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小说】一个老外学昆氏普巴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180128181232.jpg
2018-1-28 17:59

“这是普巴”, 尊者说道。

这是1993年的夏天,在芝加哥的现场博物馆,当时我们正在看玻璃墙后的西藏佛教仪式展览。 我盯着这批看起来是匕首的展品。

我正打算问他这是什么,他在我问之前回答了我的问题。 他经常这样。在我作为他的保镖陪他旅行这些年,我发现了这一点, 他会提前回答我还没问出口的问题。

僧侣使用匕首让人感觉很奇怪。 尊者继续在我还没问出来之前说道:

“不是用来和人打架的。 而是用来要和邪灵战斗。“然后他高兴地笑了起来,说:”不是你的那种武术。 而是完全不同类型的战斗“。

大概从八到十二英寸高,每普巴杵都有一个危险的三刃刀片,每个刀片都通过一个看起来像是海怪的刀柄连接到手柄上,夹爪夹在刀柄上,三个切削刃的底部延伸到下面。刀片上方,每把杵都有一个三个凶狠的面孔的杵柄。 每一张脸上都有三只炯炯有神的眼睛,妖怪的嘴唇,尖尖的獠牙。

“我不记得在西藏见过这些,”我说。

尊者的翻译和尚开口说道。 “是没有。 在西藏从来没有公开过这样的展示。他们通常用深蓝色的布包起来,不给别人知道。”

在落地玻璃后面的普巴杵展览旁边,是西藏修行密乘的僧侣或者瑜伽士使用的铃杵的展览。我说:“在西藏,我没见过普巴刃,但我见过很多这种金刚杵”,

尊者低头看着铃旁的金刚杵,点点头,似乎同意我的说法。 这些曾是西藏传统佛教的非常深奥秘密的灵修用具,现在在芝加哥博物馆公开做展览给所有人观看。

尊者的翻译和尚说:“是的,”金刚杵在寺庙中可以看到,比普巴刃常见得多“。

与普巴利刃相反,金刚杵是五六英寸长的仪式用的法棒,通常由黄铜制成。 一些金刚杵在从莲花两端伸出中股周围有四个爪状弯曲的叉子, 有些在中股周围有八个叉子。 一个圆球
状的柄在中间将两端连接在一起。

我知道金刚杵是用以吠陀神所抛出的雷电的形象为原型而作的古代战槌的微型复制品。 在梵文中被称为金刚,金刚杵是修行仪轨观想中的主要用具,象征在方便智慧的事业中,不可毁坏的佛智。金刚铃则是内生智慧的象征,可以让我们证悟实相。 为了完成伟大的事业,我们必须在知道实相的基础上面使用种种方便手段。所以我们需要金刚铃和金刚杵。

看着金刚杵,我回忆起第一次和尊者的交谈。 那是七年前了,而我仍然有种尴尬的感觉。第一次见面,在尊者问了我几个关于时势的问题后,他问我我有什么问题要问他。

我问他关于西藏的武僧,以及有关我曾经在1940年老照片中看到过尊者旁边的骇人保镖的武术训练的问题。

他花了一点时间考虑,然后向我靠近,仿佛他的回答是一个秘密。 “没有特别训练。 只是用了我们能找到的最高大的僧人。“然后坐下来欢快地笑了起来。

我笑了,但不满意。我的日本忍者老师建议我去喜马拉雅山脉寻找一些开启奥术精神的知识。 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成果。 这是一个伟大的冒险,但我至今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在新德里酒店套房里第一次与尊者会面时,我偷偷的带上了一根我在日本发现并带着游历了整个西藏的金刚杵。 我大概知道金刚杵是什么,但不知道如何去使用它。 游历西藏时,带着他,让我感觉很好。 我在尊者曾经使用过的一个宝座前,模仿在我想象中的虔诚的西藏人,我迷信地将这个金刚杵,触碰到坐垫。

