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维摩诘经》开示

宗萨仁波切2018年11月菩提迦耶《维摩诘经》开示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现提供PDF文件下载:《维摩诘经》PDF文字稿

        时间:2018年11月8-12日
        地点:印度 菩提迦耶
        现场口译与最终审校:确尊法师
        译稿整理:西游译文

第一讲

        在菩提伽耶金刚座祈愿法会期间,有与大家结法缘的行程,所以要跟大家说法。因为请法者是外国人,这边又有佛学院的学生,通过翻译需要一些时间,所以请大家修安忍,忍耐一下。
        要说的是佛在广严城庵罗树园里所说的经典。说佛经的人必须已经获得登地的果位,而我不要说是没有获得登地的果位,就是一天不吃饭也会肚子饿,所以我肯定没有获得登地的果位。但是佛陀在这部佛经的后面说,只要讲说、听闻此佛经,甚至持举此佛经,也有很大的善根功德。能够闻思,甚至捧起此经典,都比多劫供养多佛的善根还大,这是佛陀说的。
        因想着善逝的恩德,此经典我没有能力全部讲解,而且也没有这个时间,所以我在这里就是没头没尾地说。

| 了义与不了义
        佛陀说的佛经分成了义与不了义两种,今天所要讲的属于了义经典。有些人可能认为,了义好,不了义不好,其实不是这样。各位要知道,区分了义与不了义是佛教的一个不共特质。一般宗教,尤其是盛行于西方的宗教,根本没有提到所谓的了义与不了义。科学家也不会说:“世界是一个球体,这是了义;世界是平的,这是不了义。”宗教和科学家们认为,他们宣说的就是了义。因此,有了义与不了义这样的名词和说法,可说是佛教的荣耀,是佛教不共的殊胜处。
        所谓的了义,讲通俗一点,就是直截了当地真实说出;所谓的不了义,就是不直说,而是拐弯抹角地说。可能有人会想,为什么佛陀不直说而要拐弯抹角地说呢?像我和一些堪布们对各位说法的时候,是将自己的所学所知说出,只能这样,没有其他方式。但佛陀的说法并不是就他所知道的来说,因为佛陀是出于他的悲心和慈心而说法,所以有时候是拐弯抹角地说,有时候是直截了当地说。
        例如孩子晚上睡不着觉,这时如果母亲直接跟小孩说“睡觉时间到了,你赶快睡吧”,对孩子并没有帮助。但是如果母亲讲故事给小孩听,用这个间接的方式则可以让孩子睡着。因此,一切众生之母佛陀为众生说法的时候,有时是了义,有时是不了义。
        我要简要地说一下不了义是什么。比如有时候佛陀会说,我在某一世是一只猴子,我曾经在某某时候是一个国王,有时曾经是太子......这些就是不了义的说法。更殊胜的是,佛教里讲的业和因果也属于不了义。还有说“这个是善,要做;这个是恶,要断”,有善恶的取舍,这也是不了义。说轮回不好、涅槃是好的,也是不了义。区分显相与实相,所讲的显相即属于不了义。讲有些是无、有些是有,区分有无二者,这也是不了义。
        在西方兴盛的宗教,来一个人是这么说,来两个人也这么说,来三个人还是这么说,说的内容全部一模一样。而佛陀说法的时候,因为每一个化众的想法、根器、个性都不同,所以佛陀会依照众生不同的想法和根器来为他们说法。你们如果不懂,可能会以为佛陀是看什么人说什么话,但不是这样的,佛陀讲不了义是为了引导化众趣入了义。
        这几天要讲的这部佛经属于了义的经典。在说了义经典的时候,有人可能会想,必须上过佛学院才能听闻了义的佛经,我们这些没什么学习的人会听不懂、无法了解。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佛陀并没有说了义经所说的空性是为了那些学习过、上过佛学院的人说的;而是要对那些耳朵听闻空性、缘起名词时,会全身起鸡皮疙瘩、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的人说。我不知道在座大部分人有没有寒毛竖起,不过我要开始说了。

| 发 心
        在座各位喜欢世尊的教法,对世尊所说的教法有信心,因此我在这里说此法。不管是说法者或者听法者,一开始的动机非常重要。身为说法者的我不是为了出名或者获得财富供养等动机而说法。在这边听法的人可能有一些不是佛教徒,因为心里好奇佛陀说的教法是什么,所以前来听闻,以这样的动机闻法也可以。还有人想,不知道从这个人口中会说出什么样的话,可能也有人以这样的动机来听法。如果是佛教徒,尤其是大乘佛教徒,则必须以非常广大的发心来听闻,应该用这样的动机来听法:我听闻此法,并不是为了自己个人的解脱,而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成佛。因为是大乘经典,所以不只是刚才讲的动机,在闻法时,心胸、想法也必须非常宽广开阔,否则无法听进了义经典所说的内容。因此,请依照刚才所讲的动机来听闻。

| 佛国品:讲法背景
        这一部经典,从头到尾的字字句句都有很多含义,值得我们深思。比如佛陀是在广严城宣讲这部经典,即现在的毗舍离;佛说这部经典的时候,是在一个舞女的屋子里;佛陀的眷属包括众多的阿罗汉、菩萨,他们都广闻多学,有许多眷属获得了很多的成就。这有很深的含义,即佛的眷属不是一般的平庸凡夫,而是见、证达到究竟者。我在这里不一一述说他们的名号。在佛陀的眷属中,也有天、龙、非天以及大鹏金翅鸟等闻法者。在这里很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在佛陀的眷属中,天、龙、非天的了解、听闻方式和我们人不一样。
        当时,离车族有五百位少男少女来到佛的住处。他们每一位手中都拿着一把伞,每个人都把手中的伞献给佛陀,绕行佛陀,顶礼后坐下。这些都是说大乘法的方式。这五百只伞献到佛陀手中,经由佛的加持,变成一把伞。佛陀加持所成的这一把伞下,有三千大千世界,无量无边的四洲、十方三世诸佛的净土全都在这把伞下。有人可能会想,这把伞非常非常大,但其实不是这样。有的人会想,三千大千世界变得非常非常小,进入这把伞下,也不是这样。大的没有变小,小的也没有变大,但是在伞的下面就是具有三千大千世界。
        刚才我跟各位说过,听闻大乘法的时候,心胸必须非常开阔。像我们现在念的《普贤行愿品》里就说,一尘中有微尘数量的佛。对一个不相信的人来说,这只是佛教故事而已。有信心但没什么智慧的人则会想,这是佛有大力量、大神通的缘故,所以能让一尘中有微尘数佛、能把三千大千世界全部聚集在伞下,会有这种迷信的想法,其实也不是这样。但是对于会想的人,知道大小、多少皆非实有的人,知道这样的显现其实并不困难。
        佛陀加持这五百把伞成为一把伞之后,当时在场者都非常惊奇。当时一位离车族童子站起来赞叹佛陀。他说,这五百位离车族少男少女供养佛伞,累积了极广大的资粮,未来肯定可以成佛。请佛陀告诉我们,他们成佛的时候,他们的佛土将会是什么样。佛陀说他所言甚佳,佛陀非常欢喜。佛陀说,这五百位离车族童子成佛时,他们的佛土其实就在我们这个世间。这都是大乘的说法。众生有业、有烦恼、有异熟的地方,就是佛土,没有比这更殊胜、更好的佛净土了。
        佛陀这么说的时候,舍利弗心想,我们的释迦牟尼佛过去行菩提行的时候,是怎么了?为什么有荆棘、土石等不净物,为什么我们释迦牟尼佛的净土是这种不清净的刹土?他心中生起这样的疑惑。佛陀马上知道舍利弗的想法,于是说,那只是自己个人不清净的相而已,实是佛的净土。于此中给予教导。
        在中国,对《维摩诘经》非常敬重。但是中国对有些密续感到怀疑,想是怎么样的?如果好好学习《维摩诘经》,肯定会非常喜欢密续之法。
        《维摩诘经》里会依次出现很多不净相、净相的内容。当时由于佛的加持,在舍利弗等阿罗汉面前出现了一个在娑婆世界很难想到的净土,让他们能实际看到。

