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益西堪布:礼拜磕头等不同于世间运动

摘自http://bbs.ningma.com/redirect.p ... o=lastpost#lastpost

礼拜等不同于世间运动
那些长了邪见毒瘤的人会说:“何必要礼拜呢?不就是做肢体运动吗?”
其实,这只是他不愿意礼拜的一种说辞,岂不知肢体跟心是不可分的。如果肢体和心可分的话,为什么饿的时候,心已经乱成一团了?你说可分的话,那么讲究吃,讲究舒服干什么?身体饥寒交迫,心应该不受任何影响,还是很快乐才对。而且,很多人身体出了问题,一检查发现是心里抑郁、焦虑、有症结导致的。这才知道,原来心乱了身体也跟着乱,身不安稳心也很难平静。
这样他就说:“既然做运动对心有好处,那做什么运动都行,干嘛非要拘泥于陈旧、迂腐的礼拜?在过去古代社会,人都很清闲,物欲也稀少,没有很多健身活动,通过礼拜锻炼身体倒也不错。而当今时代有各种各样的运动方式,那是无奇不有、无乐不为,海、陆、空什么方式都有。你看,像是赛艇、冲浪、漂流、潜水,篮球、足球、保龄球、高尔夫球、溜冰、滑雪、登山、攀岩,跳伞、蹦极,或者去健身房,用器械健身,还可以去瑜伽馆练瑜伽,或者跳健美操。不说其他的,下班后去游泳,到舞厅跳迪斯科,不都是运动吗?既能舒展筋骨,又简单快乐有激情,这些才适合现代人的情趣嘛!”

实际上,这些根本没有法的内涵,无非是利用高科技来伸张肢体,加强了追求五欲的速度和分别,使欲望和分别几何级数倍地增长。说到底就是这么回事,有什么意义呢?而且,他这样以现代来破传统,直接就是针对佛菩萨在破。但要知道,礼拜等都是从古至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几千年传承不变,你怎么能破得到呢?而且是佛制定的,不是某个人制定的。为什么要制定呢?因为这个姿势符合回归法界的缘起。比如合掌就是一种手印,然后拜下去五体投地,配合着观想、运心等,对身心都有特殊的利益。这是佛教的大修法,那些世间娱乐怎么能跟它相提并论呢?世间的运动基本上属于欲望的伸张,当然也有少数属于纯粹的健身,但都不具备法的内涵。所以,修行一定要按诸佛菩萨、祖师大德的法规来做。

另外,那些现代运动只是在张扬自我、膨胀我执。像是蹦极、滑板、攀岩等的极限运动,正是表现自我、展示自我的舞台,他们是要借助这些证明自己的“勇敢”,很有一种自我满足的愉悦感和成就感。而且,驰骋在这上面会感到非常刺激,像人们说的“玩的就是心跳”,能让感官得到极大的满足,所以人们很喜欢。

由于这些都来源于我执,跟还归法界完全相反,这样发展下去,只会产生越来越狂乱、颠倒的见解系统和行为方式。在根子上是我执的毒,这样搞下去,只会越来越增强我执、烦恼。你看,拳王泰森打了多少场比赛,在拳坛创造了那么多奇迹,他因此变成有德之士了吗?或者那些在赛场上飞速奔跑的人,他们的心因此变成什么样了呢?如果这些行为对心有善的利益,那猎豹、羚羊、老虎、野马那么会跑,早该升级为第一圣者了。实际上,人们通过做这些,心不但没有发生任何好的转化,反而增强了斗争心、竞争心等烦恼,坚固了炫耀自我的习气。这完全是我执所驱使的活动,无一可取,怎么能跟普贤行混为一谈呢?
修普贤行先要从第一礼敬诸佛开始,礼拜又以恭敬心为首,所以实际做的时候必须制伏我执、我慢,这样才能恭恭敬敬地做一次礼拜。世间的行为基本都是在膨胀我执。你看那些球员,每当踢了一个好球时,马上就双手举起,不断地向球场上的观众挥舞。明显就是在炫耀自我,因为这个好球是我踢的,一个倒钩就进球门了。所追求的成功完全是满足自我。而且,通过这些行为根本发不起恭敬心,也不可能恭恭敬敬地去做。你看,谁恭恭敬敬地同时还能踢球,还能搞竞争,或者能打拳击呢?如果泰森跟霍利菲尔德恭恭敬敬地互相礼拜,之后肯定打不起拳击了。所以,这些在相上不一样,表征的也不一样,所引发的心态更是有天壤之别。

再比如,口里很恭敬地歌咏佛德,赞颂佛菩萨,这时候能不能像唱摇滚似的身体乱动,然后声嘶力竭地吼起来?这是不可能的,称赞诸佛的时候,必须有非常虔诚、恭敬的心,这在缘起上大有差别。你看,凡是唱摇滚歌曲时,都要放节奏很快、非常不清净的音乐,舞台上的灯光也要不停地乱转,忽明忽暗,穿的衣服都是黑的,还有各种怪异的图案、装饰,然后披头散发,整个行为、姿态、表情都要以邪僻的方式进行。这样就完全把心封闭住了,整个气脉的运行全是乱的,而且会不断地挑起各种烦恼。过后整个身心都处于躁动、狂乱的状态。时间久了,人就变得不正常了。去看现在演艺圈里的人,很多人生活都非常混乱,因为每天都在搞各种邪的东西,人的心就逐渐变得不正常了。这就是他有意地违背天理而行的报应。
我们懂了缘起才知道,自己过去的很多行为都是错的,所以现在要转过来,开始走上正道。

