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究竟一乘宝性論 宗萨仁波切精彩讲解

 
  究竟一乘宝性論

  宗萨钦哲仁波切
  日期:2006 年5 月12 日地点:台北車站五樓演艺厅

  四世纪的时候,在印度有一位女子跟王子在一起生无着,跟婆羅门生世亲。大家都知道这兩位,在大乘裡他们就像是明灯一样的导师。特别如果不是无着的话,很多在中国古代的教法跟修行的教法都不会存在,我相信玄奘就是被无着的教法所启发。

  无着为了要积聚功德和智慧,所以对着弥勒菩萨祈请。但他修行了12年,連一个好梦也没有,更别說有什么好的征兆,这是我们通常修行了3个月就在吹嘘的东西。最后他非常灰心,放弃修行。他走到一个小镇,看到一只母狗刚生了几只小狗,母狗病得很严重。突然间很大的悲心从无着的心中生起,他很想帮助这个动物,但他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根棍子和一个托钵的碗。他把这兩样东西换了一把刀,拿这把刀把自己腿上的肉割下來,给在母狗身上飞的虫吃。他又不想在捉母狗身上的小虫时伤了牠们,所以决定用舌头把他们舔起來。当他把眼睛闭上,低下头准备把小虫舔起來的时候,他没有碰到任何东西。当他张开眼睛,看到弥勒菩萨本人就站在那裡。

  无着非常兴奋地抱着弥勒菩萨痛哭流涕,他說:「我向你祈祷了12年,什么都没有,連一个好梦都没有,你真是没有慈悲心啊!」弥勒菩萨說:「不是这样的,我一直都跟你在一起,这次因为你发了悲心,清除很多蔽障,所以你才看到我。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把我带到镇裡面,看大家怎么反应。」无着就把弥勒菩萨抬起來放在他肩上,走到镇上对大家大声說:「大家快來看弥勒菩萨!」每个人都以为无着经过12 年闭关所以发疯了,只有一个老太太看到无着肩上背着一只快死的母狗。

  传說弥勒菩萨住在兜率天,他把无着带到兜率天。在天界的五天就像是地上的五年,弥勒菩萨教导了无着五种弥勒的教法,这个《宝性論》是五个教法裡面的最后一个。

  大家都知道弥勒菩萨是下一位佛。在无數劫以前,当时弥勒菩萨还是个凡人的时候,他遇見了一位佛叫玛哈木尼〈Mahamuni〉。他因为非常受到启发,所以供养这位佛一天的食物,从这个佛受了戒。在大乘的经典裡提到,诸佛讨論谁要先在什么时候、到什么地方去,大部分的佛都选择半末法时期。因为在所谓的黄金时期,众生的生活都很好,有很多的享受,会忘记修行,所以大部分的佛都决定不在那样的时期出现,寧愿选择比较末法的时期。可是弥勒菩萨认为,即使在黄金时期,那些人也还是众生,还是需要步向证悟之道,所以他选择在黄金时期出现。

  在大部分的佛教传统裡面,或說在印度,通常把佛教分为兩种支派。对于佛法非常权威、有最后诠释权的人,就是龍树和无着兩个人。有人說是弥勒,但基本上他和无着是一样的。甚至在今天,如果你是稍微认真的佛教学生的话,你会注意到有这兩种派别,它们虽然谈的是同样的事情,可是有兩种风格的說法。我个人很有幸跟在座诸位分享过龍树以及他那个派别的教法,那是很令人佩服的一些人。中观派的明星们,包括了像是龍树、月称、寂天等。可能会讲得不好,但这次我也很荣幸在这裡跟大家分享另外一派人的理論,这也包括一些不得了的人物,像是无着、陈那、法称;这边的人比中观的人更多。

  令人非常赞叹的是,从无着的口中說出的弥勒的教法,在台北車站的屋顶上被讨論,这是一件令人赞叹的事。让我们都祈祷,不只我们自己,也包括下面那些没赶上火車或是來得太早而感到无聊的人,都跟无着结缘,因为无着說的是非常殊胜的教法。他非常生动而具說服力地告诉我们,觉醒证悟是可能的。他不只谈信心、虔诚心、信仰而已,而且是讲纯粹科学的事实。

  让我提醒你们,龍树和无着都是論述佛陀的教法,但强调的重点不一样。即使像「空性」这个词,龍树会着重在「空」,而无着比较着重在「性」。就像我们刚才念的《心经》,龍树会比较讲「不增」,无着喜欢讲「不减」;龍树喜欢讲「色即是空」,无着喜欢讲「空即是色」;龍树喜欢讲「无无明」,无着喜欢讲「无无明尽」。所以是非常令人赞叹的。

  我们大家包括我自己在内,都不是伟大的修行人。大家走出这个门,都会想一些世间的事情。可是就是花一兩个钟头來研究这个教法都是非常值得的事,因为它告诉我们佛教非常丰富的一面。在比较实际的方面來說,我们說证悟、证得觉醒,为了它我们需要放弃无明。龍树說无明实际上是空性,无着說无明是可以被去除的。就是这样细微的差别,我们可以來好好享受和了解。

  我心深处知道我不会說得很好。有非常伟大的学者写过非常伟大的論述,我想试着用几本书來跟大家說明。其中有一位伟大的西藏老师叫Rongden ,还有无着自己的論述,还有另一位学者米旁的論述,还有宗喀巴的学生嘉察所做的論述。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論述是由蒋贡康楚羅卓泰耶所做的,不过在他的論述裡面,把《宝性論》看作是密乘的教法。我非常鼓勵大家研究蒋贡康楚羅卓泰耶的教法,我非常鼓勵大家研究他的論述。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个题目叫做「究竟一乘宝性論」。这次基本上讲的是大乘,为什么它是大的或伟大的,有很多原因。它有更伟大的发心──不只是求得自己的觉醒,而且也求所有的人的觉醒;有更大的見──不只是无我,而是人无我和法无我;有更大的行──因为更大的見所带來更大的行,如果帮助一个众生你需要說谎,你就必须說谎,像这种行。

  屋他拉坦特羅〈Uttaratantra ,《宝性論》的藏文〉中的「屋他拉〈Uttara 〉」可以被翻译为无上的、最高的,这有几个原因來解释。一个是因为它是五个教法裡面的最后一个,所以可以这样說;或者是說最高的、最终的、最上的,基本上就是没有比这个更高的道理。「坦特羅〈tantra 〉」是一个很大的字,不只是一个很大的字,而且是一个很重要的、需要研讀经典的字。事实上坦特羅这个字,就是跟表示密乗所用的坦特羅是一样的字,这个字基本上的意思是一种連续。这就是这个論的主题。可能诸位都会觉得迷糊了,什么样的連续,我们到底在說什么样的連续。我不知道怎么开始,因为这个实在涵括很多,基本上所有有关于佛性的教法,都是在谈「坦特羅」,就是刚刚讲的「連续」。我们刚刚在讲的这个「坦特羅」不是密乘的「坦特羅」。

