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上师相应法含摄了一切成佛之道的要点

上师相应法含摄了一切成佛之道的要点
堪布  今天

祈祷加持日光
晋美彭措法王 造颂
堪布 译讲


以下是具体讲解:

一、念师圣德,深心起敬重
三世一切诸佛总集身,
无余拔济诸众胜商主,
空行海众之主嚇鲁噶,
如意宝尊于您深心敬。

此颂的前三句是要我们生起上师是佛的胜解,作为至心依止、祈祷的先决条件。

只有见到上师的无上功德和恩德,才能真正懂得如意宝的含义。

1
上师是一切三世诸佛的总集


上师入于所化众生的轮回迷梦中,现出人的形相。

但是我们应将上师观为什么样的体性?

是不是肉眼见到的凡夫相呢?

或者只是一种证得了部分功德的人,只是一种血肉的、有形质的躯体,或者就像我们虚妄心识见到的状况?

他是一种暂时性的生灭相吗?

他是仅仅在此处显现一段时间,随后便趋于衰败、死亡吗?

他有局限吗?

是仅以色法的体性住到某一个空间点上吗?

其实这一切都不是上师的真相。

我们所见到的,只是以分别妄心显现的同类影像罢了!


上师佛已经彻证法界,上师的本体横遍竖穷,具足万德,总集了一切诸佛的体性。

我们处在迷梦当中,由于被妄念隔断,所以显现成此时此地的一个凡夫。

又以念念的妄执,被因果系缚,不得不刹那刹那地变现下去,结果不晓得当时当处的真相便是法界的全体。

这就需要我们放弃自己的妄执,完全跟着上师,趣向真实,才有希望回到法界的老家。


心前的上师就是带我们回家的人。

他的任何表示,都是在指示我们识本真心。

他告诉我们的就是本来的实相!从来如此,一切现成。

他的开示直接而断定。

他的指导全然而周遍,是当下的直指人心。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依教奉行,第一位是信心,然后是精进,一心按他的教导来回归!


上师消尽了错乱的二取相之后,一切虚妄的生灭迁流已经消失。

消失也不是指本来有的实法被消灭,而是指消除迷乱还归法界,回到了从未离开过的真实当中,归于十方三世万法的真如本体中。

这不是片段式,而是全体, 包含了一切法界。

因此,上师的周遍、常住的体性,没有哪一处不在,没有哪一时不在。


虽然随应我们凡夫生灭心的梦境,而在这梦境中显现色身的影像,使我们的生灭之心见到一个同类之身,会有身体的重量、大小等,会示现跟凡夫同类的相貌、语言、行为,也会有生病、衰老、死亡等,但是,生灭相只是我们生灭心前现的一个影像。


上师的真实体性是一真法界, 是三世诸佛的总集。

谁相应上师的智慧彻证了法界、彻证了真如妙心,他就和上师同在,和三世诸佛同体。

无论三身、五智,还是智悲力、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无量无边的功德相,全都圆满具足。