我冲动地从口袋里掏出了这根破旧的黄铜魔杖,并告诉尊者,我将这个金刚杵触碰了我在西藏发现的所有与他有关的法座。 他看起来似乎是有了兴趣。

奇怪的是,讲了几秒钟这个故事,我的话停滞了, 我的声音停止了。 我仿佛冻结了,我没办法继续讲这个故事。

我的理性尝试探索了解为什么这样。 但没有合乎逻辑的原因,我被一阵巨大的从我的内心深处激起的情绪波澜所震撼。 满口无声的话,我被困在了混乱之中。 一些意想不到的古老的悲伤感,一些未知的古老的心痛,深刻到我眼中的充满了泪水的地步。

我很震惊。 我的思绪使我无法控制,无法平息我的感情。我对这个莫名其妙的情绪失控感到尴尬,于是我试图将视线离开尊者,然而即使这么微小的动作,我也完成不了。

尊者继续沉默地看着我。 他的眼睛散发着一种我可能叫做遍知的品质。 他慢慢地伸出手来,握住我的右手捏住我的手指,我手指紧紧围绕着金刚杵。 时间过去了,但瞬间冻结了。 没有语言。 不需要言语? 没有想法。超越思想的需要?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

西藏人称尊者为“ 昆登 ”,意为“ 存在 ”,他内里具有完整的真实性,并以某种方式向外扩展,能改变了我的外在物理现实的经验? 我的对感觉,时间,空间的经验被影响了,但这并不是因为他所做的行为,而是他的存在。

幸运地,房间里有人建议我们一起打坐。 尊者无言地点头,放开他的手,伸直背部,放下了目光。 这很适合让我从我执情绪的失落中走出来。 魔法失效了,我们静坐了一会儿。

后来我才知道,在西藏的精神科学上,“持金刚”是把握最深,最多的永恒不变的宇宙的运作的真理的人。 多杰昌是他的西藏的称呼,在梵文中意思就是“ 金刚的持有者”的名字。金刚意味着要知道关于现实本质的真相,现实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如何去做以及其形式。

我是一位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人,对得到光明的力量的渴望,让我去了日本寻找学习忍者,我当然不符合那个定义中的“金刚”的持有者。 但我以某种方式设法会见一个似乎是一个标志的人类,和他的会面将会改变我的人生历程 (未完待续)

【小说】一个老外学昆氏普巴的故事【2】
2017-12-19 天空行走之美
主角是一个生于五十年代的美国人,因为孩童时对光明力量的向往,成长后到日本学习忍术,后成为尊者保镖,接触到了普巴金刚,并在这些大德的指引下,慢慢在萨迦派下深入学习昆式普巴

在菲尔德博物馆里,我们凝望着这些竖立的普巴刃,尊者的一个侍从僧人说道:“最强大的普巴刃是属于那些修行高深的密宗瑜伽师的。 持有普巴刃的僧侣在降服恶灵多年后,在普巴刃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或者是普巴在他身上留下印记,然后僧侣转世回来找回自己的普巴并继续他的事业。
“但是这个普巴不是一个与敌人身体对抗的武器吗?”我试探着问,仍然在探索普巴与武术的关系。
“不是的。 普巴刃就是象金刚杵一样的符号象征。”
我知道金刚杵不仅仅是一个微型的战锏。 它还象征着最深刻的不变的真理。 佛教徒称之为最真实的空性 ,永恒的,无形的源泉潜能,没有任何固定的形式或存在。
同样,普巴刃不仅仅是一把铁或木制匕首。 普巴就是力量本身,不仅仅是一个客观的对象,与事物相对立。 我们握持普巴去激发力量,祛除破坏腐蚀善良光明的干扰和障碍。
普巴是藏文,是钉刺的意思。 在梵文中,这个词是 基拉 。

如同将一个三角形的帐篷地钉压入地面,固定绷紧帐篷的绳子,普巴的三刃刀片有时看起来更像是一把帐篷地钉而不是匕首。 在旧西藏的游牧文化中,用来固定帐篷的地钉是生活中至关重要的稳定者和保护者。 他的重要性也反映在普巴除障法会中使用的尖钉的形状。

