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6月14日禅宗菏泽神会禅师纪念

神会禅师.jpg
2011-6-14 15:43

荷泽神会禅师(668,一说686—760)

神会,是禅宗六祖慧能晚期弟子,荷泽宗的创始者,建立南宗的一个得力人物。俗姓高,湖北襄阳人。童年从师学五经,继而研究老、庄,都很有造诣。后来读《后汉书》知道有佛教,由此倾心于佛法,遂至本府国昌寺从颢元出家。他理解经论,但不喜讲说。三十岁到三十四岁(697—701),他在荆州玉泉寺从神秀学习禅法。久视元年(700)神秀因则天武后召他入宫说法,便劝弟子们到广东韶州从慧能学习。神会去曹溪后,在那里住了几年,很受慧能器重。为了增广见闻,他不久又北游参学。先到江西青原山参行思,继至西京受戒。景龙年中(707—709)神会又回到曹溪,慧能知道他的禅学已经纯熟,将示寂时即授与印记。开元八年(720)敕配住南阳龙兴寺。这时他的声望已著,南阳太守王弼和诗人王维等都曾来向他问法。

开元十二年(724)正月十五日,神会在滑台(今河南滑县)大云寺设无遮大会和当时著名学者崇远大开辩论,建立南宗宗旨;同时批评了当日最有声望的神秀门下普寂。普寂以神秀为达摩的正统,他自己则是继承神秀的人。据李邕的《大照(普寂)禅师碑》记普寂临终诲门人说:“吾受托先师,传兹密印。远自达摩菩萨导于可、可进于璨、璨锺于信、信传于忍、忍授于大通(神秀)、大通贻于吾,今七叶矣”(《全唐文》卷二百六十二)。当时神秀门下的声势很大,他们所立的法统无人敢加以怀疑。但神会却认为这个法统是伪造的,说弘忍不曾传法给神秀。他提出一个修正的传法系统:“(达摩)传一领袈裟以为法信授与慧可,慧可传僧璨,僧璨传道信,道信传弘忍,弘忍传慧能,六代相承,连绵不绝。”(独孤沛《菩提达摩南宗定是非论》)神会又说:“秀禅师在日,指第六代传法袈裟在韶州,口不自称为第六代。今普寂禅师自称第七代,妄竖和尚(神秀)为第六代,所以不许。”当时大云寺崇远质问他说:普寂禅师是全国知名的人物,你这样非难他,不怕生命的危险吗?神会从容地说:我是为了辨别是非、决定宗旨,为了弘扬大乘建立正法,那里能顾惜身命?他的坚强态度和言论惊动了当时参预大会的人。从此南北两宗的界线更加分明,争论也更加激烈了(《神会语录》第三残卷)。

天宝四年(745)神会以七十八岁的高龄应请入住东都荷泽寺,这时普寂和义福都先后去世,由于他的弘传,使曹溪的顿悟法门大播于洛阳而流行于天下(宗密《圆觉大疏钞》卷三之下)。天宝八年(749)神会在洛阳荷泽寺又楷定南宗的宗旨而非斥北宗,且每月作坛场为人说法:抑清净禅,弘达摩禅(《历代三宝记》中《无相传》)。这时北宗门下信仰普寂的御史卢奕于天宝十二年(753)诬奏神会聚徒企图不利朝廷。唐玄宗即召他赴京,因他据理直言,把他贬往江西戈阳郡,不久移湖北武当郡。天宝十三年(754)春又移襄州,七月间又敕移住荆州开元寺。这些都是北宗的人对神会的报复(《宋高僧传》卷八《本传》、《圆觉大疏钞》卷三之下)。神会虽过着贬逐的生活,两年之间转徙四处,但他的声望并未下降。

神会被贬的第三年,即天宝十四年(755),范阳节度使安禄山举兵,攻陷洛阳,将逼长安,玄宗仓皇出奔西蜀。副元帅郭子仪带兵征讨,因为军饷缺乏,采用右仆射裴冕的临时建议,通令全国郡府各置戒坛度僧,收取一定的税钱(香水钱)以助军需。这时神会尚谪居荆州,诬奏他的卢奕已被贼所杀,群议请他出来主持设坛度僧,于是他才回到洛阳。至德元年(756)神会已经八十九岁,当时洛阳寺宇已被战火摧毁,他即临时创立寺院,中间建筑方坛,所有度僧的收入全部支援军费,对于代宗、郭子仪收复两京起了相当的作用。

