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离他近点,他会感觉好一点

闲谈间,和师父聊起了07年左右,师父有段时间身体不好,生病了。师父也将当时的生病的原委道来。当时师父本来身体没问题,一个弟子的好朋友生了重病,弟子请师父去加持下。师父到了后,先是在旁边给他做加持。师父加持好后,正要走时,师父想了想又回来了。师父说,也许那病人感觉我离他这么远给他念经,没有在给他好好加持吧。这个病人也是我这弟子极为重要的朋友,为了让那病人感觉好一点,我又走到了他的身旁给他安抚拍一拍,摸一摸并进行念经,让他得到他想象中加持的样子,心里也会舒服一些,心的连接就建立了。

我下面不会想说,对于大yuan曼的成就者,他的加持在哪里都一样。这当然不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在家里随喜放生和到现场放生有很大区别,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强调亲近上师,反复提及依师九心。对于凡夫而言,到患者跟前摸一下和隔着千山万水对于病人而言没有什么区别,都没用。但是师父这一摸,里面包含着体念众生心的柔软慈悲,必然是有强大有力加持里面的,必定有其作用。果然,过后不久,那人竟然神奇般的从重病中痊愈了。而师父后来却发烧生了一场生命攸关的大病。

听完这段故事,我百感交集。我马上想起了师父非典期间在广州和北京的为了驱除众生的病痛而做出的一系列大无畏的举动。在境界来临时,在众生处于痛苦并向他诉求时,师父义无反顾的扮演的是菩萨的角色,完完全全不顾个人安危,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哪怕是损己利人,也要全力以赴的救助众生。

度化众生需要慈悲,也需要智慧,师父当然不应该也不会跑到世界上每一个病人床前给他摸头,也正如我们不会从银行贷款后将钱发给世界上每一个贫穷的人。但是缘分来临时,在当时的情景下,师父还是会做出无私的选择,哪怕师父在摸这一下之前已经很清楚这一动作的后果了。

我不禁想起了侍师五十颂里面的这一段“仁波切无贪,很可能谦虚地说他不需要什么,然而仁波切的需要便该由你去发现出来,所以你如果是招待仁波切的主人或在安排访问时,这是很重要的事项。仁波切可能因维护色身而有膳食上的需要,但他不想给主人带来麻烦,而不说出来。倘若没有人问他或他的侍从者,他将默默地接受可能有害于健康的食物。仁波切是宝贵的真理化身者,他行为无私至可能伤害到他自己,所以照顾、保护他是他的随从者及主人的责任。 ”

这个故事中,除了师父展现的无尽的慈悲,师父的这种非凡加持对我而言也是个神秘的话题。因为我是个比较麻木的人,在修行之路上我也极少有过什么神奇的体验,我是一个标准的生活在四维空间的动物,我对师父的给我的加持,说实话并不敏感。听了这个故事我想,我以后可以试着想象一下师父在更高维度的空间,在我们看不到空间中,在法界中始终在加持照看着我们。虽然还是看不见,但是单是想象一下这一幕,就已经足够温馨了。宗萨仁波切不是也“开许”过了吗,想象是我们所唯一拥有的事实。

TOP

闲谈间,和师父聊起了07年左右,师父有段时间身体不好,生病了。师父也将当时的生病的原委道来。当时师父本来身体没问题,一个弟子的好朋友生了重病,弟子请师父去加持下。师父到了后,先是在旁边给他做加持。师父加持好后,正要走时,师父想了想又回来了。师父说,也许那病人感觉我离他这么远给他念经,没有在给他好好加持吧。这个病人也是我这弟子极为重要的朋友,为了让那病人感觉好一点,我又走到了他的身旁给他安抚拍一拍,摸一摸并进行念经,让他得到他想象中加持的样子,心里也会舒服一些,心的连接就建立了。

这段故事我非常了解,发生在上海,一位弟子是位医生,帮一位活佛弟弟看病,那人病的非常厉害,瘫痪了,师父去了诊所,加持了一天,然后。。。

后来师父住院7天,那人病好了,我活生生地看见了自他相换。但当事人自始自终不知道自己病愈的原委,以为是那位医生看好的。
有一天师父跟我聊天时突然说,现在那人身体好了,又忘了修行,骑着摩托又到处玩乐去了,众生很容易就这样啊。。。!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顶礼大恩上师!
感谢师兄的故事分享,这个故事我也很了解,就像白玛拉姆师兄说的,瘫痪的病人最终痊愈而师父住院七天,后来,师父的膝盖就变成病根了。这个故事让我想起去年两百多位师兄去寺院参加开光,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去藏地,而十月份又不是初去高原的最佳季节,在长途跋涉后,那么多弟子都无恙,而师父在所有弟子到达的第一天“凑巧”的发烧了……