地钉也被钉在西藏的田野和角落,以界定土地的所有权。这些地钉本身就被认为是净化土地的圣物,保护在内的作物的生长。

在其他古代历史,普巴的普意思是飞行,三刃刀片看起来像藏族和蒙古武士使用的箭头。 普巴刃就是承载了僧侣,瑜伽士和萨满的精神的念力箭头。普巴的灵穿越所有的障碍,钉住任何代表黑暗的核心。

某些秘密仪轨使用普巴刃的力量来制服在通往成佛的路上的障碍。什么是成佛的障碍? 障碍可以表现为内在的痛苦,如疾病,精神混乱或情绪困扰。 障碍物也可能是像鼠疫,入侵,干旱或饥荒。 障碍有时会以我们称之为魔或鬼的形式出现。
三刃普巴的刃尖制服破坏性的干扰,强制其改变。 从外在来看,佛性以普巴刃形式将障碍消灭,读yao被转化成甘露。
在内心的层面,普巴根除烦恼痛苦和所知障的根源。 在最深层次的转化里面,我们克服内部压力,嗔念, 我们从内部与破坏作斗争,克服了我们自己的懒惰,胆怯,傲慢,小气,缺乏清明和缺乏定力。
具体来说,佛性的力量会根除的痛苦的根源---执着。他们在佛教中被称为五毒。 他们是:嗔,贪,痴,嫉,慢。
凭借着佛性的力量,我们将这些破坏性的倾向转化为自我激励的能力,自我发现,自律,自我肯定。 我们获得的克服散乱,迷信,自私,自恋,以及所有其他腐蚀性地阻止我们成为自己的真实自我的恶习的力量。
在西藏和日本佛教密法中,颜色和声音,甚至方向都可以是某种思想和精神科学的训练的重要方法。 用特定颜色金属制成的匕首不是一个简单用来刺穿的工具。 口里面发出的声音,不仅仅是单词的机械应用,而是用来产生像高昂的号角,在花园里演奏的忧伤的小提琴,或是轰隆雷声所引发的感情情绪。像深红色,金huangs和天蓝色的颜色对修行人的心情有着众所周知和行之有效的影响。

西藏僧侣穿着褐红色的长袍,这颜色表达了对众生的慈悲心。在日本的忍者训练馆里,我穿着黑色长袍不仅仅是一种文化的陈述。 黑色夹克象征着忍者的决心,吸收所有的光线,永远保持隐藏的状态。 物理学家朋友告诉我,黑色的东西之所以黑色的,因为没有任何颜色的光线从表面反射回来。 我毫无困难地理解到,愿意容乃世界上所有的痛苦,无疑是我孩童时所崇拜的超级英雄,像黑袍牛仔英雄,佐罗,还有日本忍者,背后的愿心。

但是黑色也是厄运的颜色。它可以在人的心中产生恐惧。万圣节施放符咒的女巫穿着黑袍,跟欧洲中世纪的故事里枭首的刽子手穿着一样。而特种警察部队的黑色制服代表他们的出现是用来终结蓝衣警察无法解决的对峙。僧侣告诉我,普巴刃的黑铁也有多重意义:代表的是美,还是恐惧?

我的藏族朋友让我明白到形状,颜色,方向和目的代表了需要导引到特定领域的悉地精神能量。五项具体事业普巴包括:

银普巴 - 标志着白色,东方,佛,和水大的力量 - 息灾事业。当你你遭遇到一些痛苦的境遇:负债过多,身体超重或太轻,车祸,同事或朋友与你敌对,健康状况不佳,压力太大,劳累过度,或抑郁症 - 这些都必须被清除以净化你的生活。就如同你陷入了深渊,你需要回到平地。又好比你被关到了笼子里,你需要打破这个空间来继续你的行程。如果你的魔法银普巴刃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你会要求什么呢?如果你的魔法普巴灵能像箭一样飞出到另一个人的生活,你会为他提供什么样的解决方案?

