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莲师的电话

一位师兄来拜见师父,师父把自己名片递给他,卡片上正面印有师父的电话号码,背面有莲师七句祈请文等经咒。师父幽默的说,前面这个是我的号码,后面是莲师的电话号码,你一念这个(祈请文),就像打电话一样,莲师就听见了。

莲师的名字

几位师兄和师父在一起聊天,谈到念咒,一位师兄说现在不会让自己同时念很多咒语,而是一门心思的专念六字大明咒,师父听了表示赞许,向他竖大拇指。我这时想起之前一位师兄的疑惑,专念一个咒时遇到危险境界像恶梦中总会喊出那个咒名,而有段时间他同时念诵两个咒,遇到关键时刻就不知道该喊那个了。我就把这个疑问给师父说了。师父说,先想到哪个就念哪个,你念一个时,其他的也同时都来了。我说,我明白了,其实一位菩萨中就包含了一切佛菩萨了。师父点头,然后说,你是嘎玛多吉,她是央金,我叫央金时,你知道叫的不是你;但是(佛菩萨不是这样,)如果有人喊莲花生,那所有的佛菩萨都会响应并赶过来,加持他。

TOP

达瓦卓玛师兄写得真好,看了很感动,我也不禁想起了自己皈依前后的事情。我想我们每位师兄都有从初识师父到皈依师父这样一个心历路程。在这个路上,大家走的路线可能有千条万条,但是最终都为师父的慈悲智慧所摄受,而自己的信心也不断增上。这也正是大恩上师功德的一个体现啊。

再次赞叹师兄的美文,真实而生动,也希望将来能够不断读到这样的小故事,听师兄们讲故事也是在一次次的了解自己。

TOP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尊觉沃佛

记得我刚皈依时,和师父聊天,我说,我想帮助他人,但是自己的能力很不够,有时候心里也很难受。师父笑着说,没关系,慢慢来。是啊,从一个善根的萌发,到茁壮成长起来,怎么能不是一个慢慢来的过程呢。这个过程中,固然可以从大德事迹和师兄经历中获得启发和激励,但是真正每一步怎么走,每一个关口如何把听过的佛法知识转化为自己的行为,只有靠自己。莲子是要一步步成长为莲花,但是每一步究竟在莲子内部怎样一点点变化的莲子可能也不清楚。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要成佛,但是每一次面对自己巨大的习气和业障,我们肯定也好奇究竟在未来已经成佛的我们是如何解决的自己当下的这一难题。正如学诚法师说的,佛子要有理想,要有目标,要有计划,未来每一步怎么走自己都应该有数。我不是一个对自己很负责任的弟子,这些问题虽然存在,但是总是被我深埋心底,而内心的孤独特别是那种无明却肯定依然存在。

近日得知了师父为了觉沃佛而建造大经堂的故事,感慨敬仰之余,突然有所感悟,上述疑问仿佛找到了一个答案。如果把我们内心的善念看成这座觉卧佛,那师父十年来以建造觉沃佛为缘起,到建造好大经堂、希望小学、水电站、帮忙建造其他寺庙,乃至把整个地区的人民众生的福祉改善这个宏大历程,不就是在形象化的向我们展现,在我们曾经荒芜的的内心精神世界中,我们究竟该如何利用那个觉沃佛般珍贵的最初的善念缘起,把自己的心灵世界如何一点点丰富一点点庄严起来吗?大经堂最初造地基垒石头时集合了僧众及信众的诸多力量,这不就像是告诉我们在修道初期的积累资粮一定要不厌功德的从各种福田中多多积累;大经堂雕刻梁柱时找了专业的雕刻者,唐卡绘画也是请来了甘孜著名的画家,这不就像是告诉我们在修行时一定要找到对自己利益最大的法门,而这也就是师父给我们布置的功课,让自己的身语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回报。而工程由于种种原因,暂时停步不前时,师父的安住及知足,同时也耐心积极的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不也像是告诉我们当我们修行到了瓶颈时,不需要进一步逼迫自己已经绷紧的神经,而是要放松随缘的做自己当下能做的善法。诸多利生事业的操劳奔波也会让年过半百的师父身体疲劳,师父还是将众生的福祉摆着比自己更重要的位置,总是充满喜悦的化解弟子们的一个又一个的烦恼,而这,不就也像是告诉我们当我们念诵磕头放生感到劳累时,我们其实应该为我们正在利益那无穷无尽的法界众生而感到欣喜,这劳累也是一种幸福的劳累。恩师啊,我之前一切疑问的答案原来都已经包含在您的行动中了。

