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小萝意乐法会感想 怜蛾不点灯

已从藏地归来数日,周围的人嘈杂地说些什么我已不想去听清楚,原本在乎的一些事已然不再重要,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不经意流下一滴眼泪,难过,伤感,或是感动?都不是,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而我的心,留在了那片纯净的地方。一位师兄曾告诉我,藏地法会加持力很大,回来以后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我曾好奇地猜测那会是种怎样惊天地般的加持,让你的人生都会因此改变?现在我回来了,究竟有没有得到加持?不可说不可说,我仍然是说不清,我只知道我的心看到的世界,似乎,安静下来了。我们住在师父的招待所,慈祥的克珠师父和他妹妹每天照顾着我们的起居。

一天狮子师兄来提醒我们,晚上走廊和厕所的灯不要忘记关掉,克珠师父和他妹妹每晚为此都要特意过来关好几次,早上发现有些灯仍然又被打开后忘记关掉。我想浪费电实在不应该,狮子师兄说不光是浪费电,克珠师父说灯开着每晚就有很多飞蛾为此而丧命。自学佛以来,已不再扑杀飞蛾,被咬了包只当是供养蚊子菩萨,自觉已是非常慈悲,但听闻狮子师兄这番话,又倍感惭愧,不杀飞蛾,飞蛾却因人疏忽而死,真正的慈悲不应该止于不杀,而是处处为众生着想,哪怕只是一只飞蛾。钩帘归乳燕,穴牖出痴蝇。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彩虹与发愿

来藏地前师兄说最好发一个愿,我始终不知道应该发个什么愿,眼瞅着就到了法会的尾声,那天师父在居士帐篷主持长寿佛灌顶仪式。大家一起唱诵着极乐愿文的时候,我想想自己真是何等幸运,此时此刻可以坐在这里感受师父和三宝的加持,而我已经过世多年的父亲不知是否已经得到解脱,不知道我那年迈的母亲能否以后有往生极乐的希望,不知道生生世世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所有我伤害过的一切众生此刻又在哪个六道轮回里受苦?我心里一阵止不住地难过,我内心真诚地观想并坚信他们此时此刻就和我一起,接受师父的加持,令他们都能业障消除,当下得到解脱,往生极乐。我流着复杂的眼泪,说复杂,那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不只是简单的难过,伤心,或感动,似乎有种终于回家的感觉,而那个清静的愿神奇般地自然而然地就出现在了我脑中。
法会后我们一起回到了师父的帐篷,就在这时外面起了一阵风,大太阳底下突然下起了冰雹,这简直太神奇了,一粒粒的小冰雹就像舍利子一样散落在草地上,这样持续了一分钟,冰雹戛然而止,随即从刚才讲法的居士帐篷处划出了一道清晰的彩虹。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高原反应
我是第一次和师兄们去参加法会,从成都包车一路经过了高海拔都没有高原反应,我想应该是没事儿了吧,谁知一到马尼干戈师父的招待所的房间,头一下子疼起来,接着胃也不舒服起来。这时候师父也已经来了,其他师兄们都活蹦乱跳去迎接师父,在俞师兄的搀扶下去,我去经堂给师父磕头,师父看到我关心的说“你不舒服,不用磕了,去一边坐一会儿吧”,说着还碰了下我的头给我加持。
师兄们都很关心我,七月给我印堂刮痧,莲花师兄和香港师兄拿给我药片和药水,俞师兄给我泡了珍贵的甘露丸,我还是没有好转,心脏也有点透不过气,抱着马桶吐了又吐,从厕所出来一步也走不动,脸色惨白地蹲在了楼道口。我这副萎猫的样子可把俞师兄给吓坏了,她赶忙掏出手机给师父打电话,不到一会儿旦嘎师傅和为民师兄抱着一个氧气袋就过来了,还开车带我去了招待所旁边的卫生所,后来旦嘎师父特地关照克珠师傅给我煮了粥,可欣师兄还很体贴的把她有氧气机的房间换给我了。
第二天,胃已经完全好了,早上去师父帐篷的时候,师父看见我关切问我“好点了没?”,我说都好了,就是头还有些疼,师父马上又在我头上敲了敲,自那之后我的高反就完全好了,头也没有再疼过。
第三天,师父看见我,还记着我高反的事儿,问我“好了没”,我说师父你加持过我以后,我就完全好了,师父呵呵笑起来说“这么神奇啊”。
高原反应虽然很痛苦,但是让我感受到了师父们的慈悲心和师兄们的关爱,真的有了种家的感觉。