黄金普巴 - 标志着huangs,南方,珍宝,和地大的能量,增益财富,寿命。比如你生活过得还可以,但你想获得更多。 可以是你的家,事业,健康,人际关系,金融安全,知识或外型。你相信你的生活可以更加丰富和更令人满意。也许你缺乏动力 - 在财务或职业生涯有平原区,你觉得有必要攀升。或者你有普普通通的健康或平淡的生活,你想要更多的成功。如果你的魔法黄金普巴刃能带给你一个进步增长,你会要求什么?如果你的魔法普巴精灵能像一个箭头飞出来进入另一个人的生活,你会送给他什么样的礼物?

铜普巴 - 标志着红,西方,莲花和火大能量,吸引和控制自己想要的人和影响力。也许你觉得生活里缺少某个重要人物,或者自己定位不清,或缺少那种让你进步和成就的影响力。你缺乏正确的盟友,恋人,导师,机会,职称,或赞助商,人或条件,来吸引能产生生活进步所需要的推动力。如果你的魔法铜普巴刃可以带给你一个强大的盟友或机会,你会要求什么?如果你的魔法普巴灵能像一个箭头那样飞出来到另一个人的生活中,你要赠与什么样的机会。

铁普巴 - 标志着黑(或绿),北,业力,为了提高安全感而破坏敌障的风大能量。也许生活里有人或团体或各种情况是似乎专门针对你,阻止你得到理应属于你的东西。你要祛除竞争对手,小人,敌人以便让你的生活自由绽放。如果你的魔铁普巴刃可以消灭阻碍性的力量,你会放逐什么样的内部或外部的敌人?如果你的魔法普巴精灵能像箭一般飞出去到另一个的生活里,你要消除威胁是什么?
最高级别的普巴悉地精神力量是蓝色,中央,金刚代表的觉悟的力量。也许你是在突破到更高一级境界的边缘。你把所有的现象都视作为游戏,证悟实相。如果你的魔法水晶普巴刃可以消除成佛的障碍,你会抹杀什么?如果你的魔法普巴精灵可以像一个箭头飞出到另一个的生活中,你会消灭哪种对证悟和戒律的障碍?

思考:
如果生活就是一个梦,在梦里你忘记了自己本然强大的能力,那你觉得如何?如果在梦里,你遗忘了你有利益别人的能力,你会有什么感觉?在梦里,你忘记了每个人都指望着你以自己独有的道路来找回真我?在梦里,你忘了你去寻找真我以及救赎的使命。

通过普巴的修法,你觉醒了,然后会发现你不是一个渺小的普通人。在真正属于你的本质部分,是俱生的佛性。这部分的你表现为,通过普巴撅根除一切障碍的根源。你用智慧火焰战胜自己的无明之火,以菩提心战胜负面的障碍。

有些人可以很容易地觉醒自己的这一方面。其他人则需要通过努力的专注才能找到这个内在潜力。

当今这个时代,世界到处是挑战,人们为不可预知的暴力,文化的剧变,
自然逆境和金融危机,恼人的思潮而焦虑,而这些能量变得越来越活跃。随着数十亿对和平与战争感到焦虑的人,他们情绪形式会织成一个巨大动荡的网络遍布世界各地。这又点燃更多负面情绪,这为得到开悟的快乐制造了许多内在的障碍,而这又表现为生活中更多的外部障碍。

由于多种原因,对于个人和这个世界来说,曾经在西藏极为秘密的普巴修法在二十一世纪变得非常应机,而且是必须的。
(未完待续)

【小说】一个老外学昆氏普巴的故事【1】

TOP

【小说】一个老外学昆氏普巴的故事【3】
2018-01-28 天空行走之美
佛陀中的超级英雄
微信图片_20180128181438.jpg
2018-1-28 18:01