6、转变心态,随顺缘起正道
为什么要说这些呢?其实,说句不好听的,前面讲的附法外道、长了邪见毒瘤的情况,很多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虽然看起来入了佛门,也皈依了三宝,身份上成了佛教徒,但心里的邪执还很强。不可能一入佛门,看了几本佛书,进了佛教道场,马上就变了一个人,恶习气自然就消失了。所以,转换外表跟转变心态,这两个是要区别对待的。
比如,一个人在外相上皈依了三宝,但在他心里还有很深的娱乐习气,那是过去几十年熏成的,非常坚固。那么,当他看到佛法,身口意缘正法的时候,善心不会很深地涌现,反而在看到邪的东西,接触娱乐方面的信息时,心完全被调动起来,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全身的细胞都在颤动,这就叫做习气。
这样就跟正法不相合。必须把那些错乱的恶习全部歇下来,才表示告别了过去,同时,心里的正气起来了,善心不断地涌现,行为也在逐渐转变,这才表明着开始进入修行的路途,日新月异地在改变了。真正步入了修行的正轨后,还要经过几十年坚持不懈地努力,才会完全变了一个人,这时,他的气质就由过去的俗气变成了道气,由造恶的身转成了功德庄严的身。心态、行为无不中规中矩,完全能顺着缘起的正道进行。
要知道,缘起就在自己心上,点点滴滴都是,而广大道的内涵非常圆满,无不具足,所以,现在就要把它全面地铺开,渗透在任何一个时位、方位上。因为它是遍满的,所以叫做广大行,如果在这上面走错了路,那就变成没有行了,完全成了一个零,反而在邪行上做得十分广大,时时处处都是邪行。这就是内在的软件系统没有转换过来的结果。
(1)不了知缘起的谬见
有人说:“佛菩萨只是泥塑木雕,是用颜料在纸上布上画出来的。过去科学不昌明的时代,人们崇拜偶像,还能有个心灵寄托,现在我们的智力发达了,已经见到了信仰的本质,那些不就是泥巴、铜、铁,纸、墨、颜料吗?又不是真的。”
像这样,科学稍微有些进步时,人们就不相信这些。其实说到底,科学主要是唯物的。虽然有少数科学家强调心灵,学过一点佛法或者印度瑜伽,偶尔会去静坐,这些就另当别论,但主流思想还是唯物。这种东西熏多了,人们就根本不相信内在的心,他会直接破信心,破恭敬心,破掉所有恭敬的礼仪。这样把心上的缘起律破了,就是在摧毁人们内心的缘起信念,是完全错谬的行为。如果这些邪见在你心里还有很深的影响,那就根本不可能有正见,一旦正见确立起来,这一系列谬见就都会被扫荡一空,这两者是不并存的。
这种人就认为:礼拜等都是迷信,应该相信科学。那我们就跟他说:你所认为的迷信未尝不是科学,因为这就是贯穿十方三世的缘起规律;而你所认为的科学也未尝不是迷信,因为你只看到眼前的一点物质影像,就自以为真实,这只是偏狭不正的见解而已。
所以,这个不破的话,心里就会一直存在很大的障碍。他会认为,何必做这些肢体运动,口里还要念念有词呢?很多人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这里面有些人会肆无忌惮地直接说,有些人还会觉得,在佛教场合说这种东西会不被认可,但心里未尝不是这么想的。像这样,整个一套都是执理废事,一点也不相信缘起,是这么可怕!
由于这个原因,现代人要生起因果正见就很困难,一般人不晓得要经过多长时间。五年、十年,还是多少年?但无论如何,必须先在这上面转换,否则的话,修上上的高法只会出现伪饰、颠倒的状况。真正深信业果缘起后,行为才会正过来了。那时候才发现,原来一念一行都是缘起。
比如你过去认为,念经或者诵咒有什么用?不就是口里念念叨叨吗?懂了缘起你才发现,原来这么一念的时候,回归法界的程序就已经输入了。不但是有作用,而且完全谛实不虚。心里这么一念,法界是没有不知道的,这就是缘起运转的规则。这时候你才真正开始重视念诵了。所以,最初就要从这里开始,不这么作意运转的话,心在善的方面就根本转不动,而在邪法方面却特别会动。
做的时候就需要按照语言,语言能表示缘起的方向。所以不要认为,那只是个声音、文字,没有什么用。这样的话,所有佛教的念诵、作意、发愿、思维、抉择等,对你来说就全都成为荒漠了,一个也不愿意去做。这样的话,各种戒行等也全都没有了。要知道,戒全部是誓句,持戒就是把一句一句的戒条纳在自己心上,切实地做出来。一旦确立了观念,之后就开始有了誓戒,这也是用语言来领受的,虽然嘴巴上不必说什么,但心里还是那种语言。而且,所有前面的发心、后面的回向,包括很多正行的修持,全都要按照特定的语言来运行,以这种方式发动善心。这就看出,缘起上一旦愚昧,所有普贤行就全都会封锢住,根本无法流通运行。
