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随顺世缘看超度*(明一法师送护父亲往生的过程)

随顺世缘看超度

文 | 明一法师

昨天我们看了日记《随顺世缘去极乐》,知道了要如何宣传西方阿弥陀佛极乐世界;知道了要如何劝说人去西方阿弥陀佛极乐世界。尤其是劝说与我们还有纠缠的怨亲债主去西方阿弥陀佛极乐世界。如果我们都能做这到这样,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自然能够做到随顺世缘无挂碍。

我们知道了超度的困难之后,我们就会知道要如何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去做了。我们知道了我们现在只是根据祖师们提供的仪规进行超度佛事。同时我们也知道了做这些佛事的意义以及结果。这样我们就不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且怨天尤人了。

因为我们凡夫的力量不够,只能按照前人给我们立下的仪规进行超度佛事。当然会有一些比较特别的例子,有的是因为他们的德性感应;有的是因为亲情的信赖,有的是……当然对于古德来说,绝大部分是因为他们的德性高绝,感召力量强烈。

比如志公和尚这位古德,我们现在做超度佛事的很多仪规就是他留下来的。如现在常常做的“水陆法会”、“焰口法会”、“拜梁皇忏法会”等等超度先亡的法会,都是按照他留下的仪规进行的。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按照这些仪规做超度佛事还很灵验。

志公和尚与梁武帝有一个对话问答集,被称为《梁武帝问志公禅师因果文》其中有一段对话如下:“武帝又问:‘世间人死后,请僧道建立道场,超荐父母,未审超得不得?’志公答曰:‘譬如我主超度郗氏皇后,一般世人死后若有因缘,得值一个戒行僧道与他诵经礼忏,莫说一个亡魂,十个百个,亦可超得。莫说要作道场,他若肯到灵前嘱咐一声,承斯善力,即将超升,存亡两利也。又复多见世人不知因果,请那饮酒食肉僧道,来作道场敲钹擂鼓,不以经忏为主,专事热闹为胜。不知教人清净斋素,反更令人杀生害命。又将酒肉熏污佛坛,休言超度亡人,反与父母增添重罪。古德云:刀山剑树地狱,皆因杀生害命所感。经云:但结业缘,转增深重。此等僧道,自己不怕地狱,如何度得亡人。古云:欲度他人,先须度己。果然度得自己出苦海,莫道度亡一个,但是汝等上祖先亡,并及乡中,枉死鬼魂,承他善力俱获超升。”

而郗氏皇后就是因为志公和尚的德性而得以脱蟒身得度。同时志公和尚因此建立了一系列的超度仪规,留给了我们后人做为超度佛事的榜样。同时,这套超度仪规因为志公和尚的愿力,再加上我们后人用的多而形成的力量,使得很多的亡灵得以超度。