记得宗萨仁波切特别鼓励大陆佛子,要把佛教当成一门科学而不是一门宗教来学习。我想在心灵提升修行的过程中,我也应该清楚每一步的意义,把它当做一个系统工程来看,师父从觉沃佛到大经堂的建造过程无疑可以给予我很多启发。

TOP

上师的办公室

I was the secretary, I was attendant, I was living right here, I was answering the phone when Lucs called, when some princess of Bhutan called, it was sudden, it likes I was right in the center of everything.
(当仁波切来到我这时,)我担当起仁波切的秘书和侍者的角色,虽然我还是生活在这个地方,但是当其他弟子打来电话,当不丹公主打来电话,我一下子好像处于了所有事情的中心。

这是电影《真师之言》中的一段话,它以弟子的视野阐述了上师无倦的度众利生事业。近日亲近师父,对此又有了一层深的体会。

晚上快9点我来到师父下榻处拜访,师父也刚刚回来,我离开的时候大约是10点。中间师父的电话几乎就没闲下来,打来电话有找师父加持的,有遇到急事难事求师父帮忙的,师父也打了不少电话,有的是在和别人商量解决问题,有的是在沟通修路等工程细节,过了一会,师父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给一位师兄打电话,问她在做什么并鼓励她好好做功课。一般到了晚上9点10点大家都是比较放松休闲了,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由于精力和视力的衰退更是早早就寝了。而师父却像是在加班,办公桌就是床边的小案几,师父聚精会神的处理各种事情,完全不顾自己的疲劳。我忽然想起之前师父说起,有次一个藏民半夜来到寺庙求师父帮忙超度家人,师父二话不说,连夜骑马,第二天早上到了藏民家开始念经,一念又是一整天。我意识到,师父其实一直是很忙,时时都在利益度化众生,处处皆是师父的办公室,只不过我今天有幸来到了办公室里,亲自感受了一下。

也不禁想起一段话:成佛的目的,不是为了在庄严的净土尽情享受,而是为了能更有效地利益众生。诸佛做事时,他们会去,办公室在哪里?他们的办公室就在这个娑婆世界!诸佛自愿以一切众生所在的地方为办公室!

看到了师父的忙碌,感受到了师父时刻对于所有弟子心念的了知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想当我以后在散乱中、在负面情绪中偶然一念想到师父时,我不会再轻而易举把念头当做白驹过隙的感觉而放弃,我会珍视这个念头,我会知道这个念头的产生有多么的不容易,我会知道这个念头来自上师的办公室。

TOP

近日拜访师父,聊天之中师父讲了三个小故事,受益匪浅,拿来与师兄们分享下。

恭敬心

缘由是一位弟子开玩笑中说,自己老是让师父生气,表现不好。师父说,你怎么会让我生气呢,你没法让我生气,你就是拿刀砍我,我也不会生你的气。弟子惭愧没有多说。师父开玩笑说,是我让你生气了吧?然后师父讲了第一个故事:过去有位著名的上师,有位弟子来慕名求法,但是上师就是不传给他法,一会说他是来偷东西的,一会说他是来害上师的,有些像是故意给弟子气受,其实是在不断考验他。但是这位弟子也是争气,并不离开,三年始终如一的虔诚求法,最终求到了法,自己也成就了。大家听了都很赞叹这徒弟的虔诚,师父点头并继续引导大家说,虔诚很好,但这里面关键是要有恭敬心,如果没有恭敬心而一味虔诚(师父做了一个合掌不断求佛的手势),那就是执着。谈到这,大家都有所感悟,我也想起希阿荣博堪布的一段话:你以为自己是佛教徒,而实际你只是在扮演佛教徒。你换一种吃饭、睡觉、说话、生活的方式,定期烧香、磕头、放生,为宗教或公益事业出钱出力。这都没有问题,关键是:你做这些是为了向世人证明你是佛教徒,或是为了让自己安心,肯定自己的确走在公认的正道上,还是为了把自己的本来面目探个究竟。佛陀传授八万四千法门,无一不指向解脱;但不论修哪个法门,若只是做表面文章,而不肯硬碰硬在自心上下功夫,解脱都将遥遥无期。

的确如此。前几天一位大师兄聊起来,自己在外面只要见到出家人,心里就特别欢喜,有时激动地眼泪都能流出来,师父赞扬她说,这就是有恭敬心。(这么恭敬)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师父讲了这个故事,我也在考虑自己是否要转型一下了。不要只是在扮演佛教徒,而是要好好增上内心对上师三宝无欺的恭敬心。

再下面两个故事有些神奇色彩,至少是我这个境界中不会遇到的事情,不过我想依然可以从故事中吸取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那里有鬼

