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圣者的会面--五世嘉绒朗智仁波切与多智钦法王

顶礼诸传承上师!
顶礼大恩上师!

南无  
上师善逝总集身,
无上三宝之自性,
我与六道有情众,
直至菩提永归依!

当甚深虔诚心的太阳照耀在
上师四身的雪山上,
加持如大河般流下,
要在心中努力培养虔诚心。
同时
回忆上师一秒钟
远远胜过对十万本尊
禅定一百万劫。



传承是传递教法的一种传统形式。传是传授、传递,承是继承、领纳。由诸佛菩萨、祖师大德把清净的佛法传授给有缘弟子,弟子领纳继承,获得传承的加持力量。正是这样一脉相承、代代相传的传承,才使得佛法灯灯相续、源远流长。


8月下旬伟大的第四世多智钦法王从国外回乡探亲,听到这消息大家都欣喜万分.
多智钦法王是伟大的龙钦心髓法门的法主,也是咱们伟大上师第五世嘉绒朗智的根本上师,而第四世嘉绒朗智仁波切又是第四世多智钦的上师,清净无二的传承就以这样非常清净的方式一代代传承下去.
显密佛法的任何一种传承,都具有住持、延续佛陀教证二法的作用,具有传承,教证二法的闻思修行就不会间断,没有传承,完整纯正的佛法就会衰败乃至彻底中断,所以佛法的兴盛与否,和重不重视传承有很大的关系。
我想大德菩萨就以这样表法的方式身体力行来向我们传达法脉传承的深远意义!


多智钦寺

  龙钦宁提不隶属于宁玛巴六大寺系,而是独立的心髓传承,其法座所在地正是闻名遐迩的多智钦寺。多智钦寺是藏传佛教中宁玛派的主要道场之一,坐落于青海省果洛州班玛县境内,为著名的龙钦宁提传承之母寺。这座寺院是历世多智钦仁波切以及传承诸大上师们的最重要的修持、驻锡之地,是大yuan曼教法的重要修学中心。以多智钦寺为母寺,龙钦宁提传承现有35座分寺遍布西藏各地。第一世多智钦在他伟大的预言集《悉知未来明镜》中明示:只要多智钦仁波切继续转世,莲师的化身将在臧钦滩不间断地出现!

090820-送多智钦法王_0015.jpg
2009-9-3 14:01

090820-送多智钦法王_0017.jpg
2009-9-3 14:01

上师告诉我们,求法的路都要靠自己走的,付出多少努力,得到多少回报!
090820-见活佛_0002.jpg
2009-9-3 13:44
090820-见活佛_0001.jpg
2009-9-3 13:44
090820-见活佛_0005.jpg
2009-9-3 13:44


19日上午9点见面师父与法王见面。


090819-见多智钦法王_0006.jpg
2009-9-3 13:44

跨越2个时代的两位圣者超越时空的界限又见面了,上师恭敬地礼敬三次后,首先供养了法王三样代表身,语,意供养的----第四世嘉绒朗智仁波切的唐卡   

第四世嘉绒朗智仁波切的伏藏法本9册:
九册法本主要包括:第四世嘉绒朗智讲述的大yuan曼前行引导文、莲师伏藏法、愤怒莲师修法、大威德金刚伏藏法、普巴金刚(二种掘藏修法)、曼达拉娃修法仪轨、古萨里修法、格萨王修法、护法修法(每个伏藏法有2个护法修法)。。
经云:「诸供养中,法供养最」,所谓「法不孤起,仗境方生」,这供养缘起将对众生的解脱具有无法估量的利益!
090819-见多智钦法王_0009.jpg
2009-9-3 13:44


最后,五世嘉绒仁波切象老法王供养了自己意(心)的---水晶,水晶代表着我们心的纯净以及开放,当我们只有以坦诚开放和无染的心去接受法教,以全身心的虔诚让自己心与上师的心融合时,你将与上师成就一样,你将于上师诸佛无二无别!

上师这些我们示现的法教,弟子们不知领会否?

