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关于大礼拜的故事

empty

今天辅导员A发给了我电子杂志,呵呵,他老人家神算,知道我还不知道有电子杂志这回事!按所发来的网址打开网页后,居然无法浏览杂志,只好再厚着脸皮请教……

终于打开了,哇,美轮美奂!简直是一个奇妙的世界!我这刘姥姥可算是进了大观园了!

这该是多少发心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啊!太随喜这些发心的师兄了。有的文章真的读得我热泪沾襟!我很少有机会上网,拜读了好几期杂志后,才反应过来:呵呵!原来无常师兄和一叶海水师兄还是写文章的高手啊!太佩服了!随喜随喜!

再后来,读到一个人说她有心肌炎,磕头磕不下去了。我想,把我知道的一些真人真事说来,与大家分享也共勉吧!

九六年我在大昭寺前磕头时(哈哈,那个时候还不太理解佛教呢,看到大昭寺前总是黑压压的人群在磕长头,我也去凑热闹!),觉得挺好玩的,还顺便拣一些病人回家,帮帮他们。那时,我前面一个十九岁左右的男孩,每天能磕九千,并且在天黑前就回家了!我只觉得他很厉害,把这事记在心里了!

九八年,和一藏安妮(安妮是拉萨话,是对尼姑的敬称)谈话时,谈到那个小男孩,没料朋友笑笑说:“你少见多怪!我们从早上九点出坡到下午八点多收工,只能利用早晚时间,每天还磕五、六千呢!”然后,她看着把舌头伸得长长的、收不回去舌尖的我,咯咯乐了!磕大头,我试过的,九七年吧(记不太清时间了),我在冈日托噶磕大头时,我拼出老命,最多的一次,也才一天磕了三千九!想磕满四千都不可能了:身体不能动了,时针也指向了夜晚十一点!所以,当安妮告诉我她们都是这样过的:整天出工,早晚修加行,每天四、五千,这可是怎么磕出来的呀?我可是整天拼也只那么一点点呀!其实在体力正常的情况下,每天也只能磕两、三千个。(其实,当时条件太差,没有蔬菜,也没生火做饭的条件,那时候,冈日托噶神山还不通车,我每天只能吃开水泡方便面,体力的确耗损得很厉害,等我磕完头下山,整个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呵呵,当时若有饭菜吃,也许能破四千的记录,只能说也许了,或来生?)

和藏人在一起,只觉得自己没用!

没料,后来听到一则磕头的故事,让我真的傻眼了:有位师父,他说自己磕头时业力现前,根本磕不动,最惨时从早到晚只能磕十几个头!磕下去的前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下一刻还能活下来!趴在地上还活着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站起来!哪怕再痛苦,他也没中断过一天的修行!只要还活着,他就坚持!有次在磕头中,他真的晕死了!那段时间他身体很差,他的上师为他安排了很多法事!他给我讲了他的磕头频死经验:他(指他的神识)从身体里飘出来,没有了任何的痛苦,感觉异常的敏锐!周围人的思绪像画面一样看得清清楚楚!他根本不理睬这些,飘到很远、很多的地方去了!(应该是上师和僧众的加持下)他看到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地上躺着一个穿藏族僧装的僧人,僧衣红的特别漂亮!他情不自禁地飘下来去亲吻那个僧人(其实他吻的他自己)!结果他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上!人虽说醒过来了,但身体冰凉不说,还一动不能动!他平静地感受着身体每个部位的剧痛,直到身体有了一丝暖气后,才挣扎着爬到了床上!

我想,磕头的每一刻钟都面临着死亡,有这种经历的人不会太多吧!如果这位师父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还能坚持,我们也可以试着坚持。问题真的有一些人,一磕头就出违缘。我遇到过另一位,他也说他磕不动,可是干其他很重的体力活都没问题!他们这种情况是在磕头时出违缘,不磕头时还算过得去。

如果身体实在太差,可能要适当地调养一下身体。如果是磕头现的业障,可能就得硬拼一阵了!

但藏族里面基本还没听说这种离奇的事。不过藏人一般都喜欢在寺院里磕,这样既可互相督促和鼓励,磕头地点又具有很大的加持力。

头磕了多少,不是最重要的,磕头的质量一定要得到保障。我是在什么都不理解的情况下磕了几十万长头,那只能称之为运动而已,不是修法!希望加行班的道友们在上师的指导下都能如理如法地修持五加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