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藏传佛教简介——慈诚罗珠堪布

藏传佛教简介(一)





今天我简单地介绍一下藏传佛教。

虽然我们都是学藏传佛教的,但其中有些人却对藏传佛教各教派的修法、见解没有一个正确的概念,对各个教派的不同观点也缺乏准确的认识,这就势必会导致许多疑问。如果不澄清疑问,就会对修行造成障碍,因此,对所有正在修学或准备修学藏传佛教的人来说,从整体上了解藏传佛教,既相当重要也十分必要。

由于藏传佛教历史悠久、博大精深,想在一、两天里介绍藏传佛教,肯定有相当大的难度,所以我只能简单地讲一讲。

一、藏传佛教的称呼

首先介绍称呼——藏传佛教。有些书与有些人称藏传佛教为“喇嘛教”,这不是一个准确的名称。极少数称藏传佛教为“喇嘛教”的人也许觉得,藏传佛教只是西藏喇嘛发明的宗教,而并不是佛教,因此才故意这样称呼,但这种看法肯定不具普遍性,因为藏传佛教已经被全世界的佛教界所公认。无论如何,就象汉传佛教不叫“和尚教”一样,藏传佛教也不叫“喇嘛教”,正确的称呼应为藏传佛教。

二、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异同

藏传、汉传之间,只是传承的差异,实际上都是佛教。譬如说,藏、汉译本的《中论》,就是从一个梵文蓝本翻译成两种文字的,其中除了极少数翻译上的差别以外,包括偈颂的数量、顺序,以及偈颂的内涵等等大体上也是一致的。我以前也讲过《中论》,当时用的是鸠摩罗什译师翻译的版本,从中我发现,除了几个偈子以外,其内容跟藏文版是一模一样的,而且也翻译得非常好。首先用词简练,虽然字数不多,基本上是五个字的偈颂,但涵盖的内容却非常丰富;再有就是每一个偈子的内容表达得非常清楚、准确,词句也十分优美。当然,藏文版的《中论》也有这些特点。

不仅仅是《中论》,包括其他的经典、论典,无论翻译成什么文字,其大致内容都一样,无非是语言的不同而已。

不过,汉、藏佛教的传播方法却稍有不同。据史书记载,汉地以前的大成就者在传法时,主要以讲经为主,撰著论典普遍较少。关于这个问题,从《大藏经》的收藏内容中也可略知一二。譬如说,在汉传佛教的《大藏经》中,虽然有很多印度的经论,甚至包括以前藏传佛教《大藏经》里所没有的经典与论典,但却很少看到汉地高僧们自己写的论著。我们从中所见到的论典,都是月称菩萨、世亲菩萨等印度论师们写的。

而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德却认为,无论学者也好,成就者也好,若想直接去解释、归纳佛经意趣,是很困难的,毕竟佛经的涵盖面十分广博。虽然藏版《大藏经》有100多函,但也仅仅是佛经当中的很少一部分,除了人间以外,在龙宫、非人处所、空行刹土等很多地方,都留有佛经。要解释浩如烟海的佛经,是需要方法的。

方法是什么呢?整个释迦牟尼佛传法时期,文殊菩萨和弥勒菩萨皆在佛前听闻,他们可谓了知佛法全貌的两大典范。之后,龙树菩萨传承了文殊菩萨的思想重点,撰著了《中观六论》等甚深派论典;世亲菩萨、无著菩萨则继承了弥勒菩萨的思想脉络,也留下了大量广行派的论典。后来,西藏的高僧大德又将龙树菩萨和无著菩萨的法脉一代代地传承下来。他们认为,佛经需要靠文殊菩萨和弥勒菩萨的智慧来解释,而文殊菩萨和弥勒菩萨的密意,又需要依赖龙树菩萨和无著菩萨的智慧来阐述,龙树菩萨和无著菩萨的意趣,又需经由其他的高僧大德来演说,所以,在藏传佛教的历史上,留下了许多高僧大德阐释经论密意的各种论典。虽然在文革期间被损坏的非常多,但是,如今在藏地的每一个寺庙里,还是藏有大量的论著,虽然其中也包括大、小五明,诸如医学、声明、史学、天文星算等著作,但这些只占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其余的大部分论典,都是用来诠释佛经的。

举个例子,针对《现观庄严论》或者《入行论·智慧品》的内容,都有上百个注解、难释等,而在《丹珠尔》里面,印度本土的《现观庄严论》解释仅有十一部,其他的上百个论著,都是西藏的高僧大德们撰著的。他们将佛法的精华归纳、浓缩,写成了这些论著,对后人理解佛经的确大有裨益。

在藏地,有很多规模不同的佛学院,其大部分课程,是显宗的五部大论;另外的少部分课程,安排了密宗的内容,所以,藏传佛教本身,就是一个显密圆融的完整体系。

三、藏传佛教的分类

(一)宁玛派

1、概况

提起藏传佛教,首先要介绍的就是宁玛派。宁玛派是佛教刚刚进入西藏直到藏王朗达玛灭佛为止,在很长时期内,于西藏形成的唯一教派,它是整个藏传佛教的基础。

宁玛派的教义包含九乘:声闻、缘觉、菩萨道,包括了所有的显宗。其中的声闻、缘觉乘,囊括了所有的小乘,菩萨乘则包括了所有的大乘佛法。密宗又分外密和内密。外密包括事部、行部、瑜伽部,内密包括玛哈、阿努、阿底瑜伽。宁玛派的九乘既包含了所有的解脱道,也包含了所有的人天道。

密宗是所有显宗的精华,而大yuan曼又是所有密宗的精华。在每一种内密里面,都涉及到四种灌顶。对应于四种灌顶,又有越来越深、越来越高的四种修法。

第四级灌顶的修法是什么呢?在一般的密宗里面,叫做圆满次第的修法;在宁玛派当中,则把第四级灌顶的修法或圆满次第的修法独立划分出来,从而形成了一个独立的修法,叫做大yuan曼。

其实,在所有的内密里面,都有大yuan曼的内容,只是宁玛派把它单独列出来了。宁玛派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大yuan曼修法,也即阿底瑜伽。因为九乘里面的声闻、缘觉、菩萨乘,跟显宗的汉传佛教,以及藏传佛教当中的萨迦、嘎举、格鲁派等等的显宗修法是完全一致的;外密的事部、行部、瑜伽部,也跟格鲁、萨迦等其他教派的密宗修法没有什么差别;哪怕是内密的玛哈瑜伽、阿努瑜伽,其很多修法也基本上一样,差别也不是很大。虽然玛哈瑜伽、阿努瑜伽,或者格鲁、萨迦等教派的内密修法各有所长,但没有一个能像宁玛派的大yuan曼修法讲得那样具体、透彻,大yuan曼的证悟方法非常丰富,远远超胜于其它密法。