安禄山之乱平定以后,肃宗便诏他入内供养,并敕建筑工程师在他曾住过的荷泽寺中建造禅宇给他居住,所以时人称他所弘的禅学为荷泽宗。

上元元年(760)五月十三日,神会寂于洛阳荷泽寺,年九十三岁。建塔于洛阳宝应寺,谥真宗大师。

荷泽宗的基本理论,具见于神会所著的《显宗记》和《传灯录》卷二十八所保存的《荷泽神会语录》以及敦煌出土的《大乘开心显性顿悟真宗论》。《显宗记》的思想内容,大体和《法宝坛经》的定慧第四品相同。而近代敦煌出土的《顿悟无生般若颂》的写本,其文字和《显宗记》又几乎一致。

敦煌本的《般若颂》尚无西天二十八祖之说,而《显宗记》却多了“自世尊灭后,西天二十八祖共传无住之心,同说如来知见”二十三字。因此敦煌本当是早出的写本,初题《顿悟无生般若颂》,后来改称《显宗记》。

《顿悟无生般若颂》虽无二十八祖的记载,却有“传衣”之说,和《显宗记》所记一样。所谓“衣为法信,法是衣宗,衣法相传,更无别付。非衣不弘于法,非法不受于衣”。可见传衣之说似乎是从神会倡始。

宗密在《禅源诸诠集都序》记述荷泽一宗的教义说:“诸法如梦,诸圣同说。故妄念本寂,尘境本空。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汝真性。任迷任悟,心本自知,不藉缘生,不因境起。知之一字,众妙之门,由无始迷之,故妄执身心为我,起贪瞋等念;若得善友开示,顿悟空寂之知。……故虽备修万行,唯以无念为宗。”

因此神会的禅也称为“无念禅”,谓“不作意即是无念”(《神会语录》第一残卷《与拓跋开府书》)。又说:“法无去来,前后际断,故知无念为最上乘。”(《传灯录》卷二十八《神会语录》)神会虽说无念,但据宗密所传,荷泽是主张“知之一字”为“众妙之门”的。可见他最重知见解脱。南北二宗的根本不同是:北宗重行、南宗重知。北宗重在由定发慧,而南宗重在以慧摄定。神会答王维说:“慧澄禅师要先修定,得定以后发慧。会则不然。”他又引《涅盘经》的“定多慧少,增长无明;慧多定少,增长邪见”的说法而主张定慧同等(《神会语录》第一残卷)。

神会传法的弟子,据宗密《圆觉略疏钞》所记有二十二人,《禅门师资承袭图》有十八人,《宋高僧传》及碑文所见得十六人,《景德传灯录》载十八人。以上各书所列除重复者外合共有三十余人。比较知名的有磁州法观寺法如(723—811),法如传成都圣寿寺唯忠,唯忠传遂州大云寺道圆,这是宗密继承的系统。宗密出于道圆门下,自称为神会的第四代法嗣。

神会的法派大约继续了一百五十年,到唐末就中断了。但德宗贞元十二年(796)曾敕皇太子邀集诸禅师制定禅门宗旨,搜求传法的正傍系统,终于敕立荷泽神会为第七祖,并御制七代祖师赞文(宗密《禅门师资承袭图》)。这是在神会寂后三十五年的事情。五代以后,只有当时与神会同门的青原行思和南岳怀让两支系统平分禅宗势力而日行繁衍,这个当年曾大力为南宗争取正统的神会的法系就寂然无闻了。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荷泽神会禅师
AD668-760

无念为宗,
无作为本,
真空为体,
妙有为用。




  西京荷泽神会禅师,湖北襄阳人,俗姓高,是荷泽宗的第一代祖师。唐高宗永淳元年,神会年方十四岁,便独自参谒六祖慧能大师;在对答之中知道六祖是难遭难遇的的大善识,于是不惜生命,投身于六祖门下学法。

