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顶礼大恩上师!
前天在上师那里,有位师兄谈到她们单位因有个项目破土动工,所以领导要求带全体员工去拜土地公,她很为难。。。然后师父跟她说,因为是上班非执意不去可能也做不到,她可以跟着去看看,带着礼貌的心,但不要去礼拜,师父幽默地说,就犹如去见客人朋友还是可以握手嘛!带着尊重别人的心就可以了!

TOP

                                              解脱之因

酷热的午后,大恩上师仁波切下榻的宾馆,一位戴眼镜的师兄带着一位女孩,一进门就请求师父帮他看婚姻,事业。印象中,前一年也是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话语,只不过身边的人换了而已。了知一切的恩师并未顺着他的问题回答,而是邀请这位师兄参加第二天的殊胜烟供法会。


“额。。。师父,我明天有事。。。”眼镜师兄如此回答。


“啪”恩师拍了一下他的头“你不来啊?!”恩师说。


“额,师父,我真的有事。。。”


“啪”恩师又拍了一下他的头,“这么好的法会你不来,什么事情那么急不能推一推吗?”


“我。。。我真的有事。。。”


“我求你,求求你参加可以吗?真的非常好的,你说你不顺,自己经不念,师父让你做的不做,连师父的法会都不来参加?烟供的殊胜你知道吗?”恩师如是说,遂让一旁的师兄再次将烟供的利益及意义的短信通过手机发给了他。


“谢谢师父,我。。。我尽量来。。。”


“你让我看的,你先来参加法会,我再帮你看,你不来,我不帮你看。”恩师一边开玩笑,一边再次用柔软慈悲的大手在眼镜师兄的头上,脸上,背上拍打。


恩师对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女孩说“你也一起来,我帮你们念经加持吧。”对面的女孩对着师父摇摇手。


“她不信佛的,师父。我想这个是个人自由,我们也不能勉强,是吧师父。”眼镜师兄对恩师说。在一旁的我们听着上面的一番对话哑口无言,心里对这位眼镜师兄怎么也升不起慈悲心。

恩师微笑了一下,念了一段很长的经文,帮这位师兄加持,然后和对面的女孩说,“我念了,你也听到声音了,以后解脱哦。”

一个小小的菩提种子就在此时播下了,不知坐在对面的女孩某一天,是否会想起这位穿着绛红色的僧服,“打”着她的男朋友,对着她念了一些听不懂的句子的人,可能她不知道,这些就是她今后的解脱之因。

第二天的烟供现场,看到这位眼镜师兄协同母亲一起前来参加了殊胜的烟供法会,恩师欣慰的笑了。

TOP

                                               慈悲之手

      周日的吉祥烟供圆满结束后,大恩上师仁波切被法师、师兄们簇拥着上二楼休息,还未喝上几口水,立即又被前来请求皈依的师兄们围住了。几位师兄向大恩上师仁波切汇报着各自的学佛因缘,一旁的师兄们也听得津津有味。正在此时,一个年轻男子闯入上师休憩的房间。

      年轻男子我们之前见过,患有精神疾病,第一次见他,还会跟着我们合掌,拜佛,今天他却不断的抽自己耳光,喉咙口也多了两道疤痕,嘴巴里还不停的说着些胡言乱语。一进门,他径直走到大恩上师面前,说要和大恩上师谈谈:“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我特地来见你,要和你谈谈。”字面上看话语是客气的,但是年轻男子的口气却很差。然后便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一旁的几位男师兄见此情景,上前要拉住他,准备请他出去,男子开始暴怒挣扎起来。

     大恩上师仁波切立即阻止了师兄们,并慈悲的对男子说:“你先跪下,我帮你念经。”
“我跟你说,我是个有病的人,我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男子还在胡言乱语。
“你先跪下,你没病,我帮你念经,你没事的哦。”大恩上师仍然慈悲的说。
“那好吧,你等会听我说。”刚刚暴怒的男子此时就像换了个人一般,听话的跪下。
浑厚沉稳的念诵声响起……