  当我们在谈这个的时候,基本上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无明的,我们就假设这样,也许不是这样,而只有我自己是这样。不过假设大家都是无明的众生,我们无明,因为这个无明的狀态,我们想要觉醒证悟。我们不要无明,所以我们要怎么做呢?我们去修行、去改善,我们去进展,这是第二个阶段。最后我们终于证悟了,这是最后的阶段。很重要的,大家要知道,在这三个阶段裡面并没有三个众生。某个众生是无明的,同样这个众生他修行了,同样这个众生他觉醒证悟了,所以是同一个延续的众生。

  你们可能会觉得,「这个这么简单,为什么仁波切要讲?当然是这样子,我是无明的,所以我想证悟,所以我在修行,这有什么好讲的呢?」可是不要忘记,我们是在这裡研究哲学,所以研究哲学要跟律师一样的,要很精准、精确,所以每一个事情都要很精准的定义。我们可能今天晚上只谈这点,可是这点很重要,大家了解了这点,才能够了解《宝性論》在谈什么。

  为什么要给这个例子呢?让我们來这样讲,让我们假设,我们不认为我们的本性是佛性;而是让我们假设,我们相信我们的本性是某种邪惡的东西,比如說某种有原罪的东西。然后我们就跟某个人或某个东西祈请,比如說神或是上帝,最后我们到了天堂。根据无着菩萨他们的看法,这裡面就没有連续;因为你以前曾经有原罪,对他们來讲,这个就没有連续性。

  让我们用另外一个典型佛教的例子來說。有一个白色的海螺,而你有黄疸病,所以你看这个白色海螺是huangs的。有人告诉你,你有问题,所以你看那个海螺是黄的。于是你去看医生吃药,然后你的病慢慢好了,然后慢慢你就开始看那个海螺变白了。到最后呢,你的病全部都治好了,所以你就看到那原來是个白色的海螺。这裡面有一个連续,有一个「坦特羅」在这裡。不管有没有黄疸病,或者是有没有吃药,那个白色的海螺是連续的,一直連续都是白色的海螺,这一点对于建立起一个步向证悟的道路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大家不相信这个的话,佛教的非神学的道路,或者是比较神性的道路,全部都崩溃了。

  所以,回到真正的意思,我们有佛性,我们是无明的。不管我们无明狀况多糟,我们的佛性是延续的。我们证得觉醒的时候,也是同样的佛性,不增也不减,就是《心经》中所說的不增不减,这是我们在这裡所說的連续。有关「坦特羅」,有时候是很难去了解这个事情,可是却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个連续性,我们就没有这个道路了,没有修道的道路;如果没有这个連续、没有这个「坦特羅」的话,就没有东西把刚刚所說的白海螺或黄海螺、黄疸病或是没有黄疸病、吃药或是不吃药,没有东西把它们連在一起。如果大家了解这个的话,甚至我们可以用神学或宗教用的词,叫做拯救。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說,我们向佛祈请,所以祂可以拯救我们。为什么祂可以拯救我们呢?因为我们能被拯救,那个能被拯救的特性,就是連续,就是「坦特羅」那个連续性;这是非常重要的。不管我们有多糟、多坏,我们都可以被拯救。事实上,在这个論的最后,弥勒菩萨会告诉我们,了解佛性裡面所讲的这个連续性非常重要。

  最后再举一个例子,就是在弥勒菩萨最后讲的其中一个例子。他說这些比较年轻的菩萨,当他们在拯救、帮助众生的时候,他们有时候会灰心或退转。但是因为了解到佛性的連续性,了解到这个面向的时候,这是把他们带回來继续前面道路的原因。

  「霞史特羅〈Shastra〉」是「論」的意思。

  我们休息一下,休息十分钟。
  〈中场休息〉

  现在大家还在进出的时候,我们利用这点时间,各位有没有什么问题要请教?

  问:请问仁波切,无着菩萨有五部論着,我们现在讀的是第五部,前面四部是不是跟我们比较无缘,或是說第五部比较重要,以及到底它的角色在哪裡,为什么要教这第五部,而前四部都没有教?

  答:虽然說有五个教法,不过并没有个顺序,所以这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传统上,比如說像是在西藏的佛学院裡面,他们讀非常多而且非常密集的龍树菩萨的教法。事实上,先教、先学龍树菩萨的教法是一个传统,特别重要的是建立見地,因为龍树菩萨会切除所有的东西,没有任何东西不被他切除,每一个东西都被分析,然后最后达到空性。事实上,在比较高阶的教授裡面,《宝性論》都是在比较后面才学的,然后现在你突然听到所有的东西都存在、存在;这是非常好的。因为首先你破解、拆解所有的东西,然后建立見地,然后你才來学《宝性論》,建立你的修道。

  事实上,弥勒菩萨的第一个教法,基本上是般若智能的教法,「阿比达。玛撒玛雅。阿朗噶拉」,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我跟大家很坦白地說,我自己并没有很懂那个东西,因为那个东西很复杂。事实上,在色拉寺、哲蚌寺,在格魯派的教法裡面,刚刚讲的那个教法,第一个教法,只有十四页,可是他们讀七年。研讀那个教法基本上就已经自成一个世界,有很多很多論述是关于那个教法。它也有一个小名、绰号「运」──就是母亲的意思。

  问:再一个问题是說,相续是不是也是无常的?

  答:你慢慢听就会知道了。你问的问题非常好,因为我们现在谈的东西,有一个非无常的感觉,所以才会在佛教的传统教法裡,放在比较后面的时候才來谈,而不要让学生有误解。事实上,在藏传的系统裡面,也有一些讨論或者是辩論:《宝性論》到底是了义还是不了义?很多萨迦派跟格魯派的学者都认为这是不了义的,需要再解释。在寧玛派及噶举派,尤其是有一位上师叫敦布,他认为这是唯一的了义的教法。而且还有整个西藏的自空派跟他空派的这些辩論,不晓得有没有必要,不过可能再讨論下去的时候会谈到。在现代这个社会,有这么多的虚无主义,弥勒菩萨的教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问:我想请教仁波切,如果作为一个佛弟子,我们要寻求解脱道的话,既然龍树、无着菩萨释从不同面向去解释同样的东西,但我们需要兩样东西都学吗?还是只要学其中一样就可以?