就象顶果法王讲的----话说过去的佛,现在的佛,以及未来的佛,都必须跟随一位老师才能够成佛。

佛陀的开示广大,密法传承众多,涉及的主题无尽。缺少老师的精要指示,我们永远无法知道,如何把这么多的法教浓缩到精要的点上实修。

虽然上师在我们面前呈现的是平凡的人形,事实上,他的心与佛无二无别。上师和佛陀之间的唯一差别,就是上师对我们的慈悲,而这个慈悲事实上已经超越所有过去的诸佛――因为虽然过去的诸佛都已达到完美的证悟,但是我们既无法亲自见到他,也无法听到他的开示。而我们的心灵老师,是在我们此生中来到这个世界。我们可以见到他,从他那里得到指示,引导我们离开六道轮回的泥泞,走向证悟。

 
090819-见多智钦法王_0018.jpg
2009-9-3 13:44



我们若能诚心诚意去体悟前辈大德悲心与愿力,不但可以增长道心,发真忏悔,在行持上,也可获得有力的鞭策,何况见贤思齐,是人的通性,除非自甘堕落,没有不想直追前贤,早入如来性海的,否则信佛学佛,所为何事?

  历史上所有高僧大德所有行持的就是具足悲愿之行,所谓不惜身命,为护持正法,弘传法教,救护世间之坚固如金刚之道念,我们通过学习以此策励自心,随缘起行,善习修学,此也是一切诸佛诸大菩萨的因地之行道根本,以此根本方有今日之无量不可思议之成就。


师父与老上师在温馨的重逢中亲切的交谈交流了一段时间,时间太快,在临走的时候,老上师亦赠予了五世嘉绒仁波切代表身语意的法----长寿佛,佛塔,以及法本,也表示着他们之间互相身语意的给予及不二,诸佛的法性本体一味,为度众生幻化游舞而示现不同体相.不管是老上师还是咱们上师他们都是全身心把自己身语意供养了上师三宝,贡献给了菩提道,贡献给了一切众生!
愿我们如他们一般!


090819-见多智钦法王_0019.jpg
2009-9-3 13:44
090819-见多智钦法王_0020.jpg
2009-9-3 13:44
  
090819-见多智钦法王_0021.jpg
2009-9-3 13:44



 
090819-见多智钦法王_0022.jpg

整个世界就如魔术表演般在我们面前变化。
情器万物就如水泡般不可倚赖。
寺院、挚爱的道友和亲人,

都只剩下了回忆。
虽然我不能看见他们,但他们的命运是显而易见的。

念及此我感到悲伤。

我将尽我所有的努力去获取佛法的精髓。

尊圣的上师和慈善的道友,

刚才还犹如集市般聚会在这里,
如今都已不见了,我感到自己被孤独地遗留在世上。

念及此我感到悲伤
……

把快乐和忧伤的念头都置于空界之中,

将世俗杂务象樟脑般抛向空中,

我迈上无上速捷之圣道,

此乃勇士和空行之心髓,

无有分别与参照的法身佛关键之心脉。”


---第四世多智钦•特巴仁波切如是说

为民传来的一些道别片段:


傍晚还随着师父一起参观了智钦寺的莲花光明宫,师父说是邬金刹土(我心里想真是强悍的没话说了)。也就是跟着师父人家才打开大门,灯光效果全开的让我们参观,平时门都是锁着的。我的感觉用两个形容词:金碧辉煌和美轮美奂。(照片上啥效果也看不出来,哈哈,不知道视频能不能看出来效果)。也许是师父加持,真的有种非人间的感觉,头一次开始对净土有了种认识或向往吧。然后想起佛带阿难转天宫的典故了,呵呵,反省了一下,这种“希求心”(估计是逃避心)也是不对的。
 
090820-见活佛_0016.jpg
2009-9-3 14:32

090820-见活佛_0010.jpg
2009-9-3 14:32

    
  20日一早7点半左右,我们又随师父去见了智钦寺的另一位活佛——土登沃塞活佛(音),只知道是修行很好一位活佛,也是常年闭关,基本上不出山的。师父敬献了礼物,活佛也为我们念经做了加持。师父们也聊了好一会。后来为了赶时间,我们就早早结束了拜访,回到住处,收拾东西后,就开车上山接法王了。
090820-见活佛_0012.jpg
2009-9-3 14:32