在虚云老和尚的《上海玉佛寺禅七开示》中也讲到一个超度个案。虚云老和尚说:“在万历年间,皇帝的母亲皇太后死了,要请高僧做佛事。先想在京中请僧,因此时京中无大德高僧,皇太后乃托梦于万历皇帝,谓福建漳州有高僧。皇帝乃派人至福建漳州,迎请许多僧人进京做佛事。这些僧人都把行装整理进京,恰在路边经过,其僧问曰:‘诸位师父今日这样欢喜到哪里去啊?’众曰:‘我们现在奉旨进京,替皇帝做佛事超荐太后去。’曰:‘我可同去否?’曰:‘你这样的苦恼,怎能同去呢!’曰:‘我不能念经,可以替你们挑行李,到京城看看也是好的。’如是就和这些僧人挑行李进京去了。这时皇帝知道他们要到了,乃教人将《金刚经》一部,埋于门槛下,这些僧人都不知道,一一的都进宫去了,惟有这位苦恼和尚行到那里,双膝跪下,合掌不入。那里看门的叫的叫,扯的扯,要他进去,他也不入,乃告知皇帝。此时皇帝心中有数,知是圣僧到了。遂亲来问曰:‘何以不入?’曰:‘地下有金刚,故不敢进来!’曰:‘何不倒身而入!’其僧闻之,便两手扑地,两脚朝天,打一个筋斗而入。皇帝深敬之,延于内庭款待,问以建坛修法事。曰:‘明朝五更开坛,坛建一台,只须幡引一幅,香烛供果一席就得。’皇帝此时心中不悦,以为不够隆重,犹恐其僧无甚道德,乃叫两个御女为之沐浴。沐浴毕,其下体了然不动。御女乃告知皇帝,帝闻之益加敬悦,知其确为圣僧,乃依其所示建坛。次早升座说法,登台打一问讯,持幢至灵前曰:‘我本不来,你偏要爱,一念无生,超升天界。’法事毕,对帝曰:‘恭喜大后解脱矣!’帝甚疑惑,以为如此了事,恐功德未能做到’。正在疑中,太后在室中曰:‘请皇上礼谢众僧,我已得超升矣!’帝惊喜再拜而谢,于内庭设斋供养。此时其僧见帝穿著花裤,目不转瞬,帝曰:‘大德欢喜这裤否?’遂即脱下赠之。僧曰:‘谢恩。’帝便封为龙裤国师。斋毕,帝领至御花园游览,内有一宝塔,僧见塔甚喜,徘徊瞻仰,帝曰:‘国师爱此塔乎?’曰:‘此塔甚好!’曰:‘可以将此塔敬送于师。’正要人搬送漳州修建,师曰:‘不须搬送,我拿去就是。’言说之间,即将此塔置于袖中腾空即去,帝甚惊悦,叹未曾有。”

而且自己也有亲身的体会,因为自己在老父亲临终的时候,为老父亲建立了往生西方阿弥陀佛极乐世界的信心。所以自己在送老父往生的时候就有很多的感应。自己送老父亲往生的过程,在自己的日记中有很详细的记载。有兴趣的人可以找日记来看看。

基本上是在下面这些文章里面:《巧用六根识父心》、《因不了解而抵触》、《面临严峻与辛苦》、《皆大苦恼地满愿》、《数数不如念弥陀》、《往生西方安乐刹》、《恒顺众生满大愿》、《到头云定觅山归》等等。有兴趣的人可以到下面的博客地址搜索到:
http://club.fjdh.com/index.php?uid-8283-noframe-1

巧用六根识父心(附:做功夫视频)https://mp.weixin.qq.com/s/rCmKL4pGdG1MXJAuHXex8A

明一法师  2018-08-27





◆ ◆ ◆
文 | 明一法师
记得那年11月11日坐完早板香回寮后打开手机,见到老父病危的短信。马上与姐姐联系,才知道老父于昨天下午突然中风,半身瘫痪,并且卢内大面积出血,血块压迫视觉神经与语言神经(不能说话也不能看东西了)。

因为没有及时发现(保姆不在,可能在两三个小时后才被堂嫂送饭发现),受凉而肺部严重感染,现在医院抢救。

自己先到客堂给老父挂了一个超度他的冤亲债主的牌位,希望他减少痛苦,然后等待进一步的消息,同时自己做好了回福州的准备。下午晚课后,没有像往常那样不出禅堂,而是用了药石后继续与福州联系,得知病情更加严重,姐姐已心神无主。

不知道该保守治疗还是开刀。开刀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基本上可能会下不了手术台而死亡。因为他的开卢手术不是打几个孔把血块吸出来了事,而是需要打开头颅,让血块自己吸收(出血面积太大,而且分散)。不开刀保守治疗,则永远不能看见东西与说话了,而且肺部严重感染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自己马上向师父请假,决定晚上坐火车回榕,处理此事。得到师父的允许,同时与当家师,知客师打招呼,晚上坐上从黄梅到福州的火车。第二天中午到达福州后,本想直接去医院,但是有人提出要自己换俗服才能去医院,自己坚决不同意,只好先到姐姐家落脚。