  答:我会建议你,因为你兩边都了解的话,对空性的了解会更丰富。这是接下來继续谈的一个好问题。因为了解佛性,对于我们要寻求证悟是非常重要的,而这个《宝性論》,就是唯一的、可以說是最好的一个谈佛性的論。记不记得我们在休息之前所谈的?如果你祈请的话,你可以被拯救,因为大家都是可以被拯救的。对于那些把海螺觉受为huangs的人,我们可以让他去除这个觉受,因为海螺本來是白的。

  我先简要地跟大家讲一下,虽然会持续地听到这些論点,我接下來要讲的内容,有些学者可能会认为我是以龍树的观点來解释无着的看法,有些噶举巴的老师可能会斥喝我这个样子的說法。但是为了要让大家了解佛性,我觉得要让大家听听这个。

  人家說我们有佛性,你怎么知道?你怎么证明?这是个大问题。我们谈到「攘得」,就是去除障蔽以后的结果。我们所有的烦恼、我们所有的障蔽,它们都是可以被去除的。你把它去除以后,是什么东西在那裡?你把烦恼蔽障去除以后的那个空间,或是蔽障去除以后的那个,就是佛性。

  我没有办法给大家直接的证明說佛性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很容易的跟大家证明障蔽是可以去除的。比如說你现在很生气,或者是很愤怒,然后有人來跟你說平静下來,即使你只平静下來一点点,那就证明障蔽是可以去除的。听起來虽然很简单,但是如果你想要认真成为一位大乘佛教徒的话,这点是非常重要的。障蔽是可以去除的,这是非常明显的事情。当然有些障蔽看起來是非常难去除,不过很难去除跟不能去除还是不一样。有一个成语說积习难改,我们的习惯真的是很老很老的习惯,我们很多人会觉得,因为它很难被移除,所以我们认为它不能被移除。如果你认为那些东西是不能被移除的,而你还是在走佛教的道路的话,那你就会是一个比较神学性的佛教徒。那些对自己没有信心、没有自尊、沮丧的人都应该來学《宝性論》。

  接下來的本文,事实上是译者对诸佛菩萨的禮敬。《宝性論》很棒的一点,就是它一直重复内容。也不能說是重复,而是它先有一个结論,一个简单的总结,再把它逐次讲大一点、讲大一点,所以你绝对不会漏掉哪一部分。不像我们讀月称菩萨的論述,如果你漏掉一小段的话,后面就都看不懂;这个是不会这样子的。在禮敬诸佛以后,弥勒菩萨首先列出一个大的、简略的清单,就是《宝性論》裡面有什么内容。他以七个金刚重点,或者說七个不可摧毁的重点來述說《宝性論》。

  第一点就是佛,对于想要了解什么是佛的人,在这一点当中有详细的讨論。第二是法,第三是僧。我希望跟着《宝性論》讲,或說是忠于原著。第四点在藏文裡面叫「抗」,是种姓〈英文为element 元素的意思〉。如果这只是一般佛教的开示,我不会用「抗」这个字。可是因为我希望大家能够了解弥勒菩萨的意思,这一次我们要來彻底地讨論。

  事实上种姓「抗」这个字是在讲佛性,可是我们在这裡不用佛性这个词,而是用种姓这个词,事实上种姓就是造成某种东西的元素。我们现在还会谈到一个字,藏文叫「瑞格」,就是家族的「族」这个字。同样的,「瑞格」这个字也是谈佛性,只是从不同的角度去谈。当我们谈到家族的「族」,我们会谈到姓氏的「姓」这个字,比如讲遗传、朝代。事实上在《心经》裡面,当佛說到大家的时候会用善男子、善女人这些字眼。当我们讀到善男子善女人的时候,我们并不是排除那些不善男子、不善女人,不要以为我们只把《心经》告诉善男子善女人这个族,而对其他的人不讲,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全部都属于这个家族,我们都可以有那个姓氏,我们都可以去继承那个财产。你要不要去继承当然是看你了,但大部分我们都忘记有这个遗产可以去继承。我们有一些人记得有这些遗产,所以我们请一个叫做「上师」的律师去把它要回來。为什么我们都属于那个家族呢?因为佛性。可是在哲学上我们不用「佛性」这个词,而是用「家族」。我们先回到「抗」也就是种姓这个字,种姓就是造成某个东西的元素。比如說义大利的皮鞋,皮革就是那个种姓〈元素〉,义大利或是义大利人就是那个家族。不管那个牌子、设计师、品牌,这都是细节。

  那么回到刚刚第四点谈到的种姓,种姓就是形成我们的那个东西,不只是血肉、名字、名称,而是另外的东西。第五个是证悟、觉醒,第六个是功德,第七个是事业。

  无着在他的論点裡讲說的就是这七点,不能再多也不能再少,这就是我们所讲的七个不可摧毁的重点或是七个金刚重点。为什么說是金刚重点呢?因为究竟上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重点,非常难以思惟跟了解的。

  他接着說明这七点是佛陀所教导的,并不是他自己所创造出來的。比如說佛法僧三点是佛陀本人在…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经典的名字,意思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动机、发心…。第四点的种姓是在另外一个经典中看到,直接翻译叫《不增不减经》。第五点的证悟觉醒是在一个名为《司威拉玛》的经中,說法的经。第六点的功德也是在《不增不减经》中看到的。第七点事业是在另外一个经中。所以很多的经文中都提到这七点。同时还有另外一个经文叫做《总持自在王菩萨书陀羅经》,在这个经典中,佛陀不只教导了这七个重点,就連顺序都跟无着所教导的一样,特别是第四点种姓,在许多的经典中都教导过。有关第四点的种姓,某个经典裡面谈到,佛陀說因为在地底下有金子,所以你去挖掘的话,终会有挖到金子的时候;如果地底下没有金子,那你一直挖,只会浪费你的时间,并导致你的痛苦。因为有佛性,所以你修行就能够证得觉醒;如果没有佛性,那所有佛教修道的道路,不管是持戒、忍辱等等…这些都会变成痛苦。

  今晚就谈到这裡,开放三个问题。

  问:仁波切刚刚在休息的中间提到,有关于去除障碍跟烦恼的部分,我想问我们的障碍跟烦恼去除之后到哪裡去了?然后去除了之后,障碍跟烦恼它会再回來吗?

  答:好问题,有太多种回答的方法。因为先說去除,事实上「去除」这个词不是一个很好的词,我们用「去除」只是为了沟通起見,因为事实上并没有那个huangs的海螺。所以你在吃药的时候,事实上你并不是在去除那个huangs的海螺;如果你要去除huangs的海螺,你就是在肯定那裡有一个huangs的海螺。所以如果这样子來說,就没有染污、没有障蔽了。我讲的话好像是龍树在讲的,因为没有障蔽了。让我们來看无着这一派怎么說。我们不說我们没有障蔽染污,而是說我们有佛性,这是他们的說法。有一边說没有染污,没有huangs的海螺,这是龍树那一派的說法;可是无着說,只有白色的海螺。不管你喜欢哪一个都可以。修行人会比较喜欢那个有白色海螺这一派,因为有个东西可以寻求。

  问:仁波切,《金刚经》裡面說,过去心、现在心、未來心,三心皆不可得。我想请仁波切进一步解释一下,比较起來,刚刚弥勒菩萨所训示的这个佛性的这个連续性,跟《金刚经》裡面的这个教授有什么不一样?