上师的真心远离言诠,没有任何戏论,这便是空性或法身。它是大无为法,并非由因缘造成。

本来不灭的光明,就是报身。

在明空不二当中,应众生的因缘,任运地显现无量幻变,这就是化身或应身。


上师本体中,根本智明见自性,即是文殊。

遍入一切法的大悲力量,即是观音。
在海印三昧当中,一切众生无论怎样祈求,一时全部现在上师的心海中,并以“千处祈求千处应”的方式即时给予救度,这就是观音救世之行。

从根本智开启差别智,展开周遍、无尽、广大的普贤行海,这就是普贤。

大愿普遍承载一切众生,就是地藏。

无名无相,就是净名或维摩诘。

具有能摄伏一切的无上力量,就是金刚手。

摄持众生归入极乐净土,就是阿弥陀佛。

随应不同众生的心,显现无量的寂静相、忿怒相,所以是一切的寂静、忿怒本尊海会。



因此,上师是三世一切诸佛体性的总集,正所谓“一体圆具一切法”,一切德相都在上师的体性中具足。

上师是无量诸佛的一个集中代表,无量诸佛都遍摄在这一佛当中,即是所谓“万法齐集在一个道场中”。

上师的心就是道场,这里有无量的德相、无量的幻变,体大、相大、用大。

体大,是指横遍十方、竖穷三际,没有任何虚妄的能所对待,是不二、绝待的真心。

此本体中具足超过恒河沙数的德相,就是相大——三身、五智、十八不共法等都是本具的德相,所有一切功德妙相没有一个不具足。

他能够无碍地随应众生的心展现无量无边的幻变,这就是用大。

2
上师具有拔济一切苦难的能力

“无余拔济诸众胜商主”,这一句体现了最大的悲心力量。

“诸众”包括从地狱众生到十地菩萨之间的一切凡夫和圣者。

他们都还沉溺在或深或浅的苦海当中。

凡夫有很粗大的分段生死之苦,一生又一生地随惑业力轮转,根本没办法截断结蕴相续;声闻、缘觉阿罗汉和有学位菩萨也都有微细的变易生死之苦。

然而,能够把这一切都无余拔济到涅槃彼岸的,就是大恩法王上师。


从这里要懂得,上师具有最大的救度能力。

“无余”指没有一个救不了。

“拔”指从苦海中拔出,就是使众生从随惑业力不自在的流转状况中脱离出来。

“济”就是度到涅槃彼岸。


上师到底有多大的能力呢?

自从彻证了海印三昧之后,十方世界中无量无边的有情一时向上师祈求,上师的回应也是完全同时,不会延迟一分一秒,上师顿时就能显现在每一个有情的心前,把祈求者从流转之苦当中救出来。

上师能够转变他的心态,以无上果位的力量当即同化他的相续,而且能令其顿时寂灭一切分别,回归到本来一真的法界。


这就是彻底救度众生到彼岸的最殊胜商主。

“商主”是一个通称。

“胜”指无与伦比。

商主有各种层次,比如凡夫善知识、声闻缘觉阿罗汉或者有学道一至十地的菩萨等,他们都能对众生做一定的与乐拔苦之事,但都不算是无与伦比的大商主,因为他们的救度能力和效果并没有达到彻底。

他们救度的范围还十分有限,只能救度比自己程度低或业障较轻的众生,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做救度,或者只是在某一段时间里救度,或只能渐次地一个个救度,不能做到一时普遍地救度,救度的结果只是给予某部分的利益,只能将众生成熟到某一地步。


然而,能够普度法界中的一切凡圣有情、一时变现无量无边的化身、无障碍地入于无量众生心中做救拔、把他们救度到究竟的涅槃彼岸,又是尽未来际相续不断地救度。

如此殊胜的商主就是我们的大恩上师。


所以,“无余拔济”的含义就是没有一个剩下,没有一点做不到。

这是一种无余、彻底、任运的救度。

3
上师具有
赐予究竟无漏大乐的能力


“空行海众之主嚇鲁噶”:“嚇鲁噶”(音译)是金刚乘无上瑜伽一切金刚本尊的通称(比如我们熟知的胜乐金刚、马头金刚、密集金刚等)。

“嚇”表示远离言诠的空性。

“鲁”表示大乐,因为这不是因缘所生,本来没有迁变。

“噶”解释成大乐和空性无二。

又有翻译成"饮血者" (意译) 来表征真如义理。

所谓的“饮”指受用无漏大乐;而“血”表示诸佛慧命的精华。

其实就是普贤如来所显,并成为一切空行海众的尊主。

赐予的不仅是世间有漏乐,而更重要的是使行者成就大乐智慧身,到达大乐的彼岸。

不仅能消除有漏的苦、集,而且能寂灭最微细的迁变之苦,实现安乐波罗蜜多,也就是使行者最终也证得本性的嚇鲁噶——空乐无别。

4
上师是真正无上的如意宝

经过如上解释可知,法王是真正无上的如意宝尊。

因为他是三世诸佛总集,他有最大的力量,能拔济一切苦难,赐予究竟的无漏大乐。

因此,就以这世间中最无上的如意宝来做比喻,称他为“如意宝尊”。


一般的如意宝是世间的妙宝,能够给予祈求者各种所求的物质,是一种物质的体性。

然而上师是诸佛的总集,这种如意宝性是世界上最灵妙、最周遍的,没有任何障碍地实行利他,在此体性之中遍具一切,无所不包、无所不含。


无碍地遍入一切众生心中,能够赐予暂时究竟的一切利乐,能够拔除粗分细分的一切诸苦,能够让你顿除生死、顿证本性、立地成佛。

他给予的安乐不止是身心上的有漏乐受,而是无量、不可思议的证道之大乐,最终赐予圆满成就大乐智慧身。

这才是世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如意宝,比虚空还要高广,比天地还要恩深,比任何妙宝都更微妙无数倍,没办法用语言来表达和叙述他的功德、神力。