因为自己的态度坚决,而老父的病情进一步危险,不再有人敢出头干涉了,自己才能在下午四点见到老父。其实,自己如果中午直接去医院也无法见到老父,因为老父住进了重症病房,每天只能在下午四点到四点半之间与家人见面,其它时间任何人不能进入病房。

三点左右自己就到了病房门口,同时与医生进行了治疗方案的交流,了解了情况的严重性。因为老父平时身体很好,一切事务都是自己决定,所以大家也希望得到他的意见。现在,因为他口不能言,大家都束手无策。但是,私下基本上一致同意保守治疗,因为开刀的成功率实在太低。

见到老父没有来得及百感交加,毕竟八年没有见到老父了,而是想办法如何在他看不见,又说不了话的情况下与他交流。抓着老父的左手(右半身瘫痪了),看着他身上插满了各种的管线,不禁把手握紧了点。突然感觉老父也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自己马上在他耳边问他(因为时间紧张,探视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希望是保守治疗还是动手术。

因为自己知道老父的意志非常顽强,同时看到他的神智还很清醒。自己就把情况跟老父说了,并且问老父他希望保守治疗还是动手术。自己就说:“如果同意保守治疗就把手松开。”很快,感到老父握自己的手慢慢放松,自己明白了老父的愿望后,就跟老父许诺,希望他不要害怕,自己会一直在他身边陪伴他,这时老父握自己的手劲更大了。

很快探视时间就到了,自己也从此一直守护在病房的外边。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因不了解而抵触

每天来看老父的人都很多,最多的时候,半个小时见了八个人。所以,不能与老父更深入地交流,自己心里很急。同时,老父的病情极不稳定,时好时坏,自己在病房门口,频频接到病危通知。尽管采取保守治疗,而且处于完全无菌的病房状态下,肺部感染依然在扩大。
在探视老父的时候,有一位医生对老父说,你有一个出家的儿子真是命好,同时建议自己在老父床头放部念佛机。可惜这位医生不了解老父的脾气,老父直到现在还不了解佛教,甚至抵触佛教。因为家族绝大部分是信基督的,老父对自己的出家还在耿耿于怀。
有一天,自己到开元寺买了一个念佛机。进去探视老父的时候,自己就把念佛机开开并放在他的耳边。与平时一样,跟他说,如果同意听就把手松开,结果很明显地没有反应。自己识趣地把机器关掉,这时老父明显很高兴,紧握自己的手明显时松时紧,并且用大母指头摸索自己的手背。自己知道老父还是不愿意接受佛教。自己在想是否让医生或者让家族中的人来劝说。
接受佛教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落实,情况已经越来越糟,各种并发症开始出现,医生在明显地要求自己准备后事,压力很大。同时昂贵的医药费,给姐姐的压力也很大。尽管绝大部分可以报销,但是光是压金姐姐就已经吃不消了。尽管姐姐一直不让自己操心钱的事情。但是,从边上的人聊天中了解到,在重症室里面的病患费用每天三五千是少的了,自己就看到有一张两万八千七百多费用的当日清单。几个在重症室住了几个月的家属说,他们大部分已经花了一百多万。
情况越来越坏,医生要求自己签定是否进行气管切开术的手续。因为老父的肺部感染面积越来越大,呼吸已经非常困难。在这之前,自己也知道会到这个地步,所以提前与家族的长辈和当医生的亲友协商,大家一致认为,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让老父以最少的痛苦方式离开人世,是最佳的选择了。
在签定拒绝“气切”手术的时候,自己的手是发抖的(可见平时修行还是很不够,在危急的时候还是做不到神闲气定)。同时希望转出重症室,因为,希望老父在弥留之际,可以多见一些亲友,同时自己也可以与老父有更多的交流机会。通过大家的努力,终于将老父转到普通病房。
这个期间,自己每天晚上都是睡在重症病房的门口。有很明显感觉老父恐惧的感应,甚至连老父的兄长也有感应,八十多岁的老人,自己在家吓得手直哆索。尤其是在病房外为老父准备遗像的时候,有很明显反应,不得不终止处理照片。让别人回家再进行处理。
自己很明白,老父在这个时候的处境。所谓八苦交煎,如列龟壳,并且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而产生的恐怖。所以,每天在探望他的时候,总是简单地安慰他,告诉他自己一直在门口守护,告诉他自己将会一直陪伴他。自己很自信地认为,不管老父如何,只要老父信任自己,自己就有能力帮助他解脱。
-----------------------------------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https://mp.weixin.qq.com/s/25qPX8N0NI2X4-FnHyFGgg