090820-送多智钦法王_0004.jpg
2009-9-3 14:32

  8点半左右我们就随师父来到了法王的住处等候法王。法王今天离开智钦寺去色达的另一个寺院,然后将直接返回印度了。9点半左右法王下楼后坐上车,我们的车队就从山上开了下来。当车队开到山下,路过智钦寺在建的近20米高的莲师铜像时,车队停了下来,龙洋活佛请法王为铜像开光加持,法王转请师父一起来为佛像做开光加持,(HOHO,别想了,也没照片,拿相机的小白玛跑不见了),法王在车上念经加持,师父在铜像下念经撒米。
090820-送多智钦法王_0020.jpg
2009-9-3 14:32

  之后车队继续出发了。路上车队几次被信众及其他寺院的活佛拦住停下来,法王为他们做了加持。
090820-送多智钦法王_0024.jpg
2009-9-3 14:32


090820-送多智钦法王_0040.jpg
2009-9-3 14:32

  中午11点左右车队停到了色达附近的一个藏餐馆,色达附近一个寺院的活佛请法王进餐,智钦寺的活佛们、佛学院的堪布们、还有其他寺院的活佛堪布们一起陪着法王进餐。照片上还没有拍全,屋子里大家象凹字那样坐了一圈的,一圈的活佛及堪布。智钦寺的学僧们几乎将藏餐厅坐满了。
090820-送多智钦法王_0030.jpg
2009-9-3 14:32

  吃完午饭,师父与法王道别后,法王的车队就先走了,至此也就结束了见法王的经历。

TOP

我们若能诚心诚意常读高僧传记,不但可以增长道心,发真忏悔,在行持上,也可获得有力的鞭策,何况见贤思齐,是人的通性,除非自甘堕落,没有不想直追前贤,早入如来性海的,否则信佛学佛,所为何事?

  高僧大德之传记所要关注的就是具足悲愿之行,所谓不惜身命,为护持正法,弘传法教,救护世间之坚固如金刚之道念,以此策励自心,随缘起行,善习修学,此也是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乃至一切诸佛诸大菩萨的因地之行道根本,以此根本方有今日之无量不可思议之成就。

****************


第四世嘉绒朗智仁波切简短传记:

  第四世嘉绒朗智·晋美众达嘎杰多吉仁波切,生于公元1878年,师从扎·措须格珠仁波切。仁波切初次拜见其上师时,弹指间,顿悟大yuan曼fa,可谓不可思议。实缘于上师无上加持力与其自身深厚之根基。此后,仁波切在西藏冈日托嘎石窟及嘉绒寺雅玛龙闭关院闭关修持大自在法,最终证悟成道。

  仁波切在西藏雅龙谢扎闭关院闭关时曾亲见莲花生大师及铜色吉祥城,受莲师灌顶及甘露丸,并得莲师授记——于末法时期大力弘扬佛法,仁波切随即将所见莲花生大师及铜色吉祥城之真实境界一一记下。仁波切曾掘出佛像、金刚撅、《大yuan曼》经藏六部等伏藏,能自如应召地、水、火、风四大,被德格、岭仓、玉隆拉日等土司尊为上师,并委任为王侯师,授予了金册、玉印。与阿章竹巴仁波切一道在嘉绒寺主持了玉隆五寺法会。

  仁波切一生严守净戒,建寺造佛、加持解惑,开示人们觉悟心界,深受广大信众崇拜。诸空行者曾授记曰:“凡结缘者,皆能生往铜色山净界。”仁波切完成了众生利业即将辞世时,预见到众生将要面临一场重大的灾 难,便身着仙装、面带半静半猛像,端坐在莲花宝座上示寂,以此来表示他对将至灾 难的悲悯与威慑。


   
  

TOP

顶礼诸传承上师!
顶礼大恩上师!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依怙主第四世多智钦·特巴仁波切传<祖师传版>


第四世多智钦仁波切·土登成列华桑


  第四世多智钦·土登成列华桑传
     >>>点击下载传记
  ——选摘自《大yuan曼龙钦宁提传承祖师传》
  珠古洛桑东珠仁波切 撰著
  土登华丹 由英译中


