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喇嘛仁波切的家族(般若经感得全部贤善之人)

喇嘛仁波切的家族
桑昂丹增  利乐之源平台  今天

喇嘛仁波切的家族是非常富裕、有钱财的,而且这个家族是比较贤善的一个家族。到喇嘛仁波切这一代之时,喇嘛仁波切有三个兄弟,加上他就四个人,当时四个人就协议:这个杰果,喇嘛家族叫杰果,杰果家族呢,一直都在轮回的持家当中,到我们这个时代就应该终结这个家族,出家修法应该具义,他们是如是商议的。最后把钱财、家畜以及帐篷等都处理了,他们就出家了。到了民主改革建立合作社之时,益呷的父亲要求去参加合作社,益呷的母亲是德格的,当时没有办法与她组合了家庭,喇嘛仁波切当时说,本来说是要终结这个家族的,但还是没能做到,就有益呷和曲拉他们,本来想是终结这个家族,也就是让这个持家他终结、停止,但是无法终结。在当时如果再这样终结这个家族,或者说结束持家的话,只能受饿受冷,没有办法,喇嘛仁波切这样讲解到,再加上昌根阿瑞仁波切授记,以后转世就转到喇嘛的家族杰果家,因此这个家族最后就没有做到终结。
喇嘛仁波切的父亲叫杰果悟勒,杰果悟勒的父亲叫杰果索嘉,还有索嘉的父亲——名字忘了,索嘉的爷爷就叫做杰果央勒,他们这个时代这个家族非常富裕的。当时出钱用金和银专门写了十万般若十二函,因为很富有,请人用金和银写的般若十二函,十二函现今还在的,如果这个人力气不大的话,是很难搬动的。
当时是在理塘的擦喀这个地方写的首页,写首页之时,那个地方有一个法号叫大悲尊的上师,大悲尊上师呢,就告诉索嘉的祖父,祖父就叫杰果央勒,如果杰果央勒一天当中能把这个所写般若函的首页带回家中的话,生生世世你们家族的人都是修行者,没有低劣的,也没有罪孽深重的人。因此他就骑着马,当时没有任何车,就是花马,应该是这样一种马,骑着马返回,当时他们的家住在新龙格龙的纳瓦冈这个地方,他们牧区的家就在那里,早晨从理塘出发,到达后下午太阳还没有落山的。因为当时缘起和合,以后这个家族当中唯有修善者,其他的什么偷盗,抢劫者根本没有。因缘起和合,往后喇嘛家族的人深信因果、深信前世来世,所有都是修善者,理由就是这样的。
此《般若经》现今喇嘛家还有的,每年都会念诵一遍此十二函的《般若经》的。就是说很多世为家族之所依,也是念诵修持殊胜的这样一种所依,现今喇嘛家最殊胜的所依就是这个十二函的《般若经》,十二函的《般若经》就摆放在家中,如果在十二函的《般若经》当中放其他的东西或其他经书的话,自然会引起喇嘛家的人有病啊,出现不适的。当念诵者念诵的时候,这个经函的页数颠倒或者没有放好的话,会引起家族中的人生病、疼痛。当家族出现病或疼痛之时,就去看看这个《般若经》上是不是放了其他的东西,没有的话,再翻开《般若经》看看是不是颠倒了,或者是页数颠倒了,会这样去做的。因此喇嘛仁波切家的经函至今还在的,稍许讲解他们的历史,应该是这样的。由此因缘之故,喇嘛家族当中一切人都是贤善的,毁坏因果或者是杀生的、偷盗抢劫者总之在家族当中是没有的。
喇嘛仁波切另两个兄弟叫咪咪和索勒,这两个人也是非常贤善的,而且是戒律清净的比丘。对乞丐有慈悲心的,相续具足慈悲心的,而且是贤善而稳重之人,他们两个是这样一种人。而喇嘛仁波切讲几兄弟当中,自己是最差的,胆小、想的多、做的多,最差的、最低劣的人是他。
益呷就是此家中的,他们家族当中没有什么偷盗、抢劫、颠倒、不稳固、不贤善的人,没有的,没有的理由讲解的话就是如是的。
——《阿秋喇嘛文集·教言讲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