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对动物实验也因果不虚(故事几篇)-堪布索达吉

选自堪布的文集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37&page=1索达吉堪布 悲惨世界对动物实验的反思当今世界各地的生物研究所及大专院校都存在着非人类的动物实验,这是物种歧视的结果。许多导致动物极端痛苦的实验对人类或任何动物均无利益。在计算机“模拟核实验”早已实现的今天,是否可以以更先进、更人道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取代这些残忍的动物活体实验,尤其是取代活体解剖呢?
其实,动物活体实验所要得出的结论,大多都可以通过推理和直观的教学手段而理解,然而现在科学仪器设备的完善与发达,使得医学院的学生和科研人员在实验中,虐杀动物的现象更为泛滥。
这是国内某一医学院的一堂动物实验课:老师教学生将一只大白兔的耳朵用手指弹红,确认主要静脉后,使用针管注射进一段空气,不久“气化栓塞”回流入心脏,引起循环障碍,那兔子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很痛苦地死掉了。
现代中小学生普遍作的青蛙活体解剖实验,更是残酷。同学们在解剖中,按照实验程序将活生生的青蛙开膛剖肚,剥皮断骨。无非是为了证明青蛙的心脏离开身体后尚能跳动一两个小时。我觉得这种令人发指的实验没有很大的必要,除了使学生学会一些对动物的残忍与麻木无情之外,又能从这些浅显明了的实验中学到什么知识和技能呢?
无视动物的痛苦与生命的可贵,这与藏地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暴君贡布达吉有何差别呢?贡布达吉在他在短短的一生中所作的罪恶罄竹难书。他曾引诱一群天真无邪的儿童到九层高的楼顶喝牛奶,然后灭绝人性地把那些无知的儿童推下楼去。可怜的孩子脑浆迸出、肝胆俱裂,摔死在血泊中。暴君在楼上面对这凄惨的场面,发出了野兽般的阵阵狂笑,满足了他扭曲的兽性心理。他也曾将一年轻人活活地开膛剖腹、取出心脏。年轻人声嘶力竭地在痛苦中挣扎,暴君却面目狰狞地大笑道:“你的哭声就是我的笑声!”那些被用来作实验的动物,除了不能言说之外,它们所遭受的痛苦与那群被推下高楼的孩童,与被活生生开膛剖腹的年轻人有何两样呢?很明显,制造这种痛苦的人,他们之间是没有多大差别的。
某些科学研究者顽固地坚持用动物作实验的一个主要因素,大概基于动物是非人类吧。动物毕竟有生命,虽然非我族类,但让它们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甚至致死。我认为这是非正义的,也是不道德的。请反过来想一想,要是用我们活人做实验,即便是在某个领域取得成功,我们愿意这样去做吗?我想你一定会持否定的态度吧!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马博士疯了

一九九三年,上海的夏天特别炎热,尤其是没有风的日子,更是闷热难熬。此时,在中国科学院上海某研究所中正流传着一个活跃的话题,说某位女博士疯了。于是我对此事做了详细调查。

那位女博士姓马,九三年五月,有的同事发现马博士精神异常,同宿舍的人说她晚上常常睡不着觉,在床上胡言乱语,后来又要跳楼,嘴里还说“它们要我死”等莫名其妙的话。几天后,她被保安部门强行送进精神病院。

万法因缘生,马博士平时的行为如何呢?原来她在研究一种神经寡肽,宰杀了大量的动物。首先人工合成这种寡肽,再用来免疫老鼠,从大量的(几百只)老鼠血清中提取抗体,抗体被用来下一步的动物实验。其次,为了研究神经寡肽对记忆的增效作用,不可能直接用人类进行实验,而是使用动物,制备动物的记忆模型又需要几百只老鼠。这样,一年的实验做下来不知要杀死多少只老鼠?