面临严峻与辛苦(附:做功夫视频)

明一法师  2018-08-25





◆ ◆ ◆
文 | 明一法师
那天,老父的病情比较稳定,同时得到了转到普通病房的消息,自己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将会非常辛苦了。因为在重症室,一切的护理是由里面的护士完成,而转出到普通病房,这些工作就要落到家人身上。

对病情一直处于病危的病人护理,一个人是不够的,最少要两个人,甚至同时需要两个人。自己和姐姐自然承担起这个工作。

老父的病情远比自己想像的要严重,即使在重症室这样好的“空气层流过滤”保持无菌的房间里面,肺部的感染还在不断扩大,呼吸极度困难。转出到普通病房无疑是会加快他的死亡过程。

所以,在转出来前也向老父说明,老父自然因为可以与自己有更多的时间交流而高兴,同时为能见到更多的亲人而愿意面对这种严峻的局面。

自己的压力也是很大的,不但来自身体(护理工作),还有来自面对这样的现实。一直想着老父要是接受佛教多好,抬回家去,在自己家(医院是不净之地,在家不管如何会清净些,何况自己已经布置好了佛堂)助念。

这样自己能够最有把握地送老父往生,也可以得到边上的人助念帮助。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是做不到的,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重病的病人实在脆弱,在把老父安放在新病床的时候,再次发生危险。老父不断地呕吐,明显供氧不足,脸色都黑了。自己一头抱着老父,一边处理他的呕吐物,一边鼓励他不要害怕,并且尽量放松,不要对抗。医生护士更是紧张,自然会听到把这么重的病人转出来的埋怨声,同时再次得到病危通知。

经过四五个小时的紧张抢救,总算安稳了下来。自己自然是一直在旁边鼓励与安慰老父,叫他不要害怕,不要对抗,放松身心与医生配合。整个过程,自己一直抱着他的头,事后才知道自己汗湿所有衣服。好在有以前打七的经历,这些惊险与身心的压力,没有压倒自己。

每两个小时要给老父翻个身与拍背,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他身上一共有十五根管线。第一次翻身的时候,自己就不小心把饲食管给卡住而不得不拔出来了。这意味着老父的营养来源的断绝,要重新插一次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从此每次翻身再也不敢不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每两小时测一次尿糖;每小时甚至半小时测一次体温;记出入量;从饲食管喂食;吸痰;点滴、注射泵等从不间断的看护,以及各种各样的检查忙得不开交。最麻烦的是处理冰帽,买冰、装冰、防冻伤、防渗透出来的水弄湿身体。尽管非常小心仔细了,还是常常发现这湿一块那湿一块,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在倒尿,换尿布,擦身等等护理之余,自己自然不会放过与老父交流的机会。有时候看到老父睡过去了,在回答边上的人问自己一些问题的时候,会突然发现老父还在认真地听着。

比如说到过去无悔,现在无怨,将来无忧等有关佛教的理念的时候,老父明显不干,自己只好安慰他,不说了。





   
做功夫视频

〖生死问题〗讲座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https://mp.weixin.qq.com/s/PXecA4NS6SDU7E37TU7_SQ



皆大苦恼地满愿(附:做功夫视频)