一位弟子跟随一位大师修行,弟子一天住在一个仓库里,大师第二天给弟子说那个仓库里有个鬼,这弟子一听吓了一跳,那哪还敢住,赶忙搬到旁边的一个厨房里。到了第二天,大师有给弟子说,那个厨房住着一个鬼。弟子一听懵了,这还得了啊,赶紧再搬吧。到了第三天同样的话语大师又给弟子说了一遍。师父讲到这里,没有再让我们多猜,直接给出了答案,这个弟子就是大师说的那个鬼。后来,这个弟子转世成了一个有九个头的乌龟,大师心里很清楚这一点,也知道这个弟子对于寺庙的管家有些信心,于是让管家师父念经超度这个弟子,结局倒还是圆满,这位弟子解脱了。

这个故事前半部分对我而言更加新鲜,也感触更多。想到了之前另一位师兄说过一句经典的话:过去遇到一些不好的人,就想到“纵此大地满恶人,也应坚持高尚行”来安慰自己,随着修行的不断进展才发现自己就是那个恶人。我们很多时候也像那个鬼,被别人负面形象所吓倒,殊不知我们也同样拥有令人“望而生畏”的形象。

无法取下的金粉

一次,一位远道而来成就者来拜见一位大师,来到大师面前,成就者掏出一袋金粉洒向四周空中作为对大师的供养。而寺院的管家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就已经对于这个金子惦记上了,等众人都离开房间后,管家准备将墙壁地面四周的金粉搜集起来拿走。谁知无论怎么弄就是拿不下来。成就者在他那种境界中所供养的金子是普通人凭借凡夫之力无法取下的

我想,正如米拉日巴能让自己随意进入牛角中一样,圣者所做的事情是我这个凡夫无法测度的。记得索达吉堪布曾提到过,过去有些老的牧民一辈子没见到过电,也没学过相关科技知识,于是坚决不相信电灯、电视、电话的存在。

充满怀疑批判精神、乃至坚信科学本身没有错,毕竟莲花生太子王当年也是透彻的学了五明,把数学、天文、星象、地理、建筑等我们现在所谓的科学学了个淋漓尽致,但是我们的科学也在不断进步,爱因斯坦相对论说当物体以光速运动时,时间可以看作是停止的,这看似是与牛顿力学矛盾的,量子物理发现的很多现象都与佛法中的境界暗合而与我们平常生活中肉眼所看到的现象矛盾,科学知识本身更新发展的速度也非常快。我们所执着、坚信的“科学”,究竟是发现宇宙世界真相真理的学科,还是我们自己概念中定义的科学,值得琢磨下。我想怀着一颗开放的心灵无疑是对我们有好处的,能让我们了解到更多,也会体悟到更多。

TOP

“恩师版的2012大德开示”

师父抵京,晚上师兄们供养师父吃饭,有师父在身边,大家都很高兴,谈兴也特别浓,当然说来说去,还是躲不开2012这个话题上。也不可避免的谈到了2012年伊始,各地就给出下马威的一些事件或征兆,如在北美等地,有大量鱼类、鸟类集体死亡的怪现象。大家都感觉真是无常,众生可怜。晚上,我忽然想起,关于2012,很多法王、大德都给大家提出了开示和建议,那我也应该问问师父,请师父开示一下我们该怎么做。而师父开示的一定非常对机的,也是我们肯定能做到的,想到这,我就决定第二天去问问师父。

第二天到师父那里之前,我就攒好了这个问题准备到时候问下,刚进屋,发现已经来了不少师兄,特别是一位著名歌手师兄刚出了晚会,妆都没来得及擦、晚饭没来得及吃就赶忙来拜见师父,真是很令人赞叹啊。大家一言一语也聊的很热闹。正说着,师父忽然说我们念经吧,然后举起了手里的无垢忏悔续,我心头一震,太欢喜了,知道师父在上海传了无垢忏悔续,心里一直盼着的就是这个,看师兄们也是非常激动,大家赶忙准备准备开始跟着师父念起来。念完了师父说,要多忏悔,这个(无垢忏悔续)要多念,有空就念,特别是磕完了头最好也念一下,大家纷纷点头。之后大家又和师父聊天。我一边听着,一边忽然想起来之前的问题,打算找时机问下。刚想完,再一回味,不对啊,这师父刚才不就已经给出答案了吗。多念无垢忏悔续,多多忏悔,就是师父给我们弟子的“2012大德开示”啊。这一开示,没有我预期中要出现的精妙到位的言辞,却在打破我的幻想的同时让我意识到,与其反复回味、期盼更多的直指心扉的开示,不如花更多地精力去好好落实这些开示。师父没有在壁画上给我画出一个精美无比的油灯以满足我的越来越奢靡的视觉需求,却在黑暗中手把手的递过来一个能驱散黑暗、不会让我这个视觉赏析艺术家掉到坑里的真正的油灯。