在菲尔德博物馆的金刚杵和普巴杵展览后面的墙上挂着是一副古画,画的是一个凶猛的黑暗天使,有着巨大的黑色翅膀,就像漫画中的超级英雄,从爆炸中的山地战场跳出来的主角。


他头上有三张愤怒的脸,六只手,其中两只右手紧握着金刚杵,两只左手,一只在召唤出火球,另外一只持三叉戟。最下面的两只手紧紧握着尊者刚刚跟我说过的,用来和邪魔战斗的,普巴橛。


“ 多杰-普巴,” 尊者一边点头一边说。

“是的。我知道。他有多杰和普巴。”我以为尊者说的是在谈论我们之前在比较的两个不同的祭祀用品。

“不,”尊者纠正我。“多杰-普巴是这尊佛的藏名。在梵语中,他叫普巴金刚。” 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拼出了“瓦加基拉牙”的梵文名字。

普巴除障的力量有几种表现方式。有时候,这种能祛除通向光明的障碍的力量展现为冷硬的铁刃的形式。外观上,你执持着普巴撅,然后通过某种奇妙的方式去猛烈搅动你的内在。而另外一些时候,这股力量展现为人格化的象征。你将这股祛恶向善的光明里面召唤到你的意识里面,然后自然地握持这把刀刃切开任何污染和伤害善良的东西。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普巴金刚的照片,但这黑翼战士的形象唤醒了我的童年记忆,让我打了一个激灵。这尊凶猛的西藏神像带回了我青春的渴望:成为对邪恶不妥协的黑色纠错者。作为穿着标志性黑衣的男孩,挥舞银枪或剑,我曾发誓要追随我心中的大侠客,西部牛仔和佐罗。这内心的呼唤引导我到日本去寻找忍者和他们的银色飞镖。我无法逻辑上解释为什么我对这种带着特殊武器的黑衣大侠有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那个来自内心深处,我似乎无力抗拒。

“衣当”在藏文里,意思是在我们内心深处的英雄神圣的人性。这是我们的一部分
精神潜力。本尊等待着我们的呼唤。我们不是要达到或者要成为这样的自性; 我们本身就已经拥有了它。

普巴金刚是佛,他用他的雷霆锋刃刺穿和锚定邪恶力量的核心,清除通往光明的障碍。藏文里面多杰普巴,将普巴和多杰的两个方面结合起来,代表 “能刺穿妄想的坚不可摧的不灭本质的真理。”多吉普巴,或梵文瓦加基拉牙,是祛除任何成佛阻碍的潜能。光是看着普巴金刚的形象,就会生起要去降伏顽固的无明力量的威猛神圣誓言。

普巴金刚的普巴撅象征着要清除障碍的高度专注的慈悲心的锋利品质。普巴撅根除嗔恨,贪婪,恐惧,绝望,嫉妒,傲慢,狭隘的根源-无明。我们终其一生地努力做到完美,以及在失败的时候逃避和找理由为失败辩解,这些扭曲的精神和情绪在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生长。


从佛教的观点,每个人都有成佛的可能性。虽然被复杂的情绪和矛盾的思想所掩盖,这潜在的力量是我们理想人格中内生的部分。宇宙的光明和整体性无止境地吸引着我们,无论我们有没有感觉到这一点。同样,太阳时时刻刻都发出温暖的光线,即使有乌云遮挡了我们的视线。我们一般会希望太阳的热力能驱散云朵,但有时我们确实只需要一个强大的雷暴将这些乌云耗尽。


这股征服问题的力量将问题锚住不动,然后强迫他们改变。在普巴金刚修法中,我们并不解决问题; 我们强迫问题以一种新机遇的形式出现。我们把无明火转化成觉悟之火。我们以威猛的佛力对付顽固的黑暗力量。