一千三百多年前,密法开始传到藏地,之后莲花生大师和布玛莫扎又亲自将密法的大yuan曼这部分带到西藏来弘扬。在此之前的修行者,无论是汉地的还是其他地方的,虽然历尽千辛万苦去印度参学、求道,实际上却没能把真正的密法带回来。唐玄奘法师当时去那烂陀的时候,是有无上密法即内密或大yuan曼的,但是他也没有把大yuan曼带到汉地,我想可能是与众生的根基是否堪为法器有一定的关系吧。

郞达玛灭佛以后,藏传佛教进入后弘期。在后弘期的西藏历史上,有四百多位智慧超群的翻译家去往印度,在包括那烂陀在内的众多佛教大学参学,但当时印度宁玛派的教法已经很少见了。尽管他们偶尔会在一些修行人的经函里发现一两张这种经文,但当问他们这是什么经时,他们会回答说:“这是老一辈留下的,我们也不懂”。其实不是他们不懂,他们在秘密地修持,只是保密不公开而已。实际上,在莲花生大师住世的时候,大yuan曼也是保密不公开的,莲花生大师的时代过了以后,在印度就更看不到宁玛派的教法了。

2、宁玛教法的传播途径

宁玛派教法的传播途径有三种。

第一种是经。

所谓经,是指像显宗的《法华经》、《大方广华严经》等佛陀亲口所说的经书一样,从普贤王如来直到莲花生大师之间,一脉相承不间断地传下来,从而流传至今的经文。这些经在宁玛派的教法当中,占了相当一部分的比重。

第二个种是伏藏或伏藏品。

我听说国外有一些人在研究伏藏,但是从未听说汉地有人在研究和挖掘伏藏,这方面的汉文书籍我也没有看到过。也许大家都忙着搞经济,跟钱没有多大关系的事越来越没有人做了。不过,这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吧!说不定也有人在钻研这方面的课题。

宁玛派最神奇、最突出的地方,就是伏藏品。虽然其他教派也有伏藏品,而且在那些教派的上师当中,也有很多人可以取伏藏品,但伏藏的源头却是莲花生大师。莲花生大师所处的时期是前弘期,那个时候只有宁玛派,所以绝大多数伏藏经文是宁玛派的。

伏藏是非常重要的藏经方式。譬如说,如果某一天发生核战争,整个地球被摧毁了,但伏藏密法也是毁不掉的,这一点我们大可放心。因为伏藏是藏在伏藏大师心里面的。从外表上看,伏藏大师每次取伏藏的时候,或者是在湖泊当中,或者是在岩石、神山当中取出的,但实际上这只是伏藏的一个信息而已,真正的伏藏不需要外界的条件。

当年莲花生大师给弟子们灌顶、传法之后,就把各种灌顶、修法、仪轨的传承,交付给不同的人,并特别嘱咐不同的护法神保护这些伏藏。莲花生大师也同时授记:未来什么时候需要这些伏藏法,什么时候就能取出来。正是依靠这种殊胜因缘,才使藏密不会断绝。只要有一位标准的伏藏大师,就可以从他的心田里取出伏藏。在取出的伏藏中,灌顶、修法、仪轨的传承应有尽有,而且传承非常清净。这是莲花生大师特有的、非常伟大的弘扬密法、续佛慧命的窍诀!依靠这种窍诀,藏密永远都不可能从根本上毁灭!除非众生的福报穷尽了,那只有另当别论。

伏藏品的内容非常丰富,既有修法,也有佛像、甘露等等,真可谓面面俱到,但最重要的是佛经。佛经里面的一部分是灌顶内容,一部分是与灌顶有关的修法,还有一部分是修法仪轨,另外还有其他一些从前行到正行的一系列具体修法。

伏藏品的传承非常清净,是由莲花生大师直接传给伏藏大师的。如果我们去听这个法,修这个法,则莲花生大师跟我们之间就只有一个人的传承间隔。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有真就有假,当然伏藏品也不例外。莲花生大师也曾亲口说过,伏藏品也有真假之分。那些被魔或者鬼神加持了的人,也可以在岩石、湖泊甚至空中取出佛像等等,但是不是真正的伏藏就很难说了。

那么,我们怎么确认伏藏的真假呢?虽然伏藏品的真伪很难确认,不过也有一些方法。

什么方法呢?比如说,伏藏品一方面藏在人的心里面;另一方面,它的信息会藏在一个类似珠宝盒的宝箧之中。我曾经见过法王如意宝上一世取出来的,由莲花生大师传下来的伏藏,还有法王如意宝今生自己取的伏藏。都是很小的一张纸,上面只有两、三个字,或者五、六个字。从我们普通人的角度来看,那只是简单的一张纸而已,但事实上这张纸的尺寸、规格是非常有讲究的。上面写的内容也不是我们现在用的藏文,其中有些是字,有些是一种符号。这些字和符号都有严格的要求,通过这些字和符号,一个真正的伏藏大师就可以辨别出另外一个人的伏藏是真是假。

还有,如果经过某个伏藏法的灌顶,并修持该伏藏法之人感觉内心很有收获,修行有长足的进步,或者当地出现十分吉利的瑞相,就可以肯定地说,这个伏藏是一个真实的伏藏。否则,倘若所有修习此法的人都不吉祥、不顺利,修行没有进步,或者自从取了这个伏藏以后,当地发生了很多灾_难,出现了许多不吉祥的事情,就证明这个伏藏不是真正的伏藏,而是被魔加持了的伏藏,是很危险的伏藏,所以,了知这些区分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若要念修伏藏法,应选择像法王的上一世列绕郎巴大师那般的,全西藏高僧大德公认的伏藏大师所取出的伏藏品。他们所传的灌顶、修法是最可靠、最踏实的。而在一些小寺庙里面,也有人自称是伏藏大师,但其中有些号称是莲花生大师传下来的伏藏品,其实却是他们自己随便写的一、两张纸,这种情况以前有,现在就更不用说了。这是不是真正的伏藏品,大家心知肚明。

我的意思不是说小寺庙或偏僻地方肯定没有伏藏大师,我要强调的是:假如不是从真正的、公认的伏藏大师手里传出来的伏藏品,我们就不能盲目接受。当然,也不能随意毁谤,因为我们既没有这样的责任,也没有这样的智慧。

说到这里,也许会有人问:“既然伏藏是藏在人的心里的,为什么还要到外面去取呢?”这是一个外缘、外因。我刚刚讲过,伏藏大师取出来的纸上写的字很奇怪,一般人根本看不懂。就算看得懂,似乎也显得很无聊,没有太大内容。

比如,一片伏藏的纸片上面说:开春的时候,莲花生大师和众弟子们搭起丝绸帐篷,住在某某地方。那时,每天清晨在我们的眼前,有一群群的鸳鸯和布谷鸟唱着歌飞来飞去,当时的气氛非常好。就这样一段话,不知道什么意思,也根本不是什么经文。但是,伏藏大师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立即就能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莲花生大师时期,我们众师徒在一起,莲师给我们灌顶、传法,并说了如是这些话……然后依靠这句话,伏藏大师就会在心里显现出完整的伏藏内容。