忿怒莲师……

     紧密的念诵声犹如鼓点般一声声传入耳中,上师仁波切一边结着手印,一边将柔软的大手放在年轻男子的头顶,刚刚还直挺挺的昂着头的年轻男子低下了头,随后弯下了腰……

上师仁波切仍然在念诵,年轻男子竟然流泪了,偷偷的在脸上擦拭着。

念诵完毕,年轻男子起身向上师仁波切深深鞠躬,不一会便安静的离开了。屋内静悄悄一片,那个当下,每个人的头顶都有一双慈悲之手。

TOP

慈悲之手2

赞叹楼上师兄优美的描述,让我们更体会到在大恩上师教化众生的点点滴滴,也感受上师的慈悲与辛劳,记得当时我也在场。。。

当师父给年轻男子念经结束后,大家默默望着上师,心想上师真是有耐心和方法,起先年轻男子是如何劝说也无济于事,一心想要与上师谈话,师父也知道他的心思,没有多应和他的胡言乱语,有时正面的说人家还越来劲,上师于是劝请他吃水果并亲自念经帮他消除障碍,宽慰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也有弟子为上师遇到年轻男子发出由衷的感叹:“师父您辛苦了哦。”上师听后马上言道:“没事,我一直遇到这样的人,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啊。”上师的果断机智、上师的慈悲恩情深深映入每个在场弟子的脑海,菩萨行必须有远见,必须有不以自我为中心的超然见解。菩萨不是力求和善,而是自然慈悲。顶礼上师仁波切!

TOP

小绿的烟供感言:
感动我的每一瞬间1
    法会之前,听说瓜哥、谁哥、瞿师兄等在为烟供的筹办而忙碌着,心里一直盼望着法会的早日到来。周六在恩师主持的放生圆满后,梅梅、果辉、小朱和我积极响应,发心跟随谁哥和瞿师兄同去帮忙做好一些准备工作。经过一下午的采购,车子满载着烟供所需供养三宝的水果、食品等物资回到寺里。夕阳西下,美丽的彩霞影射着观音古寺的黄墙格外鲜艳,车子停下时,我们看到在寺门口,师父们、小草和抱着宝宝的徐师兄等挂满笑容,迎接着我们的到来。那一刹那,在车内的我们不约而同地油然而升一种温馨的感觉:我们到家啦~

    烟供的大锅听说是司云师兄费劲周折采购送到观音寺的,烟供时主要依靠大锅燃烧有利的木材、药香等物资,产生殊胜净化身心的香气供养三宝。因此,首先我们需要的是洗净大锅,将松柏、康巴草、藏香粉等在锅内搅拌均匀。每一个环节,师兄们都不断相互提醒,一定要洗净双手,以无比恭敬之心尽心尽力做好准备工作。徐师兄一边需要照顾着孩子,一边麻利地协助我们清洗器具,就连可爱的小宝看到大人们在认真地搽洗大锅,也下意识地模仿拿起扫帚想参与其中。晚上的时候,我们几人做了分工。谁哥、瞿师兄、梅梅、果辉几人准备香喷喷的糌粑粉,其中混着核桃粉、白糖、蜂蜜、麻油等一起搅拌,在铜盘里堆放糌粑粉时,师兄们还认真地用手一点点堆洒粉末,让其在盘内有丰满的小山的形状,香味飘得好远,当第二日烟供法会上有师兄好奇地问起美味可口的糌粑粉来龙去脉时,也禁不住啧啧赞叹,原来有师兄们这样一份虔诚的恭敬心倾入其中,才会如此香甜可口。我和小朱分配到裁减五色的小布,其他师兄在准备好会供食品后,又加入我们的行列。听梅梅说起,这个五色布块代表的是佛衣之意。虽然依靠手工,我们的手艺可能相形见拙,但是我们要心怀恭敬供养之心,尽心尽力剪裁得比较工整。在心灵手巧的梅梅加入后,不断琢磨着更好的方法,即能提高效率,又能将布裁减得比较工整。善友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看着她一直专注耐心地拿起剪刀,我突然意识到这种承担就是修行,而有善知识的同行,随时随刻都能提醒我们内心的不足,从而树立起一份内心的虔诚和恭敬。于是我的心也逐渐由起初的焦躁趋向平静,尽心尽力去裁减而不能让内心有侥幸马虎而过的空子可钻。