她后来跟人讲:当医院的大夫给她注射药物治疗时,她想起做实验时给动物注射药物的情景以及杀老鼠的景象,她感到非常痛苦。她说:以后再也不用动物进行实验了,宁可拿不到博士学位,也不杀害动物了。显然她已有所觉悟。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用人体做实验

现在许多高等院校,特别是医学院及一些综合性大学的实验室里,老师与学生做一些动物实验,残害动物的情况非常严重。动物解剖,不必说,是很残忍的,动物生理生化实验同样残忍。例如利用兔子制备抗血清的实验,提前三至四周间隔对健康兔子静脉注射抗原病毒,等兔子血液中抗体浓度提高到一定程度,便将兔子放血处死,利用兔血制备抗血清。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实验。讲到这里,我想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731部队用活生生的人来进行病菌的研究与生产,他们研究的项目包括鼠疫、伤寒、赤痢、霍乱、结核、梅毒病菌感染以及冻伤、毒气等实验,先后有三千多名被称为“马鲁他”的中国人及苏联、朝鲜等国人士成为日军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牺牲品。

在沦陷的东北,有个小伙子叫春生,是东村人,浓眉大眼,体格健壮,干起活来不知疲倦,给人印象很深。一九三九年冬天春生与西村的杏花组成了家庭,第二年夏天,生了一个小宝宝。转眼间又是一个冬天,狂风夹着雪花纷纷扬扬地下着。一天晚上,正在纳鞋底的杏花忽然听到全村的牲畜都在大叫,还有女人和小孩的哭声。春生两口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懵了头,正在他们不知所措之时,一群日本兵凶狠地砸开了大门,将夫妻双双捆绑,用刺刀捅死了襁褓中的婴儿,而后将他们送到了日军试验基地。

据资料介绍,当时日军用来做活体实验的材料根本不够用,他们把从各地抓来的囚犯通过“特别运输”途径送到特设监狱,日本宪兵因此可多一份晋升的机会。

春生被送到基地,享受了一顿饱饭,而后被赶进了浴室,经过冲洗消毒,又被送进了一个大玻璃罐中。春生不知他们在玩什么把戏,好奇地从内向外瞧,只见一个日本兵按动了一个按扭后开始观察春生的反映。

慢慢地,春生开始感觉呼吸困难,五脏六腑象爆炸一样,眼球开始突出,他无力地瘫倒在地,四肢抽搐,浑身象气球一样鼓起来,粪便从肛门冒出,接着大肠也涌了出来……。这是一种毒气实验。

可怜的杏花此时正喃喃地叫着儿子的名字,看守把她的双手捆绑在院子里的架子上,然后用冰水浇到她的手臂上,她开始哭泣,一盆又一盆刺骨的冰水浇了下来,杏花感到连心脏都仿佛凝固了。水不断地浇着,在冬季寒冷的室外,手臂很快冻得硬帮帮的,杏花失去了知觉。她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而后被带到一个温暖的房间,冻僵的手臂被放进了装满温水的池子里。冰开始融化,等到双手从水里取出时,手上的肉脱落下来,士兵用镊子轻轻地夹开腐肉,仅留下白花花的骨头……。这就是所谓的冻伤实验。经过诸多非人的折磨,杏花疯了,人们再也见不到原来那个心灵手巧美丽善良的姑娘了。

过去的历史在不断重演,军国主义又有所抬头。有消息报道日本将投入巨额资金用于生化五其的研究,海内外人士对此十分愤慨,很多人认为,日本研制生化五其,无异于二战期间臭名昭著的731部队的继续与升级。

战争是可怕的,而在和平时期的研究所及大学实验室里所进行的动物实验,使成千上万的动物惨遭杀害,这与战争杀人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在战争期间用人做实验被记入历史,有许多专家学者去研究,而用动物做实验却很少有人过问?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一堂解剖课

在某些大学的实验室里,为了做动物实验,常常杀害许多动物,其手段十分残酷。有些胆量小的同学不敢动手,大多数同学都按照老师的指导操作,对于动物的痛苦置若罔闻。赵威同学眼含泪水地给我讲述了他为上解剖课抓癞蛤蟆的经过:

八四年秋季,他在大学三年级,当时班级部分同学学习动物解剖课程。有一天,李老师对他说:“实验课需要用蟾蜍,你能不能去捉?若捉来有报酬。”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按照老师的指点,第二天傍晚他喊了低年级的张同学一块儿到了北京市的西郊。秋天的北京气候宜人,刚下过雨,温暖的空气中透着潮湿,郊外特别凉爽。他们走了大约五里路,找到一个池塘,从池塘里不断发出“咕咕”声。他们走到池塘边,发现有许多癩蛤蟆,便动手捉起来。癩蛤蟆与青蛙不同,爬得较慢,很快便抓满了两铁丝笼,有大的有小的,总共有三十多只。张同学说那些又大又肥的癩蛤蟆肚里有小蛤蟆。他们赶回校园,天已经黑了,一切都静悄悄的。次日清晨,他们把那些蟾蜍交给了李老师。