在有些伏藏的纸片上,只有几个我们看不懂的字——有空行刹土的文字,也有当时一些内部小规模流传,而并不公开的文字。伏藏大师在看到这些文字以后,立即会从心里显现出当时的所有灌顶和传承内容,然后轻车熟路地写下来。有时仅仅依靠一、两个字的信息,就可以写出两、三本甚至七、八本书。然而,这些书的内容绝不是随便写的,平时我们让他写,他也写不出来,但在因缘和合的时候,伏藏师就会一五一十地想起当时的情景,并一一记录下来。

外面的伏藏就可以起到这样一些作用。

当然,伏藏品并不是真正需要什么外缘,在外境发生转变的时候,如果因缘具足,伏藏品一样可以保留下来。

比如,假如出现湖泊干涸或消失等情况,原本放在湖泊里面的伏藏,会自然而然地自行迁移到另外一个地方。事实上,伏藏并不需要湖泊和森林等载体,即使是空中,都可以藏伏藏品。

法王如意宝的传记中有记载:在我们还没有去学院的时候,就在十几个人做会供的当下,法王从空中取出一个宝箧。这不是神化故事,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

现在有一种观点叫科学主义,“科学”后面加了“主义”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呢?也即万事万物都要用科学来解释,目前科学不能证实的,即便是事实也一律否定。如果一个在精神方面有特殊经验的人,与一个持科学主义观点的人进行交流,科学主义者会认为他的谈话对象精神出了毛病——有幻听、幻觉,或者得了这个症、那个症,根本不承认客观存在的事实。实际上,连真正的科学家都反感这种科学主义的态度。

科学家们意识到,科学研究是要用数据来分析、来说话的,这个数据的范围不能只局限于实验室当中,凡是日常生活中真实发生的部分都属于数据,都应该承认。这才是科学、客观、公正的态度。从这一点就可以说明,科学主义的态度实际上是不科学的。

以目前的物理学常识来解释空中出现一个宝箧的现象,恐怕有一定的难度,但如果从量子物理最深的高度来探讨这一现象,就是有可能的。量子力学认为,世上所有的物质,都是从纯能量当中产生的。既然如此,那么,宝箧完全有可能在空中产生。不过,想完全用科学来解释伏藏,还有一定的距离,至少目前的科学还达不到这样的水平。

话说回来,不仅法王如意宝,包括以前很多的高僧大德,都从空中取过伏藏。一个真正的伏藏取出来之后,都会度化一定数量的有缘众生,特别是在刚刚取出来的时候。

就像在释迦牟尼佛刚刚转*法 伦不久的五百年当中,修行成就的人特别多,后来修行成就的几率会慢慢减少一样,一个伏藏法刚刚取出来的时候,如果能如理修持,它的加持力会非常大,很容易获得成就。

法王的著作里也有很多取出不久的伏藏法,比如金刚萨垛伏藏品的修法等等,希望大家能珍惜这些因缘。

顺便讲一下,我们不能认为,金刚萨垛的修法,只是一个忏悔法门。需要忏悔才念修金刚萨垛,不需要忏悔就不用念修。

其实,金刚萨垛是一切坛城的主尊,依靠金刚萨垛既可以忏悔业障,也可以修持共同与不共同的悉地。作为密乘弟子,我们应该有正确的见解。

接下来介绍,伏藏是如何藏在人的心里面的呢?

近期出现的催眠术,被国际上公认为是合法的学术项目。我想,催眠术这种自然现象,与莲花生大师当时藏伏藏的方法有一点点相似的地方。譬如说,当我们醒着的时候,会胡思乱想,有很多杂念,这就很难回忆起小时候或者更久远的事情,但通过催眠,就可以把人的意识降到一定的水平,粗大的杂念自然消失,虽然未到阿赖耶识的地步,但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下,就比较容易回忆从前。

同样的道理,伏藏不会隐藏在第六意识里面,更不会隐藏在阿赖耶识当中。莲花生大师认为,虽然伏藏大师们是很了不起的修行人,即使不是成就者,也至少是开悟的人,但他们也会受生死轮回的影响,要经过很多生生死死。在这些生死轮回的过程中,意识是不断变化的——不断毁灭又重新唤醒,其间很多东西都会被忘掉,所以伏藏不能藏在第六意识之中。

那么,莲花生大师把伏藏埋在什么地方呢?藏在如来藏,也即证悟空性的智慧当中,因为这个智慧永远不会改变。

比如说,大海的海面是波涛汹涌、起伏波动的,而海底却基本上如如不动。同样,我们的第六意识就象大海表面的海浪一样不断生灭变化,但如来藏却像海底深处一样恒定不动,即使历尽生死轮回,也不会动摇如来藏,所以,莲花生大师才会把伏藏藏在如来藏的智慧中。

当开发伏藏的因缘聚集的时候,伏藏师只需进入证悟智慧的境界,伏藏的内容立即会全部显现出来。正因为如此,所以很多伏藏大师在写完了整个伏藏内容以后,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

以前法王如意宝跟我们讲过,很多伏藏大师有过这样的感觉:如果一个伏藏出世的机缘成熟的时候,伏藏师必须要写出来,如果不写出来,伏藏师就会不断受到干扰,感觉非常不舒服——脑海中反复出现这个伏藏,晚上睡都睡不着。一旦写成文字以后,所有的干扰当即消失。

伏藏是非常奇妙的佛法传承方式,莲花生大师也说过,藏密的最后一个希望就寄托在伏藏身上,因为伏藏永远都不可能被彻底毁灭!

然而,目前,藏地有些人写书,既不是写论典,也不是写见解、行为、修法,而是写一些仪轨。所谓的仪轨,在藏区满地都是,如果我想编撰几个仪轨,也不成问题——找几本书这里抄一个点,那里抄一点,拼凑一个给你们,说是我的伏藏,我想没有人知道是假的,所以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

在此我要提醒大家,就算你们觉得伏藏有多么奇妙、多么殊胜,也不能认为,一旦遇到伏藏修法,就可以马上成佛,所以一听见伏藏,便不加拣择、趋之若鹜。假如缺乏应有的知见,以后在遇到一个自称是伏藏大师的人,拿着一、两张经文给你们宣称是伏藏的时候,你们也许就会在无有任何理性观察的情况下,单凭感觉随顺而转了。

要知道,假的伏藏会导致两种结果:一种结果,对我们的修行无利无害,但是会浪费保贵的时间;另一种结果,就是修行不但没有成就,甚至连世俗的一切都越来越不吉利,这是最恶心的结果,也是对我们伤害最大的结果,所以我们要慎重对待伏藏!