感动我的每一瞬间2
    法会当天,我们几位师兄于谁哥相约,搭乘他的车同去观音寺。按照计划,我们准备提前三刻钟到达寺里,看看哪里还需要帮忙调整。当我们跨进寺庙中的那一刻一下都愣了,原来恩师很早就来了。由于瞿师兄、徐师兄和梅梅等的发心早早布置现场,三方的供桌都铺上了金黄的台布,上面庄严地供放着供品,正方的供桌是恩师布置摆放的,呈现有有八供和三甜三白等供品。师父庄严地端坐在旁边的法座上,花瓶里插着一早做好的五色旗,为了法会的吉祥圆满,恩师俨然有序地指点安排着一切,甘露水、龙达、仪轨、经幡等,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像这样利益众生的事业,恩师不知疲倦地主持过多少次,我注意到师父的双臂可能因为炎炎烈日常年晒的原因,皮肤上有一些红红的斑点。
    就在法会最后右绕大锅,撒龙达的时候,师父领着大家一起欢快地呼叫“拉加罗!”,那种快乐很有感染力,场地虽然不大,但是大家围绕着大锅发自内心无比坦然地欢欣,让我有种莫名感动的感觉,那一刻,我好像又有回家的感觉,似曾相识~


感动我的每一瞬间3
    感谢龙天护法,法会那天天气晴朗,适合烟供利益众生。但炎热的天气对师兄门也是个小小的考验,尤其是对围绕大锅执行烟供的四位男师兄。其中,司云师兄一直认真负责地站在锅旁,直到法会结束后师兄们相继吃饭,他仍旧承担起来守侯关注锅内的情形,一有火势串出就立即用锅内的香粉盖上。看这他汗流浃背的摸样,我们劝他在阴凉的地方坐坐,师兄仍旧爽朗地一笑,说:现在不锻炼磨练下,以后怎么远去藏地朝圣呀!


我知道一定有很多师兄都在默默地以虔诚之心供养三宝,追随着恩师的足迹寻求内心解脱和利益众生之道。以上只是我亲眼所见的几个令我感动的瞬间,分享出来供养各位师兄。愿: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胜法乐。圆满地道功德已,唯愿速得金刚持。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顶礼大恩上师!

之前有个一直叫嚷事业不顺,做事太累。
昨天跟她一起去了上师那里,师父一见她就问,近来还好么?她说不太好!
师父说其实还可以啦,有顺有不顺,不是很差。
然后她想了下,说是的。
师父说其实人生就是这样有漏皆苦,对生活要求不要过分强求太高了,好好修行吧!轮回就是这样充满缺憾的,烦恼无尽的纠缠,这就是生活。

TOP

顶礼大恩上师!

