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修行中堤防文字戏论魔

摘索达吉堪布《般若摄颂》21课

由智慧不堪能而退失:
缮写佛此般若时,不同辩才纷涌现,
未利众生似闪电,疾速退失是魔业。
这里讲,因为智慧不够、心力薄弱、发心不清净、心散乱等因缘会导致魔众有机可乘。其他经论也讲:魔王对非常精进的人没办法危害,对非常懒惰的人它觉得没有必要危害,而中等人却经常遭受魔众的损害。
本颂的意思是说:当缮写、受持、讽诵、传讲、听闻佛陀这一究竟甚深的般若波罗蜜多时,很多人会出现以下违缘:
第一是分别三时的对境色等的不同辩才。有些人平时并没这样观察,但在闻思或听闻时,就想起过去许多事情,对现在的法也产生各种执著,对未来也有种种盘算。虽然表面上看来这是一种观察的智慧,因为他以种种分别念对过去、现在、未来进行执著、分别、思考,其实这些都是魔障。不仅恶分别念是魔障,除了听闻的般若教义以外,对其他法分别、执著也是魔障。
以前憨山大师曾经依止过一位禅师,禅师说:在坐禅的过程中有许多禅病或魔障,比如诗词歌赋等滔滔不绝地流露出来。大师问:这种禅病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对治呢?禅师说:如果能看破就没事,如果不能看破,有明眼人痛打一顿,令其入睡,觉时则自消矣!后来憨山大师在五台山开悟,开悟后有一段时间出现这种禅病,即在好几天中非常好的偈颂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有时短短的时间二三十颂就出来了,而且不管是文字还是意义都相当殊胜。他发觉这是文字戏论魔,没有多大的意义,于是开始入睡,但一直睡不着,后来就进入了禅定状态,这样共有五天时间。后来他人从窗户进来,见大师一直在入定,就用引磬敲,十几响之后就出定了。出定后,原来的相全都没有。
所以大家一定要清楚,在禅修或思维般若时,如果出现除了《般若经》以外的观察万事万物的智慧,即出现三时分别的辩才,比如因明的推理或其他智慧,那就不是一件好事。
第二是掉举等纷纷涌现。首先是掉举,即在修行或闻思般若的过程中,心一直在外面散乱,一刹那也不能安住。真的,不要说一堂课,短短的几分钟有些人的心也不能专注。昨天中午我院子里来了一群拉萨那边的老乡,他们要求我念一遍《文殊赞》的传承,大家都知道《文殊赞》不到一分钟就可以念完,我在念的时候外边刚好传来一个声音,其中一个人就没办法专注,马上东看西看。当时我一边念一边想:哎哟!这么短的法都没办法专注。就像这样,因为很多世间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外面散乱,自己也不知不觉,那在一小时中闻思修行般若,心也自然会在法义无关的方面去散乱。
其次是睡眠:不听法时很清醒,一听法就打瞌睡,或者即使晚上睡了很长时间,但白天一会儿就倒下去了。再次是昏聩:虽然没有真实睡觉,但心特别昏沉,也即心一直内收。还有后悔:比如在闻思的过程中:哎哟,早一点不听课多好,我不看这个书多好……产生对善法的后悔心。还有贪嗔:即在闻思、修行、读诵时,对怨敌等人和物生起嗔恨心和贪心。其实,贪心、嗔心严重的人从眼神中也看得出来,他们特别可怜。的确,在烦恼逼迫人时,很多人身心都没有自在,也没惭愧心,哪怕多少人看着也无所谓,因为身心已经不正常了。
如果在闻思、读诵等时,许多烦恼干扰正常的行为,那即使表面上在对般若进行修学,对自他有意义的事情也成办不了;而这就是所谓的魔,或者说真实魔的事业就是这样的。一旦出现这样的魔众,求学、读诵的心在很快的时间中就会停止。比如,有些人虽然在特别认真地念诵,但一旦产生烦恼,就会把法本放下来马上离开,像闪电似的,变化非常快。当然,这对自他众生根本不可能带来利益。
龙猛菩萨在《大智度论》中,对魔的概念叙述得特别清楚,他是这样讲的:“夺慧命,坏道法、功德、善本 ,是故名为魔。”意思是说,夺走我们的智慧之命,毁坏我们相续中的道法、功德、善根,这就是所谓的魔。虽然人们认为魔是面目狰狞的可怕形象,其实魔也并不一定是这样。如果魔是这样,那我们就可以尽量不跟着它去,或从很远的地方绕过就可以。可是,真正的魔就在我们相续当中,它会在我们修学甚深般若法门时,于无形之中制造违缘,但人们根本不能认识,也即自己着了魔还不清楚。所以它才能让我们从修学中很快退失下去,而这就是魔的事业。