| 方便品:维摩诘示疾
        在佛陀向他的眷属说法、显示变化时,距佛所在不远处有一大城市,住着离车族的维摩诘居士。维摩诘的形象、行事方法有很深的含义,值得我们思维。离车族的维摩诘不是出家人,是一位居士,有很多仆人,身上穿戴着种种不同的饰物,吃各种不同口味的食物,玩各种游戏,比如赌博、打麻将之类的。他很忙碌,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的友人有年长的、年轻的,还有小孩。有时他会去外面逛逛,去喝酒,去商店购物。因为他有威德、能力和很大的权势,所以很多人会来找他。有很多商主、国王、王后、太子、公主、大臣等等会来找他,还有少男少女,甚至梵天、帝释天也会来找他。维摩诘就是这样一个人。
        那时维摩诘生病了--这也是一种大乘的说法,他善巧方便地示现生病。因为他生病,所以有很多人来探望、问候他:“你的病情如何?有没有好一点?”国王、王后、大臣、帝释天以下都前往问候他的身体状况,来了很多人,但是释迦牟尼佛跟前的眷属却没有人去探病。这时维摩诘想,释迦牟尼佛那边一个人都没有来,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是佛陀不喜爱我?

| 弟子品
• 舍利弗与维摩诘
        在维摩诘住处不远处的释迦牟尼佛以神通知道维摩诘居士心中的想法,于是让佛陀最好的弟子舍利弗去探病。佛说:“舍利弗你去探病。”维摩诘居士应该是一位很重要的大施主,佛命令舍利弗说:“维摩诘病了,你去看一下。”但是舍利弗说:“我不去。”佛说:“为什么你不去呢?”“为什么我不去呢?有一次我在树下禅定的时候,维摩诘居士来到这个地方,说我的禅修方法错误。”因为这些都是了义甚深的教法,所以我也不会说。维摩诘对舍利弗说:“你禅修的方法错了。你禅修的时候,不吃、不走,没有其他威仪;而你在进行其他威仪的时候,没有禅修。这是错的。禅修时,也要有其他的威仪行为。舍利弗,你在禅修的时候,制止凡庸,禅修时不可以这么做,必须既不制止凡庸,同时也必须不散乱。舍利弗,你在禅修的时候,断烦恼,取涅槃,这样是错误的。你必须既不断烦恼,也能住于涅槃之法,必须这样禅修。”“那时他对我讲了像这些各式各样的话,我没法回答他。要去见这个人,既害羞,又害怕,我不去。”

• 目犍连与维摩诘
        佛陀说,“舍利弗不去,可以,目犍连你去。”目犍连说:“我也不去。”目犍连也不是泛泛之辈,他跟佛陀很像,有很多弟子。目犍连说,有一次他在广严城为一些在家人说法的时候,维摩诘居士来了。维摩诘说:“你说法的方式全部错误,你不可以对白衣的在家居士这么说法。法是无法用文字符号讲说的,法不可言,不可思,没有颜色、形状。一般来讲,法是无可说的。所谓的说法,是虚构、增益、假立的,实际上没有说法,连说也没有。就像说法是增益、虚构般,闻法也同样是增益、虚构的,如同一个幻化不实的人在对另一个幻化不实的人说话。所以目犍连你在为听法者说法的时候,必须按其根基、想法来为他们说法,要生起悲心为他们说法,要想着佛恩来说法......”像这样,维摩诘居士对目犍连说了很多很多话。维摩诘居士如此宣说时,目犍连的弟子中有八百位获得解脱。那时,目犍连失去了勇气,“所以我不敢去见那个人。”



第二讲

| 发心广大
        因为是在接受大乘的法,所以开阔广大的心很重要。现在所谓心必须开阔广大,就是要想:我在这里说法,各位在这里听法,是为了利益等虚空一切众生都能获得佛果位。

| 了知诸法实相即获得菩提果
        所谓获得佛陀果位或者获得菩提果,并不是到另一个地方去或者再受生,并不只是这样而已。所谓获得菩提果,指的是能够无误地如实了知诸法的真相。无误了知诸法实相并不只是阅读、听闻,然后心中想大概是这样的了解,而是自己能够实际体验的。
        不知道实相会有什么过患?会有很多痛苦。比如一个人睡觉时,梦见自己掉落悬崖。如果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就会非常害怕、非常痛苦。在渐渐掉到悬崖下时,如果知道自己在做梦、自己根本不会死,就不会害怕。慢慢掉下悬崖时,如果知道自己在做梦,并不是真的掉到悬崖,因此甚至想若能飞起来应该是快乐的,有这样的感受也不一定。梦见自己得到很多金钱的时候,如果不知道是梦,自己迷惑错乱,会产生很多痛苦。在梦里得到很多钱财的时候,如果知道是在做梦,想法和做事的方法就会不同。能够如实了知实相,便能脱离痛苦,这即是所谓的获得菩提果。
        但是了知诸法实相并非易事。不容易的原因不是别的,是因为自己有种种习气的缘故。将不是真实的想成真实的,不干净的想成干净的,有许多如是迷惑错乱的习气,因此无法看到实相。实际知道诸法真相当然是困难,有关诸法真相,连听和懂也是非常困难。一方面说诸法实相是不可言说、不可思议,的确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警告不知道诸法实相,就会产生许多痛苦,遇到许多困难。就像昨天所说,我们的导师出于悲心告诉我们实相的时候,他用种种不同的方法来告诉我们。像讲诸法实相的这一部了义经中,也用许多不同的词语:否定的词语用最多,用很多“无”字,像说无生、无灭、无住、无眼等许多无字;但是有时候又用很多“有”字,像说有身、有智、有相好等很多有字。这非常难讲解,就像很难对一个从来没有吃过盐的人描述盐的味道。诸佛菩萨会怎么做呢?给那个从来没有吃过盐的人一颗糖,跟他说这不是盐的味道;再给他辣椒,告诉他不是这个;再给他花椒,告诉他不是这个......总共给他八万四千种不同的东西尝,告诉他不是这个、不是那个,全部破除,这是一种说法的方式。
        在《维摩诘经》里,也会出现空性。如刚刚所说,空性一词和无生、无灭等“无”字是很难懂的。大家会误以为这个“无”是口袋里没有钱的那个无,或者水杯里没有水的那个无。想要真正知道什么是无或者空性,主要必须具有福德和诸佛菩萨的加持,在这之上进行学习也会有帮助。