对众生送上祝愿,而不是抱怨

昨天在师父那里,师父正在开解一位师兄,这位师兄一直处在比较负面的情绪中,看谁不顺眼,看事都不顺。。
师父说,你不是一直在念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愿一切众生吉祥。。。。
但现在,你身边的朋友,师兄,老板,父母。。。。这些他们全部是众生,这时是不是该慈悲他们,是不是该送上祝愿,而不是抱怨呢?
那位师兄若有所思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在旁边的每个人收获都很大!
是啊,我们每天的祝愿难道只是念给佛菩萨听,我们要念给自己听,对治自己的问题。这些经文本来就是佛菩萨讲出来的,他们不需要听我们念,我们念是念给自己听
在一段关于慈悲的开示中有这一段:
人与人之间的大部分冲突都来自于对彼此动机的误解。我们的所做所言,其实都有自己的理由,然而,我们愈是能让慈悲心引导自己,即暂缓片刻,试着设身处地了解他人的理由,就愈不容易卷入冲突中。即使问题真的发生了,如果我们可以深呼吸一下,以开放的心胸仔细倾听,那么就会发现,我们可以更有效率地处理冲突事件,就好像让波浪汹涌的水面平静下来,并以一种既无“赢家”也无“输家”的皆大欢喜方式,消弭彼此的分歧。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大恩上师的电话

我记得每一次和仁波切通话的时候,他永远都在举行法会。我了解到有时候当仁波切在法会中用电话,他事实上正在解决着某些像我一样的紧急事件。我觉得非常感动,当仁波切一点也不介意参加法会的人们会如何看他,他只关心人们需要的是什么——以我们的状况,他照顾着我们的需求,给予指引,且丝毫不顾那些参加法会的人看到他不断的打电话。我亦对于我之前对仁波切的期待,认为他在法会中应该非常严肃而感到羞愧,我一直在想为何仁波切得要回答电话。我终了解到仁波切是如此无私地正在帮助着人们!

正巧刚刚师兄发了一段她看过很有感触的文字给我,由此我想到上师仁波切的电话。还记得去年,上师仁波切的手机因为接了过多的电话,早晨刚刚充满的电,还未到中午12点就已经消耗殆尽罢工了。这种情况,在能够亲近上师仁波切的时间里,时常发生。

这些永远接不完的电话,不分时段的打来,铃声响起的时候,上师仁波切可能在开示、加持、念经、吃饭、睡觉……我所知道的一次,就是一位“不懂事”的弟子,曾经在半夜3点拨打过上师仁波切的电话,只因他今天不高兴。最后在恩师的开导中,这位弟子心满意足的睡觉了,他忘记了,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亮天空的时候,上师仁波切可能已经在接见信众了。

有时上师仁波切因为接见了过多的信众和弟子非常疲惫在小憩时,电话铃声响起,旁边的几位师兄恨不得把手机关了。我还经常不慈悲的想,为何这些人打电话的时候从来不看时间,难道他们不吃饭不休息?

上师仁波切一次次接起电话,用藏语或者汉语耐心细致的说出智慧之语,电话的那一头的任何情绪因此而抚平,一桩桩一件件紧急的或者不紧急的事情得以处理好,我们不由感叹大恩上师的慈悲伟大。

当清脆的鸟鸣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上师仁波切的电话,也是这位大成就者诸多利生事业中的一部分。

TOP

与师父的初次碰面

顶礼大恩上师

学佛有几个年头了,可能是这次缘起具足,去拜见并且皈依了嘉绒郎智仁波切。本周一,下午单位请了年假,独自前往师父住所。因为和师父才见过短短的2次面,一方面是陌生,另一方面是害怕。所以上完洗手间后,独自站在门口,没有敲门的勇气。

这时心有灵犀似的一位师兄把门打开了,我想一定是师父知道我在门外,惭愧阿!!进去后师父很慈悲的对我微笑,向我问好。我很欢喜的坐到师父跟前,师父给了我一个转经纶让我转。我边转边和师父说:“上师你加持力非常大,第一次见到你,皈依后晚上就梦到你。”师父说:“不是我加持力大,我没有这个能力。我是求十方诸佛菩萨,让佛菩萨们来加持你们。”听了好感动。。。

心理一直很不放心已故的亲友,求师父能否帮忙看是否需要超度。慈悲的师父了知我心理的一切,看后告诉我,这几个人你不用担心,没事的。听完后如释重负,心理充满了感恩。随即拿出已故亲友生前所贪执的金戒指,和师父说:“我替他们以最清净的心拿出来供养,为他们种一个解脱的因。”师父说:“这样非常好,正巧我们这里在造寺庙,佛像。正好金子能派得上用上。”听了后心理非常欢喜,缘起真好阿!