虽然藏地其他教派真正的高僧大德中,也有莲花生大师的化身,亦或莲花生大师弟子的化身,其中有很多是取过伏藏的,象宗喀巴大师、噶举慈悲仁波切大师等等,但伏藏的主要来源却是宁玛派。

宁玛派教法传播的第三个途径,就是净相。净就是清净的净,相就是指形象,换言之,也可以称为净境或净观。

它是什么意思呢?修证非常好的那些上师,在梦境或入定当中,可以轻而易举地漫游莲花生大师的刹土,或者极乐世界等清净佛刹。在漫游的过程中,会在佛菩萨坐前听闻到很多教法,当他出定或从梦中苏醒过来之后,将这些修法完整无误地记录下来,便形成了一种修法或者仪轨。

在法王如意宝的著作里面,有一部分就是这样来的。以后你们修行达到一定的境界,可以漫游佛刹的时候,也同样可以写出净观的修法。

不过,如果只是做了一个吉祥的梦,梦中佛、菩萨、上师给自己说了几句话,自己醒来后也能清清楚楚地把它记录下来,这是不是净相法呢?不是!净相法不会那么简单,它有一定的特征,具有包括灌顶、修法、仪轨及解说在内的完整体系。

当然,有些净相法也只有三、四句,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论,否认所有文字短小的净相法。但现在要鉴定真假净相法,的确有一定的难度。因为很多可以鉴别净相法的,像以前那样被公认的高僧大德已经越来越少了,藏地有些上师虽然可以鉴定,但总的来说还是十分稀有。

正是因为真假难辩——无论是经典、伏藏亦或净相法,都有真有假,所以密宗要求一定要观察上师这一点也显得尤为重要了!就像因明所说的一样,要证明佛教的观点成立,首先要证明佛是真实语者,然后就可以相信佛所说的一切法。同样,通过长期周密细致的观察以后,我们就会对所观察的上师建立起稳固的信心与正知正见,这样就能如法地依止真正的善知识,对他的所言所行,即使当时不太理解,不好接受,也不会对上师生邪见,始终相信上师是正确的。否则,如果当初没有如法观察,必然会引发严重的后果!这方面的例子数不胜数,因此,藏传佛教才会对观察上师有着严格的要求。

对于没有条件观察的人来说,依止法王如意宝和他的上一世,以及很多藏地公认的高僧大德,应该没有问题。综上所述,只要如理如法地观察善知识,依止善知识,即使遇到各种问题,也会圆满解决好的。

TOP

3、宁玛派特有的殊胜法门——大yuan曼

我学习佛法很长时间了,现在总结起来,学显宗的时间远远超过学密,因此对显宗也比较了解。如果毫不夸张地评价,显宗的精华是密宗,密宗的精华是大yuan曼,这不是我信口雌黄,因为对此有教证也有理证。

在整个藏传佛教中,真正弘扬大yuan曼,就是宁玛派。宁玛派有不共同的续部24个卷帙,却没有列入藏传佛教《大藏经》的经教部分——《甘珠尔》的目录里面,因为前辈的高僧大德们认为,宁玛派的这些法基本上都跟大yuan曼有关,都是密宗当中的密宗,是非常秘密的内容,所以不能列在《大藏经》的目录里面,而应该单独列出。在德格印经院的目录中,除了几部宁玛派的续部以外,其他的都看不到,都是独立保存的。

为什么要保密呢?因为大yuan曼是显密所有法的精华,非常珍贵,所以才不能随便公开。这并不意味着大yuan曼有什么缺点,也不是大yuan曼不能跟众生见面。

可是,现在大yuan曼已经无法保密了,随便在一个较大的寺院流通处,都可以看到很多有关大yuan曼的书,翻译成各种语言的大yuan曼修法也随处可见。不过,我觉得这没什么问题,这只能表示法本不保密而已,法本真正的意义没有人懂,也就相当于没有公开。大yuan曼彻确的部分读起来似乎很简单,就象《六祖坛经》一样,一般人也看不出什么来。其实,大yuan曼的真正内容还是没有公开,仍然留在藏地的山沟里面。

当然,现在国外也有很多上师在传大yuan曼,他们的弟子当中,也有一些成就者。我听说英国的一位癌症晚期患者——一个敦珠法王的弟子,临终时出现了很多大yuan曼书籍上讲到的成就标志,非常了不起!所以我们不能说大yuan曼的修法只能在西藏,但它的发源地在西藏。西藏的教派当中,真正的大yuan曼的传授、灌顶、修法,都在宁玛派当中。其他的像格鲁巴等教派,也在接受大yuan曼的修法和灌顶,但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的大yuan曼。他们也认为,大yuan曼就是宁玛派的。

宁玛派的大yuan曼实际上跟其他密法也不矛盾,在不矛盾的基础上,它有自己的特点。

如果没有宁玛派,藏传佛教虽然也有五部大论、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等内容,却唯独缺少了大yuan曼,以及和大yuan曼相关的一些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

作为宁玛派的弟子,我们一定要修大yuan曼。虽然我一直告诉你们,不要急着修大yuan曼,它和我们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我并不是说大yuan曼不能修,也不是说我们不需要修。大yuan曼肯定要修,但在修大yuan曼之前,必须要修加行。在没有修加行的情况下,匆匆忙忙去修大yuan曼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不但修不成大yuan曼,甚至会让我们对佛法失去信心。如果出离心,菩提心的基础都没有建立起来,将来会出现很严重的问题。

我们一定要注重修行次第,严格按照佛、菩萨、上师们的要求去修,这样肯定会成就。否则,倘若随顺自己的妄执,既不修加行,又不修出离心、菩提心,直接去修大yuan曼,我敢保证,这种做法很难解脱,无非种点善根而已。

现在外面的说法很多,有些人说需要修五加行,有些说不需要;有些人说需要闻思,有些人说不需要。那么到底需不需要呢?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惑。其实答案很简单,你们自己去看,假如连大yuan曼最基本的,密宗最常见的知识都不懂的话,就需要闻思;反观自相续,出离心、菩提心等所有的基础都具备了,只是没有证悟而已,那就不需要修五加行,可以直接修大yuan曼了。否则,如果出离心没有,菩提心也没有,甚至业障非常深重,打坐一个小时,又昏沉,又掉举,就说明需要修加行——积累资粮、忏悔罪业,因此,该怎么做,问问自己就恍然大悟了。

(待续)

TOP

藏传佛教简介(二)

(二)萨迦派

萨迦派的见解与噶举派基本一致,加行又与宁玛派大致相同。虽然大yuan曼的一些修法是其他藏密教派中看不到的,但萨迦派也在修大yuan曼的一部分修法。

萨迦派最兴盛的时期,是萨迦班智达时代。萨迦班智达等大德都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他们以卓绝的智慧,撰著了大量而珍贵的论典,成功地指导着后学者的修行。从古至今,藏传佛教其他教派在戒律、《俱舍论》等论典的诠释方面,一直沿用萨迦派大德的著作。很多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德都是萨迦派的弟子,包括宗喀巴大师的上师,和宗喀巴大师的两大弟子——克珠杰和加操杰。萨迦派在藏传佛教当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与不可估量的贡献,也由此可见一斑。

萨迦派的主要观点,是首先全盘接受《中论》等《龙树六论》中有关中观方面的空性,并在空性基础上加上如来藏的见解。萨迦派具体的修法,就是喜极金刚的生圆次第和道果的修法。这些修法属于无上密宗的生圆次第,不过,与大yuan曼的修法还是有一定的差别。