  答:这就跟刚刚那位小姐的问题一样。因为当我们好像在讲佛性是非和合的,或者是說佛性是非无常的,在这裡要注意,我并不是說佛性是「常」,而是双重负面的这个說法──是「非无常」。《金刚经》这裡讲的非常适切,因为它說现在、过去、未來不可得,事实上我们是在讲无时间性,因为时间是相对的。时间是相对的,爱因斯坦剽窃了二千五百年前悉达多所了解的这个东西。没关系!因为我实在是个狂热佛教徒才会这样讲。当我们在讲无时间性的时候,我们就不能谈无常。因为当我们在谈无常的时候,我们就在谈时间,不是吗?乳酪今天没有腐爛,明天它可能会腐爛,这就是在讲时间。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中场休息〉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抽考了一些学生,考了兩个男学生,可能他们太累,讲话好像植物人似的。所以在深入探讨下去之前,我需要进一步說明,如果有任何问题一定要问。

  早先提到,目前我们所用的语言文字,都是二元对立的,都是相对的语言文字,所以无法直接证明佛性是存在的,但至少可以证明,染污是可以被完全净除的。对我本人來說,这点就是用來了解佛性的好工具了。如果只是說,我们内在有佛性,佛性有很多功德,三十二相、八十随好,放很多光明等等,如果只是这样讲的话,我认为会有兩种反应。一种反应是听了之后,只单纯因为「是伟大的仁波切在开示,无論他讲什么,我都深信不疑,非常有虔诚心」,所以就相信了;第二种反应是,完全不能相信他讲的东西,就像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似的。

  因此,要把我们彼此的频率调到差不多的时候,才能够讲净除之后的结果。请各位看看,针对刚刚的开示,有没有问题要问?以我的立场來进行这样的讲解,对大家來說可能有点不公平,因为你现在听到的,就好像是为了要证明我手上拿着的这个塑料牌是存在的。虽然目的是要证明塑料牌的存在,却又不能直接告诉你它是存在的,而要绕个弯去說,因为另外的那个皮革是不存在的。由于证明了那个皮革不存在,所以间接证明了这个塑料牌的存在。

  问:大自然是不是佛性?

  答:不能說大自然不是佛性,这样讲是因为,日出、日落、地球自转这些是外在现象。实际上这个論的重点是放在自心,从能观者的角度來看,假设没有一个可以看日出日落的人在,没有能知道地球自转的一个主体存在,当这个主体不在了的时候,谁知道有地球在转呢?谁知道有日出日落呢?所以重点不是放在外面,重点是放在自己。能够觉知日出日落的主体是这个人,这个有情,在广义上來說, 这些有情的究竟本性就是佛。现在我们要讨論的是,如何证明这一点,如何证明这些有情的究竟本性就是佛?我们现在用的方法就是:去证明这些染污是可以被净除的。

  我觉得现在可能又有个情况出现了,就是当我提到「一切有情的究竟本性是佛」的时候,大家心裡可能会想,「噢,那个佛就是指铜做的佛像」;但我說的不是那种铜像的佛。梵文所讲的佛是指「觉者」,基本上是指没有染污的狀况,要用这样的方式來了解佛,而不是指那个金或铜塑造的佛像,也不是指某种神圣的东西。

  所以从早上說到现在,重点在于,我们唯一能够拿來证明的邏辑就是:染污是可以被净除的。当佛性被染污遮蔽的时候,这种情况就是我们所谓的无明众生。有一些众生设法把染污移來移去,这些人就是我们所谓的行者、瑜伽士、瑜伽女等等。当染污被移掉了,这个就是证悟。这裡面有一个連续性在,連续性就好比是我手上拿的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呢,不管你有没有把上面的染污拿掉,它一直都在那裡。染污就算停留在上面一万世,很多辈子停留在它上面,佛性也不会发出怪味。在染污开始移动的时候,佛性不会有任何的变異。当染污被移掉之后,佛性也不会有任何不同,就是这个样子。这个就是所谓的「续」、「相续」、「无上续〈即宝性续、宝性論〉」。那我怎么证明这个存在呢?对于那些被许多遮蔽障碍住的众生,我要怎么样向他们证明佛性的存在?唯一的方法是跟他们說,那些障碍都是可以被移除掉的。

  问:您手上一直拿着的这个东西,代表相续性、佛性的这个东西,它一直在那裡,是不是代表常、永恒不变的东西?是不是因缘和合的东西?

  答:它绝对不是因缘和合而成的,希望大家有机会把整本論听完,你必须要把整本論听完。昨天提过,那个东西不是无常的,但这并不代表它就是有常的。困难之处在于,谈到「常」或「无常」的时候,实际上有时间的概念在裡面。当我们讲到「常」或「无常」,实际上又回到了刚才提到的染污。这是非常好的问题,在进入第四个金刚句「种姓」的时候,会讲到更多。你在那裡会听到像「佛性」、「非因缘和合」等字眼。我作为老师、我的译者,还有各位作为听众,都有一个责任,当我们听到这些字眼的时候,无着和弥勒菩萨他们并不是說,它是我们认为的「有常」的概念;他们只是說,它具有不变異的功德。你还会再听到这个道理,特别是在功德那一品的时候,现在就会再听到了。

  我们先讲佛。这裡有一个困难,妳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佛既是我们皈依的对象,就应该是值得信赖的,因为我们如果对他有一丝怀疑的话,为什么还要皈依他呢?所以要皈依的对象应该是不可变異的。今天你相信他,明天他可能又生气了,这样子会变異的对象,怎能做为可皈依的对象呢?假设我们讲的种姓,我们自己的种姓会变異,那我们所依的道、所修行的东西,今天你修了什么东西,到了明天,对于那个新的、产生了变化的种姓而言,过去所修的道可能都付诸流水,不一定真的有用了。所以說,种姓如果会变異,就很难依它來起修任何东西。

  谁是佛?在刚开始,佛是不生;在中间,佛又不住;到最后,佛也不灭。所以因缘和合法的「生、住、灭」三个基本特征,和佛根本了无交涉,因此佛不是因缘和合而成的。仔细听,这边很重要,佛和「神」或「上帝」的概念不同,他绝对和我们现代人讲的基督教或回教的「神祇」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兩者听起來有一点相似,譬如說,基督教基本上不会說他们的上帝会死,所以在「不灭」的方面还蛮相似的,但我不认为基督教徒会說上帝现在不存在。所以有神論所谓「上帝」的那个神,和佛教中所谓的「佛」,后者那种非因缘和合,不生、不住、不灭的概念,和有神論所讲的神的概念,完全不一样。这裡有一点困难,所以想知道大家有没有问题要问。可以接受吗?