在那里静坐了一会,清脆的鸟声响起。师父接听了一位师兄的电话,从大约谈话内容中我可以听出:这位师兄的孩子目前面临着社会上存在的问题,入学难,入好的学校更难!问师父怎么办,要不要转校,诸如此类的问题。师父说:“不要转,不用急,大家一起想办法。我在想着如何加持这个孩子,你不也在想办法通关系吗?”

慈悲伟大的上师,我们凡夫因为这个“我”,有的把师父当做算命的,有的把师父当作保护神等等。而师父却慈悲的对待每一个众生,自己却默默的承担着一切。。。师父说起他上海的弟子最多,我问:是不是上海人口最多的关系?师父说:是有缘!是阿!师父千里迢迢来到我们这里,不是来给我们算命的,也不是给我们看风水看事业看婚姻的。而是在菩提道上竭尽所能给予我们无私帮助让我们证悟,来指引我们慢慢走向解脱大道。最后如大恩上师利益我们般的去利益一切众生!虽然我们离这个目前可能还很远,但是只要发心不变,精进修持,一定有那么一天。

最后把转金轮还给师父,与师父告别。师父微笑着拿转金轮轻轻在我头上碰了一下,说道“扎西德乐,回去好好念经哦。”走在回家的路上,心理暖暖的洋溢着师父的无限关爱与慈悲。很欢喜此生能遇上这样的具德上师,以及那么精进修持的师兄们。于此我何幸!!

TOP

顶礼大恩上师!

我信佛
星期六上师那边格外热闹,妈妈们带着孩子们来见上师,让上师加持,不外乎望子成龙的急切心情。
妈妈们以超高的期望,无一不在控诉着孩子的顽皮,不听话,不认真。。。。
此时的孩子们愈显幼小和无助,表情茫然并低头沉默着,师父拉过孩子,搂在怀里,柔声说:孩子没问题,还小,哪个小孩的天性都是这样的,他很聪明,要逐渐引导,做父母的不要太贪心,逼着孩子一就而蹴,你们把自己实现不了的愿望强加他头上,这是很不好的。。。。这时当妈妈的哭了,也点了点头。。  
之前当妈妈倾诉内心的负面情绪时,我看见孩子的眼神是惊惧和害怕,然后当我我看见师父把孩子搂在怀里,并轻拍他的时候,这位小男骇眼神一下变得很是安然,一下放松了。随后他 靠在师父怀里,轻声跟师父说:我信佛!
那场景让我难以忘怀,此时才发觉只有上师的慈悲才是究竟的,只有智慧的慈悲才是最圆满的。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尊觉沃佛

记得我刚皈依时,和师父聊天,我说,我想帮助他人,但是自己的能力很不够,有时候心里也很难受。师父笑着说,没关系,慢慢来。是啊,从一个善根的萌发,到茁壮成长起来,怎么能不是一个慢慢来的过程呢。这个过程中,固然可以从大德事迹和师兄经历中获得启发和激励,但是真正每一步怎么走,每一个关口如何把听过的佛法知识转化为自己的行为,只有靠自己。莲子是要一步步成长为莲花,但是每一步究竟在莲子内部怎样一点点变化的莲子可能也不清楚。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要成佛,但是每一次面对自己巨大的习气和业障,我们肯定也好奇究竟在未来已经成佛的我们是如何解决的自己当下的这一难题。正如学诚法师说的,佛子要有理想,要有目标,要有计划,未来每一步怎么走自己都应该有数。我不是一个对自己很负责任的弟子,这些问题虽然存在,但是总是被我深埋心底,而内心的孤独特别是那种无明却肯定依然存在。