接着他又讲了解剖课的情景:首先将癩蛤蟆固定在蜡盘上,同时用大头针,将它们的四肢刺穿再扎到凝固的蜡上,只见它们的肌肉在颤抖。然后用剪子和解剖刀剖开腹腔,肠、胃、脾、肾等就暴露出来。每一器官要一一认清,描述其颜色、形状、功能等。有时还要做成器官标本。在长时间的解剖过程中,一般动物的心脏还在跳动,并没有死。等解剖完,脏腑被剖开,肢体被分开,动物的神识是否离开身体也不知道。昨天那位同学说的没错,果然有怀孕的癩蛤蟆,在其生殖器官中拽出一串小蛤蟆,足有十几只。这堂课要了解消化系统,做一次解剖,下堂课认识血液循环系统,又要做一次解剖。这次用癩蛤蟆,下次可能用兔子等较大的动物。哎,在场的同学有谁能体会到被剖动物的痛苦呢?

时隔十七年了,赵威同学仍觉得很内疚,每每想起此事内心都有说不出的痛苦。他不断谴责自己杀生害命的过失,也生怕将来感受果报,真是可怜。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可怕的梦魇

一天,刘居士对我说:“学佛以后,守持不杀戒,心情比以前好了许多。学佛前常常做噩梦,寝食难安。”“做什么噩梦?”我问。他说:“有一次睡梦中不知什么东西啃食我的头骨,咬得咯吱咯吱地响,好象是老鼠,醒来时出一身冷汗。又有一次,一条大蛇盘作一堆,不知怎么了,蛇的身体被切成许多块,流着鲜红的血液,当时感到神经很紧张。还有一次梦中被许多只凶残的狼狗团团围住,那狗的眼睛放射着绿光,张着嘴,伸出红红的舌头,可怕极了,在极度恐惧时出现一只大象,大象上坐着一位瑜伽士,很威严,那些狼狗不敢靠近,这时心里稍感安稳。”

我问他以前做什么工作,他告诉我:学佛前,他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化所进行科研工作,科研合作的项目是制备单克隆抗体(简称单抗)。制备单抗要培养细胞,细胞培养所用的小牛血清是把刚刚出生的小牛(或胎牛)杀死,取其血液,制备血清用于培养细胞。那小牛刚生下,还没有喝到一口甜蜜的母乳,它甚至还没有呼吸一下这个世界的空气,便被杀死,真是残忍。制备单抗要进行细胞融合,所用两种细胞,一种是具有很强的繁殖能力的肿瘤细胞,另一种是具有分泌抗体能力的脾脏细胞,脾脏细胞则直接取自活体小白鼠。届时,小白鼠被拉断颈椎,它便失去了活动能力,科研人员用剪子和解剖刀剖开活体小鼠的腹腔,找到它的脾脏,将脾剪下,再把脾细胞分散用于细胞融合。所用小白鼠一般要事先经过免疫处理,在两三周前,将抗原物注射到它的体内,每隔一天打一次抗原,直到它血浆中产生足量的抗体为止。检验抗体要取老鼠的血液,那更是残忍,常常进行眼眶取血,用手抓住老鼠的尾巴和两只耳朵,使老鼠不能动弹,再用小镊子将老鼠的眼珠摘除,鲜红的血液便从老鼠眼眶一滴滴流出。

他说:“哎,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在造罪业。”

“你们免疫所用抗原是从哪里来的?”我问。

他回答说:“免疫所用抗原是从人脑组织中提取的,人脑组织取自死刑犯,犯人刚被枪决,我们科研人员便前去取脑髓,还热呼呼的,不知那些死刑犯会不会找我们算帐?”