——————————————————
唯一在北京的活佛

大家和师父聊起来几天前师父在上海做的火供,感恩师父为了利益广大众生而作的法事。说着呢,我正好想起来做火供那天起,净空法师也恰巧在香港开始举行为期3天的4000人念佛法会,号召大家一起念佛,利益广大有情,想到这我汗毛一竖,这应该不是巧合啊,法会的召开都需要较长的准备过程,最后能定在同一天召开,这说明大德们通过甚深智慧看到了同样的东西,而为了利益众生,又所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啊。我把想法一说,杨教授点头说,师父确实非常伟大的,然后告诉了我们一段不为人知的师父03年非典期间忘己度众的事情。

原来在03年非典期间,北京是病情高发地区,这弄的处处人心惶惶,草木皆兵,能走的都离开了北京,当时,在北京的活佛也基本都离开了,但是就只有师父在这个危险时刻,反而从外地来到了北京!师父来了后就是菩萨行啊,师父不是在屋里待着,而是白天出去念经,哪里危险就去哪里,特别是餐馆,当时果子狸sars等具有“威慑力”的概念,公共餐厅几乎是人们心中的病情源地区。而师父每天早上给杨教授开的玩笑是,“卓玛,我们今天去哪个餐馆啊?”师父那时候连续半个月天天带着杨教授和王师兄一起做烟供利益超度众生,王师兄开玩笑说,我们当时在阳台上做火供,半个月下来都把那房顶熏黑了。师父临走时,小区里有人拉着杨教授的手不放,热泪盈眶感激涕零的说我们知道你们是在帮助大家啊。

杨教授说完,在场的人都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师父确实太伟大了。我想起我非典期间,有次路过医院后感觉嗓子有些痒咳嗽了两下,把自己吓得就晚上差点没睡着。真是没想到师父在这种情况下完全不考虑自己的安危,而是毅然来到北京利益众生,真是必须大智大勇大慈大悲的人才能做得到啊。师父听完杨教授说完,笑着说,我当时来北京之前是刚从广州过来。广州!!师父,您老人家还能让我思路缓缓吗,连续的震撼我已经快懵掉了,广州可是病情最严重的地区啊。师父对我说:“郭大侠你认识吗?”我说我认识,是广州的大师兄。师父说:“当时我住在宾馆里,我自己从宾馆出来去了医院,郭大侠找不到我,就给我打电话,听说我在医院吓了一大跳”。距离03年也时隔了快9年,但我仿佛依然能感受到郭大侠听到消息后心脏那骤然的一跳。在场的师兄们也已经是感动的不行。师父在非典期间的一言一行真是充分阐释了什么是忘我度众啊。我看着师父慈祥的笑容,想起来03年时啥也不懂的我,真不知道这是何年何月修来的大福报能有幸做了伟大恩师的弟子啊!

TOP

师父精彩语录:

1.一刚开始学佛的师兄坐在师父旁边,说师父我沾你点儿福气,师父笑着,冲她摆手说,福气是沾不走的。

2.一师兄给师父说自己过去的学佛历程起起伏伏,总结到“我过去和佛有缘啊”,师父说,你现在也很有缘啊。

3. 一弟子要皈依师父,师父给她开玩笑说,你到处皈依吗?今天到这里,明天到那里?弟子不太好意思,辩解说只皈依过一位师父。师父刹那间沉思说到,不是上师,是位和尚师父。弟子说对对,是龙泉寺的学诚法师。

4. 一弟子皈依师父后,师父对她说,学佛很好,做个好人,更好。

5. 师父夸一位刚皈依的高二的小弟子聪明,她叔叔说她不聪明,考试考得分不高,师父说,聪明和考分高是两码事。现在很多人读书读到最后都有点读傻了吗?现在很多大学生毕业了也是没工作吗?小弟子的叔叔称是,说单位里面也有这种现象,虽然是高材生,但是很简单的一个事却总是做不好,极个别的甚至基本的做人都成问题。

6. 一小弟子特别想养猫,师父说养猫不是很好(杀生重),小弟子还是觉得猫们可怜,师父歪着头,笑咪咪的说,哇,你这么慈悲呀?小弟子好像还是对于萌宠类缺乏抵抗力。过了一会,师父递给小弟子一张莲师小幼童的画像,你看这多可爱,然后指着墙壁上近三米高的莲师画像说,长大了就是这样了哈。在场的师兄均笑翻,为师父的善巧所折服。