近日得知了师父为了觉沃佛而建造大经堂的故事,感慨敬仰之余,突然有所感悟,上述疑问仿佛找到了一个答案。如果把我们内心的善念看成这座觉卧佛,那师父十年来以建造觉沃佛为缘起,到建造好大经堂、希望小学、水电站、帮忙建造其他寺庙,乃至把整个地区的人民众生的福祉改善这个宏大历程,不就是在形象化的向我们展现,在我们曾经荒芜的的内心精神世界中,我们究竟该如何利用那个觉沃佛般珍贵的最初的善念缘起,把自己的心灵世界如何一点点丰富一点点庄严起来吗?大经堂最初造地基垒石头时集合了僧众及信众的诸多力量,这不就像是告诉我们在修道初期的积累资粮一定要不厌功德的从各种福田中多多积累;大经堂雕刻梁柱时找了专业的雕刻者,唐卡绘画也是请来了甘孜著名的画家,这不就像是告诉我们在修行时一定要找到对自己利益最大的法门,而这也就是师父给我们布置的功课,让自己的身语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回报。而工程由于种种原因,暂时停步不前时,师父的安住及知足,同时也耐心积极的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不也像是告诉我们当我们修行到了瓶颈时,不需要进一步逼迫自己已经绷紧的神经,而是要放松随缘的做自己当下能做的善法。诸多利生事业的操劳奔波也会让年过半百的师父身体疲劳,师父还是将众生的福祉摆着比自己更重要的位置,总是充满喜悦的化解弟子们的一个又一个的烦恼,而这,不就也像是告诉我们当我们念诵磕头放生感到劳累时,我们其实应该为我们正在利益那无穷无尽的法界众生而感到欣喜,这劳累也是一种幸福的劳累。恩师啊,我之前一切疑问的答案原来都已经包含在您的行动中了。

记得宗萨仁波切特别鼓励大陆佛子,要把佛教当成一门科学而不是一门宗教来学习。我想在心灵提升修行的过程中,我也应该清楚每一步的意义,把它当做一个系统工程来看,师父从觉沃佛到大经堂的建造过程无疑可以给予我很多启发。

TOP

时刻忆念

大经堂开光在即,纷繁的前期准备工作正在一项项展开。恩师再一次从藏地赶赴成都亲自采购大经堂的灯具,较有经验的山波师兄陪同大恩上师仁波切一同前往。师兄实时用手机QQ传输着最新进展情况:

***17:05:52
师父很慈悲,不要那种灯罩朝上的吊灯。所以选灯就比较麻烦
***17:06:30
师父说,灯罩朝上的,蚊虫会死在里面
***17:10:09
卖灯的老板娘被师父感动了,等会要来拜访师父
***17:10:57
听说要来拜师,口口声声叫我师弟
……

……

想起不久之前接到恩师的电话,还美滋滋的向恩师汇报:“师父我上午在学车,现在学好了,去放生了。”
电话那头,大恩上师说:“哦,你白天杀生,晚上放生啊……”
一时无语……

我们总以为,见血的那叫杀生,无意的那叫失手,关于什么蚊子、蟑螂、小虫、飞蛾之类的,不幸被踩死,捏死,压死或者各类喷雾、蚊香熏死,那叫他们的业力,活该!我们忘记了,无始以来,他们可能是我们的母亲、父亲、爷爷、奶奶或者爱人,众生平等那只是我们平时念的口号而已。

师父们则不同,寺院出坡劳作之前会撒净,通知虫虫们搬家;洗菜之前会仔细挑拣,如果上面有小虫,还会给他们留一片菜叶,更不要说像大恩上师仁波切这般在买何种款式的灯这种细节上,都考虑到飞虫们。这样的时刻忆念,是菩萨的自然慈悲。