萨迦派有一个文殊菩萨亲传的加行修法,叫做“离四欲修”。“四欲”,就是四种贪欲,也即远离四种贪欲的加行,实际上就是修出离心和菩提心。具体内容如下:

第一、贪欲今生非修法者。若称作修法者,最低限度不能对现世有贪欲心。否则,为了今生的健康、长寿、发财所做的念经、观修等善行,皆与解脱无关。(注:佛法有狭义和广义两种解释。广义指所有的善事都是佛法,狭义指能获得解脱的修法才是佛法。此处从狭义的角度而言)以这样的发心而修行的人,也根本谈不上是修行人。

第二、贪欲轮回非出离心。无论贪著此世或来生的轮回,皆不具足出离心。

第三、贪欲自利非菩提心。自私自利与菩提心相违,凡有爱执自己之心,皆无菩提心可言。

第四、若有执著非正见。无论执著有、执著无、执著空性、执著光明,凡是有执著都不是正见。

此修法实际上与宗喀巴大师的《三主要道》中所讲的修行次第完全一致,只是宣讲的角度略有不同:后者从正面的角度来阐释,而“离四欲修”却以否定的角度来解释。无论如何,出离心和菩提心是任何教派都必须要修的。

(三)噶举派

嘎举派一直以拥有众多苦修者而著称,其中最著名的,当数因传奇般的事迹而倍受瞩目的米拉日巴大师。其实,噶举派还有不胜枚举的许多不被外人所知的修行成就者。如今,在藏地很多神山或寂静处,仍清晰可见当年修行者的足迹——当初没有雄伟的寺庙,也没有清净的道场,修行人只能在山上搭建茅棚。这些小房子基本上都是由石块和石板构建而成,仅够一人的容身之处,旁边一个很小的土灶,就在这样的地方,不知成就了多少功德盖世的苦修者。

噶举派的加行修法和其它教派完全相同,也是修出离心和菩提心,但正行的修法却是“大手印”。

为什么叫“大手印”呢?“手印”也即古代国王的印章,如同现今政府的公章。只要盖上了国王的印章,任何人都无法超越,无法推翻,只能接受。同样的,“大手印”就是空性和光明,如同国王的印章一般,任何事物都离不开空性和光明,因为其本体既是空性又是光明。当然,有时经论里称大中观也叫大手印,有时也称大yuan曼为大手印,这都是因为佛法名词有广义和狭义两种概念之故。

麦彭仁波切的著作中也有一些噶举派“大手印”的简单修法,从表面上看与大yuan曼的修法十分相似。实际上,在萨迦派、嘎举派和宁玛派这三个教派的具体修法中,除了大yuan曼特有的一些修法以外,其他修法都是很相似的,达摩祖师的禅宗也很像大手印的有些修法。

(四)格鲁派

格鲁派有新、旧两种。旧派也称噶当派,涌现了一大批以阿底峡尊者的弟子为代表的,修持严谨的大成就者;新派称为格鲁派,是由宗喀巴大师建立的教派。

格鲁派的特点:第一,是整个僧团的每一个出家人的持戒都非常清净,要求也非常严格;第二,是深广地闻思经教。几乎每个格鲁派的小寺院,都会为僧众安排闻思的内容;第三,是着重强调单空的修法。

格鲁派的修法,主要依据《菩提道次第广论》。而《广论》的来源,则是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灯论》。根据该论的密意,宗喀巴大师创立了上、中、下三士的修行之道。其中有共同和不共同两种修法,不共同或特殊的修法和见解,与宁玛派与噶举派基本上一样。关于这一点,从宗喀巴大师本人,以及他的弟子等格鲁派成就者撰著的论典中可以知道,但这些修法是不太公开的。

为什么在公开场合或普通传法中不强调这些修法呢?宗喀巴大师解释说:初学者刚刚修行就妄谈什么大空性、不执著、远离一切戏论等等,实际上不可能有什么证悟,甚至连空性的感受都不可能生起,因此,宗喀巴大师后来就开始着重强调中观的单空部分,因为,首先以单空修法既可以清净烦恼,断除贪、瞋、痴等人我执与法我执,而且不容易走弯路,普通人也比较容易接受,然后再通过这种方法引导众生最后进入大中观的境界,所以,在宗喀巴大师晚期的一些著作,和大师的首座弟子写的书里面,几乎都是单空方面的内容。

尽管单空修法跟其他教派的修法并没有冲突,但仍然有一些不共之处,稍微懂一点中观的修行人,都能看出其中的差别,不像其他教派的修法,除了很专业的人以外,其他人若想清晰地辨别,就有一定的难度。

目前我们也需要这样的修法,前几年讲过的麦彭仁波切的空性修法,就提炼了很多中观的精华,是一部非常完整的修法。如果不修这些单空修法,而好高鹜远地去修大光明、大空性,很多人的修行还是会失败的。

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虽然我们修了出离心、菩提心,根基相对比较成熟,但一下子要去接受大yuan曼或大手印等等,还是相当困难的。只有当出离心和菩提心日渐成熟之后,首先去了解一下单空,树立起空性的见解,然后在一定的时间中修持单空的修法,依此才会断除粗大的烦恼,剩余的一些细微执著,再用其他的修法根除,结果就易如反掌了。

单空修法是由释迦牟尼佛宣讲,并经龙树菩萨传承下来的,不是除了格鲁派以外的其他教派就不提单空,只是宗喀巴大师格外强调这个修法而已,同时,单空修法也是所有修行人都应该修持的基础。可以说,宗喀巴大师提倡的这种修法非常踏实,非常实用,特别适合现代人。我曾一再强调,在出离心、菩提心没有成熟之前,基本上不考虑修什么空性、大yuan曼等等,一旦出离心和菩提心达到标准以后,虽然也可以修大yuan曼,不过之前修一修单空,修行的境界会非常稳固。

在宗喀巴大师以后,格鲁派也出现了很多的高僧大德和成就者,他们撰写了大量的论典,对佛法和解释五部大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果藏传佛教缺少了格鲁派,出家人的持戒不会被广泛弘扬;闻思方面也不会如此深入;单空修法也不会这样强调。因此,格鲁派也被誉为是整个藏传佛教的基础。

(五)觉囊派

觉囊派最强调的,就是如来藏。

虽然其他教派也讲如来藏,但没有觉囊派宣说的那么完整,该教派确实是如实地阐述了释迦牟尼佛三转*法 伦的密意。

觉囊派的显宗见解,主要是第三转*法 伦的如来藏;在修密宗的时候,他们比较注重时轮金刚的修法。觉囊派的加行,与《普贤上师言教》的内容没有两样,除了一些传承上师的观想不太一样,或者有些地方加了一些修法,有些地方少了一些修法以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差别。

佛陀初转*法 伦所讲的出离心、四圣谛、人无我等法门,如今每一个教派都在宣说;第二转*法 伦的空性,也是每一个教派都要修学的内容,只是格鲁派特别强调而已;只有觉囊派,才适时地弥补了第三转*法 伦有关如来藏光明方面的缺口。第三转*法 伦的见解和时轮金刚的见解联合起来,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修法,这一修法一直沿续至今,从而形成了藏传佛教非常完整的学修体系!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六)希杰派