| 佛教与其他宗教不同
        现在有很多人说,所有宗教在究竟上都是一样的。一个政治人物当然会这样说,他已经熟练这样的说法。在宗教方面渊博通达的人也会这么说,很多人会这么想,基督教、回教、印度教和佛教一样,也都讲慈心、悲心、出离心及信心,这是他们根本不了解的说法,这么说是错误的。
        比如基督徒讲出离的时候,是要从不好的魔出离,他们认为不好的魔是实有的。而整个佛教,尤其是大乘佛教,讲的出离是,当知道轮回如梦如幻、无自性时,即是真正的出离;如果认为要出离的轮回是真实的,就无法出离。
        虽然其他宗教也说慈悲心,但那和大乘所说的“究竟的慈悲处是空性、是实相”完全不同。
        一般而言,印度的吠陀也会讲到空性,但是他们完全不讲显空双运。龙树菩萨也说,佛陀说“三界轮回无自性即是涅槃”。佛陀并没有说轮回是不好的,要断除,而涅槃是好的,要取得。就像上面所说,我们很难马上完全容纳甚深的实相,所以佛陀先说“一切有为法皆是无常”,还有讲“只要和烦恼有关的就是苦”。如昨天所说,这些都是不了义。逐渐讲到空性的时候,会先讲人我 -- 人我就是想着“我我我......” -- 人我是无实的,这是讲到比较小范围的空性。如果想要知道广大的空性,人无我和法无我的空性想全部知道的话,就要闻思修如《维摩诘经》等经典。

| 弟子品
• 迦叶与维摩诘
        我要接着昨天说的内容继续讲下去。先提醒一下,昨天说过维摩诘是居士,而且是一位很有钱的居士,他生病了。他应该是佛陀的弟子,也是佛陀的施主。佛陀一一地叫所有的眷属弟子去维摩诘那里探病。
        佛说:“迦叶,你去看看维摩诘居士现在情况如何。”迦叶尊者不是一般人,如果我们见到迦叶尊者,马上就会想是佛。释迦牟尼佛圆寂时,也是把自己的法教交给迦叶尊者。迦叶尊者本身也有很多弟子。释迦牟尼佛说:“迦叶,你去探病。”迦叶说:“我不去。”为什么不去呢?迦叶说,我有一次去托钵时,想要让穷人累积一些福德,便刻意到穷人家托钵。维摩诘居士也到了那个地方,维摩诘跟大迦叶说:“大迦叶,你的慈悲心是偏私的,这样不行。你不仅要到穷人家托钵,也要到富人家去,你要到所有众生家去托钵。托钵是为了他人而去,不是为了自己而去。对于托钵这件事,不可以有任何执著,不可以说我要去这边、不去那边。要如盲人看东西一样的去托钵。盲人看不见这是白色、红色,是美是丑,他看不到这些,要像这样来托钵。托钵之后要怎么样呢?进食的时候,不可以有烦恼。”当然是这样,平常我们也这么说,但是维摩诘居士在这里更进一步地说,也不可以断烦恼来进食,要不住轮回来进食,当然是这样,这是平常所说的,也要不住涅槃来进食。“维摩诘居士说了很多各式各样的话,让我感到非常惊讶,心想菩萨实在非常神奇、奇特。他只是居士,连一个居士都有这么高深的教理和这样的勇气,我很怕去见他。”

• 须菩提与维摩诘
        平常佛陀说法的对象还有须菩提。佛又叫须菩提去,须菩提也一样说不去。须菩提说他为什么不去呢?有一天他去托钵时,也到维摩诘居士家托钵。维摩诘很富有,会给很多很好的食物。给了很多很好的食物之后,须菩提正要进食时,维摩诘居士又说话了:“如果你能够视烦恼之法与涅槃之法一样,你就吃。如果你能做到不断贪嗔痴的烦恼,又不同贪嗔痴的烦恼在一起,你就吃。如果你能做到既不是圣者又不是凡夫,你就吃......”像这样的内容有很多很多,即使要我讲,我也不会讲,而且说也说不完。因为是讲胜义谛的实相、了义的佛经,所以有些内容很难马上理解。
        须菩提还说,维摩诘说:“你跟魔在一起,你跟贪嗔等烦恼为友。贪嗔等烦恼的体性是空性,须菩提你如果知道空性是什么,知道空性是烦恼的体性,就吃。”还有,“如果你能毁谤佛,说种种不好的法,说僧的种种不是,想办法不要获得解脱涅槃,如果能这样做,你就吃。”这是无上大乘的说法,如萨迦派所说:“当执著生起,即非正见。”如果执著佛是好的要恭敬、法是好的要恭敬,就无法住于正见。在座学习经论的人知道这个内容;没有学习过经论的外国人,则必须重视这一点。除了佛教,没有任何一个宗教这么说。
        维摩诘居士如此说了种种不同话语之后,怎么回答他讲的这些话呢?须菩提说:“我不吃了。”把钵放下,便欲离去。维摩诘居士说:“你别走,你不要这么做,赶紧吃吧。我所说的这些全都如梦如幻,有什么好讶异的呢?”我把它讲得简短一些。

• 迦旃延与维摩诘
        还有迦旃延尊者,佛要迦旃延去,迦旃延也说不去。他不去的原因是什么?他说,有一天,我正在对一些比丘说法,我说:“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有漏皆苦,一切法是无我,涅槃寂静。”我讲的是这些非常广大的内容,而维摩诘居士却说:“你这么说法是错误的,你不要这么说。你说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这样说是错误的。一切法从本以来就无生、无自性生、无变,无自性,这才是无常。不要骗人说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五蕴无自性,没有体性,是空性的,这才是有漏皆苦的苦的意思。一切法不是有我,也不是没有我,这样说才是一切法无我、皆空。因为一切法无自性、无生、无灭,所以嗔等烦恼也不会如火般燃烧。既然没有燃烧的自性,自然不会有熄灭。涅槃寂静实际上是说,诸法没有自性,既然没有自性,就没有燃烧,既然没有燃烧,就不会有熄灭或寂静这回事,自然没有寂静。这才是寂静的意思。”
        我会跳着讲,没有办法全部说。

