们有一些人就是缺那临门一脚,才要开始。

离开拉达克后,我坐车子前往德里。我仍记得穿越印度街道时,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像钻石一般发亮,我感到喜悦。之前,我那习于判断的心,让我常觉得与人格格不入。我想我甚至没有察觉,我批判过多少事物,又对事物贴了多少标签。感谢无常,我开始了解到,每一件事物都与我的心灵状态有关,每一时刻都可能是自由的呈现。
--------------------------------------------------------------------------------


慈悲之钩

1989年,我在Vajradhara Gompa(编按:仁波切在澳洲的中心)第一次见到宗萨钦哲仁波切。雨果说:「过来见见仁波切。」我心想:「好吧!事情真的来了!」我仍清楚记得那时的感觉:一阵风吹起,好像战士要赴沙场。那次会面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但在那次之后、与仁波切离开澳洲之前的某些时刻,我知道我已经爱上仁波切。我被他钩住了。


我和仁波切保持师生的关系已有十年,而这种关系历经了各种不同的显现。说真的,对我而言,这些显现并不都是那么高尚。但我知道他非常了解我,而我永远也无法愚弄他。他让我完整无漏地体验到我神经过敏的心性。再一次地感谢无常。我想起一位好朋友给我的一段话,「这并不都是融化了的熔岩。」因为我努力将所学的法教付诸实行,藉由打坐、冥思、行动,我的心逐渐恢复了平静的状态。当然,我还是会有失误,但我已学会认清错误、继续向前。我承认,这个旅程有着它不稳定的时刻,即使当这过程中出现非常直接而对抗的状况时,我也会持续保持对它的热诚。啊!剥除所有的造作。是的,请剥除所有的造作。


我试着对每一时刻都保持着一种清新,而在这清新之中,则是个以极有系统的方式所发展出来的关系。并且,在这之中,有着宽广。信任、无上的信任,对我而言,就是虔诚心。
--------------------------------------------------------------------------------


后记

自从我接受访问,至今已经数月。虽然我就是当时所叙述的那个样子,但有些事情变得更加深刻了。我强烈地认知到,仁波切所给予我的教导是多么地珍贵,而这些教导所属的传承,又是多么地需要好好保存与尊崇。剩下的,便是静默了。
--------------------------------------------------------------------------------


风吹皱了湖面,
如同思虑搅动我心中平静。
真实是通往真诚之道,
但自性之流却是深不可知。
教导并转变我与其它同类、
使我们自身得显孩童纯真,
以便我们可以身处并庆贺、
于每一刻不造作的自在中。

风吹皱了湖面,
如同思虑搅动我心中平静。
真实是通往真诚之道,
但自性之流却是深不可知。
教导并转变我与其它同类、
使我们自身得显孩童纯真,
以便我们可以身处并庆贺、
于每一刻不造作的自在中。[em39][em39]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