现代人总是追求玄乎神奇的事情,最好最后再来点金子之类的从天而降,这才是他们希望的加持,如果我们可以像看电视剧一样看到自己的一生,就会明白,在这辈子,遇见师父,甚至是有缘听到一段经文,将是漂泊在在长久的业力海洋中,多么幸运的际遇。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师父幽默智慧语录:

1. 有一男一女两个弟子刚皈依了师父,师父给男的说祝你吉祥如意,给女的说祝你身体健康。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师父自然有不同的祝福。

2. 师父说,念经要多念,念多了也就成为习惯,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念经很辛苦了。一师兄特别忙,经常出差,也好久没念经,师兄来了和大家聊了一会,看大家每天都很精进的在做功课,自己也特别受触动,也想马上好好念经,大家也很高兴,说这也是师父的加持啊。

3. 一师兄心很细,问师父,念到无垢忏悔续中“并以恭敬做顶礼”,是不是应该去做一下合掌顶礼一下为好。师父说,想到时心里做一下顶礼就好。

4. 前段时间师父一次上飞机之前,手机显示账户上多了2万块钱,过了一会,一个电话急匆匆的打进来了,是另一位活佛,说他在修路,有信众给他发心2万,但是汇错了账户了,汇到了师父这里了。希望师父马上把钱汇回来。原来事情是这样,那位信众在去年年底嘉绒寺修路时发过心,这次可能没太多想,一看也是修路,就习惯性的汇到了咱这里来了,真是缘分呐,哈哈。师父说,我马上要坐飞机,马上是没法汇,下了飞机我汇给你。下飞机后,师父让人第一时间汇给了那位活佛。说完这个事情,我们说,幸亏是汇到了师父这里,不然其他人可能还不一定归还啊。师父说,当时那位活佛给他说,我这是在做三宝事业,我是在为了大众修路,希望能劝师父把钱汇回来。师父给我们开玩笑说,那我这里也是三宝啊,我确实也是在修路啊!大家都被师父的幽默逗的前仰后合了。

5. 晚上和师父在聊天。外面在下雨打雷,但是不是吓人的霹雳,而是远方天空的闷雷声。师父说,在藏地,称呼这种声音是龙叫。师兄说,哦明白了,打雷就是龙的叫声吧。师父说,不是,真正的那种很响的打雷在藏地也叫打雷,但是这种声音的我们称呼是龙叫。然后,打闪,藏族人习惯是说龙在眨眼。哈哈,又长了点知识。我很高兴,给师父说,其实藏地的观天象和藏历历法也是很高级的严谨的学问,日月运行对应着人体的气脉明点,每年的重日缺日的安排使得藏历在描述天体运行时非常精准。师父说,是的,在藏地,人们还能算出来这一年天上会有多少条龙,甚至公龙母龙也能算出来。算龙这个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又开眼界了,不过从技术上并不匪夷所思,佛法博大精深而我们所闻这只是佛法海洋中的一滴甘露。

TOP

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不由的再一次赞叹咱家师傅的品格!
wu

TOP

顶礼大恩上师!
师父真好!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看各位师兄的跟帖,我不尽忘了时间,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今天虽然很累,但还是忍不住想说点。呵呵
      因为爸爸病重,上师加持后奇迹般恢复。前几日上师来北京时,我第一时间赶到大师姐家看望师父。看到大师姐家的佛堂我很羡慕,觉得大师姐能每天见到师父真是很幸福,心中不尽的想:我要是也能供养上师多好。
     从大师姐家走后的一周,师父就给我打电话,说和师父家乡很近的志麦邓珠活佛来北京,而且是第一次来汉地,问我让师父在我家里住行不行?我真是心中不尽的感恩上师。
     由于志麦邓珠活佛是第一次来汉地,在汉地没有居士认识,我又是初学佛法,身边没有什么同修,志麦活佛在我家每天除了念经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我心里觉得对不起这位活佛,而且心里想,会不会让这位师父觉得北京没有虔诚的信佛居士呢?正在着急中,嘉绒朗智上师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别着急,一切随缘。我不尽又一次的感恩师父的慈悲。
愿美丽的天堂净土在人间实现