(2)在身语意的行持上转变心态
其实,哪怕一个很小的善心,都需要自己在心里这么想,口中这么说,身上这么做出来才行,否则的话,人怎么会成长呢?会无缘无故变好吗?
譬如说世间的孝心,你心里要真实地想:我的母亲对我有什么恩德,是怎么生我、养我的,我又拿什么来报答?如果你说,反正母恩很大,这么想了能怎么样呢?有什么用?你不晓得,这么想了你的心才会有所触动,才真正感觉到母亲对自己恩重如山,真心觉得自己过去的行为很有罪过。这么想了就会流泪,不想就没什么反应。而且想了才会在语言上表现出认错、忏悔,才会有身体上的恭敬、孝顺。之后在面对母亲时,口中说出的言词,表现出来的态度、语气,脸上的表情,身体的姿态,整个言行举止就变得不一样了,自然有了孝顺的内涵,跟过去那种随便、任性,甚至是嫌弃、厌恶的状况完全不同。这样不就是在开始变好吗?这不都是身语意表现出来的吗?
如果你说这些是机械的、重复的,或者是口头的、空洞的,不必要搞那些,那看看你的心几十年后变成什么样了?结果发现,虽然几十年前就在谈很高的口号,但一点好的作用都没有,反而罪业更深重,心变得更刚强,我慢发展得更大了。
(3)辨别真伪,走出歧途
如果没有正见,对缘起还很愚昧,这样就会封锁自己的心,自己心上没有认可,心里不点头的话,行为方面就不肯做,里面最关键的地方不同意,不支持,一切就都无法行持。但实际上,这就是最大的自我欺骗,这毁坏自己的罪魁祸首,是最大的“恐怖分子”。如果不能发觉这一点,那念《普贤行愿品》干什么呢?
像前面讲到的人,不但不肯礼拜佛菩萨,以泥塑木雕等作借口,就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敬,也不肯礼敬师长,甚至连一点恭敬的态度和行为都没有,心里想的就是“唯我独尊”,所有人都要来恭敬我、照顾我才对。
想一想,这种人已经恶劣到什么程度了!一心想着唯我独尊,只尊重自己,其他一切都拒之门外,连一点起码的恭敬、孝养、忠顺等都没有,这样只会发展成恶人。也因此,导致目前人们的心普遍冷漠、自私,以自我为中心,事事都要伸手,什么都得满足自己。稍有一点不满足,就生起很大的嗔恨。那么这是从哪里来的呢?其实,就是方向上入了大歧途,按照这样走下去,只有堕恶趣的份。
这时候有人就想:不是说要有“自尊”吗?这又是指什么呢?
其实,现代人说的“自尊”,实际就是我慢,不是古人所说的,真正意义上的“自尊”。真正的“自尊”是指,“彼即丈夫我亦尔”,他也是人,我也是人,他能修成佛,我怎么可以自甘堕落,不努力修持,甚至自暴自弃?这是一种不甘堕落、见贤思齐的心。也就是由于尊重己灵,不愿意做有辱佛格的恶行,而且会向佛菩萨、向祖师们看齐,念念都是向上的心,他会想:古德既然能做到这一点,我也一定要做到这一点,这才叫做自尊,是不甘自弃的反面。
但现代人把很多词都作颠倒说。比如他们说,“我很真诚”。那什么叫做“真诚”呢?其实就是肆意妄为,无所顾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胆大包天。又说,“我有尊严”。其实就是保护自我,他会说:你不能骂我,不能贬低我,不能这样看待我,不能剥夺我的位置,不能不尊重我,这就叫做他有“尊严”。但这恰恰会使人变得越来越脆弱,或者出现完全相反的自暴自弃。因为特别在意所谓的“尊严”,这样稍微受一点委屈,就完全无法承受。又或者说,我有尊严,我就要这么干,然后胡作非为,狂妄自大到了极点,这不就是自暴自弃吗?就像这样,把同样的词完全反着用。
总之,如果连烦恼都认不清,念念就只会有各种我执的表态。这样的话,就连普贤行的第一个礼敬诸佛都无法进入。但如果没有第一,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有了第一才能逐渐发展出后面的普贤行。意思就是,如果在观念上,对于第一个礼拜都不能认同的话,那再怎么念也都是假的。连脚都不愿意踏进去,还说要发起圆遍法界的礼敬愿王,简直是笑话!就像有人说,不必要修孝心,发菩提心就好。这两句话完全相违。因为发菩提心是要尽最大的孝,如果连自己今生的父母都不孝顺,还说要发菩提心,这怎么可能呢?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