这气势汹汹的光明可以视为居住在我们心中的强力的灵。普巴金刚作为一个持有雷霆锋刃的愤怒佛的形象,将十方三世诸佛的大悲事业人格化,形象化。这种威猛的善行,被描绘为普巴金刚的愤怒相,是在我们心中降伏阻碍成佛的迷思和消极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也可以被视为一个强力精神工具。普巴撅与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慈悲事业无二。只是以钉住破坏性的作用并强迫其改变的工具形式出现。

我仍然在努力理解,西藏人是如何看待这被诸佛威猛事业之火所包围的可怕的黑暗好战角色。我默默盯着这在我童年宗教里看起来更像是坏人的画像沉思着。

作为一个保镖,我把自己当成正义的力量,所以我对这个形象并不反感。它只是看上去并不十分佛教。我认为佛像都是安详的冥想的人像,幸福的脸和半开的眼睛和赐予和平祝福的手。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脚踩敌人,手持锋刃的佛。

我想着想着,觉得好笑,也许如果我的青春期家庭的信仰里有这样的神灵,我可能对宗教更感兴趣。

这种想法在我的脑海里闪烁着,但我不敢再想,因为我想起尊者能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瞟了一眼他站着的地方,但尊者已转到下一个展览。 我连忙跟上去,尊者的保镖掉队了可不好。

我没有佩戴证明自己是尊者保镖的牌子。我的穿着,言行举止明确地证明了我的身份。我在的时候丹增嘉措没受过任何伤害。

当我们刚刚赶到菲尔德博物馆看西藏展览的时候,“一个圣人需要保镖?”,一个迎接的委员冷笑着说。我之前也遇到类似的遭遇,我猜想和许多其他人一样,他想控制尊者的参观以便和尊者有更多的个人接触。 他命令我在外面等候。

从我多年的忍者情报收集训练,我知道如何从脸和举止里读出人的性格。 我观察到该男子的仪容,衣着,和没有幽默感的表达,明白他是那种反感体制化权威的人,所以他很鄙视我这种维持秩序的人。然而我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和善地向他点头并走过。

他将他的要求又说了一次。“我告诉你,你要在外面等。我没有看到你有任何一个证明身份的牌子。”那家伙是认真的。他不打算让我进去。

披着栗色披肩的尊者在中央大厅被迎宾的人包围着。他的翻译和几名修士都朝我都关切地看着,焦急的面孔流露着“来吧。赶快。”的意思。


我寻找解决问题的灵感。这个激动的小个子男人必须尽快果断地解决掉。最好的方式是能把他牵绊住,只要他无力造成危害就行。我召唤出内心深处来势汹汹的能量,瞪起我的眼睛,低声说:“我不戴身份牌,是因为我不想让杀手知道我是谁,这样我在杀手开枪之前,还可以掩护尊者。你听说过甘地?马丁·路德·金?教皇约翰 - 保罗吗?都被刺杀。这就是为什么圣者需要保镖的原因。我在这里是为了让大家安全,快乐和健康地回家,包括你这小瘦屁股。滚开别挡着我的路。”我停顿了一下,然后咆哮道,‘现在’。

他的脸抽搐和苍白起来,带着沮丧的愤怒脸色不发一词地退后。余下的整个下午,他没有再看我一眼。


这是发生在一个小时之前的冲突。现在想起普巴金刚的唐卡,张牙舞爪异常骇人,能将通往证悟路上的障碍吹走,讽刺地,我突然恍然大悟。如果我这个通常都很平静的人,可以召唤一个愤怒的举止神态,帮助一些无知的对抗者见到光明真相,那么佛肯定愿意承担一个很极端的角色。也许有些时候粗暴比绥靖更慈悲?是否有时不妥协才是善良,而最慈悲的事情就是内圣外王?

受童年钟爱黑袍侠客的情感的启发,我现在对普巴撅充满兴趣。我问僧人翻译,“我可不可以学这个?尊者可不可以教我普巴撅和普巴金刚的修法?”

他毫不犹豫地摇头皱眉。“不可能。”


【小说】一个老外学昆氏普巴的故事【2】

【小说】一个老外学昆氏普巴的故事【1】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