TOP

赞叹师兄的发心
wu

TOP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7952&extra=page%3D1真的要听上师的话!我最大心得!
一个广州师兄的心得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咱的师傅真是低调又伟大啊!身为他的弟子咱觉得很骄傲!
wu

TOP

咱的师傅真是低调又伟大啊!身为他的弟子咱觉得很骄傲!
zaxilamu 发表于 2012-6-12 23:01


这话说到心里去了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今年去藏地,师父从外面回来,我们几个围在师父那边聊天,师父问我,发财了没有,我愣住了,因为我虽然人在藏地,心里却一直想着店里的事情,师父也是在暗示我,对金钱不要太执着。我们要回汉地了,那天我们正要离开,师父突然间对我说不要有嫉妒。我心里一惊,我这几个月来因为生意竞急的原因,一直气愤对方跟我做一样的东西,内心产生了很大的嫉妒心,师父让我用包容的心,用平常心去看待所有的事,感恩我的上师嘉绒朗智活佛!

TOP

“看不见”的法王

  长假的第一天,我被一组照片击中内心。
  
  今天才知道,我们的大恩上师是法王,竟然是法王!看见打莫寺开光典礼迎接师父的车队吗?那绵延几十公里的,浩浩荡荡的,装扮得五颜六色的车队。还有那沿途所有村子欢迎、求加持的人群,全家老小齐刷刷的在路边迎接,用他们最热烈的方式,花束、煨桑、还有一颗真心。
  
  
“这次开光,白玛仁真活佛有汉族弟子们来玩,见到师父(嘉绒朗智仁波切)后,总是“法王、法王”的称呼师父,师父接受他们的供养,陪着他们照相,最后说了一句话:你们知道吗?其实你们的师父也是法王。”

引用自http://bbs.ningma.com/redirect.php?tid=8444&goto=lastpost#lastpost  大恩上师参加尼扎打莫寺莲师大殿开光法会纪实
看到这一段,我想起圆若师父写萨迦堪布的那个故事中的一段,萨迦堪布的弟子有次在成都,遇见一寺院的喇嘛向他化缘,说要修建寺院,那个弟子当场供养了五万,旁边一位知情人士对堪布的弟子说:“你自己的上师做经书那么艰难,你捐助了吗?”那个弟子愕然地说:“我的上师缺钱吗?”
  
  是不是异曲同工?做弟子的,对自己的师父了解得好有限,有限到几年了,才知道恩师在尼扎传承中的重要位置,才知道佐钦传承中,师父的重要位置,才知道整个大yuan曼传承中,历代恩师起到的无比珍贵的传承佛法的作用。当一次次我们那么肤浅的去追求名气更大更响的寺院、师父时,我们看不见身边的摩尼宝。
  
  皈依的第一年,和大恩上师仁波切去普陀山朝圣,半路自己跑了,去“圆满”自己的朝圣;

  皈依的第二年,我们任性挽留,完全听不进大恩上师仁波切说要回去的话语,看不见缘起也听不进恩师的话;发心承担中,对大恩上师仁波切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师父,我觉得这事该如何如何。大恩上师给出一些建议,还是重复着自己的观点,于是大恩上师仁波切听着不发一语;

  皈依的第三年,我们任性闯祸,在惶恐的收拾残局时,一直打不进电话的大恩上师终于在半夜12点拨通了我的电话,说的第一句竟然是:“你们还好吗?”那一夜,所有闯祸的人一夜无眠;

  皈依的第四年,去寺院参加开光大典,执意去转绕寺院的神山、去闭关院,虽然圆满,却错过了五大教派的活佛赞颂大恩上师仁波切并供养的盛大场面,其实这一天,对大恩上师有个重要的意义,我们竟然错过了。当我们惋惜的叹气时,恩师说:“早上我说过了呀,但你们没听。”错愕中想起,早上和大恩上师仁波切请假的时候,恩师说:“今天有一点事。”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

  其实最近一直都想写个大恩上师的最新故事,可想了半天也不知如何去写出来,太多不能说出的话语,最后汇成了恩师那一句:“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好多天,恩师的这句话不断在脑海中响起,每想起一次都会浸润眼眶,那慈母心啊,只有我们不断的清扫心中的灰尘,才能瞥见一丝端倪。
  
  我们看不见,我们也听不见,所以我们在轮回中打转,周而复始。

  借着中秋月光菩萨的圣诞,祈愿我们早日看见,喇嘛钦!

TOP

顶礼大恩上师!

师兄写的真好!这段感悟好像镜子,细细读完也照出了自己在依师中的贪嗔痴慢疑,惭愧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