  问:我有佛性,众生也有佛性,所以佛性是一还是多?

  答:它不是一也不是多。你对于这样的问题是不是觉得很困扰?

  问:作为一个哲学思考家,开始觉得困扰。

  答:其实就像早上讲的,我们如果要直接谈佛性,却完全不谈染污,简直是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当你问我的佛性、他的佛性、还有其它人的佛性,基本上是假设了有一个我在、有一个他在和其它人在。这就好像,你在房间裡隔了很多小隔间,然后这个隔间归你、那个隔间归我、另一个隔间归他,用小小的墙把空间隔开。把这些小隔间打掉之后,粗略來說,你还是会說「那一个空间」,实际上,空间就是空间,不能說是一个空间或多个空间。

  问:这是不是像昨天讲到的第四个金刚句「种姓」或「家族」?

  答:就像周威龍提到,为什么要用「如來藏」、「佛性」等不同的佛教术语來解释这点,之后还会再提。我们要谈論一个东西,又不用一或多这些概念加以描述,这样做相当困难。數目、大小、形狀,这些概念是根深蒂固的,描述东西的时候,要把这些概念从我们的语言中拿掉,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像Jason 的问题,我们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回到我回答的方法,为了解决「一或多」这个问题,就要移除一、二、多,把这些概念全部除掉,光这么想都非常困难。所以,佛陀有一个功德是「非因缘和合」,紧接着下一个功德就是「任运成就」。我很喜欢弥勒菩萨这边的著作,因为在著作裡面用了很多正面、建设性的字眼。相对的,龍树菩萨的著作裡,就用了很多「非」、「空」、「不」这些否定的字眼。弥勒菩萨說,佛不是因缘和合而成,然而却任运成就,成就什么?成就各种各样的觉悟功德,诸如三十二相,乍听之下好像互相矛盾,我会试着來解释,之后还会再谈到这个概念,请大家专注在这个地方,这点蛮重要的。

  这个净除之后的结果,净除什么?消灭掉二元对立,是不是?消灭二元对立就是消灭一跟二、短跟长、好跟坏,所有的二元分别全部除尽,剩下的是什么?它并不像火烧尽了那样,那剩下的是什么呢?我们这裡讲的是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然后佛的十力、四无畏,也就是說他有很多的功德。那不是說已经消灭了一切,一二三都没有了,怎么又跑出了三十二相?三十二不又是个數字吗?所以这就是很困难的地方。你知道,如果是中观行者,他们会怎么說?到了这一步,已经離开所有的言语诠释,不可思议。但弥勒菩萨很慈悲,所以他又把这些放回來。

  我们就从三十二相中选一相。首先,我们想到三十二相是非常殊胜的,能够让佛非常庄严,好比我们选一相:佛的身高跟他兩手平伸时是等长的,这种相应该是很殊胜的吧?但你看到这种比例,不会想到箱子吗?假如一个人的长短比例像箱子一样,怎么会好看?先不管这一相,我们再看下一个:佛的耳垂长到可以碰到肩膀。如果你要约会,你会找这样长相的人约会吗?佛的广长舌伸出來可以把整个脸都盖住,你会带这样的人去餐厅吗?所以回到三十二相,这些每一个相好的描述,基本上都是代表无二,所以說都是无分别的,破除了我们对于美丑、长短等等一般众生的概念,这就是所谓「任运成就」的意思。

  「任运成就」的这个「任运」,在中文裡是什么意思?大家知道「任运」是什么意思吗?大家听到「任运」这个词,会不会有「毫无任何造作」、「没有任何努力」的感觉?大家知道佛为什么会有任运成就这种功德吗?意思就是說,你做任何的努力,当你有二元对立的时候,你就有了这种努力。你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做了一些努力。你有一二、美丑,你就有努力。所以你消灭了一二,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努力,那就任运成就了功德,它永远一如。

  下一个很重要,在座受过大yuan曼、大手印教法的人,可能认为我这裡在谈大yuan曼、大手印,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我只是在谈大乘的《宝性論》。我们在讲佛,所以我现在是在跟各位讲佛的这一段。佛的第一个功德就是「非因缘和合而成」,第二个功德就是「任运成就」,第三个功德很重要:「不依他」,是独立的。本論的每样东西都跟中观不一样,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第三点,也就是說,证悟佛果的这件事情,只能够由佛自证,不能够依外力成就。

  大家脑袋裡一定有非常多的问题:那佛、法、僧、上师怎么办?你们知道吗?佛、法、僧、上师他们不能给你这些东西,你也不需要他们把这个给你,为什么?因为你已经有了。那么上师他们在做什么事呢?他们帮你把染污移除掉。但你的染污跟你的本性是毫不相关的,就算一千个上师來帮你把染污移除掉,你的本性也从來没变过。所以证悟的境界,只能透过行者自证。

  第四个功德。由于前面三个功德,佛陀可以了知一切现象的本性;因为他了知一切现象的本性,所以佛陀对于一切仍然在輪回中的有情,有着无量无边的大悲。佛陀的智和悲,就好像剑和金刚杵,驱除了众生的无明和痛苦,我们向这样子的佛陀來顶禮。所以弥勒菩萨就介绍佛陀的这些功德,然后向佛陀顶禮。现在请大家问问题。

  问:现在我们在讲「相续」,这个相续是从一生到下一生,那它本身有没有一个开始?

  答:就算是讲到相续这个連续性,也还是有參考点的染污在;在染污的境界裡,就有生死这些现象。它有点像是,太阳在云后面,被云遮住了。云在太阳那边,有时候遮住太阳,有的时候離开太阳,但是太阳的阳光却都是一直在照耀着。当云层出來,挡在我们跟太阳之间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间断的狀况,就是有的时候有太阳,有的时候没有。我们提到太阳时,說太阳是有連续性的,这种連续性是因为有云层存在的关系。相对于云层,太阳的光是連续的。假设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云层存在,你就不会說太阳「連续」在那裡发光,因为在此情况下,就連「連续」这层概念也都没有了。我们现在暂时先不管这一生、下一生。这个佛性、这个种姓,从佛性的角度來看,它根本連輪回和涅盘这些字眼都没听說过。还有没有其它问题?

  问:关于时间方面呢?

