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上师自述苦行经历‖道心坚定不退缘于对佛法的认识

上师自述苦行经历‖道心坚定不退缘于对佛法的认识
普巴扎西仁波切  囊加果园  昨天

居士:上师,……发生了……我要出家!我发愿……

上师:这个发愿非常好,有了这个发愿的基础,以后作出家人(的因缘就会增上),我们说个最现实的一些话,你要是真正与佛法完全交融到一体,无论做什么事情,我相信都好解决,都好办!因为你已经完全变成佛教了。

毕竟我们刚开始步入佛门,等两天,还要在这个修行中(往下走),还要在这个修行里(顾及到)生活,等等等等,所以还需要适应这方面,应该多去了解一些佛教,多去学习一些。现在你在隆果师那边,可以去多看一些(基础的书),以前我跟隆果师也说过关于共同外前行方面的一些教言,像比如《普贤上师言教》、《前行备忘录》等等,你多去看一些。当你越来越理解佛教了,那做什么事情就容易多了。

比如,举个例子,第一次我进入佛门,12岁我出家,当时要是有人问,你为什么出家?我真不是为了什么度化众生、为了成办解脱而出的家,而仅仅是“为了吃”出的家。当时我有个启蒙老师,是一位和尚,是老和尚。他说,当了和尚以后,平常在过年过节期间才能吃到的好东西,和尚随时都可以吃到。我小的时候,小孩子,尤其是农村的小孩子,本来就没有尝试过很多的好吃的东西。记得我们小时候过年期间,能分到一两个水果糖,已经很高兴了,我这样去想,过年的时候才能分到几个水果糖,现前我时时都可以吃到,多么幸运啊。所以一听说“时时有好吃的”,我就动了心。

好嘞,在过年过节期间,我是有好吃的。像比如说,当时在学校读书,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母亲给我们,给我和妹妹每人煮一个鸡蛋就过节了。平常我们是过年才吃鸡蛋,过节才吃鸡蛋,那现前我时时都能吃到鸡蛋,多幸福啊。

当时我就考虑了很多很多,12岁的小孩子不会考虑太多,考虑的就是吃方面的。我觉得太好了,当和尚太值了!所以我就当和尚了。

从16岁开始我就依止我的上师(阿秋法王),开始学习真正的佛教。什么是真正的(佛教)?以前我仅仅是穿上和尚的衣服,每到开法会的时候,跟随着和尚一起开法会,平常学习了很多,像经书怎么去念诵等等,我以为这就是真正的佛教。当然,到了后期才知道,这只是一个方式方法,还有更深层的道理需要我们去学习。

到了后期,从16岁依止上师(阿秋法王)开始起,学习了很多理论,修习这些“理论”的法,到后面的时候,就越来越知道,我为什么要走这一条路?到后期我当过7、8年的乞丐,都是以乞讨为生。我们的乞讨可不是现前外面你们看见的这些乞丐的方式。

外面这些乞丐是“高贵”的乞丐,给他什么东西他都不要,他只要钱,不要其他的东西。我们当时要饭,每天都要拿五六个空口袋,今天谁给什么,我们就往口袋里装什么。比如,有些是生的,有些是熟的,不能全都装在一个口袋里头,有些是糌粑,有些是面,这两个可不能放一起,一个当场可以吃,一个还要煮着吃,不能搅到一起。怎么办呢?

我就拿着很多个口袋,给糌粑的时候用这个口袋,给面的时候用那个口袋,给大米的时候用另外的口袋。我要分很多个口袋去要饭。要个大概20多天或一个月的时间(就够了),它可以充当我半年的食物。半年的时间里我就不需要到外面去乞讨了。半年以后食物快要吃完了,我就又去乞讨了,就这样生活了7、8年。

当时最苦的时候,我跟着狗一起吃过两个月的饭。那时候我们身边的食物已经越来越少了,老和尚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加上平常我们一天也吃不饱肚子,越来越没有什么(力气)。有一天,我们到外面去只要到了一点点饭,那时候,很多外边来的和尚手中也没有太多的食物,所以也没有给我们太多。