实验所用动物数量非常多,就一个实验室每年要用数百甚至数千只老鼠,另外还有兔子、狗等,处理动物的手段极其残忍。一般在美日等发达国家使用实验动物必须经过动物保护协会批准,有法律规定,那样对使用动物也起到一定限制作用,在中国则无人过问此事。

“在科研所工作那段时间真象是做一场噩梦。”

“是的,是一场噩梦。”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善待生命

人往往只关心注重自己,关怀他人的人很少,即便是在学佛的人当中,唯希图自己得证佛果,对众生疾苦漠然视之者也不乏其人。尤其近些年来,外道猖獗,邪说谬论横行,加之受外来文化的冲击,人们无有正见,颠倒妄想,热衷于外在的色声等六尘的感官快乐,道德伦理观念淡薄,在声色犬马的生活中,不断地制造着生命的悲剧。

近年来,仅在屠杀生灵以满足私欲上,早已发展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乱杀滥吃的风气遍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从上层社会到普通百姓,无处不是疯狂地吃着鲜活的生命。纵观历史哪个朝代有过这样的疯狂,无论大街还是小巷,叫卖鲜活血肉众生的比比皆是。如今的蔬菜市场,亦简直成了“动物大世界”。当今的吃法与杀法,前所未有,可谓登峰造极,实在是惨不忍睹。

在武汉及南方一些城市,你如果想吃青蛙,随便走到哪里都可以买到剥皮、砍掉头、挖出内脏并穿成串的“活青蛙”,叫卖者口里不断地嚷着“不是活的不要钱”,一边叫一边敲着刚剥下皮不久正在痛苦挣扎的青蛙。有些刚刚生下来的小生命,如幼猪、幼鸽,尚在呦呦待哺之中,还未发育成熟,就已被烹成脆皮乳猪,火熟乳鸽,还有更令人怵目惊心的菜谱如“铁板烧”、“龙虎斗”、“炸凤凰”、“炖全鸭”等等,可以说,每一道菜都是一曲充斥着血腥味的悲歌。如有一道菜叫“白玉穿龙”,是将活泥鳅与豆腐一起煮,在烧煮的过程中,泥鳅痛苦难忍挣扎游窜,自然钻入豆腐之中,最后与豆腐一起煮熟。这种悲惨的景象实在是催人泪下,正如弘一大师的一首《示众》诗:“景象太凄惨,伤心不忍睹,夫复有何言,掩卷泪如雨。”但设身处地为物类着想者寥寥。

科技与经济的高速发展,为杀生行业的兴旺提供了方便条件,随着饲养技术的改良,快速养殖法已出台,在饲料中加入催生激素,使动物快速生长,缩短成熟周期,在这种饲养方式下,动物的厄运提早降临了,一批批速生家禽、畜类,被送往屠宰场,然后又被贩卖到各大城市,成为人们口中的食物。在南方有不少高效养殖厂,每年都有大批鳗鱼被宰杀,冷冻后运销日本。在沿海地区的许多港口,一艘艘满载着鳗鱼的轮船驶向日本,呜呜的汽笛声仿佛是为惨死的鳗鱼所凑的哀曲……

在禽畜专业市场上,大批人工养殖的蛇、龟、狗、鸡、鹅、鸭及鸟类等被关在笼中待售,这些可怜的众生忍受着囚禁、酷热、饥渴等巨大的痛苦,在臭气薰天的恶劣环境中煎熬着,其最终的命运则是“上刀山、下火海”的悲惨结局。

九十年代末,香港发生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鸡瘟疫,为了防止传染病的漫延,政府下令停止销售鸡禽,仅在几天之内,就有一百多万只鸡被宰杀,鸡瘟疫得到了一定的控制,无辜的鸡却为此葬送了生命。人们是否想过,二战其间,仅在奥斯威辛一个集中营,近四百万人遭到了纳粹分子的血腥屠杀,在南京大屠杀的惨案中,短短几天内,穷凶极恶的日军凶残地杀害了三十万同胞,对此我们称之为惨绝人寰、震惊中外的悲剧,可这一百万鸡的死,却无人为之鸣不平,难道是因为鸡是禽类,不如人的生命尊贵,便可任意宰割、漠然视之吗?我们佛教徒把一切众生都视之为平等,是没有差别的。法国哲学家、作家伏尔泰,虽不是佛教徒,但他的平等心肠,不禁由衷地使人赞赏。他说:“将其它的动物看作我们的兄弟;因为它们和我们一样赋有生命,因为它们有和我们同样的生命元素,同样的感觉,同样的忆念,它们只缺少了人类的语言能力。如果它们有了,我们还敢杀它们、吃它们吗?我们敢犯这种杀兄弟姐妹的罪吗?”如果人人心中有了这个观念该多好啊!