• 阿难与维摩诘
        佛陀叫平常和自己在一起的侍者阿难去探病,阿难尊者说“我不去”。不去的原因是什么?过去佛陀身体不舒服时,因为生病需要牛奶,所以阿难去找牛奶。有个地方有一位很大的婆罗门,阿难站在这个婆罗门的门外,向这个婆罗门索取牛奶。不晓得什么时候,维摩诘来了,还顶礼阿难的脚。维摩诘问阿难:“你拿个空钵在这里等什么呢?”阿难说:“如来生病需要牛奶,我来要牛奶。”维摩诘非常讶异,说:“你不要这么说,你不可以这么说。善逝有金刚身,根本不会生病。你现在回去,不要跟任何人说这事。如果你跟别人说,别人会讥笑你们的导师竟然会生病、竟然还有衰弱的时候。不要让我们上师感到难堪。如果你这么说,那些苦行派、耆那教的修行人会到处宣扬,会说你们的导师连自己的病都没法救护......”“维摩诘这么说,让我感到非常羞赧,马上要离开,不再跟这个婆罗门要牛奶了。但是当我即将离去时,可能是维摩诘的化身在虚空中发出声音说,如来金刚身虽然不会生病,可是为了让有情众生得以累积福德资粮,还是要向如来献牛奶,所以你还是拿牛奶回去吧。于是我就拿牛奶回来了。”

| 菩萨品
• 弥勒与维摩诘
        之后佛要弥勒怙主去探病。我们都知道弥勒怙主是很重要的大人物。经里讲得非常详细,我没有办法全部都说,我想跟大家说说我自己认为重要的部分。
        弥勒怙主也说不去。他不去的原因是,有一天他在为一些天子说法的时候,维摩诘来了。维摩诘问弥勒:“你是不是一来菩萨,下一世就成佛了呢?”弥勒跟维摩诘说:“是的,释迦牟尼佛为我授记,下一世将成正等正觉。”而维摩诘说:“根本无生、无灭、无死。因为生无自性,所以也没有所谓的一来菩萨。”我为什么在这边特别说这个?因为虽然佛教讲有前世和来世,但是读这些佛经即可知道,说有前世来世是在世俗名言上承认,但在胜义上并不承认有前世来世。胜义上不说有前世来世,也不说无前世来世。菩提心如虚空,于此根本无生、住、灭、变化的法。

• 持世与维摩诘
        之后佛让弟子持世去探病,他也说“我不去”。不去的原因是什么?持世是出家人,有一天持世在说法,有魔化现为帝释天,带了很多现天女相的魔女来听法,但持世不知道他是魔,以为是帝释天。持世菩萨为他们说完法后,这个魔所化现的帝释天就把自己的天女侍者送给持世菩萨。持世菩萨说:“我是出家人、释迦之子,不需要这些侍者,请你带回去。”这时维摩诘来了,维摩诘马上说:“他不是帝释天,他是魔。”因为维摩诘的威德,魔没有办法逃离,这时空中出现声音说:“把这些天女全献给维摩诘。”鄙恶之魔就把天女全献给维摩诘。维摩诘让这些天女生起菩提心,受菩提心戒,并特别地跟这些天女说:“妳们已经生起菩提心,应当特别地修无上法乐的修持。要怎么做呢?要乐于对佛生起信心,乐于闻法,乐于服侍僧众,乐于恭敬自己的上师......”如此,说了许多修持无上法乐的方法。后来魔要回自己住处时,叫这些天女一起回去,天女们说:“不行,你已经把我们献给维摩诘了,我们不要回去。”总而言之,她们不愿回去。最后维摩诘叫这些天女跟着魔回去。
        我之所以说这一段是有原因的。维摩诘要天女们一定要回去,但是这些天女不愿意再回到魔城,她们说:“我们已经生起菩提心了,不要再回到魔城。”维摩诘说:“你们不要这样,你们应该回去修无尽灯的法。”这些天女们不愿意回去的原因是,既然自己已经生起菩提心,如果回到魔城,这个法就会衰微。维摩诘说:“你们不要这么做,你们要回到魔城。就好像一盏油灯可以点燃数百盏油灯,你们回去魔城调伏一切魔众,让他们生起菩提心,如此做有很大的利益。”

| 文殊师利问疾品(1)
        然后佛让文殊菩萨去。文殊说:“尽管维摩诘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但是如果佛您加持我,说不定会有一些作为。好,我去!”文殊菩萨说他要去,在场的人开始骚动,菩萨、大声闻、帝释、天子、天女、梵天等等都很想要听文殊与维摩诘的对话,于是他们准备跟着一起去。



第三讲

        在佛陀所讲的种种不同法当中,今天要讲的是《维摩诘经》。如同昨天所说,《维摩诘经》是了义经。了义经里有很多深广的教法,因此大部分初学者很难马上能听懂。像维摩诘对须菩提说:“如果你能不断烦恼又不具烦恼,就吃托钵所得的食物。”还有对阿难说:“世尊有金刚身,所以不会生病。”然后又讲,为了让众生累积福德资粮,所以应该献牛奶给佛陀。这些讲的都是非常关键的见地与行为,但是这些话会让大部分的初学者感到迷惑。

| 双运之见
        不只《维摩诘经》,像我们平常念诵和思维《心经》的时候,会念“一切法是空”,思维“一切法是空”,但另外一方面我们做供灯、供花、顶礼、忏悔等七支。其实不只是大乘行者,泰国、斯里兰卡的上座部行者所念诵的文里也说许多无我的义理,另一方面他们也同样做托钵等很多累积资粮的事情。我们初学者虽然不懂,但是如果真正会想的话,这是佛教,尤其是大乘的不共特质和荣耀。大乘有什么样的不共之处呢?即:基是空性,道是无相,果是无愿。所以说无愿可发,对果也没有任何期待。《心经》里也讲:“无智,无得,亦无不得。”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每座念诵两个小时,要念这么多的祈愿文呢?印度的寂天菩萨说过:我们都被三苦所逼迫,都想去除痛苦。如果想去除痛苦,暂时上就不可以舍弃心中想有佛果可获得的这种对果的痴惑。像我们现在在念诵的《普贤行愿品》里,有很多我们难以想到的说法,例如其中的这个发愿:过去有无数的佛,愿我一刹那间全都可以见到;现在也有无数的佛,也愿我在一刹那间都能够得见。我们的耳朵很难听得进去这种话。对于过去佛和现在佛,我们或许还可能呼唤他来让我们见到,但是未来佛根本尚未成佛,却想他们已成佛,每天在这里发许多愿,愿一刹那间能得见三世一切佛!一方面讲“无色、声、香、味、触”,却又说供妙花、伎乐、妙高香囊等。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佛教中,特别是在大乘佛法中,说基时二谛双运,道时二资粮双运,果时二身双运,所以才有这些说法。
        像我们在念诵《普贤行愿品》的时候,观想释迦牟尼佛在自己面前。在自己面前可以生起释迦牟尼佛的原因是,释迦牟尼佛是无自性的。如果说释迦牟尼佛实有自性,那么他涅槃到现在,已经有两千五百年,我们是不可能请他到这儿来的。在此之上,我们谨慎地想普贤菩萨在释迦牟尼佛前面。因为我们在座许多人都有二执,会想文殊菩萨是智慧之尊、观世音菩萨是悲心之尊、地藏菩萨是财富之尊,普贤菩萨是愿望之尊,要是能在普贤菩萨面前念诵愿文,所发的愿应该都能成办。
        我们这样每天不断地在他们两位面前一再念诵,在念诵即将结束时,观想释迦牟尼佛、普贤菩萨化光融入与己无别。像这样的修持方法,在其他宗教别说是讲说了,根本连想都不曾想过。其他宗教祈请的神非常好,非常殊胜,力量非常强大,具有悲心、智慧、力量;而自己非常糟糕、平凡、非常不好。现在释迦牟尼佛、普贤菩萨融入自己,就好像水融入水,没有差别,并不是释迦牟尼佛、普贤菩萨进入我们身上的某一个地方。这一切之所以如是的原因,是有上面所说的极广大甚深的双运之见。
        如《心经》里,佛陀说“色即是空”,但并不是讲了“色即是空”之后就不说了,佛马上接着说“空即是色”。这么说让我们感到非常困惑,这样的双运之见很难懂,难懂的主要原因就如昨天所说,因为二执的习气非常重的缘故。
显空无法双运,好坏无法双运,取舍无法双运,主要是怎么产生的呢?主要是因为想是自性实有而产生的。这也有许多原因,一是因为不知道无自性,二是因为人数多的缘故。比如我们前面的菩提树 -- 我想这是树,你们在座大部分的人也这么想。如果有些人想这是树但有些人想不是,那又是不同的情况。这里面的人没有喝醉酒,心也没有错乱,大多数都认为它是树。因此它真的是树,因为其他人也说这是树。另一个原因是时间,因为今年来它是树,明年再来的时候它还是树;十年前它是树,十年后还是树,因此想它是树是真实的。还有有时候由于使用的情况,而无法知道无自性。像是天气很热的时候,可以坐在树荫下乘凉,它有这样的用处,这也会让我们忘记它是无自性的,因此根本无法想到树即是空、空即是树,也就是无法想到显而空、空而显。
        但有时候我们凡夫说不定对些许的双运会有所体会。比如看电影的时候,虽然看到情节很悲伤时会哭泣,看到恐怖的画面会害怕,看到让人很气愤的景象也会生气等等,但是尿急时或想吃东西时,内心深处会想:“哎呀,这只不过是电影而已,并不是真的。”
        所以真正的我们应该要能想到轮涅所摄的所有一切法就像电影,但是因为习气的力量,以致无法做到。因为习气的力量,使得显和空是相违的,白天的景象和晚上做梦的梦境有很大的不同,然后还会喜乐厌苦。实际情况是,例如做梦时梦见自己屋内有一条蛇,梦中一开始看到蛇的时候会害怕,等到蛇不见了就不害怕。同样地,维摩诘居士对须菩提说,如蛇的烦恼不断,也不具有。实际上,梦中本来就没有蛇,既然本来就没有蛇,也就没有之后无蛇的情形。所以请各位在听闻《维摩诘经》的时候,要像刚才所举的例子那样思维来听闻,否则你可能会误解。
像现在有很多佛教徒在闻思空性教法的时候,说有关“色即是空”,心中不会想到后面所说的三种空性,就说色即是空是空空洞洞什么都没有。同样地,维摩诘居士讲烦恼既不断,也不具有时,如果大部分的人只听到不断烦恼,却没有听到不具烦恼,这是很严重的事情。