7. 师父的功夫

师父总是能说出精彩的充满禅机的话语,令听者欢喜茅塞顿开,即使是说的听者的缺点,也往往能让听者在一笑中转而反思调整。机锋敏捷、在第一时间将听者拉出二元对立的泥潭是师父的风格。近几日与师父共处,师父对事物的敏锐的观察和反应又给我以启发。有师兄谈到影片《唐山大地震》中最后出现26万遇难者的纪念碑时,影片马上配上了王菲唱的心经,一直默不作声听师兄讲述的师父突然眼睛一睁,点头称赞说非常好。另外一次,大家在佛堂聊天,有人正好送一位歌手师兄一件非常漂亮高档的衣服,歌手师兄也很喜欢想试试,但是不太好意思马上去换,师父指着佛像,马上说,穿上好啊,供养佛菩萨啊!师父对于念头的引导和控制是给人以启发和可以效仿的。想起宗萨仁波切在真师之言中也说过when people talking about suffering, they are talking about gross pain, like headache or depression, sth. That’s like already too late. That’s like aftermath. But in every level days change, everything change and everything uncertain. And that is the suffering.(斗胆翻译下:当人们谈论痛苦时,他们是在说粗大的痛苦如头疼或者抑郁等,而这已经太晚了,这些已经形成了。但事实上,我们的每一天都在变化,所有的事情都在变化,都具有不确定性,而这,其实就是痛苦。)在每一个变化、每一个不确定性、或者说每一个缘起出现时,把握住,按照三宝的教言(如华严经净行品)去做,无疑对我们有莫大的好处。注意观察和领悟师父的举动,确实有收获。

TOP

顶礼大恩上师!

赞叹巴珍师兄的分享,小故事写的真好,虽然是您的小故事,但是我看了以后都能从故事中找到一些类似的自己的影子。读完文章后,思绪不禁凝结在画龙点睛的最后一句话上:
师父幽默语录:我会加持你的,抓紧念经,你如果没有照我说的把经念完,就不能怪我了哦。

TOP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7731&extra=page%3D1博客法门与博客精神(待续)

因为不能常在师父身边,博客也就成为大家了解师父言行、心愿的渠道。同时也了解写博客的同学,他成功和失败的经验,了解团体。如果只看古人的书,一方面现代人容易觉得单调而深入不下去,另一方面则容易拘泥,难以与现实缘起相结合。看博文就能很好地拓宽我们的心胸,带来很多佛法上的启发。

初期的时候,是离师父比较近的同学写,这就要天天跟着师父,师父的话用心听,然后记下来。这就是在训练我们对善知识的心愿、功德深入去体会。有的时候写不出来,这时我的办法就是多祈求,发现只要祈求,就能找到可写的东西,而不是靠个人的聪明。慢慢发现,师父随便说一句话都有很深的内涵。随着对师父的信心越来越强,到后来就不怕了,只要跟着师父,把师父说的话记下来,稍微加一点体会和注解,就成了一篇博文。

  记者:这就是在训练依师法呀。


赞叹众师兄们合力奉献的师父的小故事,通过这些故事,也感受到了大家的真挚美好的依师之心。期待不断有新的小故事出炉。

TOP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7731&extra=page%3D1博客法门与博客精神(待续)

许多博文是留给未来学者作研究的。我们把寺院生活这样一种生活形态的方方面面都记录下来,以后可能社会各界都会来关注和研究。

我们看到许多高僧传,只有寥寥几百字。一位高僧的一生,丰富的弘法利生事业,最后留下来的只有几百字。如果能保存得更多,我们就能更好地从他身上去学习,或许很很多对这个时代有价值的东西。


感恩这篇好文章,看完后内心宗旨也更明确了,我们写这些故事,或者每天放生汇报,只要用心做,自然会在合适的时机给合适的人带来受用和利益,这当然也包括未来的你和我。

TOP

近日师父抵京,周末两天师兄们都来看师父,大家聊天中也听到了师父的几则精彩故事,其中也有其他师兄们的一些现场感受,我也一并保留,力图将师父的“周末法音”的现场版原汁原味的献给大家。