明一法师  2018-08-24





◆ ◆ ◆
文 | 明一法师
很多亲友来看望老父,自己就要交代来看望他的人不要在他面前哭。把自己所学的八苦与“觉的能力”告诉他们,自然也会告诉他们如何与老父交流,同时教他们一边握着老父的手,一边用棉签沾点水给老父湿润干 涸的嘴唇,老父会好受一些。因为自己没有事情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

当然老父会很开心,尽管他的呼吸还很困难,身体的痛苦不言而喻。在讲八苦等理念的时候,老父自然也会听到。精明的老父自然很快会理解八苦的说法,何况他现在亲身经历这样的处境。

所以,尽管老父没有明确接受佛教,但是慢慢不再反对自己的说法。同时,爱面子的老父开始接受自己出家的现实。

人生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嗔恚、五蕴炽盛八苦是我们每一个人要面对的。就算是一个快乐得如天人般的人,也是避免不了的。这个事实就是佛教要教我们如何去面对与处理的,这些苦是怎么来的?如何去面对处理它?这就是四谛“苦、集。灭、道”所解决的问题。

处于老父这样的处境,他真的八苦交煎。身体整天在发高烧,每次吸痰就像要了命一样,往往从口腔吸不出来,就要从鼻孔吸,其痛苦之甚不可言状。这时候他的求不得不是一般的求身外之物的求不得了,而是人们最基本的活动求不得,口不能言真的是有口说不出,其它的苦自己是不愿意再去描述了。

更加可怕的是对未来的恐惧。因为我们人类最大恐惧来自对未来的不确定。我们都会有这样的体验的,再苦再难的事情,一旦摆在了面前,我们也就能去面对,所谓人生艰难唯一死。

可是,当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在等待未知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那是最难过的时候。因为我们对未来不确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这是最可怕的。

好比一间房间里面有很恐怖的事情,如果我们进入到了这个房间,我们就会想办法去面对这个苦难的现实。而我们还没有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这个时候是最可怕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会引发我们的散乱心,会让我们的心无所着,从而胡思乱想,所以,这个时候是最可怕的。

所以,自己总在护理之余,握着老父的手,安慰他,鼓励他。当然也常常试图让他念佛,更加明智地不去强迫他,一旦发现他反感就马上改变方式。

当然这几天自己是很辛苦的,但是自己知道,老父更加辛苦,大家都在辛苦。但是。这是我们满愿的时候。所以,自己为有机会去辛苦而高兴。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https://mp.weixin.qq.com/s/GI1cgL5RIQwyls3v5mwRlQ

数数不如念弥陀(附:做功夫视频)

明一法师  2018-08-23





◆ ◆ ◆
文 | 明一法师
记得那天下午刚到医院就感觉氛围不好,医生再次询问是否送回重症室?是否进行气管切开术?是否叫麻醉科来插管?同时氧气加到最大,升血压药剂量加到最大,其它可能还采取了别的很多措施自己不知道。自己知道老父不久人世了,因为已经有所准备,所以告诉医生不要采取物理措施,其它的药物可以使用。

老父一直在呕吐,呼吸非常困难,痰也特别多,吸痰罐里面的痰都快满了,病人明显很烦躁。自己自然参与进去,先是做些外围的清理,心里一直在想如何才能让老父安静下来。因为自己心里很明白,这是因为病人心里很乱而出现的情况。这个时候如何安慰好老父是关键。

好不容易坐下来,握着老父的手,叫他不要急,不要对抗(呕吐和吸痰对病人来说真的很要命)。不管我们怎么处理,呼吸中的痰声总是很快出现,基本上五分钟就要吸一次。

看到老父如此痛苦,心里非常着急。想起平时教别人禅修的时候,是不用提佛字的。所以,自己试图在这个时候教老父数呼吸,这样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