前两天也讲了,在《楞严经》里对魔业讲得很清楚。可惜最近我特别忙,没办法翻阅很多经论,虽然自己很有兴趣。确实,除了做慈善等弘法利生以外,我对世间很多事情都没兴趣,比如与领导、商人等交往。应该说,自己最喜欢、最有兴趣的,就是闻思修行大乘佛法,也即依靠智慧的体力在经论的海洋中游泳。虽然如此,但因时间很紧张,有时连看书或备课的时间都没有。甚至有些道友打来电话,我也没有多说的时间,短短一两句就结束了。这样的话,很多人都得罪了。所以我以前认识的,不管是藏族也好、汉族也好,很多要好的道友都不理我。我也清楚他们不理我的原因是自己导致的,因为他们每一次给我说一两句时我就说:“现在不空,以后再说!”但以后一直不空。当然,不空的原因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小事情,而是想对众生做一点有利益的事。但是,作为小人物也做不了什么,自己也很惭愧。在看了诸佛菩萨的传记,或了解了前辈上师们的伟大行境之后,就觉得自己特别渺小。但是也没办法,也算对自己的一种约束吧!所以一直以这样的庸人之心作茧自缚,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但不管怎么样,我确实没有很多时间参与。
虽然有些道友有时间,但若天天通过网络、电话或面谈的方式,与社会上的人聊一些无意义的事情,那还不如看诸佛菩萨的经论。因为深入经论后,才能知道哪些是魔、哪些是修法,而了知以后才能正确取舍。《华严经》云:“觉诸魔事,悉能远离,佛所摄持。”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觉悟了魔所作的事业,还能完全远离,这就是佛所摄持。本来听闻般若的时候,容易出现昏沉、掉举等魔的事业,但若通过智慧发现:不能这样,这是魔的事业,而且还能远离,那此时魔已变成佛了,即佛已作了摄持。可见这非常重要!
的确,修学般若非常珍贵,就像得到如意宝一样。而在有了如意宝时,盗贼等就会前来危害(这在后面还会讲),但若提高警惕,它们就无机可乘。同样的道理,在求学的过程中,有智慧的人应提前知道哪些是魔的事业、哪些是佛的事业,若能通过智慧分辨,魔众就不可能危害你。在《大般若经》中,有专门讲魔事业的《魔事品》,在《小品般若经》中也有《魔事品》,《大智度论》中还有《释魔事品》,等等。所以,有时间、有智慧的人应好好看看。若认真看后就会清楚:现在有些居士或佛教徒天天都口口声声说自己如何如何,其实这只是一种魔的事业。即真正懂道理的人会明白:他天天都在炫耀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这充分说明他已被魔摄持了。为什么佛经中讲:佛教徒需要懂得佛理,摄受大乘佛教徒的上师一定要精通大乘经论,其原因就在这里。
所以,大家在修学的过程中一定要了知魔障,因为在修学般若时肯定会有很多障碍,一旦出现才能认识、对治。有些道友问:我以前在家时,工作等都很顺利,一出家特别是听般若以来,天天都瞌睡,睡起懒觉来就像老猪一样一直醒不过来,这是什么原因?是不是着魔了?的确是,因为贪嗔痴等烦恼一直影响着你。在那时若能认识魔且能远离,则已被佛所摄持。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喜诗偈
  参禅人,要想了生死,成佛祖,必死心一处,始有道办。若一暴十寒,朝勤夕懈,想了生死,只许骗骗自己。人之习惯,长年不动,则身难闷;或潇洒长堤,或一日一新,方可置身乐境。稍有违身之物,或有负重之事,即趣斯愁域,直到行不可,不行不可之处境。行则身难安适不行衣食难求,屈身之处,无日无之,好可怜!世人执身为我者,当宜爱之,唯我办道行人,应以身非我,何苦不能吃?何事不能行?独我参禅学子,以道为人,以参为心之士,尚不能务正业,闲观俗典,闷看儒书,深可惜也。每有见[念佛是谁]四字,做大篇文章,或喜吟诗,或欢作偈,些小行动,大与道违;任是文章成锦,终是僧人。僧人喜务俗事乎!直饶诗高杜甫,许是诗人;终非僧事。作偈胜东坡之美,等韵若李白之深,[俗比诗章为翰墨,僧家作偈动人愁]。笔端将下,有若反掌禅机,意韵奇沤,何似吹毛悟处,南奔北访,总是诗僧。午夜推敲,空吃佛饭,此病之源,皆由参禅人,不知生死为何物?不知参禅为何事?根本尚未弄清,欲得真参实究可乎!本分行人,僧事可以行,可以勤行,直行不歇,方称好僧。俗事不可行,人劝我行,任死不行。请问欢喜作诗作偈,做文章成歌赋之禅者,可知惭愧否?能知善耻乎?自此发愿,一生到老,勤学高僧,不学诗僧。