  答:刚刚提到了,因为有云层在,所以才有时间的概念。它跟空间的概念很像,时间是另一个染污,它非常明显的是另一种染污。像你花了一个晚上待在摆了极柔软沙发的卡拉OK 房间裡,时间就过得飞快。但如果是待在监狱裡,即使只有一小时,都觉得时间过得非常缓慢。所以时间是因缘和合而成的东西,它是心所造作出來的现象,这个是需要消灭掉的。当时间这种染污被消灭掉,你就不再会有「过去我曾经不是佛」的问题。

  问:佛性是不生、不住、不灭的,就像我们看桌子好了,我们刚开始学佛时就会觉得那是桌子,看到亲人,我们就会觉得那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就会有所执着。但是佛陀所要告诉我们的是說,其实那些东西只是因缘和合而成的,没有树、没有桌子,其实它的本性是空性。所以佛陀为什么要我们持戒?要我们相信他所說的?我们要依照这样子去修行,才有办法跟佛陀一样,不生、不住、不灭,是不是要这样修行?

  答:回答这个问题要小心一点。是的,时间是相对的,究竟上來說,是没有时间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有很强习气的人而言,时间对我们來說,是非常真实的。如果你想知道,想测试一下,自己对于时间是不是有很强的执着,我可以给大家一个办法。你可以试试看不吃午餐、不吃晚餐,如果你这样做觉得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你就可以开始修无生、无住、无灭。假设你跳过午餐、晚餐不吃,就觉得快要发疯了,那你对时间就还有习气在,只要有习气在,就还是在輪回的众生。所以我建议大家,要有这种热切的渴望,能够超越自己的习惯、习气。假设你跳了几餐不吃就觉得很饿的话,那么想要超越这种现象,所用的方法就要很小心。所以你应该要吃午餐,而在吃午餐的时候,了悟到午餐是空性。

  问:仁波切告诉我们,不要把证悟想成是水蒸发跟火熄灭,那我们能不能把证悟想成是火烧尽呢?

  答:可以,因为那个就不会再回來。

  问: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可不可以很准确地定义染污就等同于二元?

  答:不完全是这样,因为十地菩萨们没有染污,可是他们还有二元。现在不要去讲那些东西,太复杂了。

  问:第三个问题是,染污的众生没有办法去觉受、了解到佛性,所以染污众生所看到的佛陀的三十二相,跟佛陀任运成就的三十二相,事实上是兩件事情?

  答:化身的三十二相是报身的三十二相的反映。在《金刚经》裡,佛陀曾经提过,若以色見我,此人有邪見,不能見如來。所以当然,如果說有人是以三十二相來观佛的话,这个人是不能真正見到佛的。这样說又遇到了同样的困难,不断遇到同样的问题,有点让大家沮丧。

  我只能够教大家的,就是說明它不是什么,希望藉由說明它不是什么,或是說什么不是它,透过这样的方式,让大家自己去发现它是什么。因为要讲什么不是它,所以我们运用了这些语言文字。但若要直接讲它是什么,却没有可以运用的语言文字。也就是說,在讲佛性的时候,没有太多可用的工具,没有什么言语可以拿來用的。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好,什么是禅修?禅修,基本上是含有「专注」的概念在。专注,基本上就是代表不散亂。然后你听了禅修上师的这个指示,他从來不会教你什么叫做不散亂,这一点非常难教。只有那种非常非常伟大的上师配上了非常非常伟大的弟子,才会有这种直接开示的情况出现。那么其它的上师一般要用什么方法來教呢?他们永远在教弟子认識「散亂」──像是「基本上这个就是散亂」、「不要散亂」、「假设你这样做,那个就是散亂」等等,他的目标就是叫你不要散亂。我没有办法向你显示出那个不散亂的经验,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示范,让你知道当散亂被移除掉的时候,散亂被消灭的时候,那个短暂的经验是可以被显示出來的。譬如說,教你看那个杯子一秒钟,就像这样子。

  所以,《宝性論》所谈的佛性,基本上是属于不可以用言语去谈的东西。我再多讲一些,前面的第一段就结束了。因为佛陀離于因和果,所以他不是因缘和合而成的。因为佛陀没有任何的努力,所以他任运成就。佛果只能透过自证而得,不能够依外力成就,所以佛是独立的。这三点,就是我们所谓的遍知。将來如果别人问你佛的遍知是什么,就是这三点了,这差不多就是究竟的答案。由于有这个遍知,所以就有了救渡众生的的慈悲心。接着,佛陀还有救渡众生出輪回的威德力。这八个功德裡面的前三个,就是佛陀的自利功德。第四、五、六个功德,就是佛陀的利他功德,下面还会再进一步细說这些功德。现在又到了下课时间。

〈中场休息〉

  佛陀離于一切染污的漏失过患,完全離于所有因缘和合染污的过患,因此佛陀没有害怕、不确定性的过患。佛陀是離于因缘和合的,所以佛陀是離于一切有为的动机、意向,離于身语意的一切造作。其它众生所讲的话不能生出佛來,因此佛陀是独立的。佛陀知道一切有情众生都本具这些功德,佛陀有这样的遍知。佛陀也知道,就算众生都本具这些功德,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有这些功德,佛陀的这种知就是他的慈悲。佛陀有大威德力,能让众生了悟自己的佛性、功德,佛有这样的威德力,能让众生开显自己本身的佛。因为佛有这样的威德力,所以现出种种事业。

  现在我要再更详细、更深入地讲解,因为这个主题含括的层面很多。好,现在我要讲的主题是皈依和加持,你们比较喜欢哪一个主题?喜欢皈依的请举手。好,放下,喜欢加持的请举手。好吧,众意所归,我们來谈加持。这个很重要。

  加持是怎么运作的呢?如果你了解刚刚所述佛的功德,那么加持就会起作用。首先,如果你没有种姓的话,加持就无法起作用。换句话說,如果你没有佛性的话,加持就没办法起作用。这很困难,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讲加持,它的概念是有另外一个人把加持给了我们;我们平常都这么想加持的意思。实际上,要讲真正的、究竟的加持是什么?那就是你具有这种种姓,不需要向外祈求得到这个加持。你就算经年累月祈求,也不会得到更多的加持。这裡所讲的是究竟的加持:佛性。就算你很多辈子以來都忘记作祈请,你的加持也不会减少。这个主题很大,我要仔细想想怎么來讲。

  在这裡,弥勒菩萨向佛顶禮。我们向佛顶禮并不是因为这样会让佛高兴。我们知道向佛顶禮会得到加持,其实这句话有很多种解释。我们向佛顶禮,可以净化染污、累积功德。就现在來說,比较简单的讲法就是得到加持。再回到我们最喜欢的例子。真正的佛种姓是大家本具的,所以我们向佛顶禮,因为可以把染污净除,或說可以累积功德。究竟上來說,这个意思是要來发现它,所谓的累积功德就是发现自己本具的佛性,这是真正的功德。