  【瑞象纷呈的降生】

  怙主第四世多智钦·土登成列华桑是伟大的大yuan曼上师和《龙钦宁提》法门主要的传承绍胜者与弘扬者。

  藏历第十六绕迥火兔(1927)年仁波切诞生于西藏东部果洛地区色达山谷的茨村庄。茨庄是一处长着小麦、大麦(青稞)和豆类的绿油富饶的田野所围绕的小村庄,后面的山上长满绿草,草间点缀着树木和岩石;静静的色河从右向左缓缓地从旁流过。仁波切的父亲是杰嘎部落的扎拉,母亲是嘎喜部落的嘎丽吉。

  从尚处母胎中至六岁间,仁波切显现了很多神迹。卢西堪布和崂坞塘珠古记录了他直至四岁为止的神迹。在我小时候,出于好奇心我拜读这些记录很多遍,以下是其中我尚记得的一部分。

  大约在仁波切投胎受孕时,他父亲梦到自己在挥舞一柄水晶剑,剑身很长,剑尖伸入空中看不见。那一年里几乎每一天,茨庄上空都出彩虹,河对岸寺院里的僧人们开玩笑说:“今年茨庄所有的村民都将成就虹光身。”

  在仁波切住在母胎中时,他母亲走进暗处时常常有光相伴随而可视物,这有时候令她感到恐惧。一天一条嘴里含着光团的蛇游入屋子,当着几个人的面游进墙壁消失了。人们几乎每个晚上都能看见咂(罗睺罗)在他屋顶上。住在多智钦寺的缺了上喙的大乌鸦(玛哈噶拉护法的灵鸟)也在这个遥远的村庄出现过许多次。未经载种房顶上就盛开了一朵当地从未有过的鲜花。

  当仁波切于黎明前出生时,天还没有亮,但有一道光照亮了屋子,屋内的东西清晰可视。有很多次宝宝被发现在房子的二楼地板上,虽然当时他还不会走路。他父母认为他是沿着楼梯爬上去的,便封了楼梯。但好几次他们仍然发现宝宝在二楼地板上。

  一次一大块上面刻有祈祷文的玛尼石砸在仁波切身上,他的很多骨骼看起来都被砸碎了;但几小时以后,所有受过伤的痕迹都消失殆尽。有很多次,很多人听到他唱诵祈祷莲花生大士的《悉地咒》。一天,第三世多智钦一个名叫古鲁的弟子来看他。当仁波切见到他时,他马上叫道:“古鲁!古鲁!”并将手放在古鲁头上,念着“嗡啊吽班则尔咕噜贝玛斯德吽”加持他。

【认证与坐床】

  关于第三世多智钦的转世化身去何处巡访,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土登确吉多杰(1872-1935)作了如下授记:
  “金刚上师化身之主源,
  诸佛传承之主妙拂德洲铜色吉祥山。
  中央报身佛之刹土,
  将出现身、语、意和功德四化身。
  事业之化身
  将诞生于寺院之南方,
  岩石和树木点缀的山岭围绕之地,
  方便(父)和智慧(母)以‘嘎’和‘达’为名,
  火兔年出生之子为法胤。
  征相具足将会利益佛法与众生。
  由具信众人祈请,
  纳第五世佐钦珠古·达玛班匝(法金刚),
  心中显现随意写就。
  愿善妙功德遍布大地!”

  伟大的大yuan曼瑜伽士玉科夏扎瓦也说:“我梦见一个坛城里有两个宝瓶,因此将会有两个转世化身。如果向诸护法献上供养的话,你们将很快找到两位化身。”

  佐钦仁波切让他们从多智钦寺向南寻找,一直到理山谷和仓山谷。当寻访转世灵童的队伍从多智钦寺来到茨村庄时,在他父母尚未知道他们抵达的消息前,仁波切就对父母说:“今天有客人要来。”并高兴地唱起来。当寻访考察队伍将上一世多智钦用过的书、佛珠等物品和其他人的东西混在一起让仁波切挑选,他无一错误地将他前世的物品挑了出来,并说:“这是我的。”

  接着一列候选名单呈报给佐钦仁波切请他作最终的法裁。他挑选了如今的多智钦仁波切,为灵童造了一个长寿祈祷文,并赐名土登成列华桑波。许多其他重要的上师们也异口同声地肯定了这个认证。