TOP

去见老上师
这次有幸在法会期间,由旦呷师傅带领我们去玉隆拉措的闭关院看望老上师,慈悲的老上师还特意为我们念长寿经祝我们健康长寿,之后还赠送给我们每个人金刚结和甘露丸。
旦呷师傅说今天有机会可以请老上师打卦问问题,我的心里开始澎湃纠结起来。之前我想打卦的一个事儿其实已经问过师父了,可是看到有师兄在小屋门口开始排队了,我想好不容易能见到老上师,就再问一下吧!毕竟机会难得啊!眼看着就要轮到我的节骨眼儿,师父来了,师兄们排成两排准备迎接,狮子师兄看着小屋外的我们说“师父来了,你们不要排队了”,看着我们还是不死心的样子说“过来拜见老上师的,还老让打卦啥的,也不太合适吧”这么一说,我顿时升起了惭愧心!已经问过师父的事情还不放心,想再问下老上师上个双保险,哎,我是多执著着自己那些世间的事儿,真的好惭愧好惭愧。我也排进迎接师父的队伍里,心里想师父您肯定知道我在想啥,您不会生气吧师父。。。师父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微笑地看着我,突然师父取下了他脖子上挂着的哈达,轻轻地挂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瞬间感到鼻子酸酸的,心里一股暖流涌过,我能感觉到师父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没有任何责怪我的意思,师父像慈父一样用他的微笑宽慰着我,好像在说“曲珍啊,会没事儿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哦”,就像我皈依的那天,师父对我说的那句话一样。

TOP

穿藏服
看着其他师兄们穿藏服好漂亮,于是我也跃跃欲试,那天早上翁姆借了她的豪华又精致的藏服给我,小旺姆给我梳了漂亮的头发。穿着藏服,无论是师兄,还是其他师父都夸赞俺穿得好看,瞬间俺们自我感觉爆棚,去给师父磕头请安的时候,我心里想,师父肯定也会夸赞一下的吧,哈哈。谁知师父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了句“不好看”,我脸部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不知道要做何回答,不过我马上就意识到师父是在给我的得瑟泼盆冷水,浇灭一下刚刚升起的我慢,弟子执著啥师父就要破除啥嘛,呵呵,师父,俺领会到您的意思啦。
我想到了去年师父来上海的时候,我正好生日,于是特意去买了两盒蛋糕,师兄问师父,师父却说不吃,当时我不知道师父是因为健康的缘故不能多吃蛋糕之类甜腻的东西,心里还有些失落。那天来了一位非常精进的师兄,每天念很多遍无垢忏悔续,我也在旁附和说“恩恩,很不容易啊”,师父突然对我瞪大眼睛连续说着“不是不容易,这是福报!”当时我有点愣住了,心里也有点委屈,想师父是不是对我有啥不满意。
我想也许很多新弟子都会像我这样,太过敏感于师父是否关注到自己,师父对自己暖言软语就开心,对自己稍微严肃点就有想法了小心脏就承受不了了。这次法会,师父在居士帐篷里用藏文开示,我们好奇都说了些啥,晚上问师父,师父说都是在教育藏民,说他们福报小,没有进步,这么多年了还这个样子。我们都惭愧地低下头,和藏民相比,像我这样经常偷懒涣散的弟子岂不是更差劲了,我慢慢地体会到原来能被师父教训也是需要福报的,师父能对自己严苛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TOP

罗哥情真意切。赞叹!

TOP

萝哥,我沙发搬好了,你继续写下去哈。

TOP

小萝,看了好感动,想陪你一起哭。。随喜啊
明年有机会的洗碗可以同行。
希望你多写点,让我也一起触动心灵

TOP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