  但现在还有个问题,我们是在向另一个佛顶禮,这另外一个佛是谁?早上提到日出日落,要能看到日出日落,一定要有个能观察的人存在,就像那样。向佛顶禮的时候,一定有个有虔诚心的人或有情存在。他看到佛,或是他观想佛,一定有这样一个主体存在。现在我要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可能有点夸张,但是可能会帮助大家了解外在的佛是谁。例如,释迦牟尼佛,对你我这些佛教徒來說,他是伟大的英雄。但对提婆达多來說,他不是英雄。提婆达多是无法看到佛功德的人。这告诉我们什么讯息?这告诉我们,释迦牟尼佛也是我们的感官出來的事物。这个伟大发光的佛陀,并不是一个外在的实体,而是在个人心中存在的,因此提婆达多无法看得到你我心中存在的狀况。假设佛陀是实际外存的实体,那提婆达多跟我们所看到的会是一样的。我们后面还会再解释这点。

  这个地方要提一下寂天,虽然他是另一派的,但我现在要借用他的东西來进行讨論。在第一天有說到,当一剎那间无条件的悲心生起。我们可能本性邪惡,做了很多坏事,但在一生中还是会有一些剎那对与自己无关的众生生起无缘大悲、无条件的悲心,这种悲心从哪裡生起的?我这个例子举的有点差,但是可能会有效。大乘的人认为遮蔽障本身有些漏洞,那些障垢上有些小漏洞,因此佛性的光芒会偶尔露出來,当然我们那些串习又会生出把那些漏洞补起來。有趣的问题是,障垢上为什么会有小洞?这些障垢上的小洞就是我们所谓的功德。

  功德是个很奇妙的事情,例如有些人竟然可以很畅快地吃臭豆腐,他有吃臭豆腐的功德。能够享受那么臭的东西,真是不可思议!因此可以想象,这种人基本上不太容易饿肚子。所以,功德基本上是好事。当然,享受臭豆腐的功德还不需要用到揭露佛性的功德就能做到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功德能让人享受臭豆腐。这样也许很好,說不定他是修一味的金刚乘行者,所以能进入一味的三昧,也有可能他的前世是很久以前喜欢闻裹脚布的中国男人。

  如果能给予无条件的悲心,这就是露出佛性。其实我们大部分的人都有这些洞存在,只是每当这些洞一出现,就立刻被遮住了。一剎那间无条件的慈爱出现,一剎那间的忍辱出现,或在一剎那间出现一种:「我到底在这裡做什么?」的真诚出離心。

  所以漏洞有很多种,其中有一种露出时变成一种形相,对我们來說,这个形相就是悉达多,一位令人赞叹、像英雄一样的王子。令人想追随他的脚步,追随他的教法,模仿他,了解他讲的是什么。最后,你会想要像他一样。所以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呢?你那个漏洞变得越來越大。但也别忘了有些专门负责维修的人员在那边,想要马上把洞补起來。所以你现在顶禮悉达多,其实是在向你的漏洞所露出的那个光芒顶禮。因为这样的缘故,所以佛果一定要自证,无法经由他人给你。因为你我的脑袋裡想的悉达多,其实是自性佛的反映,所以究竟上,悉达多不是究竟佛。我这是针对目前所讲的佛。所以你记得吗?悉达多是生出來的,他住在某个地方,进入般涅盘,所以他是化身佛。但真正的佛是「净除之后的结果」,没有开始、中间、终结,他有所有一切佛的功德,有一切威德力和事业。内在的佛露出,出现悉达多,这个悉达多传授了法门。他不是传一、兩个法门而已,足足传了八万四千个法门,有如此的威力,这个内在佛非常有威力。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问:仁波切这兩天谈的好像是,如果A 不存在,B 就存在,但是A 跟B 有什么关系呢?对我來讲,就像是說臭豆腐的不存在,热狗就会存在,这是什么样的关連?

  答:我完全赞成你的讲法,A 跟B 本來就是兩个不同的东西,证明A 不存在不代表证明B 存在,但是佛性跟染污并不是A 跟B。杯子跟脏杯子,那个是A 跟B?

  问:对我來讲这兩个是不同的东西。

  答:你确定吗?那为何要洗呢?

  问:其实不需要洗杯子。

  答:我同意,不必要洗杯子,那有没有必要洗灰尘呢?尤其是杯子裡还放过臭豆腐呢?

  问:为何把染污去掉后就是佛性?例如,为何把黄海螺去掉就是白海螺?这个部分只能靠相信。可以用邏辑來說明海螺不是huangs的,但若要說它是白色的,就只能靠相信⋯

  答:你能否证明它不是黄海螺呢?

  问:可以用邏辑來分析平常的幻象,所以可以用邏辑來证明它不是huangs的。

  答:如果你能移除黄海螺,就不需要去建立白海螺,因为没有黄海螺的狀况就是白海螺。如果你有黄疸病,只能看到黄海螺,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有这个信心,相信那是白海螺。这点你是对的,佛曾对舍利弗讲过,绝对的胜义谛只能透过虔诚心达到。就像早先所說,你想要了解什么是不散亂的境界,像大手印、大yuan曼、大中观上师所教授的「不散亂」是什么。但对我们而言,所有的语言文字都是散亂,所以不可能去想象什么是「不散亂」,要达到这境界得靠虔诚。你已经住在二元分别的屋子裡,如果要了解什么是離于二元分别,就要先跨出那屋子才行。所以你說的对,只有透过虔诚。你又提到这似乎有点悲哀,因为身为佛教徒应该要能符合邏辑推理才行。这也有答案的:染污的净除是可以透过邏辑推理达到的,不需要透过虔诚。假设我发现面纸裡面包有东西,例如包着臭豆腐,在还没看到裡面东西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我所說的:裡面包着臭豆腐。假如你是邏辑推理很强的人,不想盲目的相信,那也没问题,我们可以在邏辑上把面纸拿掉。龍树派就是把外面的面纸拿掉,无着派则是直接告诉你裡面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问:就像瞎子摸象,只摸到某部分就定义大象的模样,你可以用邏辑跟他說那不是大象,但若他无法亲眼見到大象,他就永远无法知道大象的样子,最多只能相信他所摸到的部分不是大象的样子。

  问:你给众生介绍了一个名词「佛性」,虽然染污可以经由分析去除,但若不经由信心,则无法仅仅透过分析去证明佛性。

  答:杯子跟沾了灰尘的杯子,哪个是A、哪个是B?洗杯子的人想得到一个干净的杯子,他认为洗杯子就会生起一个干净的杯子,当脏的杯子消失时,干净的杯子就生起,所以它们之间并不是A 跟B。

  要引入白海螺,唯一的方法就是透过虔诚。黄海螺可以经由分析被移除,我想用邏辑來证明白海螺的存在,要如何证明呢?还是得回到黄海螺和移除黄海螺才行。你有没有任何情绪烦恼?

  问:生气、嫉妒、欲望

  答:你有贪欲,但你是不是永远不变的有这个贪欲?这个贪欲是恒常存在的吗?

  问:不是

  答:所以你的贪欲是暂时的,是來來去去的,当然來的时候多,去的时候少。贪欲也许存在的时间长,但不代表它永远存在。贪欲一般由某些因缘而生起,可否给我这些因缘的名单?