  当灵童四岁时,由杜炯(敦珠)林巴的转世之一的珠古贝玛南嘉(?-1957)带队,人们从多智钦寺来到茨村庄举行了初步的欢迎仪式。在回寺院的途中,队伍扎营过夜,第二天早上有几匹马不见了。人们在附近搜寻但没能找到。他们于是问仁波切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马。仁波切用他稚嫩的小手指向一座山,他们果然在那里找到了那些马。

  后来由堪布贡美(1859-1935)主持,在离开多智钦寺两英里远的臧青滩举行了正式的欢迎仪式。老堪布骑了头犏牛,有大约一百名出家弟子相随。弟子们在堪布后面排成一列徒步而行,身穿桔huangs袈裟,手持经箧以示他们是佛门弟子。

  在此地仁波切遇到了仁增丹贝嘉参(1927-1961),已被认定的另一位第四世多智钦。他们一起被请回多智钦寺同时坐床。

  佛弟子们相信一个具有高度证悟的成就者可以为了利他同时示现许多化身。因此有许多多智钦的转世化身,他们都是源自第一世多智钦的化现。

【我来自铜色吉祥山(莲师净土)】





莲师净土——铜色吉祥山


  在多智钦寺的坐床典礼圆满时,仁波切从法座上站起来,边笑边念诵《金刚七句祈请文》和《请起莲花生》中的一些偈子,令在场的所有人惊叹不已。

  在堪布贡美的建议下,他的侍者们给他糖果吃并问一些问题,在答复时仁波切会告诉他们他自己的诸多境相和对过去世的回忆。譬如:
  问:你从哪里来?
  答:从桑东巴瑞(铜色吉祥山)。
  问:桑东巴瑞是什么样子的?
  答:(将稚嫩的小手合成心或山的形状)是这样的。
  问:谁住在那里?
  答:莲花生大士。
  问:还有谁在那里?
  答:观世音。
  问:你认识辛嘉罗刹陀呈(莲师示现的罗刹王)吗?
  答:认识。
  问:他看起来象什么?
  答:很多嘴巴,很多眼睛,各种颜色。【仁波切笑了。】

  还有一次的问答是这样的。“你的住处在哪里?”他指向前世隐修苑所在的树林说:“那里。”试图愚弄他,侍者们说:“那里除了树没有其他东西。”他答道:“不对!不对!我的屋子就在那里!”

  有时候两位仁波切用他们碗里的糌粑做成朵玛(食子),将它们扔出去,并说道:“愿遣除障碍!”人们可以看到朵玛里冒出火星来。

TOP

恭敬顶礼!无比赞叹!

如此清净的法脉传承好好珍惜啊!!!

感恩上师如意宝!
感恩师兄同修们!
感恩累劫的父母!
感恩法界一切众!

TOP

智钦仁波切的“学习”与“开悟”过程
  从四岁时共同坐床起,直至二十岁,第三世多智钦的两位转世化身在一起生活修学。从五岁起,他们随经师普琼让如和秋果洛楚学习读经。出家僧人,特别是转世珠古,都受过训练堪能快速背诵经论,直至对于以前从未读过的经函可以过目成诵倒背如流。两位仁波切在不到一年里就圆满了背经训练,这是极其非凡的成就。

  从七岁(1933年)起,两位仁波切开始学习经续论典。他们的第一位上师是卢西堪布·衮却卓美(衮美,1859-1936)。他们学了《文殊赞》、龙树的《亲友书》、《入菩萨行》,之后是晋美林巴着的关于经部和续部的完整阐述《功德藏》。但《功德藏》传讲至一半时,七十七岁的衮美堪布生病了,不久他就伴随着体现高度精神证悟的瑞相圆寂了。

  十一岁(1937年)时,两位仁波切来到石渠的格贡寺,在这里他们从华智仁波切和第三世多智钦的弟子──堪布衮桑秋扎(堪布衮华,1872-1943)得到《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和《龙钦宁提》的灌顶和付嘱。将传承付嘱给他们时,堪布说道:“我的传承是真实的、短而近的、具有威力和加持力的,比其他传承更殊胜。如今我老父已经将这些法财传给汝等儿子了。”堪布显得非常高兴,并再三要求两位仁波切将此纯金般不与其他传承相混的宁提传承发扬光大。那年冬天,两位仁波切返回了多智钦寺。