记得有一天,我已经一个月没吃过面,没吃过面食了。那天,我跟我的老和尚一起到外面乞讨,看见有个老和尚手里拿着一个馒头,他正在吃馒头。天哪!我心里就对那个馒头(起了意),真不知道有多大的欲望,非常想吃那个馒头。当时老和尚已经走了,我不知不觉被那个馒头吸引了,我看着那个老和尚一口一口地吃着馒头,就好像在咬我的肉一样。一口下去馒头就小了一口;又吃第二口又小了第二口,越来越小,越来越小。那个老和尚有白色的帐篷,我还是在那个老和尚的帐篷门口,看着老和尚在吃。

到了后面,老和尚快要吃完的时候说,“你是不是要这个?”我说,“是的。”他就把剩余的那么一点点馒头递给我。多好吃的馒头啊!当时我想把馒头扔进我自己口中,但心想,老和尚也没有吃到,就算我把大块一点的馒头给他,也没剩下多少,因为老和尚吃吃吃,就只剩下一点点,我就把剩下的那块馒头拿到我的启蒙师父那边,我们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没吃过馒头了! 在后面的时间里,我们就没有什么可吃了。

过两天就是五明佛学院开法会的时间了,那时候在灌时轮金刚灌的顶,每隔两三天就有一次会供。我们也不太懂,人过于太多了,每天都会发一些,有时候还轮不到我们,发不到我们这边,可能我们在某个角落里面,可能就没看见我们。

有一天,无意当中我在外面走动,看见两个和尚抬着一些糌粑,他们把糌粑和水浇在一起,做成朵玛的形象。抬着(糌粑),扔到那边的台子上,布施给鸟、狗、还有旁边的很多动物吃。我想,天哪,那么多好吃的东西,怎么会扔掉呢?但当时跑过去,我又怕和尚们说一些什么。等和尚走了以后,基本上没剩下多少了,狗和鸟已经吃得没剩下多少了,全都在地上,牛粪、草,还有一些木条、石子、灰尘,全都在上面,再加上狗的泡沫。

我就(等和尚)走了以后跑过去,外面稍微大一点的脏东西,稍微去掉去掉,就放在一个袋子里,可能以前是一个塑料袋子,可能原来封着窗户吧,袋子外面黑黑的。我把它擦了一下就放在里面,就带了那么大的一个袋子,高兴地可不得了,就开始拿到那边去吃。那上面狗的泡沫、牛粪、鸟屎等等什么东西都有,只是把大的脏东西去掉,小的脏东西还是一起咽下。

当时想,我要是有了这个,家里就不需要再喝太多的糌粑汤,这样老和尚可以多吃一些糌粑。我天天就吃那个,但我今天不能全部都吃光,怎么办呢?我就把它埋在我们住(的地方附近),我们(居住的)那个是什么呢?就这么一个羊圈,上面可以挡雨,但是前面和左边是没法挡风的,据说是以前法王如意宝放羊的羊圈,我们就住在羊圈里。就这样,在离羊圈不远的地方挖了个坑,就把它(放在)塑料袋里面埋在地下。一到下午我就去吃它,每到下午我就去吃它。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那时候不是冬季,已经开始是春天了,有时候埋在地下时间太长了!时间一长,它就会发霉,那发霉了我也吃。

有一天,天快要黑不黑的这个时候,我正在在那边吃,天哪,突然背后有一个人敲打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反过去一看,有一个瑜伽士就站在我的背后,可能穿着和尚的衣服,但是头发很长。一看见这个情景,我以为他来找这个食物,因为他们是布施给鸟类的,我去偷食这个东西,可能是老和尚抓到了我,(我)就要受惩罚了。当时,我就吓得马上把手中那个发霉的东西和那个破破的塑料袋递给老和尚,我说,“这个给你,我不要了,我再也不偷吃了!”

这时候,老和尚在说一些话,但我听不懂,他是牧区的话语,我听不懂。老和尚还在说一些什么,可能看见我岁数又小,穿的衣服又破烂,又在那边吃发霉的这么一个东西,可能他觉得我可怜,我看见他还在流泪。但无论流不流泪,我可吓得不得了,我的心脏咚咚咚咚咚咚在跳,他不停地抚摸着我的头。

当时老和尚说了几句话就走了,他走了后我就急忙跑回家,整个晚上就没法睡觉了!(心)想:天哪!他什么时候会带几个管家过来啊,要把我带过去打一顿了!