--来果禅师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喜诗偈
  参禅人,要想了生死,成佛祖,必死心一处,始有道办。若一暴十寒,朝勤夕懈,想了生死,只许骗骗自己。人之习惯,长年不动,则身难闷;或潇洒长堤,或一日一新,方可置身乐境。稍有违身之物,或有负重之事,即趣斯愁域,直到行不可,不行不可之处境。行则身难安适不行衣食难求,屈身之处,无日无之,好可怜!世人执身为我者,当宜爱之,唯我办道行人,应以身非我,何苦不能吃?何事不能行?独我参禅学子,以道为人,以参为心之士,尚不能务正业,闲观俗典,闷看儒书,深可惜也。每有见[念佛是谁]四字,做大篇文章,或喜吟诗,或欢作偈,些小行动,大与道违;任是文章成锦,终是僧人。僧人喜务俗事乎!直饶诗高杜甫,许是诗人;终非僧事。作偈胜东坡之美,等韵若李白之深,[俗比诗章为翰墨,僧家作偈动人愁]。笔端将下,有若反掌禅机,意韵奇沤,何似吹毛悟处,南奔北访,总是诗僧。午夜推敲,空吃佛饭,此病之源,皆由参禅人,不知生死为何物?不知参禅为何事?根本尚未弄清,欲得真参实究可乎!本分行人,僧事可以行,可以勤行,直行不歇,方称好僧。俗事不可行,人劝我行,任死不行。请问欢喜作诗作偈,做文章成歌赋之禅者,可知惭愧否?能知善耻乎?自此发愿,一生到老,勤学高僧,不学诗僧。
--来果禅师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无记寂寂非,很安静,但是心不清楚,这种状态不对。这在六祖坛经上面是叫“定慧等持”。等持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平等地保持。平等地保持着既孤又明的状态。所以“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定慧等持,定慧相资,这就是我们用功要保持的境界。 第三点,当我们的心初步清净了,会见到内外的一些境界。内在的境界如见到内脏,乃至前生后世的事。这些境界并不清楚、并不明白,似是而非,偶尔出现一晃而过。外在的境界如见到山河大地,见到佛菩萨的形像,见到地狱、饿鬼、畜生。不管是内在的境界还是外在的境界,不管是祥瑞的境界还是不祥的境界,都是唯心所现,其性本空,不要理它。一理它就坏了。比如说见到佛菩萨心生欢喜,觉得自己用功到家了,你看佛菩萨都显现了!这就坏了。怎么呢?一种可能是得少为足,不思进取;其次可能会因为控制不住内心的欢喜而走火入魔。看到恐怖的境界、不详之兆,更要注意。所以见到境界,都要以“不理它”三个字去对待。古人说到对待这个问题的时候,是说“佛来佛斩、魔来魔斩”。斩是什么呢?一刀两断,我不追求。我不欢喜,也不恐怖,不动念,不动心。我仍旧是照顾自己原来的功夫,用自己原来的方法,保持一种如如不动的精神状态。在境界面前,我们的心就要像铜墙铁壁一样,任何东西的钻不进来。这里的心指什么呢?就是指的我们每一念历历孤明的觉照,历历孤明的明。它就是一道铜墙铁壁,一点空子不要留,这样才能使内外的境界没有活动的余地。 第四点,用功到一定的时候,心静下来了,过去看过的书、背过的书,会和你现在的心态结合起来,然后自己的思想一下子像捅开了泉眼一样,水拼命地往外涌出。过去所学与现在的心态结合起来了,你会有许多的话要说,甚至于会吟诗作对。这个千万要控制,不控制就会走偏。因为它并不是真东西。真东西是在大休歇以后再说出话来,那就是地动山摇,颠扑不破。平时这点小境界,不过是妄想寻思的作用,不过是意识分别的作用,所以不要以为那是真的。那不是真的。 在用功深入以后,从心态的保持、功夫的把握、境界的排除,大致上要注意这几点。能够注意这几点,我们就会很顺利地使功夫日有所进,不要出偏差,不要停滞不前!
---净慧法师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圣者言教》第二十六课(三)莫将戏论作实修
在我们平常修法过程中,善巧运用非常重要。我等历代传承祖师无垢光尊者曰:“能知修行不知妙解脱,岂不犹如禅天定。”也就是说,即便在修行过程中没有昏沉掉举而能把心安住在止息一切妄念的无分别状态当中,也仅仅是寂止而已,并非出世间之胜观见解。即便是修学寂止,由于业及烦恼沉重的缘故,难免还是会产生昏沉和掉举,此时必须懂得善巧运用。