这一颂金刚句有非常甚深的内涵。

前三句当中,第一句指出上师是三世诸佛体性的总集,没有一种德相不含摄在其中,无数诸佛在一位上师的体性中含摄无余。

第二、三句表示他有无上的救度力量,能够究竟地拔除一切苦、给与无上乐。

其中,第二句从究竟拔苦上说,是无与伦比的大商主。

第三句从究竟与乐来说,是空行海众之主的嚇鲁噶。


或者可以解释为,第一句指“明空不二”,就是已经证得最极清净的离垢法身。

第二句是说“空悲不二”,能随众生心无碍地变现出应化身。

在凡夫和二乘心前示现千百亿化身、在登地菩萨心前显现他受用报身,以无边的方便拔济一切有情出离苦海,具有究竟化身成就。

第三句是表“乐空不二”,已经圆证报身,彻底证得了大乐智慧身。

如是圆证三身的上师佛, 是真正的如意宝尊。

有了这种认识,才能理解后面“于您深心敬”的内涵。


"深心"是深深地信解上师是佛, 心意殷重、无有丝毫庸俗之想, 一刹那的轻慢心都不敢生。

因为此所依境重如泰山,以任何烦恼、违缘不可动摇,所以我们常常称上师为“尊重”。

他对我们的恩德无比深重;他的功德比大海更深、比虚空更广,极其不可思议。

他重于一切、高于一切、深于一切。


我们不应把上师看成只是眼前的一个普通人,或者认为上师还有什么缺点、不足,甚至他还不如我、他还有一些愚痴,或者脾气很大等等。

这种轻慢有很大罪过。


如果理解了前三句,就自然会认识到上师比泰山还要崇高、伟大,并懂得一切时处的一切显现无不是上师的体性。

如上所述“即化、即报、即法”的真相,就是指心前显现的上师相,其实就是法身、报身,因为三身本来无别,不可分割。


上师彻底回归本性、彻证法界、无有丝毫客尘垢染,同时成就了万法不二的本体,遍含十方三世一切法、具足无量的自性功德法。


如果观上师仅是一个凡夫的形象,那就大错特错了。

就像当年莲花生大士示现在世间时,有的人看他是人的形象,心清净的人能见到他就是报身、法身。

益西措嘉空行母对莲师有完全的敬信,她见到莲师的每一个毛孔里,都现出无数亿刹土、无数亿莲师,重重无尽。


因此,我们也要认识到上师是如意宝尊,并发起之后的一切祈祷。

要认识到是我唯一的怙主,此外没有功德更高的上师。

上师一切的语言全部是法,不会在此之外还需修什么。

上师是诸佛的总集,他已经有最圆满的与乐拔苦能力,我再没有别的希求,我唯一指望一心依止上师。

上师相应法是最直接、最简要、顿速成佛的妙道,因为依止的是已经成就无上果位的上师佛,只要与他心心相应,在妄识顿断的刹那,就能从迷梦中回归到本来。


如同上文所举比喻,我们内在本来的真人,忽然一念间睡过去了,但真人一直在,真人根本没离开。

这个真人就是上师的体性,也是我们的本性,真正的上师就是“他”。

上师以悲心入在我们梦中,现成人的形象来摄持我们。

所以,在我的迷梦生涯里,应忆念的最殊胜者就是上师。

从此以后,不念六凡的法界,也不念三圣的法界,这一切都不念,我唯一念上师,其实就是唯一念佛法界,时时记得一切都是清净、是真实上师的化现。


以时时念师、时时唤醒自己,使一切庸俗的分别念消失无余。

最终以此上师相应法,在全然相应的那一刻,顿然回归本来。迷梦消失,见自本性。这本性就是真正的上师。

真正的上师即是此本性, 除此之外 没有别的。

所以, 上师相应法含摄一切成佛之道的要点。

一切显密修法,一切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大yuan曼,没有一个不包含在里面。

它又是一切佛道的根本,是迅速成证的要诀,是一具一切的总持法门,方便到极点,微妙到极点,高深到极点。

它绝对不会延缓修证, 而是一切修证的要道, 是迅速开悟见性的根本条件, 不可或缺。


因此,这一颂的要点就落在“深心敬”上面。

怎么才能做到“深心起敬重”呢?

前提是做好“念师圣德”。

常常想到上师是佛,此“念师是佛”的心一旦坚固、到量,就会具备“深心”的内涵,从此不对上师作凡庸想。

“起敬重”是有深厚的恭敬心,这也是能够发起祈祷和得到真实利益的关键因素。

“敬”是根本,有了深度的恭敬,对于上师的顶礼、供养、依教奉行、常随师学等等,都会自然而然地出生。

5
如意宝随众生的心
而显现相应的法

当我们已经发现上师是真正无上的如意宝、是能够实现一切所求的最强大的增上缘,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得到最殊胜的利益呢?