| 文殊师利问疾品(2)
        昨天说到,文殊菩萨说,依靠佛的加持,所以他答应前往看病。天、龙、药叉、阿罗汉、菩萨们,都认为有好戏可看,便全部前往维摩诘居士的家。
        维摩诘居士也具有神通,知道他们要来,就在他们尚未抵达前,加持自己的房子空无一物,只剩他躺的一张床。这有很深的含义,床座表示是我们自心的依附处,是心之所依,维摩诘在准备说有关这些的内容。
        文殊菩萨偕同许多眷属来探望维摩诘居士。文殊师利问:”你的病况如何?你为什么生病?你什么时候可以痊愈?”像我们平常在《普贤行愿品》里念诵的“虚空无尽,众生无尽,我的愿也无尽”,这在《维摩诘经》里也有。维摩诘说,一切众生烦恼之病不痊愈间,我的病也不会痊愈,我的病是悲心。大乘经典中有很多这样的内容,这是非常广大的。
        然后文殊师利问:“咦,你的房子怎么空空荡荡的?你的侍者都到哪里去了?”维摩诘回答:“一切佛的净土全都是空的。”文殊师利问:“为什么佛土都是空的?”我们要非常重视这个答复,维摩诘回答说:“因为空性而空。”心中想一切法是空性,就是见。所谓见,大乘认为是不好的。五种烦恼有贪、嗔、痴、疑、见,有见是不好的,说乔达摩佛已断除所有的见。维摩诘对刚才问的“你的侍者都到哪里去了?”做了回答,他说:“烦恼、魔就是我的侍者。在轮回中,魔是菩萨最好的侍者......”他说了很多这类的话,我不晓得怎么解说,即使要说也说不完。像有想我的见是不好的见,但是有断我执的见也不好,这也必须去除。如同《现观庄严论》所讲,没有任何要去除的,也没有任何要安置的。生病也无自性。
        《维摩诘经》始于维摩诘生病。在这里,对生病做了很多解释。真正的病是见 -- 有我见、他见,还有轮回、涅槃,这也是见。如是说时,我们可能有这样的疑问:这些只是口说而已,到底要如何修持?其实修持的方法有很多,而且是容易修持并且可以修成。关于这些方法,这里也讲了很多,需要方便与智慧二者。没有方便的智慧,会生病;有方便的智慧,不会生病。没有智慧的方便,会束缚,也就是会生病;有智慧的方便,不会生病。没有方便的智慧是什么情形呢?就是有些人会想,一切法是空性、无相、无愿,于是认为没有相好、没有佛净土、没有众生可成熟,想完全没有,即是缺乏方便的智慧,那是会生病的。有方便的智慧是什么呢?就是生起这样的想法:有佛的相好,有佛的净土,有可利益的众生。发愿获得相好庄严,同时也要思维佛的相好和佛的净土都是空性。文殊菩萨与维摩诘有非常多诸如此类广大的对话。