所以,自己就一手拉着他的手,一手摸着他的头,按照他每呼两口气(呼吸很急促,无法一口气数一下)数一下的节拍,在他吐气的时候要求他跟着自己一起数。

非常幸运的是,老父的专注力极强,很快就能把注意力转移到数呼吸上来了,从而整个人安静了下来,不再呕吐也不要频频吸痰了。

可能是因为刚才老父太疲惫,很快就睡着了。可是,十几分钟后,在他的呼吸声中又有明显的痰声,并且病人也随着醒来,而且明显地烦躁。吸完痰后,自己就要求老父一直专注地跟着自己数,在他要放弃不数的时候,提醒他要专注起来。告诉他,只有把注意力转移开才不会痛苦。

并且,采用一些小技巧,比如问他,三后面该数多少等,这样他的专注力就随着自己转移。数了一两个小时后,病人明显安静了下来,但是枯燥的数数也开始让老父的专注力越来越差。因为他实在太累了,身体一舒服就不想跟着数。可是一不数,没多久就又会有痰涌上来。

自己也非常吃力,因为总想把老父急促的呼吸平缓下来。所以,在数每一个数字的时候,要拖很长的声音,这样需要比较长的气息来引导他。

所以,自己就在数数的时候,参进一两次的阿弥陀佛。同样是在他的两次呼吸之间念一个字,老父没有反对,并且因为简单而更加专注。

大约交替了十几分钟,我们俩就干脆只念佛了。这样在念阿、弥、陀、佛的时候可以把时间拉长,老父的急促呼吸也明显可以缓和一些。

在比较平稳的时候,自己再以呼吸的频率告诉老父,“是很强烈的”、“光”、“我们父子俩”、“手拉着手”、“迎光而去”。从而老父的专注力可以很容易集中。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https://mp.weixin.qq.com/s/qOR_A80Ys5Nzft8BpflUmg

往生西方安乐刹(附:做功夫视频)

明一法师  2018-08-22





◆ ◆ ◆
文 | 明一法师
就这样,老父开始了念阿弥陀佛,气息越来越平缓。自己很明显能看出老父不再吃力,自己也轻松起来。同样,一但老父不念,休息睡去,不用多长时间,痰就又上来了,不得不吸痰,然后是又一次的痛苦过程。所以,自己和老父都不敢轻易不念。

有一次,自己看着老父安祥的样子,以为老父睡着了,自己就捏了一下老父的手,叫他把注意力专注起来,跟自己念。这时他还把手指头动了两下,表示自己冤枉了他,他还在认真地念,只是气息平稳了而已。这样一直念到晚上九点多,自己看老父比较平静,就把念佛机开开,自己去楼道休息了。

没睡多久,发现病房内的医生护士走来走去,自己知道老父又出问题了。一看时间才十一点左右,自己再次打起精神,一手握着老父的手,一手摸着老父的头,再次开始按照老父急促的呼吸频率念佛。当然中间插些“是很强烈的”、“光”、“我们父子俩”、“手拉着手”、“迎光而去”。

这次没有那么幸运,即使自己非常专注,但是老父则很不稳定,痰明显增多。每次吸痰都非常的可怕,自己只好更加专注地念,同是心里面观想阿弥陀佛的功德。看着老父吸痰时的痛苦,自己就把“是很强烈的”、“光”、“我们父子俩”、“手拉着手”、“迎光而去”之后加上“不再留念”。

老父也随着自己的专注念佛,时而还能听见他喉咙里面的佛号声。人也开始平稳,呼吸也开始平稳并有所延长。但是好像听到边上的医生护士问是否需要抢救了,因为自己非常地专注,也没有注意到外边更多的情况。就这样念了一段时间,老父的呼吸越来越平缓,气息也越来越长。

基本上可以按一口气念一个字了。所以,自己就频繁地加入“是很强烈的”、“光”、“我们父子俩”、“手拉着手”、“迎光而去”、“不再留念”。气息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平稳,很长时间没有吸痰了,自己更加专注地带着老父念。突然,老父吐了一口痰出来,气息也拉到了最长,随着呼吸也就停止。