好像一个人已经站在了如意宝前,他需要具备的就是信心和恭敬心。

排除任何怀疑,也不能有任何轻慢与戏弄,在如意宝前用完全的信心和恭敬心来祈求,如意宝自然就会相应祈求者的心来给予。

上师如意宝方面已经圆满具足了一切拔苦与乐的能力,在我们身上需要的就是“深心敬”。

“深心”可以代表信心。

我们自身如果具有信心和恭敬心,必定会得到利益。

信心和恭敬还要有深度,只有充分地开启信心和恭敬心,才能得到最圆满的加持。


藏地谚语说,你看待上师是佛,就得到佛的加持;你视上师为菩萨,就得到菩萨的加持;你认为上师是凡夫,就只能得到凡夫的加持,这叫“随众生心,应所知量”。

如意宝没有任何分别和功用, 只是随着众生当下的心如何, 自然在心前现出相应的法。


如同一面明镜,它没有分别,面前有什么样的身形,就现出什么样的影像。

又像空旷、无心的山谷,随众生发出什么样的音声,就传来什么样的回应。

同样,上师如意宝没有分别、造作,一切都是自自然然,随众生的心而有相应的显现,不会出现丝毫差错。


譬如,无著菩萨当年修弥勒本尊十二年,一直没相应,是因为他的心不清净,才不出现本尊身相;后来业障稍微清净,见到了一只狗;当他发起猛烈悲心的那一刻,就见到了金光赫奕的弥勒菩萨。

同样,我们的心有很重的业障、有垢染、有邪见的时候,心前显现的上师就像是普通人,甚至有很多缺点、过失。

这只是因为自己的心不清净。

如果随顺妄心和习气如是认定,那就不会在自己心中出现加持日光。


本篇所说的加持日光是非常强烈的,能够顿时照明心地的力量。

如同强光射出,大地上的霜雪顿时融化、一切万物无余呈现;同样,上师佛日的加持一旦出现,弟子心中就会万德齐彰,信心、悲心、智慧、三昧等无量功德一时显现,恒河沙劫的罪业一时顿消,等同虚空的福德一刹那间遍满弟子心中,这就叫“加持日光”。

因此说,忆念上师一次,超过了十万劫中观修本尊的功德;对上师的一毛孔涂抺一滴油,超过供养十方诸佛的福德。


因为上师的恩德最深重、因缘最切近, 所以在当下生起"上师是佛"的信心时, 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具体感受, 不是一种口头抽象的言语。

无论从因缘、起用、效果来看,唯一依止上师才会发生最大的效果。

深心的敬重是一种非常深切的心,这来自对上师深刻的了解,来自弟子深彻的智慧。


世间中没有比这更甚深的了。

因为世间的境相只是我们眼耳等根识的境,说出来也不稀奇。

然而我们根本测不到上师的边际,他就像无比深邃、广阔的大海那样,他的量、他的秘密庄严心,没有凡夫心思可琢磨处。

我们应当带着无比的敬信,对上师的每一句话语、每一种行为、每一种姿态都视为具有极甚深的密意,怎么会是我一介凡夫能够测度的呢?!

由此“深心”才可能全心地信受上师。


因为胜义谛唯一依靠信心来证入。

能说会道、竭尽分别心的寻思都难以到达。

在我们的一生当中,最幸运的事就是遇到了法王上师,在一切世间之中没有比上师更殊胜的境,也没有比上师更强大的力量或更具深远的意义。

弟子只要以深心来恭敬上师,就已经被上师的度生之钩钩住,将来决定被安置在四身的果地。

所以,我们一定要深入地理解并发自内心地生起殷重、恭敬之心。


见到上师,就是真佛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时连稍微喘口粗气或者身体稍微动一下都不敢。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殊胜境太深太重了,稍微起一丝轻慢的心和行为,都会招来无边的罪过;发起一念恭敬,就有无边的福德。

想一想,下至礼拜一次、赞叹一次、忆念一次,都有无量无边的功德,如果能尽此一生相续不断地累积、不断地修上师相应法,那有多么殊胜!


由观见因果的利害和缘起力量的巨大,会发现在这世间中没有此外更深、更重的境,那么我们自然会生起深深的恭敬。

之后一切敬师的表现,就不再是口头上的戏谈,而是真正从心底发出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