希杰派着重强调并专门弘扬的,是以“断行”的方式修持般若波罗蜜多的智慧。什么是断行呢?我们都知道,《普贤上师言教》里有一种古萨里的修法,就是修断法的。

虽然希杰派属于藏传佛教的一个教派,但这个教派没有形成像格鲁派、宁玛派那么完整的体系,后来就散落在各个教派当中了。在希杰派当中,也出现了许多非常了不起的高僧大德。

在藏传佛教当中,还有其他一些类似的教派,它们都属于真正的佛教。

以上大致介绍了藏传佛教的部分教派。



顺带介绍一下苯教。很多居士认为,苯教也是佛教。其实,苯教本身不属于佛教,是藏地的一种原始宗教。

苯教可不可以学呢?当然可以。每个人的根基不一,信仰不同,只要你愿意,学任何一种宗教都可以,这一点佛陀也不排斥,更何况是我们呢!但不能把苯教当作佛教来学,这是错误的。如同儒教、道教不是佛教一样,苯教也不是佛教。虽然苯教寺庙的某些上师、僧人也在修学佛教,包括大yuan曼等法,但这是他个人的事情,不能代表该教派的本质。这一点大家一定要分清楚。

有些苯教的上师会说:“苯教和佛教是一样的,你学哪一个都可以。”实际上,苯教和佛教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不同之处,就是它没有皈依佛教的三宝。苯教如果皈依佛教的三宝,那就是佛教,否则就不是。如果能通达分辨的标准,问题也就很简单了。

据历史记载:像汉地的道教一样,在佛法还没有传到西藏之前,苯教就已经存在了。莲花生大师来到西藏以后,其中一部分人皈依了佛教,另一部分人仍然保持原有的信仰,这就是如今苯教的源头。

既然苯教不是佛教,那么苯教能解脱吗?也许会有他们自己所说的解脱,但绝不会有佛教所讲的究竟解脱。如是因感如是果,因果不会错乱。除非是前一辈的苯教上师修持佛法,证悟后将修法传播下来,因为他的修证是从佛法而来,故而他证悟的成就会有佛教的境界。

四、藏传佛教的特点

藏传佛教每个教派,都有显宗和密宗两部分。据佛经记载,再过二千多年以后,无论藏传、汉传,所有出家人戒律方面的传承会中断。

本身,出家人的戒律是有限的,在众生烦恼粗大时,出家人的戒律和显宗的一些修法有可能越来越难以普及,适应的范围会越来越小,以致最后消失。

藏地本来就没有比丘尼戒的传承,但比丘戒的传承却从未间断,每一代都记录得十分详细,比如谁传给了谁,谁又传给了谁,一代一代传戒人的传记都有清楚的记载,迄今为止,有着极为清净的传承。

这是藏传佛教在戒律方面的一个特色。

还有一个特点,据佛经记载:多年以后,显宗的一部分会消失,但是,只要有佛出世传密宗,密宗就永远不会消亡。密宗没有期限的界定,只要人类不灭亡,密宗就不会消失。

为什么呢?因为密宗非常适应烦恼特别粗大的末法时代众生的根基,烦恼越粗猛,密宗越兴盛。这对大多数面临强大生活压力的现代人来说,无疑是一大幸事。

作为琐事繁多的现代人,想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佛法的三藏十二部,几乎不太可能,更何况是自己去提炼一个完整的修法呢?

值得庆幸的是,如今在全球很多地方,都盛传着经由翻译而面世的各种藏传佛教的书籍和修法(其中有许多是修行成就者提炼出来的精华,都是现成的修法)。例如,仅仅是一个金刚萨垛的修法,都有广的、略的、再略的、非常略的各种层次的修法。处于忙碌生活中的修行人,就可以选择修一个比较简单的,几十分钟、几小时就可以修完的修法,因此,藏传佛教非常适应当前众生的根基。

另外,藏传佛教还有独特的伏藏法,这一点大家都已经了解了,所以,密宗永远也不会彻底消失。

当然,汉传佛教也有非常好的修法。比如净土宗,对任何人都很适应,各行各业、各种层次的人——有智慧、没智慧,有修行、没修行,有闻法、没闻法都可以修,范围很广且方便易行。不过,我个人认为,相对而言,他们在修法仪轨方面稍稍有所欠缺。以菩提心修法为例,从前行到正行,从正行到回向,一系列的思维方式所具有的规范与次第,至少我还没有看到汉传佛教有类似的非常具体的修法。也许有,但也不见得很普遍。

我这样讲的目的,并不是想比较谁的佛教好,谁的佛教不好,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从我个人而言,无论对大乘、小乘,显宗、密宗的任何教派,都有着极大的信心,毕竟这些都是佛陀的教法。汉传佛教的禅宗和净土宗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法门,如果能踏踏实实地修行,任何一个法门都能让我们解脱,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在修法的传播方式,修法的特点这些方面,二者之间的确有一些不同之处,但这并不代表藏传佛教好,其他教派不好,任何教法都各有所长,都是为了适应某些众生的根基而应世的。

另外,藏传佛教的任何一个教派,都非常强调修行次第。第一是出离心,第二是菩提心,没有任何一个教派会说不需要出离心和菩提心。至于空性的修法,又分为不同的层次,修法上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总的来说,大yuan曼的修法是层次最高的修法,单空修法在空性修法当中,是层次最低的修法。不过,按次第修空性的时候,首先修单空,然后逐渐提升空性的修法层次,最后修大yuan曼,这一点非常有必要。

藏传佛教的特点并不仅此而已。你们可以参阅我们学院以及学院以外的正规佛教书籍,自己去了解藏传佛教的概况。不过我建议大家,某类书籍只能作参考,而不能作为修行的指导。据我了解,现在有些连佛法的基本常识和道理都一窍不通的人,竟然也在翻译教典,所以,我们务必要慎重对待,一定要区分出其中的差异!不然修行可能会出问题。通达佛法的人翻译出来的书,充其量一些用词会有失妥当,一般内容上不会有问题,不象外行所翻译的教典,会有很大的危险性。大家一定要斟酌!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藏传佛教简介(三)

五、释疑

1、有些人认为,藏地之所以有那么多教派,是彼此争权夺利的结果。

事实肯定不是这样。这纯粹是对藏传佛教根本不了解,完全凭自己的臆测胡乱猜忌的表现。

其实,正是有了这些教派,藏传佛教才形成了从小乘一切有部到金刚乘大yuan曼,全方位解释佛法的独到特点。在前前的教派之上,形成后后的教派,并在前者的基础上着重强调其他修法,针对不同众生宣说相应的解脱法门,正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每一个教派都有其独有的特点,这些特点并不是各教派自己创新的,而是由各个教派的创始人从佛法的精华中提炼出来的,每一个特点都是针对某些众生的根基而存在的,实可谓相得益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各种意乐的众生都获得解脱。