有些往昔已经求过一遍成熟口诀法的弟子有这样的疑问,是否能再求一遍成熟口诀法。我告诉他们,不需要再求第二遍,现前要做的是把以前的数量聚集到几个要点中。我们求取成熟口诀法并不是为了走个过程,而是要把所求的一切窍诀集中到几个要点中,当然,最终能聚集在一个要义上,就是成就。由于现前业及烦恼沉重的缘故,还没有圆满赤裸见解,还会起现昏沉和掉举,这时就要把很多数量的窍诀法集中到几个点当中。否则每天上座后走一个过程——先修寂止;然后决断心之根本,安住一下;寻觅心之过患,再安住一下;共同观察心之来住去,又安住等等。我想,这样的修法一天两天可能熬得过去,但由于太戏论的原因,时间一长,你就修不下去了。当然,初次修法是需要稍微有些戏论,但不能过分地戏论。

这两天我也告诫弟子们,我们要把意识转为道用,把所有的窍诀法都集中到一个法当中,就是共同观察心之来住去,也就是窍诀法中的觅心法,上师瑜伽导修中的粗直视调伏妄念。很多人认为自己平常一直都在修觅心法,在共同观察心之来住去。但由于阅读过《金刚经》、《楞严经》或者其他经文的缘故,早已知道心没有来住去,没有形状、颜色和大小,所以就习惯性地用空性来掩盖一切。虽然我们说过,用观察修得到的结果可以断绝实执性的概念,但要记住的是,这种仅仅走个形式的修法,远远无法对治烦恼。所以希望在座的弟子,平常还是要一步步修学为妙。