| 不思议品
        这时旁边的舍利弗心想,这屋里连椅子都没有,这么多大菩萨、阿罗汉要坐在哪里呢?舍利弗心中如此作想的时候,维摩诘居士以神通知道了舍利弗的想法,就问舍利弗:“你是为了法而来,还是为了座位而来?追求法的有情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要......”维摩诘在这里讲了许多大乘不共的法。“追求法的有情不会欲求色、受、想、行、识五蕴,也不会追求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些是可以理解的,之后就很难懂了。“欲求法的有情连佛也不贪著,也不贪著法,也不贪著僧。”平常讲四谛的时候会说:要知苦,要断集,要修道,要现证灭。而这边却讲,欲求法的有情不会想要知道苦,也不可以想要断集。寂天菩萨也讲过:有与无在心中皆不现前(若实无实法,悉不住心前)。之后萨迦派也讲:只要是执著,就不是见(当执著生起,正见已丧失)。这些都是说凡有所执著,就是不对的。
        接着维摩诘居士又说,想要知苦、断集、修道、现证灭的人并不想修持法,他们追求的是戏论,都在追求身心的寂静,而不是在追求法。意思是,如同想要逃离嘈杂的城市到寂静处,那些想知苦断集的有情只想要逃离轮回,到达涅槃的寂静处,并不想要追求法。
        在开始的时候,我跟各位说过,维摩诘居士加持让所有椅子、垫子等等都空掉,那些椅子或坐垫是我们的心所依附之处。举例来说,就像是射箭的时候,必须有一个靶。维摩诘居士说,有这些是不行的。
        维摩诘还说,没有阿赖耶。为什么呢?平常我们会说,如果此生行善,来世会有好的异熟果。因为此生行善到来世异熟果之间,此生所行的善必须有一个储藏、依附的地方,所以认为要有阿赖耶。这些是见。
        维摩诘居士问文殊菩萨说:“你曾经去过很多地方,你到过很多佛的净土。在你去过的这么多佛土中,你见过最好的座椅是在哪里?”文殊师利说:“东方的一个佛净土里有很好的宝座,那个座椅有六百八十万由旬那么大。”维摩诘居士听到后,心中思维,就把那个东方某佛土的座椅都搬到他家里。不只一张椅子,而是搬来了三万两千张椅子。这三万两千张椅子来到维摩诘居士家中时,屋内依然有很多空间,这些椅子没有变小,维摩诘居士的家也没有变大。很多初地以上的菩萨坐在椅子上,然后维摩诘居士说:“舍利弗,你也坐到椅子上。”舍利弗说:“我没法坐上去。”维摩诘居士就对舍利弗说:“有办法的,你向东方净土的佛顶礼三次。”因为礼拜三次的福德,让舍利弗能够坐上椅子。就像我一再跟各位说的,这些都是大乘的不共教法。一方面说诸法是空性、无我;另一方面又说,因为顶礼三次累积的福德而证得空性,于是能坐到如此高广的椅子上。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第四讲
| 释迦牟尼佛前世的发心
        我们都是释迦牟尼佛的追随者。我们不承许导师释迦牟尼佛像其他宗教的神或造物主,释迦牟尼佛过去世和我们一样是一般的凡夫。他在身为凡夫的时候,因为三个原因发了菩提心,多劫后在菩提树下成正等正觉。
        一个原因是,凡夫在相续中会生起一个接一个的贪欲,贪欲的数量非常多,而且历时长久。在他是凡夫的时候,听到贪虽然有非常多且时间很长,却是可以远离的。不管我们会不会思维,他听到的是非常神奇的话语。就像我们听到人可以登陆月球或其他星球时,会感到非常惊讶般,当时还是凡夫的释迦牟尼佛听到贪可以远离、断除的时候,也感到非常惊讶。我们平常要重视并思维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在凡夫的相续中有太多的贪,而且时间非常长久,所以我们可能会怀疑是否真的可以断除、远离贪。
        第二个原因是,他知道制造一切困难、一切麻烦、一切问题者,是毫无根基却想有的想法。如无根基却认为有我的执著,是制造一切麻烦和困难的最糟糕、最坏者。
        第三个原因是,他知道轮回中的一切众生都有苦。虽然所有宗教都讲苦,但是佛教的说法是不共的。不舒服、不乐的感受是苦苦;乐受是坏苦,即平常我们感受到的快乐其实是痛苦。凡是有情众生都不想要苦,都想断除苦苦。还有坏苦,有些宗教也想要断除坏苦,像是吠陀派,他们也想断除坏苦。非苦非乐受,亦即舍受,就是行苦。只有大乘佛教要断行苦。
        佛陀在凡夫的时候,因为这三个原因,所以先行布施,还有像我们一样的发愿。发愿很重要,发菩提心也很重要。发菩提心是心中这么想:一切众生没有成佛之前,我不成佛;为了一切众生成佛,所以我要做某某事情。
        释迦牟尼佛有什么不共之处?他在发菩提心的时候,发愿自己将来在问题很多、彼此不和与争斗的时候成佛。如此发愿,发菩提心,行布施,多劫之后成佛。有时候为了显示法非常珍贵,说在多劫之后成佛,有时候又说立刻成佛,有很多各式各样的说法,有时候不用讲到密咒乘,在大乘里也说短时间内成佛。

| 佛教真正的目的是要获得解脱
        我们是释迦牟尼佛的追随者,是他的弟子。我们的目标是获得解脱,获得遍知果位。也有讲增上生、决定胜,亦即生善道、解脱的时候,我们要仔细思维。大部分佛教徒,大概有百分之九十八的佛教徒,虽然口中说要解脱,但心中想的却可能是生于善道;想要两者兼具的人很少,想要获得解脱、证遍知佛果的人更少。为什么要说这个呢?现在有很多人是为了让自己内心快乐、晚上睡得好而禅修,这样没有办法真正达到佛教的目的。其他人赞叹佛教是和平、无伤害的宗教,像这样称赞是好事,但佛教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只有和平、微笑,佛教真正的目的是要获得解脱。
        为了获得解脱,就像在《维摩诘经》中所说,应该对离一切戏论的空性进行闻思修。思维空性的时候,并不是说不会有暂时的快乐,是会附带产生内心喜悦、快乐、睡得好等等,但是真正的佛教追随者,不管睡得好不好,内心快乐不快乐,真正的目的是要不落戏论边。所谓脱离,就是要脱离监狱。监狱有很多种,想“有”是一种监狱,想“无”也是一种监狱。就大乘来说,基督教、回教等许许多多人说有神,那是落入监狱里。现在有许多科学家讲大爆炸,心想有大爆炸那也是落入监狱里。还有对于我们现在看不到的过去世、未来世、遍知果位,如果心想这些并不存在,那也是落入监狱里。如果要脱离这所有的监狱,就必须听闻维摩诘居士与文殊师利的对话。其他有些宗教也会说没有“有”,但是说“无”也没有的,只有佛教,尤其是大乘佛教才说这些。这些都是大乘的想法、大乘的说法。龙树菩萨说:“想有生善道,想无入恶道;想二者都不具有,则获得解脱。”说“想有会生善道”并不是在赞叹它,所谓的走是不好的。没有时间安住,就好像我们带着行李箱到处走,这是不好的。每天在一个地方稍微待一下之后,又继续走,像狗一样到处游走,这是不好的,表示无自主权,因为自己对于去恶道或善道没有任何的自主权,没有自主权,就没有什么快乐,所以我们要想办法脱离这样的情况。
        我之所以特别说这些,是因为现在认定佛教是慈、悲、行为高尚、不伤害、和平,有时候做些禅修,但其实光这些是不够的,佛教徒的想法必须不落二边。我讲的这一切都是《维摩诘经》里说的。