要知道,如此系统完整的教法,尤其是藏传佛教的前弘期,佛教显密各宗的盛况,这在佛陀住世当时的印度也没有形成过。

正如阿底峡尊者所说:莲花生大师等成就者是真正的佛陀。他们不仅保存了大量印度的佛经,还保存了很多其他地方的佛经,并迎请了来自不同刹土的佛经,因此,藏传佛教的超胜之处也就不言而喻了。

目前由于许多人不了解藏传佛教宣讲的方式与方法,很多汉地出家人虽然很精通显宗,却从未学过密法,故而产生一些误会也是很自然的事。想当年,在梁武帝时期,达摩祖师刚刚将禅宗带到中国时,也引发了很多激烈的争论,因为禅宗讲的道理很深奥,和大家以前了解的佛法不一样,他们一时还不太适应,所以有人认为禅宗不是佛法,包括国王都持如此看法。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了解的深入,大家也逐渐体认到禅宗是非常殊胜的佛法,如今,在整个佛教界中,没有一个真正的高僧大德会批判禅宗。

很多新生事物的诞生,都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每一个比较深广的修法或见解刚刚弘传之时,都会存在不同的看法,藏传佛教的密宗也不例外。

非但是禅宗、密宗,大小乘之间也发生过类似的争论。在大乘佛法传扬开来以前,小乘修行人一直认为,佛法的全部内容,就是小乘的三藏十二部,除此以外,不可能有其他的佛法,对这些论典以外的所有内容,都十分排斥。当大乘佛法开始弘扬的时候,在印度当地也引起了极大的争论。正因为如此,所以弥勒菩萨的《经庄严论》第一品的全部内容,就是给小乘修行人讲大乘佛法是正道,大乘佛法是佛法的。事到如今,已经基本上没有人可以从整体上推翻大乘佛法,批判大乘佛法了。

藏传佛教的经典,以前基本上没有被译成其他文字,最初只有藏文。到了二十世纪,才逐渐开始被翻译成中文、英文等文字,所以很多人对藏传佛教缺乏系统的了解,或者是道听途说,或者是翻了一、两本密宗的书,既没有听闻,也没有修证,就自以为是地说什么:藏传佛教不是正法……这是藏传佛教被误解的原因之一。

噶举派和觉囊派一些比较保守的老上师们,又比较排斥过度的闻思,不太赞成在寺庙里办佛学院。他们认为,无论闻思也好,辩论也罢,时常在文字上打转是浪费时间,不会证悟佛法真正的密意,故而特别强调实修的重要性。他们的想法没有错,是可以理解的,从个人的角度而言,如果能得到上师的诀窍,即使没有太广的闻思,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从整体来讲,不闻思肯定不行,长此以往,佛法会越来越没有人懂,最后连修行也不知如何下手,弘扬教法当然就更谈不上了。

比如说,汉传佛教拥有诸多经论,却不太重视闻思。净土宗就只念阿弥陀佛,不强调闻思;禅宗不立文字,一个人在寂静处打坐,很少给众人传法,即使传的话,也只有少数听者。这样一代代传下去,也不鼓励深广的闻思……毫无疑问,汉地出家人里面肯定有很多佛菩萨的化身,不过,真正能够精通龙树菩萨的论典、中观、唯识、藏传五部大论的人有多少就很难说了。

相反地,另有一些人尽管广闻博学,却不能脚蹋实地修学,唯增长知见稠林罢了,对了生脱死没有太多的意义!因此学佛不能走极端。

2、有些门外汉会觉得,藏传佛教错综复杂,各个教派之间,都在互相否定,互相辩论,似乎难以达成一个共识。

究其原因是什么呢?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对藏传佛教的各种见解和修法应该算是比较了解的了。在我看来,尽管每一个教派之间,存在着细节上的一些差别,但从本质上讲,彼此的修法与关键的见解完全一致,这一点各大教派皆如是说。不可否认,宁玛派内部的确有一些不共的观点,格鲁派、萨迦派、噶举派内部亦然,然而,这只是一些专门研究佛教的学者个人观点的不同罢了,并不表示藏传佛教内部有矛盾。

否定、辩论、争论这种方式是需要的,通过辩论和争论,藏传佛教才有了今天的发展。求同存异的观念如同过滤一般,能使教证、理证,教义、修法逐步趋于完善。假如没有异议,思想会停滞不前,犹如一潭死水,毫无生机。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辩论,才使藏传佛教能将佛陀的密意展现得淋漓尽致、尽善尽美。

我们都知道,从阿底峡尊者时代、萨迦班智达时代、宗喀巴大师时代到后来的麦彭仁波切时代,从他们的著作中可以看出,思想越来越发展、越来越完整。所谓的发展,不是他们创新了佛没有发现的新事物,而是通过佛经,通过龙树菩萨、无著菩萨等论典,将超胜的精华挖掘出来,积累了大量解释佛经的经验,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教理。

我们不能将教派之争误解为世俗间的争名夺利,它纯粹是一种佛教教义上的发展方式。除了一些细节上的争论,各大教派之间是互不相违、圆融一体的。

3、另外还有一些误解要适当地解释一下,也许对有些人会有所帮助。

以前我去新加坡传法,那里有一个佛教中心的负责人,表面看来也在学密法,实际上对佛理还是不太明白。

有一天,他不太高兴地对我说,他们的佛堂里有一张金刚瑜伽母的佛像,带了一串人头项链。他说:“为什么人都死了,还要把他们的头骨挂在脖子上呢?”

其实,这是目前很有代表性的一种看法,也意味着很多人都不懂佛像的内在含义。

再比如,密宗的所有愤怒金刚看起来都非常凶猛,背后还燃烧着熊熊烈火。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冒这么大的火,你们知道吗?其实它不是火,它代表着佛的智慧。

还有,许多佛像的手里拿着天灵盖,里面盛着鲜血,有些人看到后会疑虑,为什么要拿天灵盖,为什么不喝甘露、不喝水而要喝血呢?你们知不知道血代表什么意思?血有内、外、密三种不同的意义:外的血是指众生的血;内的血是指众生的贪心;密的血是指心的本性空性。

为什么要把血喝了呢?实际上是指吃掉众生的贪心,也就是断除众生的贪心。

血和贪心有什么关系呢?密宗讲得很清楚,气脉明点的结构和人体结构有一定关系。比如,人的脂肪就和贪、嗔、痴中的痴有密切关系,人长胖以后就爱打瞌睡,越睡就越胖,越胖就越痴。同样,血与贪心又有一定的关系。因为红色是一种特殊的颜色,其源头,与贪心的存在有关。任何一个红色的物体,包括有情与无情,都和贪心有关。喝天灵盖里的血,实际上表示断除人的贪心!贪心断除以后,就推翻了整个轮回,这也是显宗、密宗的共同目标。

密宗的很多方法,从外表看起来显得比较野蛮,这是因为众生的“我执”非常野蛮,要推翻这种野蛮的我执,就要用一个更野蛮的方法才行,否则,想用温柔的方式来断除我执,就比较费事。如果方法不当,做得再多也是惘然。方法超胜的密宗,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