  十四岁(1940年)时,仁波切得了重病。他去拜见正在仲日神山的阿傍掘藏师·邬金成列林巴(1895-1945)。一天阿傍掘藏师给他一碗发酵的啤酒让他喝。但仁波切有些犹豫,因为他那时虽未受戒出家,但为了将来维系他出家戒律的传统他没有喝酒的习惯。但接着他又想:“这肯定是上师赐予的加持。”于是不再犹豫一饮而尽,顿时生起一种不可思议的奇妙智慧。对于上师提出的问题他自然而然就能回答,而且所答恰到好处,没有丝毫违越所问。后来从屋里出来,感到清风拂面,这使他内心生起一切外境显现都如梦幻的定解,对轮回的厌离油然而生。随着这些不可思议的安宁和厌离感触的生起,他心中自然证悟了俱生智慧。

  第二天他去向阿傍上师报告他的精神证悟。数年后仁波切谈及这次会面时说:“我感到我就象个婴儿般跟上师说话。”阿傍上师印证了他的证悟,并详细授记了他到二十五岁为止他生命中的重要事件。阿傍上师还确认多智钦仁波切为自己发掘的伏藏法门的法主之一。他建议仁波切向玉科·夏扎瓦求法,因为夏扎瓦是仁波切生生世世具有宿缘的上师。

  当仁波切在索陀嘉威文尼闭关时,有一天他突然告诉他的侍者他必须去见玉科·夏扎瓦。与一名随从一匹坐骑,他向两天路程之外的玉科上师的隐修苑出发。在路上仁波切遇到他妹妹,但她没有认出他因为她没有料到仁波切会如此轻车简从。当仁波切抵达隐修苑时,玉科上师正在重病之中,他已经数天没有进食,几乎动弹不得。仁波切和玉科上师闲聊了几个小时,之后玉科上师让他的侍者拿些食物来。他吃了一点食物,慢慢地就逐步恢复了健康,连一丝症状都没留下,这让大家非常惊奇。因为年老体弱,夏扎瓦不能站起来,但他说:“据说我是(第一世)多智钦的老弟子,因此我必须亲自为仁波切倒茶。”说着他拿起茶壶向仁波切的茶杯倒茶。人们认为这暗示玉科上师默认了众所周知的事实──他是第一世多智钦上首弟子之一的多喇·晋美格桑的转世。

  十五岁(1941年)那年的春天,仁波切在多智钦寺给予约一千名僧尼《龙钦宁提》法门全部灌顶和“咙”传。

  从十岁至十八岁,仁波切在多智钦寺完成了他大部分的经续论典的学习。他的上师包括秋果堪布衮噶罗珠、嘉拉堪布秋却、秀哇堪布喜饶扎巴、格蟠堪布图松以及嘎哇珠古多却。他学习了经部的基础修心、中观、《阿毗达摩》和《毗奈耶(戒律)》,以及续部的《秘密藏续》、《三根本》仪轨、《龙钦宁提之金刚橛》仪轨、龙钦饶绛《七宝藏》的一部分以及《喇嘛》。
  

  他还接受了唱诵、音韵、密宗手印、制作坛城和多玛(食子)等训练,这些都是金刚阿阇黎所必须具备的。除了完成了前行的修习,他还圆满了《持明总集》、《雍喀大乐佛母》、《大吉祥总集》、《金刚橛》和《秘密藏续》的近修和念诵。

护法降神·接管多智钦寺  十九岁(1945)那年春,根据阿傍掘藏师的授记,两位多智钦仁波切带领数百随从到前藏朝圣。同样是遵照阿傍掘藏师的嘱咐,除了在敏卓林寺和泽仁迥尼寺以外,他们保密了自己的身份。在其他地方,只是说多智钦寺的司库代表两位多智钦仁波切到圣地献供。他们朝拜了很多圣地和寺院,包括热振寺、拉萨三大寺之甘丹寺、哲蚌寺和色拉寺、冈日托嘎寺、扎扬宗寺、多杰扎寺、敏卓林寺、桑耶寺、泽仁迥,以及雅砻的诸多圣地。