第二天这个老和尚带头,当地很多条件好一点的人,一小盆一小盆地带过来很多很多糌粑。天哪!从那天开始,我们的生活就变化了,虽然没有其他可吃的,但是饱肚子的糌粑已经是很多很多了。就这样,很多人聚集在我们那边,就很多人你一盆我一盆送糌粑过来,我们已经有了一袋(糌粑)了!就这样高兴的不得了。

这时候已经到了尾声,就是那边的法会快要结束了,我们要从五明佛学院赶到色达县,之间有20多公里,平常坐车的时候都感觉到路途很遥远,但那时候我们可没有车,就要开始步行。

那天老和尚说:“我们现前的糌粑也够多了,又背不动,要不这样,我们把糌粑给那些没吃的人吧。”但我们也没看见比我们更穷的人,心里想着:天哪!前一段时间,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饿得可不得了,现前还要继续这样饿下去,实在受不了。我说:“我得背着。”他说:“那么远的地方,你背得动吗?”我说:“背得动!”。那时候大概有100斤,糌粑加上我们平常的锅、碗等等,放在上面,有100斤左右。

我从喇荣五明佛学院背到色达县,自己背着走。累当然累,好重,路途又遥远,但心里想着,我必须要把它背走,不能再像前两天一样和狗争食,那太……,不能说很苦,但还是挺遭罪的。就这样背着走。

后面也有很多人问我:你苦吗?又要去乞讨,甚至乞讨时最糟糕的是晚上睡觉,那时候我们睡在什么地方呢?只要某个地方找到一块空地,拿一块石头当枕头,就直接躺在那儿睡觉了。就这样(睡觉)。

所以,平常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躺在水泥地上。哎呦,那个水泥地,今天晚上睡完以后,(明天早上身上还是冷飕飕的)。直至现前,到现在我的身体左边这块都没法侧着睡觉,可能就和那时候有关。现前我就能感觉到那个冷气,当时我身体左边一直靠着水泥地上面,可能是那个冷气直接透到了骨头里面,现在我的身体都没法往左边睡觉。

若要是能在草地上,或者是一个干干的地面上睡觉,那如同睡沙发一样。当时我们在五明佛学院的那两个月的时间,就直接睡在地上。就这样(睡觉)。

很多人问我,“苦不苦?”当时真没有觉得苦。那我“有什么精神支柱”让我不苦呢?我想我不觉得苦。那时候我也给很多人说过,当时我父亲母亲还健在,我要是在父母的身边,我决定不需要受这份罪。不能说我天天能吃到山珍海味,但是饱肚子的饭决定有,尤其我父亲还是国家干部有固定工资,我舅舅还是银行的领导!所以,条件是有的,就是饱肚子的条件决定有的。虽然我穿不了太华丽的衣服,但保暖的衣服(决定有),决定不需要到外面流浪。

有一天我们到了一个县城,那天要饭的时候,到了半夜,我就在街上,一直蹲在一个十字路口,蹲着蹲着,旁边有个乞丐,上面盖着一层布,他自己很多很多破衣服(放)里面,乞丐就睡在那边。起先我并没有坐在乞丐的身边,我就在离乞丐远一点的地方蹲着。

前面,街上的人上走下走,走来走去人很多。到了半夜一两点钟的时候,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但是我看见很多喝酒的人,两三个人一堆,两三个人一堆,就在那边又打架,又在闹事,所以我有点怕,我就慢慢慢慢靠近那个乞丐,躺在他的边上。

我非常希望乞丐能把他身边的破衣服给我一件,那个时候,也不说垫在下面或者盖在上面,一点都没有觉得这个有多脏,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乞丐睡得很好,我就躺在他的面前,他一点都不管我,我就这么躺着。

当时我躺在乞丐的边上,最糟糕的是水泥地,天哪,屁股很难受,那个冷气直接透到骨头里,后面我把鞋子垫在我的屁股下面睡觉,稍稍睡了过去。
但是,最不幸运的是下雨了!乞丐上面还盖着一层布,他还是在睡着,但我不行,我上面什么都没有啊!所以我就爬起来,去寻找一个躲雨的地方。幸亏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门框,我就这么蹲着,门框上面,就是门里面可以挡挡雨,我就在那儿蹲着,衣服已经湿了一些了,我就一直那边蹲着。