我等历代传承祖师昌根阿瑞仁波切曾经说,要将觅心法的力量纳入心相续之中。也就是说,通过观察修知道一切万法的本性为空、显现为虚幻的时候,无论现实起现何种相,都能知道一切皆为虚幻、空性,烦恼就不会如往昔一般炽盛。由于长时间观察修行的缘故,这个善妙的习气时时都具有,因此,无论晚上做梦时出现什么梦境,都知道一切皆为虚幻,这就是观察修的力量。若安住修时能达到缘起性空之见解,即大中观之见地,如龙树菩萨曰:“我的见解没有丝毫之承许,因此我的见解最清净。”依靠这样的见解对治一切烦恼,当然是没得说的。所以平常修行过程中,应该要实实在在修行为妙。

现前很多弟子都在修成熟口诀法,若我们仅在共同方面讲解观察修,有些可能会觉得安住修方面没有得到很好的印证,所以还是会有些迷茫。现前我们同时传讲观察修和安住修,相信对大家平常的修行会起到很好的辅助作用。这不仅是我们讲法前要如是宣讲的目的所在,也是我们的传法风格。亚青寺的全名叫亚青邬金禅修圣处,是以修行为主的圣地,所以即便平常会从理论上讲解,但最终还是会将其纳入到修行当中。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海天佛国奇缘
2018-04-11 五台山黛螺顶



海天佛国奇缘


本空法师

近代,在中国佛教天台宗的丛林中,出现了一位著名的女诗僧——本空法师。她曾经是一位杰出女诗人、社会活动家,甚至还是位虔诚的基督教徒,最后却毅然皈依佛门,直到披剃出家,讲经说法,成为近代天台宗一大名僧。追本溯源,她最早的学佛因缘,是从普陀山谒见印光大师开始的。

张汝钊,字曙蕉,浙江慈溪人。自幼酷爱读书,聪颖过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被乡里誉为「女才子」,毕业于章太炎主持的国民大学英文文学系,后参加基督教,1927年5月,被聘为宁波图书馆首任馆长,她组织人员将薛楼近9万卷藏书进行悉心整理修补,分类编目,于当年9月顺利开馆。

1928年夏,天气炎热,好友梅立德夫人邀请张汝钊去海天佛国普陀山游览避暑,她爽快地答应了。普陀山是著名的观音菩萨道场,佛灵山秀,石奇景美,金沙碧浪,海阔天空,值得一游。

第二天,她与梅夫人等六七位女友从宁波轮船码头上船前往普陀。登岸后,先到观音洞庵吃过午饭,然后游历附近一带的胜景。观音洞在梅岑山西麓,传说为观音大士示现之处,洞广如室,中间有一天然石柱支撑,上宽下窄,倒贯入地,有垂云倒浪之奇。洞内可环绕通行,石柱、石壁上镌刻着观音大士像,洞顶白石累叠,古树嵌生,风景奇特。附近有二龟听法石,相传经观世音菩萨点化,两石龟听闻佛法得度:一只蹲在岩顶,仰起脑袋伸长头颈;另一只则攀爬在石壁边,跃然欲动。还有磐陀石,两块巨石相互叠加,下面的石头高耸锐顶,可容二三十人,上面的石块体积约四十立方米,呈菱形,两石相累处只有一个点,看上去摇摇欲坠。石头上有“磐陀石”、“天下第一石”等题刻。“磐陀夕照”为普陀十二景之一。

女伴们望着这一处处佳景,目不暇接,啧啧称奇。梅夫人要汝钊即兴作诗,以助游兴。汝钊想了想,当场吟了一首《上观音洞》诗:

观音圣迹访遗踪,更上南山第一峰。
万里烟霞空色相,一天云气荡心胸。
惊涛拍岸声疑虎,怪石蟠空势似龙。
到此顿消尘俗虑,隔林飞度一声钟。

梅夫人忙取出手提包中的钢笔和笔记本,把诗记下来。女伴都称此诗有气派,特别是五、六两句,是全诗的警句,描绘出海边的惊涛和怪石形态,真是极尽其妙!她们游毕西天景区,又游了普济寺、南天门一带,到离法雨寺不远的极乐庵住宿,打算晚饭后去海边游泳,以消除一天疲劳,并领略海阔天空的普陀夜景。

正当她们各人提着一袋游泳衣裤准备出发时,门口急急走来一位年青僧人,手中拿着一张纸条,对大家打个闻讯说:“诸位女居士,印光老法师让我送信,叫大家千万别去海边游泳!”说着递过纸条。大家围过来看,只见上面写着:“诸居士!南海多旋涡,所谓惊涛如虎,防不胜防。每年有人,惨遭灭顶,切勿儿戏,后悔莫及!”女伴们看了都发愣:印光老法师怎么知道我们要去游泳,而且纸条上写的所谓“惊涛如虎”,不就是汝钊下午写的“惊涛拍岸声疑虎”之意么?这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印老未卜先知?张汝钊更是惊讶不已,她在图书馆曾读过《印光法师文钞》,对印老的学问文章十分佩服,只不过自己去年在梅夫人的介绍下受了洗礼,加入基督教,并没有想到跟这位老和尚发生联系。她略一沉吟,谢过送信的师父,便把手中的衣物放下,提起手提包,约女伴们一起去法雨寺拜访印光老法师。

印光老法师正在灯下给来函求教的外地居士写回信。侍者告诉他有一群女居士来访,他便放下手中的笔。汝钊她们向大师顶礼之后就坐,只见大师神态庄严,既严肃,又慈悲。汝钊上前合掌,感谢大师规劝,接着又探问大师怎么会事先知道她们要去游泳?大师微微一笑,说:“这几天天气很热,刚来山的游客,往往傍晚都会到法雨寺前的千步沙海边游泳。千步沙别看它平时很静很美,但海潮来时奔腾呼啸,若遇大风,浪涛飞溅,吼声震天,真是惊险极了!我刚才看到七八位游客——大概就是你们吧,边走边谈游泳的事。怕你们不知道海边的险情,晚间去洗海水浴发生危险,特地派遣这里的一位师父前来告知。事情就是这样,阿弥陀佛!”大师虽作了这样的解释,但汝钊心中总觉得他有未卜先知之明。



大师说完,从书架上取下几本新出版的《增广印光法师文钞》,送给每人一本,劝大家“老实念佛”,女伴们都站起身来恭敬地接过。汝钊则从手提包取出一本二年前出版的《绿天簃诗词集》,在上面签名作为回谢,敬奉大师教正,大师欣然接受。大家小坐了一会,起身拜别,回极乐庵休息。

次日清晨,她们刚起床。法雨寺的一位山僮,又送来一封书信,说是专门交曙蕉居士的。汝钊忙打开来看,上面写道:

曙蕉居士鉴:

读了你的诗,从字面上看,确实不输给古人。但那只是诗人之诗,充满愁怨,没有一点修道者的气概。你既然有此慧根,值得以这份悲怨消磨一生吗?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不要让本具的佛性被烦恼盖覆,应当去除愁怨,认真念佛,当生就成圣贤,命终往生莲池海会。你若真有宿世善根,可不要辜负老僧的这一番呵斥!

“呵斥”两字,使她猛地一震!生性孤傲的曙蕉,当时在诗坛备受尊崇,听惯了夸奖的话,这次却破天荒地受到斥责!仿佛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从头顶凉到心里,她的自尊心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但仔细平静下来一想:《绿天簃诗词集》中的诗词也的确是些愁风怨月之作,或叹命运多舛,或怨造化的不公……长此愁叹下去,只能折磨自已,怎能超然物外,如释迦那样的解脱自在、发现自身的佛性呢!大师的话虽然尖锐,但毕竟是他站得高,看得远呀!