自己知道,这个时候还没有完成,继续为老父念着阿弥陀佛。同时交代边上的人不要哭泣,再把念佛机打开,叫大家帮助一起念。就这样,一边念佛一边帮助医生护士去除老父身上的各种管线,叫人买寿衣,擦身子(很干净),穿衣服。同时体测老父脚的温度和身上各处的温度,一切很圆满。

因为自己知道,在十六个小时内最好不要动老父的遗体,所以就问医生是否可以抬回家去,医生表示很难,没有办法只好送到太平间。为了让老父平稳一点,自己在太平间租了一个冰棺,再把念佛机开开放在棺材的上面。一边念佛一边回家布置灵堂。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恒顺众生满大愿

根据自己的经验,老父的去向很好,姐姐甚至听见鼓乐的迎接之声,当然自己一直处于光明之中。回家把老父的遗像安放在了佛堂之前,发了一则简短的消息,请求佛友帮助助念,希望老父早日花开见佛。天也亮了,实在太累了,就各自休息去了。

起来后,去开元寺买了点用品,把灵堂完整起来,同时结缘到了几本佛经。自己一个人把房子洒了一下净,上了一堂大供。姐姐已经把老父去世的消息告诉了有关人员,同时联系后事一条龙服务的公司,以及联系有关事宜,等等事项忙个不可开交。

几位亲戚也赶来,为我们主持后事的有关工作。经过协商,最后大家一致通过按照政府办丧事的方式进行。这样,自己就不用披麻戴孝,只是戴个黑沙就可以了。一切的丧事全部从简,遗像后面是一米五高,一米七宽的西方三圣像。所以,自己跪拜起来也不是问题。

联系骨灰存放,开具各种各样的证明忙了好几天。自己每天就在吃早饭之前上一次大供,念一遍《普贤菩萨行愿品》,晚上睡觉之前念一遍《普贤菩萨行愿品》、《金刚经》、《阿弥陀经》等。把这些佛事的功德回向给老父,希望他早日花开见佛。

姐姐更是忙个不停,因为很多的证明、联系等由她自己去跑。因为自己是个出家人,跑这些事情总是不大方便。实在需要自己出面的时候,自己才参与进去。尤其是因为自己坚持吃素和穿大褂,给姐姐的工作增加不少的麻烦。因为有些信仰不同的人需要事先进行协调,实在协调不过来就取消一些活动。

第一天晚上,自己一个人睡在灵堂里面非常想哭。开始时提了好几次的“念佛是谁”,怎么也发不起疑情,一直在胡思乱想。后来发短信给庙里面的师兄弟问想哭怎么办?自己也知道不会有答案。后来强行提“念佛是谁”,一再地举“念佛是谁,举了几十遍总算疑情发起来了,自己才安静了下来。

后面的日子也全是这样,每天早上上大供,白天就出去办事情,每天晚上就提“念佛是谁”才能使自己安静下来。一直到骨灰安放好后才慢慢恢复了自己心情。接着是回访长辈,同样面临着宗教信仰不同的问题。所以,在回访之前都先要征求被访长辈的同意,这样办事情的效率就会低一些。

当然会有一些信仰不同的人说一些不满意的话。但是,自己也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所以,心里有所准备。不管他们怎么怪罪,自己按照唾在脸上让它自干之的原则处理。这样一来,反而得到更多人的理解,只要能吃素和穿大褂,自己再累再难也愿意满任何人的愿望。

其实,在自己的心里面已经没有什么难与累了。北俱卢洲长梗米,吃了无嗔亦无喜,这是自己基本上能做到的。所以,在办事情的时候,自己的心态一直很平静,只是在想到老父的时候会有情绪的波动(这说明自己的功夫没有到家,需要更进一步的努力)。因为永嘉大师曾经说过,菩萨的境界是内心枯木外现威仪,自己实在很惭愧。