观想的力量

大家聊天时说起师父在非典期间不过个人安危利益众生的感人举动,师兄说师父的发愿其实非常伟大。比如,师父当初在北京录制普贤行愿品时,师父当时就说,我发愿,凡是听到我所念诵这经文的众生,哪怕是小虫子,只要他听到了,都能得解脱(该法音论坛里有)。以此殊胜的发愿力,师父开始了念诵。在念诵期间,师父是穿着普通的僧服,而师兄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师父头戴上了五方佛冠,身子也穿上庄严地法衣,在用无尽慈悲的法音利益着众生。录制完后,师兄把刚才的感觉给师父说了。师父说,我念诵时是有这种观想的。另一位师兄说观想确实很重要,比如让你现在就敬个礼。你会想我穿着这便装怎么敬礼啊,然后歪歪扭扭的敬了一个。而如果你观想自己身上正穿着一身制服,然后说让你敬个礼,这时候你会敬出一个非常标准的礼,这就是观想的力量。我听了感觉这个方法真是不错,我一直以来念诵经文咒语是有口无心,如果每次念之前,稍微观想一下自己所能想到的那些可怜的众生在我们面前眼巴巴的等着我们,想想我马上要念诵的内容能给他们带来快乐,那么念诵起来真是浑身都充满力量啊。宗萨仁波切说过:不要忘记她们(悲惨众生),即使我们可能什么都不能做——只要记得她们,而且感到沮丧悲伤,不见得实质上对她们有任何帮助,但人们若是有这种愿望就好了。如果20%的人类可以这样做,这个世界就会不同。


空性的普贤王如来

一师兄问师父,所有的唐卡中最上方总是会有普贤王如来哈?师父说,是的,几乎都有,但是他和其他的佛菩萨是不一样的,像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是真有这些佛菩萨(诞生过或者示现过),而普贤王如来,则并不真有一位普贤王如来。我听了一傻,感觉到有些信息要出来,我继续抛砖引玉说,师父,普贤王如来其实是我们观想出来的是吗?他只是代表着一种最原始本初的状态吧?师父说,对,汉地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空性!普贤王如来就是代表着空性。另一位师兄说,空性破除了我执,同时也不是顽空,甚至也不是中道,你只要有个“住”就还不是空性,而是应该是像金刚经上说的无所住而生其心。师兄闻思修一直很好,这个契机也把握住了,感恩师父说感谢师父又给我们上了一课啊。我闻思修并不好,但是也感受到了内心牢不可破概念的一丝松动,我内心中更偏向于把诸佛菩萨当成我的无数好伙伴,他们的伟大行迹、“分管”的佛陀事业我也能略知一二。今天突然发现一位最重要的伙伴普贤王如来原来并不真正存在,确实对我震撼不小。这一震撼将我从知识的框架中拉出来,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佛法、心法。我不但应该熟记佛菩萨的生日、他们的经典故事,我还应该超越这些语言,跟随这些指月之手看到真正的内容。也正如宗萨仁波切在金刚经的开示中提到:通常,大多数人宁可听到:“不要抽烟,那个坏习惯,不利于你的健康。” 如果再听到一些额外的讯息,比如:“超越能够戒烟的骄傲”,会让我们困惑。许多人会回过头来猜度,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应该再抽烟呢?


陆地上的巡洋舰

师兄聊天时,谈起来十年前第一次跟着师父去寺院的轶事。当时,师父和师兄正做着车里,走在进山的路上。师兄一路就高反严重,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过了一会,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车子就飘了起来,像是在海里的船上一样来回晃动。奇异的感觉促使师兄醒来一看,车子已经是停住了啊,那为啥还在确实感觉在晃动呢?仔细一看,了不得了,原来一群藏民正围着师父的车子在绕行。他们看到了师父的车子停在路旁,就想到了师父在里面,就把这车子看成了佛塔,一圈圈绕着。而晃动的缘由是因为每绕一圈,虔诚的藏民们都会用头触碰车体以表示顶礼。一辆结实车子,摇身一变成为不断晃动的“陆地巡洋舰Land Cruiser”,靠的并不是钱,而是藏民那无价之宝般的虔诚心。



All by myself

有一位新皈依的师兄,他一直学着声乐,但是兴趣有限,想毕业后放弃声乐发展方向去做生意。问师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师父提醒到,其实唱歌是要靠自己,去做生意也是要靠自己。没有哪一个行业会很容易,都需要自己努力付出。电影tatanic号主题曲的演唱者Celine dion有一首好听的单曲“一切都只能靠自己All by myself”,今天师父也给这位师兄、给在场每位师兄,提了一个醒,成功需要靠自己,佛陀没法在你不努力的情况下替你成功。相信之前另一句话师父的话则更为经典有力:我会加持你的,抓紧念经,你如果没有照我说的把经念完,就不能怪我了哦。

TOP

顶礼大恩上师!

感恩师兄们,有大家的鼓励真是太有动力了。其实都是师父在加持,使我们大家共同促成当下这缘分,共同学习一起进步。



师父的答卷?

如果说我们弟子好好念佛、好好做人、好好行善是给师父的一份答卷,那师父还需要给谁答卷呢?谁又有如此福报还能获得师父给他的答卷?是佛祖吗?

