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5月8日:一念之差


时常关照身语意的行为,所作的一切,都应以利益他人为主,自私自利是最大的过患,如果只为自己而做、只为自己而修,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嘉绒朗智仁波切)




一个人穷困潦倒,实在没有活下去的信心了,便来到一处悬崖边准备跳崖。他历数一生的挫折,为自己的悲惨命运痛哭。


崖边石缝里长着一株低矮的树,也不禁哭起来。那人问道:“难道你也有不幸?”小树说:“我是世上最苦命的树,长在岩石的缝隙中,环境恶劣,枝干无法伸展,形貌丑陋。我看似坚强无比,其实是生不如死呀!”


那人说:“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苟活?”小树说:“死倒也容易,但我的头上有一个鸟巢,住着两只喜鹊,它们在巢里栖息生活,繁衍后代。我要是不在了,那两只喜鹊怎么办呢?”


那人听了若有所悟,放弃了轻生的念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心里装着他人的安乐,受益的不光是他人,还包括我们自己。


摘自《好好说话》

学诚法师著


佛教故事




倓虚法师以前跟谛闲老法师学教,了解到谛闲老法师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参禅的、一个念佛的,其中一个大弟子跟谛老出家了,出家前已经结婚,有个内人,还生了个小闺女,他没向家人商量他要出家,当然他妻子不愿意,谛老法师就收了这徒弟。他喜欢参禅,到中国最有名的禅堂镇江的金山寺参禅,寺建立在长江里的小岛上。他自己发心出家,当然很诚心,家也不要了,太太也没商量好就先出家了,女儿才几岁,寄托在兄弟家,他太太想不开就投江死了。他也不管,反正要出家修行,吵死弄活的也不管。


他修行很认真,修行有十多年了,修禅修得很有点名誉,还收了不少徒弟,当了首座。有徒弟,有人供养,吃的、穿的、住的哪样也不缺,又有人恭敬,心里就有点自满。他就打妄想,洋洋得意,岂不知他一出家时,他内人的鬼魂就跟着他,有十几年了。他内人不同意,不愿意他出家,鬼魂就跟着他想扰乱他,他参禅修行真有功夫,就有护法神保佑,鬼魂不能够靠近迷惑他。他一打妄想,一贪一得意,道行就退失了。


这样护法神走了,鬼魂就得手,一下就扑到他身上,迷着他要他投江。他因贪心、迷惑,不能作主。金山寺四周都是水,他要投江,他被鬼魂附身,身不由主地投到江里,有人看见了,就把他救上来了,说这怎么回事?他不知怎么回事,过了几天他又投江了,又让人救上来了。金山方丈和尚说:“这不好!首座着魔了。他不懂水性,可别淹死了!赶快给他师父——谛老法师报信,请谛老接他回去。”


他师父谛闲老法师这时正在宁波修庙塑佛像,庙倒塌了重修。金山寺给送信说:“你那徒弟在我们这里投了两次江没死,问他他也不知怎么回事?迷迷糊糊,请你把他带走吧!”谛老法师想想是他的徒弟,别人去还不行,谛老法师只有亲身去一趟金山寺了。让他来他还不来,叫他走也不走。这都是听谛老法师说的,都是真事。


其实他就是给鬼魂扑到身上了,糊涂了,平常他跟好人一样,说好话,他说到投江时全不知道呢!谛老说:“走吧!你别搅和了,人家都是修行人,你这左投回江,右投回江,跟我走吧!”那时候轮船是平底的,在江里走,在轮船里有两个睡铺,底下一个,上面一个。谛老法师就睡在下面,他在上面,人好好地,一路平安无事,坐船回到宁波观宗寺。因为他在金山寺十几年,是有身分的人,是首座,当然有一间寮房,就送到寮房去安住,就在那里修行吧!这也就没事了。有一天早晨吃饭时,他没去吃饭,谛老法师惦着他常迷糊,请佣人查房找他,他屋里没人,后面窗户开着,谛老法师说:“坏了!不好!这房门都是关好的,他从窗户出去,这不好了!这可能去投江、投河了。”这时候叫寺里大众分头去找吧!寺庙附近有护城河,水也很深,帆船可以进来。先在寺内找没人,大众就顺河边找来找去,大约找了半里路,发现他已经在河里淹死了,没办法就捞上来,抬回寺里,给他念经超度埋葬就算了。


就在这时候,他出家时的小女儿也长大成人了,哭着来了,告诉谛老说晚上做了个梦,说她父母今天上任,谛老问上什么任?她说她父亲在土地庙当土地爷,她母亲当土地奶奶,于是谛老忽然大悟,明了其中原因。正好寺外不远最近新建一个土地庙,这时候同修大伙给他念念经,他女儿哭哭啼啼。谛老说:“你今天当上土地公,我们超度你,你也得显显灵给我们看看吧!”这时来了一阵旋风,大得很,转了半天,谛老说这必是他显灵了。谛老法师说这些是譬喻参禅人一念之差,就落得这个样子。


摘自《影尘回忆录》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