  在泽仁迥尼寺晋美林巴的屋子里,仁波切闭关修持了《雍喀大乐佛母》仪轨。闭关期间他反复经历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断尽庸俗分别念以及安住于远离思维的的义光明中。在桑耶寺的护法殿果佐林,神谕自行昏迷过去被紫玛护法降神附身,他跑到仁波切跟前,致以敬礼,献上他手中的法器“神钩”。在他二十岁那年秋天,火狗(1946)年九月二十五,他们返回了多智钦寺。

  朝圣返回后不久,当时多智钦寺的总管珠古晋美彭措,在许多出家僧人和在家功德主的支持下,请求仁波切接管多智钦寺及其分寺、寺院属民的行政事务,虽然诸如我的上师嘉拉堪布在内的许多人强烈保留意见:“仁波切从来就不应背上行政管理职责的包袱,他的前世就从未有过,因为这会使他从专心修学和关注人们精神需求上分心。”当第三世多智钦在世时,多智钦寺成为西藏东部最兴盛的佛法学习中心;但在贡美堪布圆寂后,寺院迅速衰落了,当人们敦请仁波切接管时,正值多智钦寺历史上的低谷期。仁波切接受了管理寺院的重任,从那时起到三十岁(1956年)被迫逃亡为止,仁波切担任了寺院佛法和行政管理的双重领袖。

  二十二岁时,仁波切访问了嘉绒省的卓迦地区的觉若寺。觉若寺的僧众做了一旗杆,上面悬挂了紫玛护法神的画像,他们请求仁波切给予加持,并在众目睽睽下显现这面旗被护法降神附身了。仁波切拒绝了他们的请求。但嘉绒人以他们的顽固执着闻名,于是当进行护法的仪式时,一位僧人将这面旗又拿了进来,当着五十名僧众的面站在仁波切面前。仁波切对他们的执着显得很恼怒,抓起一把米扔到旗上,顿时旗杆剧烈抖动起来,牵着擎旗者转绕寺院一周,上楼引退于供护法神的佛殿中。



广学佛法·弘法利生  二十四岁(1950年)时仁波切去向毗玛拉米扎的化身玉科·夏扎瓦求法。玉科上师传了他大yuan曼《彻却》和《脱噶》所有的修法,“就象从一个宝瓶满瓶倾泄到另一个宝瓶一样。”玉科上师是个大学者,但他已经不再公开传法或者讲解经续。他仅仅是根据诸弟子各自的能力、需求和修证分别给予窍诀。这种教学方式被作“经验引导”,即针对修行者个人实际程度而分别传给窍诀。玉科·夏扎瓦具有他心通,去见他的人们都很害怕自己生起恶分别念。

  仁波切修建了一个佛学院,包括一个寺院、堪布的住处和周围学员的屋子。当我在佛学院求学时,那里有二十五名正式学员,以及大约相同数目的旁听学员。正式学员得到了仁波切提供的寺院基金的资助。佛学院的主要课程包括经部的《因明》、《般若》、《中观》、《阿毗达摩》和《毗奈耶(戒律)》,以及续部的《如意藏》、《功德藏》和《秘密藏续》。但诸如《三根本》仪轨、《大yuan曼》等法门则不在此列,而是在隐秘之处向经过筛选的高级学员讲授。

  二十五岁(1951)那年春天,仁波切赴德格省求取各种传承。从宗萨寺钦哲·确吉罗珠(1893-1959),仁波切得到了《大yuan曼心部·“阿”字十八法》、《大yuan曼界部·金刚桥》、《大yuan曼窍诀部》、十三部《噶玛》、《总集经》、《贡巴桑塔(密意通彻)》、《解脱心要》、《钦哲旺波全集》等的灌顶和“咙”传,以及时轮金刚、密集金刚、胜乐轮金刚、喜金刚和大威德金刚的灌顶。从协庆寺的公珠·贝玛智美罗珠(1901-1959?),仁波切得到了仁增果登的《北伏藏集》、十三函《敏卓林伏藏集》、三种主要传承的《八部本尊》、和《噶举密咒藏》等的灌顶和“咙”传。从嘉绒寺的朗智·卓度噶吉多杰,仁波切得到了《第十七世法zhu伏藏》、《八部本尊善逝集》、《上师意集》、六函《嘉称集》、南秋(天法)伏藏法、尼玛扎巴的伏藏法、九函《晋美林巴集》等的灌顶和“咙”传。他还跟佐钦寺的堪布图年学习了诗学和《秘密藏续》。