更多的亲友是对自己关心与爱护,他们尽量帮助自己,不余余力地帮助自己处理前后之事。即使对自己有指责的亲友,他们也是处于对自己的关心与爱护,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够多回福州,看望他们,看望故居。这次老父过世的事件,真的是得到大家的支持与帮助,圆满了大家的愿望,做到了大众认可、大众参与、大众分享、大众成就。无愧于朋友们给自己的说法:“不是弃世者,亦非世弃人”。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https://mp.weixin.qq.com/s/9GAD1fzWSZap1F8QpC7EUw
到头云定觅山归(附:做功夫视频)

明一法师  2018-08-20





◆ ◆ ◆
文 | 明一法师
签署了一系列的协议之后,老父的后事总算告了一个段落。邀请同学去了一趟鼓山涌泉寺与闽侯的雪峰寺,回味了一通的神宴禅师与雪峰义存禅师的事迹后就准备回四祖寺了,自己毕竟是山里面的人,最后还是应该回到山里面去,何况庙里面要打禅七了,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帮忙处理。

更重要的是,禅七是自己最喜欢也是最需要的用功时机,如果有可能自己是绝不会错过的。尽管这次回福州之前有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城市也不是自己留恋的地方。所以,在事情有点眉目之后,没有理由留下来,自然决定早点回庙里面去。

当然亲友总是希望自己多留一段时间,还有一些的法律文件也的确需要签署,有些事情也需要进一步去办理。所以自己决定在回去打完禅七之后,再回一趟福州,这样,就能不耽误两边的事情。同时,利用闲暇时间,把自己这几天的日记整理出来。

这次的日记整理还真的很困难,因为回想当时老父的往生实在是很残酷的事情。总是不能一口气就把日记一下完成,因为一回想到当时的情形,自己就会烦躁,不能安静下来。

所以,就要用一会儿的功,提一下“念佛是谁”,或者做一会儿别的事情,等到自己安静下来的时候再继续写。

本想不再把这残酷的过程描述出来。但是,自己觉得这个过程很有意义,不但是对自己用功的一次检验,也是给其他人处理这样事情的榜样。

老父是一个意志力极强的人,要他改变自己的观点可以说根本不可能。所以,在他临命终的时候,能够接受阿弥陀佛的接引,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在《悼念父亲大人》一文中有说过,老父即使在劳教和劳改中,都没有改变他的观点。平时的家庭生活纠纷,同事、亲友的埋怨,从来就没有动摇过他的信念,这次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面,从接受自己出家,再到接受阿弥陀佛的接引,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

自己也知道,正像有的亲友说的那样。人在弥留之际,不管是什么宗教信仰,都能让老父解脱。但是,在老父弥留的时候,只有自己在老父的身边,而自己只会、并且擅长念阿弥陀佛送往生,而且最后成功地达到目的。这个目的不但包含了往生极乐世界,同时是老父最少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的成办。

所以,这个结果,是大家事先共同认可的——让老父以最少的痛苦离开这个世间,这是一个最佳的方式,也是自己希望送老父往生阿弥陀极乐世界的目的。当然自己很明智,一再地试图不说佛字,尽量满足各自的宗教信仰。同时是老父对自己充满信赖的表现。

因为没有老父的信赖,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的结果。正是老父对自己的疼爱,他才会对自己信赖。而且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个过程。他既给自己了承欢膝下的机会,也满足了自己想为老父做点事情的愿望,又让自己没有承受很大辛苦与磨难。所以自己更加地感恩老父,他让自己满了所有的愿。

那天就要登上回黄梅的火车,将近一个月的尘劳也将告一段落。在这一个月中,自己扮演了很多的角色,常常称谓混乱,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好在在这一个月中,自己还能坚持吃素与穿大褂,保持了一个出家人最基本的特色。当然,因此也造成很多的麻烦与困惑。

好在有师父的感恩、包容、分享、结缘。不管如何,这是自己常常教别人的处理事务的方法,这次轮到自己使用,同样非常犀利。正因为这样,基本上没有纠纷,甚至感动了很多不信佛的人。在不同宗教信仰的环境中,更需要感恩、包容、分享与结缘,这样才能和谐自他,才能更加突显佛教的形象。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