释尊住世期间,人的内心比较清净,烦恼也鲜少,因而用一个比较保守的方法,即可轻而易举地推翻烦恼。如今正处末法时代,众生烦恼越来越粗大,人心越来越混乱,行为越来越野蛮。要想断除我执、推翻烦恼,不使用更野蛮的方法能成吗?就像对付一个很凶猛的鬼或恶魔,虽然善良的人要调服它不是不可能,但难度很大;倘若有一个显现上更加凶猛的魔去驯服它,便会手到擒来。

大家了解以后就会知道,密宗里有很多现代人所说的科学方法,只不过外表看起来很野蛮,其实唯有这样,快速而彻底地根除烦恼。比如对治贪心,显宗修不净观如果收效甚微,就只能修空性,这样虽然有作用,却来得很慢。密宗使用另外一套独特的方法,则有如神助,速度非常快。

在基、道、果当中,修持显宗和密宗所达到的果,也即最终二者要达到的目标——成佛,是毫无差别、完全一致的,但具体的过程、方法的确不一样。这些道理,是佛经里讲的,不是我杜撰出来的,因此没有什么不可信的。

早期的密宗非常讲究保密。之所以要保密,不是因为密宗有什么问题。密宗不会有什么问题,它是非常正确、殊胜的修法,然而,它用的某些方法,却是普通人看不惯的,所以很多不了解的人会有误会甚至邪见。一旦产生邪见,就会有罪过。密宗的上师们不愿看到这种结果,因此才要求保密。

可是,目前密宗的保密工作却并没有抓好——除了一些具体的修法和诀窍仍隐藏在成就的上师们心里,其他的书籍、佛像已经公开了。以前密宗的有些佛像根本不能打开,每个唐卡上面都覆盖一块布。若是要求非常严格的唐卡,没有灌过顶或非修行人永远不能打开。但如今没法保密了,碰都不能碰的唐卡,居然在市场上公然出售。更有甚者,有些冒牌上师竟然声称自己掌握着真正的密法。其实,如果他真正精通密法,也不会随便乱传;不懂的人因为没有掌握诀窍,实际上也传不了什么,因此也谈不上有多大的危害。

作为密乘弟子,你们的确有必要了解这些情况。对待密宗的佛像,不能简单地根据外表来胡乱猜测。实际上,每个佛像的任何一个具体细节,都有内、外、密三种意义。就像刚才说的天灵盖里面的血,通过这种表相,可以挖掘出整个修法,以及整个佛教的慈悲和智慧的总集,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轻易地评价任何一个佛教的修法或教派,这是我们应该坚守的、非常重要的原则!

4、提起藏传佛教,很多其他的佛教徒会想到吃肉的问题。以前我也解释过了,并不是藏传佛教要求这样做,而是环境所逼迫的。

藏传佛教的最高境界,就是宁玛派的大yuan曼,然而,在大yuan曼里面也反反复复强调过,即使以密宗会供的形式,都不能随随便便享用酒肉,更何况其它借口呢?

除了宁玛派以外的其他教派,比如格鲁派的密宗修法,其最高境界是时轮金刚,但时轮金刚也特别强调肉食的过患和素食的功德。

其实,藏传佛教也不是所有人都吃荤,很多真正有修证的高僧大德,比如,在一百五十年前示现即身虹光成就的典范——班玛登得尊者,就是著名的素食者。还有很多大yuan曼的上师和成就者,也是吃素的。这方面噶举派做的比较好,噶举派的很多道场,以及宁玛派的部分道场也在吃素。

但不可否认的是,绝大多数藏地的修行人还是吃肉。为什么呢?交通不方便是极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另外就是地理环境,以前青藏高原根本没有现在的温棚种菜技术,高原牧区也不生长蔬菜,包括大米,也只有极少数地区可以种植,蔬菜、水果几乎很难见到。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要完全杜绝荤食是很困难的,所以他们会吃三净肉,但绝不吃其他的肉。但即便如此,仍然有不少藏地修行人坚持吃素,这实在让人敬佩之至!在这一点上,虽然汉传佛教的出家人和居士吃素的传统非常令人钦佩,但相比而言,在汉地吃素要容易得多。

不过,现今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努力,争取发生一些普遍性的改变。目前交通便捷,很多地方都可以买到蔬菜,有些地方也可以自己种。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虽然我们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吃素,即使汉传佛教,也无法全盘做到,但至少僧众、僧团不会集体吃荤,这样就解决了大部分的问题,剩下的,就是私人的事情了。

5、大家要清楚,某些藏地僧人的行为不如法,既不能代表佛教,不能代表某个教派,更不能代表整个藏传佛教。藏传佛教有没有问题,要看其教义的本质,要看其修法与见解是否存在问题。任何一个稍微对藏传佛教有所了解的人都清楚,藏传佛教本身,肯定没有任何问题。不仅如此,而且,像藏传佛教这样具次第性的,系统、完整的修法,在全世界几乎没有,关于这一点,只要深入地了解了藏传佛教,不用我说大家都会体会到的。

我相信,经过藏传佛教内部饮食习惯的逐渐改变,以及藏汉佛教相互之间进一步增进了解,将来应该不会有佛教学者或修行人对藏传佛教的教理、修持、行为,提出批判或错误解读了。

6、有些人会有疑问,既然藏传佛教每一个派别都如此殊胜,那是不是所有的藏传佛教都需要学呢?

当然不是,选择哪一个教派都可以,确定以后一门深入地修学,都可以成就。当然,即使不学其他教派的法,也绝对不能贬低其他教派,这个问题一定要理清。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自从藏传佛教传入汉地以后,学习藏传佛教各教派的人都有,然而,其中有少部分居士,却一味抬高自己的教派而贬斥其他的教派,上师与上师,弟子与弟子之间相互排斥。这是极其严重的错误!

上面我也讲过了,藏传佛教各教派的教义以及最终修法都是一致的,并没有任何矛盾,因此,学藏传佛教的居士之间更不应该有任何不团结的表现,万万不能执著这样的派别之争。

因为我们是修学、弘扬藏传佛教的,对某些人提出的问题,作一个简单的解释,以便使其懂得一些简单的道理,也是我的责任。通过上述介绍,也许能解决某些对藏传佛教不太了解或者有误解的人的少部分问题。另一方面,对学习藏传佛教的人来说,也可以增强信心,这对自相续的成熟也大有助益。这就是介绍藏传佛教的必要。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815&page=1为何寺院中有愤怒的塑像以及一些法器?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645&page=1静忿百尊开示\\中阴法的重要性\\关于中阴解脱故事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顶礼堪布!
非常受教!

TOP

顶礼堪布!
[欲為諸佛龍象,先做眾生牛馬]
[我們應該謙虛、謹慎、戒驕、戒躁、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

TOP

顶礼堪布,正在学习中。
你能够解脱,这是上师三宝的一种期望;
你能够利益众生,这是上师三宝更大的希望。
                                    ——第五世嘉绒朗智仁波切

TOP

顶礼堪布!

TOP

顶礼堪布!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