  有一天,神会问六祖:“和尚坐禅,还见不见?”六祖拿起拄杖就往神会身上打了三下,然后问他:“我打你,痛不痛?”神会以其见闻所学,答道:“亦痛亦不痛。”六祖顺着他的话就说:“我是亦见亦不见。”神会不知其所以,又问:“什么是亦见亦不见?”六祖便说:“时时反省检讨,只见自己的过错,而不见他人的是非好恶,所以说是‘亦见亦不见’。”

   六祖接着训诲神会:“你刚才说‘亦痛亦不痛’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没有痛的觉知,就如同草木一般;如果有痛的觉知,就是凡夫境界,会心生瞋恨。你先前所问的见和不见,是心落二边;后来又说痛和不痛,是生灭之法,二者都不是见性语。自己都还没有见到本性,还敢在这里作弄人。”神会听了,当下忏悔不已,礼谢六祖,感恩其慈悲开示。

  六祖入灭后二十年间,神会禅师见到六祖所传的顿悟法门逐渐没落,而两京之间皆奉神秀为一代宗匠,于是神会毅然决然地入京重振六祖禅风。着《显宗记》藉托传衣传法来正显六祖慧能大师才是传祖心印,从此也确立了南能顿宗和北秀渐教二门禅法,“南顿北渐”之名由是而起。

  安史之乱时,神会大师不忍苍生遭受刀兵劫难;为了筹备军费,神会大力奔走疾呼、声援朝廷。除了聚集香火钱外,凡是请他主坛的法事,其中所获得的供养金银全部作为军饷之用。暴乱平息以后,肃宗感念禅师为国为民的慈悲精神,于是诏请禅师入宫接受供养。

  神会禅师于上元元年五月十三日中夜示寂,世寿九十三。禅师曾经在开元八年时被敕住南阳龙兴寺,所以有“南阳和尚”之称。此外,玄宗天宝四年左右,禅师亦曾在洛阳荷泽寺力弘曹溪顿法,故后世亦以“荷泽禅师”来称呼他,而他所开演出来的宗派就被称为荷泽宗。宗下弟子华严澄观和圭峰宗密均为一方宗主,由此更是转化无数。


神会童子
有一童子,名神会,年十四,自玉泉来参礼。
六祖曰:“知识远来艰辛,还将得本来否?若有本,则合识主。试说看。”
会曰:“以无住为本,见即是主。”
祖曰:“这沙弥争合取次语。”便打。
师于杖下思惟,曰:“大善知识,历劫难逢。今既得遇,岂惜身命。”
自此给侍。〔取次:造次、随便〕

亦痛亦不痛
神会曰:“和尚坐禅,还见不见?”
祖以拄杖打三下,云:“吾打汝,痛不痛?”
对曰:“亦痛亦不痛。”
祖曰:“吾亦见亦不见。”
神会问:“如何是亦见亦不见?”
祖云:“吾之所见,常见自家过愆,不见他人是非、好恶,是以亦见亦不见。汝言‘亦痛亦不痛’如何?汝若不痛,同其木石;若痛,则同凡夫,即起恚恨。汝向前见、不见是二边;痛、不痛,是生灭。汝自性且不见,敢尔弄人?”
神会礼拜悔谢。

知解宗徒
一日六祖告众曰:“我有一物,无头无尾,无名无字,无背无面,诸人还识否?”
神会出曰:“是诸法之本源,神会之佛性。”
祖曰:“向汝道无名无字,汝便唤作本源佛性!汝向去有把茆盖头,也只成个知解宗徒。”

会者得
六祖于先天二年七月一日集徒众曰:“吾至八月,欲离世间,汝等有疑,早须相问,为汝破疑,令汝迷尽;吾若去后,无人教汝。”
法海等闻,悉皆涕泣,惟有神会神情不动。
祖曰:“神会小师,却得善不善等,毁誉不动,哀乐不生;余者不得。数年山中,竟脩何道?汝今悲泣,为忧阿谁?若忧吾不知去处,吾自知去处;吾若不知去处,终不预报于汝。汝等悲泣,盖为不知吾去处;若知吾去处,即不合悲泣。法性本无生灭去来。”