  问:大胸脯

  答:假设没有大胸脯在的话,你的欲望是多了或少了呢?由此可見,你的欲望是可以被操纵的,要让你达到没有贪欲的境界,只须先參考这个名单,其中要检查的一个项目就是确定在你周围没有太多大胸脯的人在。

  现在问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你的系统裡,假设那个贪欲完全不存在,那么你这个系统要如何运作?既然贪欲可以被操纵、被净除掉,所以假设十年之后,你可以从自己的系统裡净除掉所有的贪欲,好,对你公平点,假设十年后,你可以净除掉一半的贪欲,那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问:会不会变得有点性无能?

  答:不是这样,因为你的答案让人觉得,你是想做又做不了,但现在的情况是,你的欲望少了一半。你那个想要的心,消失了一半。看看我现在的桌子上,有这些东西,这些形狀,这些颜色,紫色、白色等等,现在我要移除这些东西。然后在我的右半边,白色的东西就变少了,連它整体的形狀都改变了。就像桌上这些形狀、颜色,每一样东西都变了,净除了贪欲之后,你的系统裡也产生了变化。像是桌上新的颜色分布,紫色变多了,桌面也比较空一点儿。

  好,假设二元分别的贪欲从我们的系统裡完全净除掉,那些紧握的执着、占有欲、嫉妒等等都没有了,那你还能如何运作?你还是在运作。这就是所谓的「佛行事业」,虽然这仍是一个名词,但安立一个名词,也算是没办法时的办法。我们很难直接想象这种情况,比较容易想象的是把这些东西移掉,把那堆面纸移掉。

  问:比如說,中文有个谚语叫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假如我能够明白您刚才跟Romeo 解释的话,就算把所有的脏东西除掉之后,还是很难、或者不可能想象得到剩下來的东西是什么。在您跟我们演讲当中,曾提出六个或七个理由、过程,其中一个是如何知道那是什么?

  答:这个应该是刚才提过的第三个功德,也就是,佛果完全凭自证自觉的,只能透过自证自觉來了解这个境界。

  问:所以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成佛了吗?别人会告诉我吗?难道没有任何征兆,或有人可以告诉我說,你这样就是证悟、就是成佛了呢?

  答:究竟來說,的确如此。原因是,行者的上师,在究竟上,也是行者佛性的展现。所以就算上师跟他讲这句话,实际上仍然等于行者自己的佛性在跟他讲这句话,证实他成就了佛果。因此在究竟上,还是回归到自证。这问题在很多教典裡反复地被问、被答,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既然有人提出,我就仔细回答一下,免得大家一直在想这件事。

  这正是为什么上师们常常在讲:不要依赖自己的了解。了解,就像衣服的补丁一样,总会脱落下來的,就像这样。又好比我们讀经典,第一次讀的时候,有一点了解,然后我们工作去了,就把它放在一边。再去工作一下、再去修行一下。过一阵子,再回來念同样的经典,这次有了新的体会。当新的体会出现时,旧的体会当下就被抛弃,就像这样。

  第二点是,你不该信任那个经验。禅修时会有各式各样的经验出现,有的让你觉得兴奋、快樂,有的让你觉得不舒服,还有的是看到诸佛现身之類的。此时,禅修老师就会告诉你,那些经验正如早晨的薄雾一样,最终都会消失掉的。

  所以在这方面有很多口诀教授,像巴楚仁波切的开示。我曾经說过,如果你在禅修时有任何体会、任何了悟,那么当这些了悟生起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这些自以为是的了悟粉碎掉。能粉碎到什么地步就粉碎到什么地步,不要相信自己的了悟,不要相信自己的经验。要相信我这句话,面对任何了悟,都要把它完全粉碎掉,不要把它当成什么珍贵的东西紧握着不放。当你没有任何东西再需要粉碎时,你就差不多到了,这是上师传的口诀。

  但是今天早上我给一位女士的口诀,关于你怎样知道自己有没有了悟。只要试试看几顿午餐、晚餐不吃,就会知道了。假设你不吃就觉得脾气不好,肚子饿,那就表示你还没到,这是最实际的方法。

  问:假设我们净除这些东西,净除了灰尘,就有了那个茶杯,或者說净除了那个会让你看到黄海螺的病,就会看到白海螺,但你怎么知道剩下來的是不是什么都没有呢?还是說有可能会出现很多种东西?或是出现某种东西?如何才能知道最后是怎么样呢?

  答:假设能做到净除所有染污,那么剩下來的,不管你要叫它任何名字都无所谓了。你刚刚讲:「剩下來的是什么?什么都有可能.。」这句话蛮有意思的,就这一点我想要进一步說明。现在虽然不是谈金刚乘教法的场合,但我还是可以引用一些东西。

  金刚乘里谈到中阴的经验。死亡的时候,五大、五識这些东西会逐步消失、脱離,你平常建立參考点的所依物都不見了。死亡的过程中,眼的力量越來越小,所以濒死之人会逐渐看不見,也逐渐听不見,逐步脱離五大、五識的纠缠,在那时候,心就变得非常有力量。在平常,心还没那么有力量,因为在平常,心的力量与五大互相纠结,所以它显现出來就没那么有力量。当然心还可能受到后天环境的影响,包括教育、文化等等。

  死亡的过程中,心对于身体的依存度越來越低。举例來說,假设我们现在想去台中,那就要去搭車,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有肉体在。但在死亡的过程中,就不再如此依赖肉体。只要心念一想到台中,就立刻到了台中。这种现象发生过几次之后,你就会觉得有点奇怪:「嗯,我怎么跑到这边來了?好像不记得自己搭过巴士啊」不仅这样,你所有粗重的參考点都失去它们过去的力量。例如,你怎样也记不起自己的名字。因为已经没有物质的身体存在,所以你还得费力去想,到底自己是男的还是女的?

  回到刚刚Jason 的问题,「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死亡时,我们愈來愈不依赖粗浊的五大而存在,于是就愈來愈接近之前提到的种姓的狀况。但由于我们对此狀况缺乏充分信息,所以对于较为接近如來种姓的狀况,竟然感到十分害怕。由于害怕,就产生无明,所以又从这狀况裡弹出來。此时,过去你身为人類时的各种參考点,基本上都已经没有了。但有些人可能还留有一些參考点在,例如你可能依稀记得那个字是「去」,却又忘了「去」跟「來」的意思是什么。特别是,假设你投胎成一只鸟,就发现:「奇怪,我的手脚怎么变得像爪子一样⋯」即使如此,你好像也不惊讶,觉得这样也还可以接受。或许你还会沾沾自喜,觉得至少还有兩个爪子在。

  现在讲的是如來种姓,不能了悟如來种姓,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中阴经验。今天就到此结束。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