快要进入睡觉的时候,突然门开了!那个人家里可能没有厕所,就跑到街上来方便,半夜里谁也不知道。他一看见我蹲在他家门口,一脚就把我踢到门外,外面下着好大的雨,路上全都是流淌的雨水。衣服本来有一点点湿,(现在)更湿了。一脚把我踢在门外了,(那个人)就在那边(说),“你们这些乞丐,跑到我门口睡觉干嘛?怎么怎么的”。就在那边方便完了回家,一进门还说,“再也不准到我门口来睡觉”,进了门又出来看看。

雨不停的下着,我在下面站着,身上衣服全湿了,他看到了我在雨里站着。后面他进家门以后就没有出来了,我就又跑到门框那边去睡觉。平常睡觉也是这么睡。

那个时候直至后期 ,有很多人问我,“当时苦吗?”我真没有觉得苦。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在上师面前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佛法了,多多少少我已经知道,我当和尚是为了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去做?当对某一件事情有了很好的认识以后,你就不会觉得苦了。

直至今天,我觉得我一生当中,最幸运就是当和尚修行,这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话。可能世间人永远想不到“当和尚有多么快乐”。

就像前两天有个老和尚说,他在某个寺院里,看见寺院外面有一个乞丐,年轻人,天天都来要饭,那天他好心的对年轻乞丐说,“你就别天天这样要饭了,到寺院当和尚吧,只要你当了和尚,住的吃的穿的永远不需要发愁。”

那个人可生气得不得了,就说,“你看看,我都已经落到这个地步,我现在是一个乞丐,你还让我当和尚,你安的是什么心?”他认为自己当和尚比当乞丐还糟糕!

当然,这是个人的一种看法,但对我来说,直至今天,当了和尚修行,这是我一生当中最幸运的事情。

我讲这个,并不是说我怎么怎么,而是讲对某一件事情的认识(很重要),当你对某一件事情有了很深的认识,那么后面做什么就好办多了。

为何让你们多看看《普贤上师言教》和《前行备忘录》呢?原因就在此上,(对佛法有了很深的认识),就好办多了,就什么事情都不叫做“苦”了。若要是对佛法没有很深的认识,那决定会觉得苦。平常我们觉得在那个地方不太舒服,那个地方就是不舒服,但是为了某一件事情,就不会觉得是“这样”,这一切取决于你对这件事情的认识。

当然,今天还不能说你的出离心很坚定,只不过是世间的烦恼令你感觉到厌离,就不想再在这个世间里混,想好好修法,但可能仅仅是眼前的一件事情,导致你产生了这样的出离心,这个还不算很坚定。要不你再去学习《普贤上师言教》、《前行备忘录》等等,你这个道心还是不太坚定,等两天还是会变。

举个例子,前两天有个武汉的居士,那一阵时间他们整个公司都在做体检,他自己也感觉到身体不太舒服,在体检的时候,医生说他肝上有个异物。好,从那天开始起,他就自己认定这绝对是癌症,他想,可能活在世上的时间不多了,他自己是非常敏感的一个人,就带着他的妻子到我这边来,第一件事情就是他要出家修行,他出家的真正目的就是已经知道(活不长了),他自己认为,他肝上的这个东西可能就是一个癌症,所以余下的时间不多了,其外世间的很多事情,当然就没得考虑的,考虑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举个例子,无论这个人的条件有多么优越,在临终无常的时候,一根针都带不走,这是最现实、最客观的事啊,可能他自己也觉得就是这样,所以想当和尚好好修行。那两天我给他打了卦,他也在这边找个医生看病,后期就感觉,好像越来越不像(癌症),最终什么(癌症)都不是!

过了一阵时间,他说要跟妻子一起回家,我说,等等等等,你前两天哭着闹着说,要在我身边出家,怎么今天又说要“回家过日子呢”?他自己就笑了一下。

就是这样,当人遇到一件事情的时候,他可能会极端的走上一条路,但这个路不好走!由于对这件事情认识不够,等两天道心很容易变化,为了稳固这个道心,佛法上还是需要多去了解一些。

就像我12岁出家,当时一切都是为了吃的,16岁离开家乡去依止导师,从那时候开始,真正是为了成办解脱,真正是为了度化众生而从事一切佛教事业。从那时候直至今天,我把出家修行当作我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事,前面可能不是这样。

我们举个例子,前面四年的时间,若要是吃得不太好,说不定我的道心会退转,但是那一阵时间里,我也没有吃得好和吃得不好的感觉。有些事情是当地的一种习惯,当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它可能逼着你去办这样的事。

多去学习一些佛法就会好,多去了解一些佛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