只图一时口欲,无有因果观念的人们,麻木不仁,愚痴凶残地肆意残杀生灵,制造了一个使有情不得安宁的悲惨世界,也给自己的今生来世投下可怖的阴影。恳请杀生食肉的人士对广大有情生起慈悲之心,励力戒杀,善待生命,奉行素食,这样就可以减少和断除生命悲剧的发生,如此我们人类共住的地球不就真正变成美好的安乐园吗?!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上圆下因老法师开示:‘杀有杀之恶果,放有放之善缘。末法娑婆,世道人心,日趋浇漓,为满足口腹之需,无时不杀,无处不杀,推行放生,尤为困难!’此文之主角,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为了悲心与持戒,不忍杀生,将实验用之老鼠放生,决然放弃到手的学位。末了,当其患了血癌,才有奇遇,高人医治,重生的善果。

这篇文章,取材自上道下证法师讲述编辑—毛毛虫变蝴蝶之五。法师慈悲,应允吾等将其重新浓缩编排,就放生部分,节录在此。

以下就是法师讲述内容:

我有一位同学,现任美国大学教授,也是国际上颇知名的食品科学家。就读国中时,生了场大病,父母带他遍访名医,受了很多磨难。他生性慈悲,很能体谅别人,大学时学佛受戒,且诚心受持。

修硕士学位时,多年作实验,长期熬夜,饮食生活失常,积劳成疾,体力透支。渐渐的,出现了一些症状,此时,血癌的发展已有一段时间。在他快拿到硕士学位前,最后必须做一个实验,需要杀好多老鼠,始能完成。天性的慈悲和持戒的精神,坚持不愿杀生,毅然放弃到手的学位。家人、朋友均不解责备,但他也不愿多作抗辩,内心的智慧慈悲,超越了世间的功名利禄。于是,重换题目,做个不必要杀生的实验,辛苦许久,才拿到硕士学位。

在美国检查治疗,白血球只有正常人的1/4到1/3,红血球不到一半,血小板低的程度,已经是会出血,但他从不出血。经历了种种检查的痛苦,他不愿在医院作治疗,坚持吃素、念佛,照常生活,继续攻读博士。当他担心血球太少时,我告诉他:‘不要紧,你的血球虽然少,假如你好好念佛,静下心来,每个血球都是武林高手,一个可抵十个用,就好像将军一个胜过一百个小兵!你的心不必跟著检验报告上上下下,只要照常快乐生活就好!’他听了,朗然笑笑。

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得到了博士学位,每天无论多忙,早晚二课,从不间断。佛力的加被,持戒不杀生的功德力,念佛的诚心,使他能正常的生活。冥冥中,有不可思议的感应啊!

庄严寺显公上人(上显下明老法师),慈悲心肠,眼力过人,一看便知我这位同学有病。竟私下拜访一位精研医术,精通易经的居士,义务为他看病。用一些水果蔬菜配合治疗。别人患上这种病,大多治疗到掉发、嘴破,常需输血,天天得住院隔离,他却天天吃好吃水果蔬菜,还能照常运动打球,欢喜念佛。

现在他还能到世界各地发表学术演讲,脸色红润。血液科医师,都叹为奇特。而他体会佛法的妙用和力量,更加专心学佛。在他得病以后,发了一个愿,愿安慰一切血癌患者都能免除怖畏,鼓起信心。我相信这个愿一定能圆满,因为佛菩萨从不辜负一个虔诚的人。

慈悲的人有特殊福报。所谓放生—就是放我们的慈悲心生。他宁可舍弃大家追求的学位,把老鼠放生。在他自己患了重病,未来会死的情况下,有人出现救了他,让他恢复健康,获得重生。

当人生命终了的那一刻,即使再多的钱财,再高的学位,也无法买得一分钟的生命。生命是这样的可贵,平常用很少的钱财,就能免除动物被杀的恐怖,放他一条生路,为什么我们不肯做?当你忽然面临死亡,或者生命操纵在别人手中,就会了解那种渴望被放生的心情。

假如我这位同学,当初为了得到硕士学位,昧著慈悲心破戒把那些老鼠杀掉做实验,恐怕后来就不会有得救的殊胜因缘。想想,如果自己血癌的进展和一般病人一样,面对死亡,他的硕士、博士学位,又有什么用呢?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