愿我们终有一天,具备这样的自然慈悲,时刻忆念。
喇嘛钦! 后来听说,老板娘皈依了大恩上师仁波切。

TOP

上师的办公室

I was the secretary, I was attendant, I was living right here, I was answering the phone when Lucs called, when some princess of Bhutan called, it was sudden, it likes I was right in the center of everything.
(当仁波切来到我这时,)我担当起仁波切的秘书和侍者的角色,虽然我还是生活在这个地方,但是当其他弟子打来电话,当不丹公主打来电话,我一下子好像处于了所有事情的中心。

这是电影《真师之言》中的一段话,它以弟子的视野阐述了上师无倦的度众利生事业。近日亲近师父,对此又有了一层深的体会。

晚上快9点我来到师父下榻处拜访,师父也刚刚回来,我离开的时候大约是10点。中间师父的电话几乎就没闲下来,打来电话有找师父加持的,有遇到急事难事求师父帮忙的,师父也打了不少电话,有的是在和别人商量解决问题,有的是在沟通修路等工程细节,过了一会,师父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给一位师兄打电话,问她在做什么并鼓励她好好做功课。一般到了晚上9点10点大家都是比较放松休闲了,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由于精力和视力的衰退更是早早就寝了。而师父却像是在加班,办公桌就是床边的小案几,师父聚精会神的处理各种事情,完全不顾自己的疲劳。我忽然想起之前师父说起,有次一个藏民半夜来到寺庙求师父帮忙超度家人,师父二话不说,连夜骑马,第二天早上到了藏民家开始念经,一念又是一整天。我意识到,师父其实一直是很忙,时时都在利益度化众生,处处皆是师父的办公室,只不过我今天有幸来到了办公室里,亲自感受了一下。

也不禁想起一段话:成佛的目的,不是为了在庄严的净土尽情享受,而是为了能更有效地利益众生。诸佛做事时,他们会去,办公室在哪里?他们的办公室就在这个娑婆世界!诸佛自愿以一切众生所在的地方为办公室!

看到了师父的忙碌,感受到了师父时刻对于所有弟子心念的了知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想当我以后在散乱中、在负面情绪中偶然一念想到师父时,我不会再轻而易举把念头当做白驹过隙的感觉而放弃,我会珍视这个念头,我会知道这个念头的产生有多么的不容易,我会知道这个念头来自上师的办公室。

TOP

顶礼大恩上师!
看到一个佛典故事,就想到师父;
佛陀因地做鹿王时,同一群小动物生活在一片美丽祥和的森林里。森林四周都是悬崖,唯有一角的悬崖稍窄。体型稍大的动物都能轻易的跳过,唯有像兔子大小的小动物们过不去。后来森林失火了,大家纷纷逃命,可有一只不懂事,贪玩的小兔子,迟迟没有逃出来。直到大火把它逼到了悬崖边。它才意识到大祸临头,而鹿王为了等他,已经用自己的身体,做桥梁等在悬崖上很久了。筋疲力尽的鹿王安全的送过小兔之后,也因心力耗尽而掉下了悬崖。不知道师父多少的时间都用在了等弟子身上。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近日拜访师父,聊天之中师父讲了三个小故事,受益匪浅,拿来与师兄们分享下。

恭敬心

缘由是一位弟子开玩笑中说,自己老是让师父生气,表现不好。师父说,你怎么会让我生气呢,你没法让我生气,你就是拿刀砍我,我也不会生你的气。弟子惭愧没有多说。师父开玩笑说,是我让你生气了吧?然后师父讲了第一个故事:过去有位著名的上师,有位弟子来慕名求法,但是上师就是不传给他法,一会说他是来偷东西的,一会说他是来害上师的,有些像是故意给弟子气受,其实是在不断考验他。但是这位弟子也是争气,并不离开,三年始终如一的虔诚求法,最终求到了法,自己也成就了。大家听了都很赞叹这徒弟的虔诚,师父点头并继续引导大家说,虔诚很好,但这里面关键是要有恭敬心,如果没有恭敬心而一味虔诚(师父做了一个合掌不断求佛的手势),那就是执着。谈到这,大家都有所感悟,我也想起希阿荣博堪布的一段话:你以为自己是佛教徒,而实际你只是在扮演佛教徒。你换一种吃饭、睡觉、说话、生活的方式,定期烧香、磕头、放生,为宗教或公益事业出钱出力。这都没有问题,关键是:你做这些是为了向世人证明你是佛教徒,或是为了让自己安心,肯定自己的确走在公认的正道上,还是为了把自己的本来面目探个究竟。佛陀传授八万四千法门,无一不指向解脱;但不论修哪个法门,若只是做表面文章,而不肯硬碰硬在自心上下功夫,解脱都将遥遥无期。