| 观众生品
        文殊师利问维摩诘居士:“一位菩萨应当如何看待有情众生?”维摩诘居士的回答是,一位智者、一位菩萨应该视众生如梦如幻如水中月。就大乘来说,这个说法非常重要。
        接下来文殊菩萨又问维摩诘居士:“如果菩萨看待众生如梦如幻如水中月,那么如何对众生生起慈悲心呢?”维摩诘居士回答说,一位菩萨看众生如水中月、如阳焰、如幻,这就是真正的慈心和真正的悲心。如果不这样,而是认为对众生生起悲心的菩萨好、众生不好,有这种地位的高低是不可以的。我所讲的这些非常重要。平常我们说要对一切众生生起悲心,这只是口说而已,实际上单单要对一两位众生生起悲心也都很困难,心中不会想到一切众生的。因为菩萨看待众生如同水中月,如梦如幻,所以让菩萨内心的勇气增强,不感辛苦,不会退缩。菩萨看待一位众生与看待成千上万的许多众生是一模一样的。菩萨帮助一个众生一个小时或者帮助成千上万的有情众生多劫,无论时间长短或者数量多少,当这一切都像水中月、像梦、像幻,都无自性时,慈心和悲心会更大。
        文殊菩萨与维摩诘居士对话的时候,有一位天女听了很高兴,向他们撒花。这位天女散花的时候,花不留在菩萨身上便掉落地面,但是花却黏在大声闻的身上。花黏在舍利弗身上时,他想把花抖掉,却抖不掉。天女问舍利弗:“你在做什么?”舍利弗回答:“我是出家僧人,身上不可以有花朵。”天女对舍利弗说:“你不要这么说,花并没有什么不适宜,花没有自性。上座舍利弗你必须去除认为花不适宜的这个分别念。律或出家要调伏的,是一切的分别念。”这里天女也有很多这类的话语。很重要的是天女说:“你看菩萨并不贪著花。菩萨不只不贪恋执著轮回,也不贪恋执著涅槃。”天女举例说:“如果你害怕鬼,鬼就能伤害你。同样地,因为你害怕轮回中色声香味触的妙欲法,所以轮回之法便能伤害你。”舍利弗对这位天女感到非常惊奇,问说:“你住在这里几年了?”在回答的对话中,也讲了很多关于没有时间的话。天女还说,心想有解脱是增上慢,这些全都是大乘的说法,在说要离轮回与解脱二边。
        舍利弗对天女说:“你对于法实在非常通达,可是你为什么会生为女子?你其他什么都好,就是生为女子这一点不好。”天女说:“我已经在这间房子里住了很久,从来没有看见过女子,你在讲谁?这个房子里根本没有女子。”这位天女也有很大的神通,平常我们说舍利弗有很高的智慧,但这位天女加持了舍利弗,使舍利弗有了和天女一模一样的身。天女问舍利弗:“你怎么了?”舍利弗说:“我是男身,怎么一下变成了女身?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继续说男女的区分是二执,讲了很长的时间。
        我想,想要追求佛法的人应该了解这些是很重要的。为什么呢?在西方宗教里,有很强的男女区别。不只是地方习俗,宗教里也有很多、很大的男女区别。地方习俗又与宗教不同,在很多信奉佛教的地方,包括西藏,视女孩卑下,这是不好的地方习俗,而习俗是很难马上改变的。在大乘佛教里,像我们现在在讲的《维摩诘经》是了义经,从这个角度看,就没有这些。想追求佛法的人去思维这些内容是很重要的。



第五讲

        各位在这里听闻大乘经典,今天已经是第五天。在座大部分的人都能臆测这部经典极为深广,我没有能力讲解,而且五天之内也不可能说完。但是为了让一些不熟悉的人,能熟悉有神奇的佛经之故,所以我在这个殊胜的圣地讲说这部经典。
        各位要想,这些话语是在两千五百年前说的,现在许多学者和会思维的人也都没有能力说出比这更好、更殊胜的话语,没有比这更新的思想和理路。这一部是了义的甚深经典,如果各位想要学习、想要了知,应该去阅读、学习解说佛经的论典,像是龙树菩萨、弥勒怙主以及无著菩萨等人撰着的释论,这些是印度的释论。汉人也有很多解说佛经的论著,像是六祖慧能的论著,各位也应该阅读。日本有像是道元禅师写的论著,西藏也有很多讲解佛经的论著,这些都有自己不共的特色,全部都是在说大乘《金刚经》、《维摩诘经》、《心经》等的意旨。

| 见地广大,不落任何一边
        之前也对各位说过,所谓大乘,其思维、做法、行为都非常广大。除了贪心、害心,以及邪见之外,大部分的行为菩萨都会去做。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见地极为广大。见地广大所指之处是不落入任何一边: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任何一边都不落入;好、坏、长、短、大、小等,任何一边都不落入。
        《维摩诘经》第九品对于“边”有非常详细的讲解。每一位菩萨都介绍什么是边,都有他们自己的不共之处。有一菩萨说,只要有烦恼和清净二者,就是边;还有一菩萨说,心散乱或者安住不散乱,这也是边;善恶是边,乐、不乐是边,世间、出世间是边,我、无我也是边。
        “色即是空”并不是说色灭了才是空,色本身就是空。如果有可指的佛法僧,这样也是边。大乘所指的见极广大甚深,必须离一切边才是见;断除一切见即是大乘之见。
        龙树菩萨之所以非常有名的原因之一,是灭有见、无见等一切见。说有见的人有一些,说无见也无的人很少,而他是这些全灭除的人,所以龙树菩萨非常有名。

| 佛道品
        维摩诘居士问了文殊菩萨很多问题,这里我试着概括起来说。
        维摩诘问文殊菩萨:“如来的种姓是什么?”(何等为如来种?)在印度经常讲到种姓,现在也有很多关于种姓的问题,高种姓的婆罗门不会去低下种姓人的家里,也不会跟低下种姓的人一起吃饭。这里说的如来种是什么?可以用一比喻来说,像说冰是怎么来的。文殊师利回答说,世间所有一切法都是如来种。无明是如来种,爱是如来种,贪是如来种,嗔是如来种。如果把冰丢掉,就等于把水丢掉,因为冰本身即是水。同样的,贪是如来种,嗔也是如来种,在这里讲得非常详细。
        正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我们才说:有烦恼才可以发菩提心;如果没有烦恼,是无法发菩提心的。这里也讲了很多例子,比如:在虚空中种下花的种子,是不会开花的,必须种在有水、土、肥料的地上,才能长出花朵;莲花无法开在干净、干燥的地方,它会开在污泥、污水中。如果我们能够听懂这些话语,会有很大的力量,极有威德。大部分宗教都说贪嗔不好,应该断除不好的贪嗔,生起不是贪嗔的好心念。之前也讲过,中国有人对密续教法抱持怀疑,但是如果能够了解刚才讲的这些内容,就不会对密咒、密续的教法持疑了。

| 香积佛品
        与维摩诘对话的现场到了上午十一点半,有很多僧众是过午不食的,所以十一点四十五分就应该吃午餐了,因此舍利弗想,要吃饭了,怎么看不到午餐?舍利弗心中这么想的时候,维摩诘知道他的想法,于此又讲了很广,维摩诘居士想办法去另一个佛土找食物、带食物来。在另一尊佛香积如来的净土里,完全没有凡夫,也没有阿罗汉,全都是登地以上的大乘菩萨。维摩诘居士变出一个化身到众香国取食物。当维摩诘居士的化身到达这个净土时,香积如来身边的眷属见到这个奇怪的化身非常惊讶,说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香积如来告诉他的眷属,这个人来自娑婆世界。他们好奇娑婆世界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于是提问。经中描述了许多娑婆世界是如何、如何,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色就是,娑婆世界乐小法,亦即喜欢低俗、不好、便宜的东西。众香国的菩萨都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喜欢不好的东西呢?于是很多菩萨想来看看娑婆世界,所以维摩诘的化身要把食物带回时,很多众香国的菩萨跟着一起来,他们带着食物一起来到广严城。
        最终那些来到娑婆世界的众香国菩萨对释迦牟尼佛感到非常讶异,因为十方有许多佛,而在这么多佛当中,释迦牟尼佛竟然来到这么不好的地方。这里的人喜欢不好的东西,这里有土、石、岩块、荆棘等很不好的东西,释迦牟尼佛却来到这里。他们认为释迦牟尼佛极为神奇。这里蕴含很多意思。我们现在是五浊恶世,烦恼非常重,佛法衰微,有情众生的贪、嗔、我慢如火般炽燃,但佛菩萨对如此众生的慈心、悲心却更加强大。