让我们先回到十年前。修建大经堂的十年来,有不计其数的汉地师兄、以及当地藏民信众都发过心,为了大经堂奉献过自己的身语意,但是也许所有人都为十年前这么一位年轻的活佛捏把汗,面临着天远地偏,交通极度不便的劣势,究竟能在零基础上把大经堂建造成什么样?我们常常念诵“普愿沉溺诸众生,速往无量光佛刹”,但我们并不清楚这些沉溺众生到底如何了。为了大经堂,我们所曾做的这些或多或少的发心,我们也不清楚这些发心到底有多大用、最终能换来什么结果?在这种自然条件下,再大的发心也许只是面临更大的困难问题?


开光大典前夕,师父在上海、在北京,不厌其烦的将此开光盛事打电话通知每一位弟子,将开光的邀请函送到每一位弟子的手上,师父不想漏掉每一位曾经为大经堂发过心的师兄,希望让每个人亲眼看到自己发心的结果。相信之后那一幕大家就已经不再陌生,在此偏僻的山区大家看到了一座拔地而起气势宏大、庄严精美的大经堂!师父给了每位心系嘉绒寺的天龙护法、居士善信一份精彩绝伦的答卷!师父让我们知道这么精美庄严的大经堂,这么精美的雕梁画柱庄严佛像中也有我们的一份供养在里面,这么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我们也曾有幸参与在其中。

当初从北京一起到师父寺院的师兄们看到寺院现在的样子,下山后都哭了,他们不是激动地哭的,而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十年来,师父的大经堂建好了,师父当初出家的寺庙师父也发心建好了,水电站也建了,路也修得更好了,乃至师父身边的花草树木都更好了,但唯有师父的小屋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师父屋里的厕所门已不结实,厕所里面也极为简陋,甚至踩不好还有危险,因而唯一改变的是里面加了两块木头防滑。师父的厨房也不讲究,没有明窗净几、明灯高照,师兄进到厨房里时甚至都要摸黑走路。按理说,师父把自己的房子建的更漂亮更大,甚至给自己建个小院都是理所应当水到渠成的,但是师父没有这么做。当然师父也盖过房子,师父是把玛尼干戈的招待所建的非常舒适,希望来寺院的客人和弟子能够被最好的照顾到。十年来,师父的周围的人和物都获得了无穷的利益,但唯有一个人被忽略了,那就是师父自己。

师兄讲完上面的话,我已是热泪盈眶。内心一个声音对我说,想哭就哭吧,这不就是久远以来你一直想要寻觅的那样一个人吗?这不就是你第一眼被佛法吸引后所想要成为的那么一种人吗?不考虑自己,完全利他。师兄接着说,“师父的利他心非常强大,而且这不是装的。我认识师父十年了,师父如果装是装不了十年的。而且这十年中,我也感觉师父还在不断的变得越来越好,利益众生的能力也越来多”。是啊,有着一颗伟大的利他心的师父,佛行事业也必然越来越广大。记得之前聊天时说起,大家和师父从玛哈嘎拉塔下山时,遇到了一群刚被寺院放生的羊儿,羊群看到师父后涌上来把师父围在中间。大家都看呆了,这是多么温馨而奇异的一幕啊!圣者的境界永远是不可思议。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相信每个人都为能有这样一位具德上师而由衷自豪。从能遇到并皈依师父这个角度说,我们确实真是应该好好感谢自己,感恩过去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自己竟然给自己始终保留下来这样一份殊胜之极的缘分福德,愿现在的我们珍惜!

TOP

离他近点,他会感觉好一点

闲谈间,和师父聊起了07年左右,师父有段时间身体不好,生病了。师父也将当时的生病的原委道来。当时师父本来身体没问题,一个弟子的好朋友生了重病,弟子请师父去加持下。师父到了后,先是在旁边给他做加持。师父加持好后,正要走时,师父想了想又回来了。师父说,也许那病人感觉我离他这么远给他念经,没有在给他好好加持吧。这个病人也是我这弟子极为重要的朋友,为了让那病人感觉好一点,我又走到了他的身旁给他安抚拍一拍,摸一摸并进行念经,让他得到他想象中加持的样子,心里也会舒服一些,心的连接就建立了。

我下面不会想说,对于大yuan曼的成就者,他的加持在哪里都一样。这当然不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在家里随喜放生和到现场放生有很大区别,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强调亲近上师,反复提及依师九心。对于凡夫而言,到患者跟前摸一下和隔着千山万水对于病人而言没有什么区别,都没用。但是师父这一摸,里面包含着体念众生心的柔软慈悲,必然是有强大有力加持里面的,必定有其作用。果然,过后不久,那人竟然神奇般的从重病中痊愈了。而师父后来却发烧生了一场生命攸关的大病。