的确如此。前几天一位大师兄聊起来,自己在外面只要见到出家人,心里就特别欢喜,有时激动地眼泪都能流出来,师父赞扬她说,这就是有恭敬心。(这么恭敬)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师父讲了这个故事,我也在考虑自己是否要转型一下了。不要只是在扮演佛教徒,而是要好好增上内心对上师三宝无欺的恭敬心。

再下面两个故事有些神奇色彩,至少是我这个境界中不会遇到的事情,不过我想依然可以从故事中吸取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那里有鬼

一位弟子跟随一位大师修行,弟子一天住在一个仓库里,大师第二天给弟子说那个仓库里有个鬼,这弟子一听吓了一跳,那哪还敢住,赶忙搬到旁边的一个厨房里。到了第二天,大师有给弟子说,那个厨房住着一个鬼。弟子一听懵了,这还得了啊,赶紧再搬吧。到了第三天同样的话语大师又给弟子说了一遍。师父讲到这里,没有再让我们多猜,直接给出了答案,这个弟子就是大师说的那个鬼。后来,这个弟子转世成了一个有九个头的乌龟,大师心里很清楚这一点,也知道这个弟子对于寺庙的管家有些信心,于是让管家师父念经超度这个弟子,结局倒还是圆满,这位弟子解脱了。

这个故事前半部分对我而言更加新鲜,也感触更多。想到了之前另一位师兄说过一句经典的话:过去遇到一些不好的人,就想到“纵此大地满恶人,也应坚持高尚行”来安慰自己,随着修行的不断进展才发现自己就是那个恶人。我们很多时候也像那个鬼,被别人负面形象所吓倒,殊不知我们也同样拥有令人“望而生畏”的形象。

无法取下的金粉

一次,一位远道而来成就者来拜见一位大师,来到大师面前,成就者掏出一袋金粉洒向四周空中作为对大师的供养。而寺院的管家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就已经对于这个金子惦记上了,等众人都离开房间后,管家准备将墙壁地面四周的金粉搜集起来拿走。谁知无论怎么弄就是拿不下来。成就者在他那种境界中所供养的金子是普通人凭借凡夫之力无法取下的

我想,正如米拉日巴能让自己随意进入牛角中一样,圣者所做的事情是我这个凡夫无法测度的。记得索达吉堪布曾提到过,过去有些老的牧民一辈子没见到过电,也没学过相关科技知识,于是坚决不相信电灯、电视、电话的存在。

充满怀疑批判精神、乃至坚信科学本身没有错,毕竟莲花生太子王当年也是透彻的学了五明,把数学、天文、星象、地理、建筑等我们现在所谓的科学学了个淋漓尽致,但是我们的科学也在不断进步,爱因斯坦相对论说当物体以光速运动时,时间可以看作是停止的,这看似是与牛顿力学矛盾的,量子物理发现的很多现象都与佛法中的境界暗合而与我们平常生活中肉眼所看到的现象矛盾,科学知识本身更新发展的速度也非常快。我们所执着、坚信的“科学”,究竟是发现宇宙世界真相真理的学科,还是我们自己概念中定义的科学,值得琢磨下。我想怀着一颗开放的心灵无疑是对我们有好处的,能让我们了解到更多,也会体悟到更多。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