劳烦大众
一日乡信至,报二亲俱亡。
师入堂白槌曰:“父母俱丧,请大众念摩诃般若。”
众才集,师便打槌曰:“劳烦大众!”下座。

显宗记
无念为宗。无作为本。真空为体。妙有为用。夫真如无念,非想念而能知。实相无生,岂色心而能见?无念念者,即念真如;无生生者,即生实相。无住而住,常住涅槃;无行而行,即超彼岸。如如不动,动用无穷;念念无求,求本无念。菩提无得,净五眼而了三身;般若无知,运六通而弘四智。是知即定无定,即慧无慧,即行无行。性等虚空。体同法界。六度自玆圆满。道品于是无亏。
湛然常寂,应用无方;用而常空,空而常用。用而不有,即是真空。空而不无,便成妙有。妙有即摩诃般若,真空即清净涅槃。般若是涅槃之因,涅槃是般若之果。般若无见,能见涅槃;涅槃无生,能生般若。涅槃般若,名异体同,随义立名,故云法无定相。
无生即无虚妄,乃是空寂之心。知空寂而了法身,了法身而真解脱。

觉有浅深
魏郡干光法师问:“常闻禅师说法与天下不同,佛法一种,因何不同?”
答:“若是佛法,元亦不别。为今日觉者各见浅深有别,所以言道不同。”

定慧等义
悊法师问:“云何是‘定慧等’义?”
答曰:“念不起,空无所有,即名正定。以能见念不起,空无所有,即名正慧。若得如是,即定之时,名为慧体,即慧之时,即是定用。即定之时不异慧,即慧之时,不异定,即定之时即是慧,即慧之时即是定,即定之时无有定,即慧之时无有慧。何以故?性自如故,是名定慧等学。”

修无念者,即非凡夫
嗣道王问曰:“无念法者,为凡夫修,为是圣人修?若是圣人修,即何故令劝凡夫修无念法?”
答曰:“无念者,是圣人法。凡夫若修无念者,即非凡也。”
又问曰:“无念者无何法,是念者念何法?”
答曰:“无者无有二法,念者唯念真如。”

真如与念,互为体用
又问:“念者与真如有何差别?”
答:“亦无差别。”
问:“既无差别,何故言念真如?”
答曰:“所言念者,是真如之用,真如者,即是念之体。以是义故,立无念为宗。若言无念者,虽有见闻觉知,而常空寂。”


烦恼即菩提
给事中房绾问“烦恼即菩提”义。
答曰:“今借虚空为喻,如虚空本来无动静,不以明来即明,暗来即暗,此暗空不异明空,明空不异暗空,明暗自有去来,虚空元无动静,烦恼即菩提,其义亦然。”
问:“迷悟虽即有殊,菩提心元来不动,又用有何烦恼更用悟。”
答:“经云:佛为中下根人,说迷悟法,上根之人,不即如此。经云:菩提无去来今,故无有得者。望此义者,即与给事见不别,如此见者,非中下之人所测也。”

佛性入地狱
扬州长史王怡问曰:“佛性既在众生心中,若死去入地狱之时,其佛性为复入不入?”
答曰:“身是妄身,造地狱业,亦是妄造。”
问曰:“既是妄造,其入者何入?”
答曰:“入者是妄入。”
问:“既是妄入,性在何处?”
答曰:“性不离妄。”“即应同入否?”
答:“虽同入而无受。”
问:“既不离妄,何故得有入无受。”
答曰:“譬如梦中被打,为睡身不觉知,其佛性虽同入,而无所受,故知造罪是妄,地狱亦妄,二俱是妄受妄,妄自迷真,性元无受。”




景德传灯录卷六、卷廿八、卷三十
宋高僧传卷八
中国禅宗史第七章
五灯会元卷二
指月录卷四、卷六
荷泽神会禅师语录(南阳和上问答杂征义)----选自台湾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外编第四种,胡适:神会和尚语录的第三个敦煌写本:"南阳和尚问答杂征义:刘澄集"
佛教历代高僧名著精选附略传记(四)



--------------------------------------------------------------------------------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