| 菩萨行品
        维摩诘居士、文殊师利、迦叶、舍利弗等所有人要把从众香国带回维摩诘居士家中的食物拿去广严城释迦牟尼佛那里。他们尚未抵达广严城释迦牟尼佛面前之前,就出现了诸多吉兆,像种种光等。阿难问释迦牟尼佛:“这是怎么回事?”释迦牟尼佛告诉阿难说,维摩诘居士等人要来这里。
        释迦牟尼佛说有关维摩诘居士的情形,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因为释迦牟尼佛说的内容又多又深广,尽管阿难平常认为自己多闻,但是听了佛说之后,阿难说,在维摩诘面前,他不认为自己博学多闻。
        维摩诘、文殊师利以及所有眷属来到释迦牟尼佛面前,绕佛、顶礼,然后坐下。

| 见阿閦佛品
        当他们坐在佛的面前、见到佛的时候,释迦牟尼佛问维摩诘:“你是如何看佛的呢?”维摩诘说,他是超越看与不看、见与不见等二执来看佛;一切法的自性是无生、无灭、无住,在这之中看佛;一切法不落任何一边,连中间也没有,这样来看佛。总而言之,禅定于空性、不落入任何一边即是见佛。平常我们凡夫是看到佛像就说见佛,并不是这样,如果能够不落入任何一边,就是见到佛。
        像这样讲了很多之后,释迦牟尼佛说,能够宣讲、听闻、持有《维摩诘经》的福德,胜于供养许多佛的福德等诸多功德利益。

| 法供养品
        释迦牟尼佛如是说时,主要是帝释天听了感到非常殊胜和惊奇,于是承诺要保护《维摩诘经》。

| 闻思修与祈请
        我只是简单介绍这部佛经。这部佛经是了义经,在讲了义的内容时,光是说就已经很难懂了,有很多人想要去实际修持则更为困难。可能也有人会怀疑,这些只是说说而已,有可能实修吗?其实这是可以实修的。了解了义经的方法既多又容易,而且是在快乐的情境下了解,其中最容易的方法就是信心。但是要有信心也很困难,因为我们都自认为自己会思维,因此认为一定要有原因,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安立证明它成立的理由,有关原因、理由就必须闻思,要闻思修。
        有些人认为听闻的时候就是在思维,其实这是错误的;听闻的时候是听闻,并不是思维。有些人以为思维就是修持,这也不对;思维就是思维,并不是禅修。而禅修的时候,会有不同的理解出现。比如我们经由读书或听闻时所了解的,与禅修时所了解的会不一样。经过禅修,你会有不同于先前的了解出现。有些人想,禅修所产生的了解是一种体验。不可以这么想,这不是体验。如此持续修持时,会有体验出现。有人认为体验就是证悟,其实体验并不是证悟,因为体验会消失。
        我们说要学习这些理路,很重要。我们都说佛教是追随道理的,佛教徒彼此都夸耀佛教很好,但是原因、理由是人的思维方式。许多回教徒认为他们的教义有道理而佛教没有道理,他们的想法是那样,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各位是追求大乘法的人,必须对这些道理进行闻思。除了闻思原因、理由之外,还要祈请,还要供花、供灯、顶礼、朝圣等等,以累积福德资粮。发愿说“今年我完全听不懂《维摩诘经》,愿我明年能够了解得更多”,为此而献花。
        祈请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能布施、持戒,非常好,但是要持续并不容易。祈请者有追求的想法:“我要这个!”若有追求的想法,自然就会来;若祈请,一定可以达成。但是如果祈请“愿自己长寿”,是有这样的祈请,但不可能因为自己祈请长寿就活到两三百岁,这是办不到的。所有人全都会死,佛陀在两千五百前就已经断定、说过“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的”。但是如果我们祈请“愿自己能够证得空性的意义”,这样的愿是能够达成的。纵使你无法完全证得空性义,但是只要稍微证得空性义,利益也非常大:如果有人称赞你,你不会非常高兴;有人毁谤你或讥笑你,你也不会非常伤心难过。像这样,世间八法会减少。

| 喜欢释迦牟尼佛
        这里有很多在家人问我:到底在家人要如何修持?需不需要修慈心和悲心?要不要修止?要不要修前行?有很多这一类的问题。还有些人在很多上师前接受了很多灌顶,承诺要修这些法,然后又到其他上师跟前,希望另一个上师可以让他不要念诵这么多自己过去承诺要修的这些法。在这里,我只说二句话1)不管你们念不念皈依、持不持咒、要不要修你的日课,最重要的就是,你一定要喜欢释迦牟尼佛。我不知道各位能不能生起信心,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信心。我没有说你一定要成为佛教徒,首先各位要喜欢释迦牟尼佛。没有说喜欢释迦牟尼佛就一定要念诵仪轨,当然你要念诵仪轨也可以。喜欢释迦牟尼佛的时候,也不需要你从释迦牟尼佛的头一直观想到释迦牟尼佛的脚,你只要想释迦牟尼佛是一个很好的人,思维他说的话是有意义的,这样就可以。
        也有很多人问我,是不是真的在佛教里有说纹身会堕入地狱道?如果你喜欢释迦牟尼佛,然后把释迦牟尼佛的像纹在自己身上,这是可以的——我是对在家人说这些。出家人要念诵、要修持,有很多事要做,这些话是对在家人说的。
        将释迦牟尼佛的像放在任何地方,让你能够见到释迦牟尼佛,这样很好。如果你能够在释迦牟尼佛的佛像前供花供香,当然很好,但是没有也没关系,你只要喜欢释迦牟尼佛就可以了。甚至你把释迦牟尼佛的佛像供奉在厨房也可以;我可以肯定地跟各位说,也可以把释迦牟尼佛的佛像供在厨房。
        对于喜欢释迦牟尼佛,你可以上午喜欢释迦牟尼佛一次,中午喜欢一次,下午喜欢一次,这样是可以的;或者一个星期喜欢释迦牟尼佛一次也可以。你可以在你的卧室里喜欢释迦牟尼佛,也可以到佛堂去喜欢释迦牟尼佛,甚至在大小便的厕所里也可以喜欢释迦牟尼佛。不管你修日课或者闭关,喜欢释迦牟尼佛都非常重要。

| 护持佛法
        这里来了很多在家人,其中有很多年轻人。我们让佛陀的教法不要衰微,让佛陀的教法不断兴盛。我们要通过讲说与修持来护持佛法,肯定是这样,这是不用说的。
        请在家人生小孩,尽量多生,能生多少就生多少。你们要是生了没法养,可以送来我这里,男女都可以,不男不女的也可以。我是说真的,因为信佛的佛教徒减少很多,请大家增加佛教徒的人数。
        今天讲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