听完这段故事,我百感交集。我马上想起了师父非典期间在广州和北京的为了驱除众生的病痛而做出的一系列大无畏的举动。在境界来临时,在众生处于痛苦并向他诉求时,师父义无反顾的扮演的是菩萨的角色,完完全全不顾个人安危,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哪怕是损己利人,也要全力以赴的救助众生。

度化众生需要慈悲,也需要智慧,师父当然不应该也不会跑到世界上每一个病人床前给他摸头,也正如我们不会从银行贷款后将钱发给世界上每一个贫穷的人。但是缘分来临时,在当时的情景下,师父还是会做出无私的选择,哪怕师父在摸这一下之前已经很清楚这一动作的后果了。

我不禁想起了侍师五十颂里面的这一段“仁波切无贪,很可能谦虚地说他不需要什么,然而仁波切的需要便该由你去发现出来,所以你如果是招待仁波切的主人或在安排访问时,这是很重要的事项。仁波切可能因维护色身而有膳食上的需要,但他不想给主人带来麻烦,而不说出来。倘若没有人问他或他的侍从者,他将默默地接受可能有害于健康的食物。仁波切是宝贵的真理化身者,他行为无私至可能伤害到他自己,所以照顾、保护他是他的随从者及主人的责任。 ”

这个故事中,除了师父展现的无尽的慈悲,师父的这种非凡加持对我而言也是个神秘的话题。因为我是个比较麻木的人,在修行之路上我也极少有过什么神奇的体验,我是一个标准的生活在四维空间的动物,我对师父的给我的加持,说实话并不敏感。听了这个故事我想,我以后可以试着想象一下师父在更高维度的空间,在我们看不到空间中,在法界中始终在加持照看着我们。虽然还是看不见,但是单是想象一下这一幕,就已经足够温馨了。宗萨仁波切不是也“开许”过了吗,想象是我们所唯一拥有的事实。

TOP

师父幽默智慧语录:

1. 有一男一女两个弟子刚皈依了师父,师父给男的说祝你吉祥如意,给女的说祝你身体健康。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师父自然有不同的祝福。

2. 师父说,念经要多念,念多了也就成为习惯,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念经很辛苦了。一师兄特别忙,经常出差,也好久没念经,师兄来了和大家聊了一会,看大家每天都很精进的在做功课,自己也特别受触动,也想马上好好念经,大家也很高兴,说这也是师父的加持啊。

3. 一师兄心很细,问师父,念到无垢忏悔续中“并以恭敬做顶礼”,是不是应该去做一下合掌顶礼一下为好。师父说,想到时心里做一下顶礼就好。

4. 前段时间师父一次上飞机之前,手机显示账户上多了2万块钱,过了一会,一个电话急匆匆的打进来了,是另一位活佛,说他在修路,有信众给他发心2万,但是汇错了账户了,汇到了师父这里了。希望师父马上把钱汇回来。原来事情是这样,那位信众在去年年底嘉绒寺修路时发过心,这次可能没太多想,一看也是修路,就习惯性的汇到了咱这里来了,真是缘分呐,哈哈。师父说,我马上要坐飞机,马上是没法汇,下了飞机我汇给你。下飞机后,师父让人第一时间汇给了那位活佛。说完这个事情,我们说,幸亏是汇到了师父这里,不然其他人可能还不一定归还啊。师父说,当时那位活佛给他说,我这是在做三宝事业,我是在为了大众修路,希望能劝师父把钱汇回来。师父给我们开玩笑说,那我这里也是三宝啊,我确实也是在修路啊!大家都被师父的幽默逗的前仰后合了。

5. 晚上和师父在聊天。外面在下雨打雷,但是不是吓人的霹雳,而是远方天空的闷雷声。师父说,在藏地,称呼这种声音是龙叫。师兄说,哦明白了,打雷就是龙的叫声吧。师父说,不是,真正的那种很响的打雷在藏地也叫打雷,但是这种声音的我们称呼是龙叫。然后,打闪,藏族人习惯是说龙在眨眼。哈哈,又长了点知识。我很高兴,给师父说,其实藏地的观天象和藏历历法也是很高级的严谨的学问,日月运行对应着人体的气脉明点,每年的重日缺日的安排使得藏历在描述天体运行时非常精准。师父说,是的,在藏地,人们还能算出来这一年天上会有多少条龙,甚至公龙母龙也能算出来。算龙这个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又开眼界了,不过从技术上并不匪夷所思,佛法博大精深而我们所闻这只是佛法海洋中的一滴甘露。

TOP

顶礼大恩上师!

师兄写的真好!这段感悟好像镜子,细细读完也照出了自己在依师中的贪嗔痴慢疑,惭愧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