  作为酬谢,仁波切给钦哲·确吉罗珠传了《空行宁提》灌顶,给他的上师们很多其他的传承。

  他跟随学习经续论典的上师则有堪布衮却卓美、堪布冈南、堪布秋却、珠古多却和堪布图年。他从第五世佐钦仁波切、格贡堪布、钦哲·确吉罗珠、协庆公珠和嘉绒朗智得到诸多法门和传承。他从阿傍掘藏师和玉科·夏扎瓦得到内密窍诀和直指大yuan曼心性的证悟。

  在多智钦寺仁波切给一两千僧人传了十三函《上师意集》和十三部《噶玛》的灌顶和“咙”传。一天,当他从宝瓶给大家倒甘露时,宝瓶里的水用完了却没有人象往常那样在旁边续水。看似被激怒了,仁波切摇晃了几下宝瓶,接着给法会上其余(近千)大众分发了甘露,而中间却再也没有给宝瓶续过水。

  预见到局势的变化,仁波切建造了一座汉式砖瓦结构雄伟壮观的寺院,这在当时的果洛属于新式建筑结构。仁波切说:“如果人们必须放弃寺院若干年的话,它(这样的建筑)还能有用。”

  仁波切捐资刻制了龙钦饶绛的七函《七宝藏》,不久《七宝藏》经函流通遍布了果洛的大部地区。他塑造了一尊高大的莲师鎏金铜像,以及《毗玛宁提》、《空行宁提》和《龙钦宁提》所有传承祖师的鎏金铜像。他收集了一大图书馆的藏书,包括新版《甘珠尔》、《丹珠尔》、《噶玛(佛语经函)》、《第十七世法zhu伏藏》以及其他许多函经续。仁波切也捐助过多智钦寺和其他寺院的庆典仪式和佛学院。

  在诸善信祈请下,仁波切访问了果洛、色达、安多、热贡、美瓦、嘉绒、木雅等诸多地区,给成千上万的人传了随许(结缘灌顶)和教诫。

  火猴(1956)年夏,仁波切在多智钦寺传了《第十七世法zhu伏藏》灌顶。他还根据经验引导传统分别给诸多具格的弟子分别单独传了大yuan曼实修窍诀。

TOP

顶礼伟大的多智钦法王 顶礼第五世嘉荣朗智仁波切!!!
整个过程吉祥圆满 每个会见的细节无不体现出两位大德的智慧悲心和内在的修证,最后的碰顶加持非常让人感动,两位仁波切为了度化我等刚强众生再次在这个世界相遇,他们的心心相映,惺惺相惜,一切都在不言之中定格。再次顶礼!!!

TOP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4123我们的传承--大yuan曼龙钦宁提法门介绍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932什么是传承?//佛法的三种传承

TOP

顶礼大恩上师!
顶礼所有清净圣众!

TOP

顶礼大恩上师足!
强大的帖子,看得俺心潮澎湃!

TOP

补充一些照片。
这尊就是法王和师父共同开光的巨大莲师像,22米高。

090818-智钦寺20米莲师铜像_0001.jpg
2009-9-4 15:34


090818-智钦寺20米莲师铜像_0003.jpg
2009-9-4 15:34


090818-智钦寺20米莲师铜像_0004.jpg
2009-9-4 15:35
090819-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20.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1.jpg
090819-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9.jpg
090819-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12.jpg
090819-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13.jpg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继续照片。
090819-智钦寺佛堂_0014.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2.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3.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4.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5.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6.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7.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8.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09.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12.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20.jpg
090818-智钦寺莲花光明宫_0021.jpg
090819-智钦寺佛堂_0003.jpg
090819-智钦寺佛堂_0004.jpg
090819-智钦寺佛堂_0005.jpg
090819-智钦寺佛堂_0006.jpg
090819-智钦寺佛堂_0007.jpg
090819-智钦寺佛堂_0008.jpg
不要忘记上师,时时向他祈求。
不要随顺妄念,时时观照自心。
不要忘记死亡,时时谨守戒律。
不要忘记有情,时时回向功德。

TOP

殊胜的因缘!顶礼上师!
道净

TOP

顶礼大恩上师及老法王,感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