经过一天的思量,第三天上午,曙蕉决定不去游山,独自前往拜访大师。到了门口,她又脚步踌躇了,怕老法师会瞧不起自已这个凡夫俗子。谁知大师早已望见,笑著喊道:“张居士你早呀!我知道你一定会再来的,进来坐吧。”于是,她走到跟前,倒身便拜,恭敬地恳请大师开示佛法义理。大师说:“我知你才高八斗,但不要光学欧美的东西,每天空下来,最好学那些愚夫愚妇老实念佛。我们一口气不来,就是来生,到那个时候,纵然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派不上用处。倘若不及早修持净业,到时才知虚度此生,白白地将宿世善根,都消耗在“之乎者也”中,真是可惜!你喜欢写一些无聊的诗文,这是文人习气,要是不肯痛下决心断除,想在佛法中得真实受用,万难万难!”大师语重心长的教导,诚笃的语调,使她心灵受到了触动。她暗下决心,从此一定要专心研究佛学,了生脱死。她和朋友们在普陀山住了一个星期,游遍了海天佛国的山山水水。离别那天,再次前往法雨寺,向大师告辞。大师劝她皈依佛教,交谈了二小时,直到车夫催她,说再不走,就赶不上去宁波的航船了,她才礼拜告别。

张汝钊回到宁波后,写信对大师的三次教诲表示感谢。大师回信:“聪明人都自恃才高,不肯受人呵斥。我很惭愧,自己没有学问道德,对世间也没什么用处,但求将我这块粗粝的他山之石,造就你们这些纯金美玉。三次相见,对你没有赞叹只有勉励,不讲人情只谈佛法。我对你呵斥严厉,怕你会受不了,你反而心生感激,足以可见,你宿根深厚深明大义,不自以为是,肯听规劝。若能将文人的习气完全放下,恪守妇道,重视家庭教育,再生信发愿,自修净业,同时帮助他人一同解脱,作好妇女的表率,都这样的话,国家的兴盛,将指日可待。”对于张居士呈上的诗:“已将慧剑斩情魔,十斛明珠委逝波,壮志全消豪气尽,年来只觉一身多!”等四首,大师评点说:“你的诗意义不错,但说到就要做到,否则不光是绮语,还是妄语、戏语、欺三宝语。我四十年来从不作诗,所以不为你和诗。”

张汝钊认真钻研佛典,并学习坐禅。偶有心得,便用偈颂的形式,写成短诗,发挥义理。一次,读永明延寿大师的《宗镜录》,十分投入,仅二三天时间,便把一百卷的《宗镜录》读完,似有明悟,文思泉涌,写了《赞永明大师》的七言律诗十首。她把诗寄给印光大师,借以报答最初给予的法乳深恩。同时想,这些诗,大师见了一定高兴,能得到他老人家的印证吧。

过了几天,大师的回信来了。她兴冲冲地拆开一看,却大出意料之外,信中说:

你文字习气太深,自己清楚,却不痛改,一辈子最多是个诗文匠。而佛法的真实利益,却被这种习气隔断远离。所以佛才把世智辩聪,列为学佛的八难之一,如此深的警策,你还不明白吗?你写的读永明宗镜录诗,声韵铿锵,显示你宿有慧根,然而,这也正是修道者的障碍。这种诗句,都是经过反复推敲而成,不能与得道之人随口而出的流露相比。

大师引用《妙峰大师传》中,山阴王将鞋底寄给闭关的妙峰大师,令他大彻大悟,从此不再作诗的故事,以此警示张汝钊不可专作自以为感悟的诗偈,而影响学佛修持。

汝钊深受教育,决心痛改虚玄的文字习气。从此,每当诗魔来时,她便假设自己颈上有被大师所系的鞋底突然跃起,猛抽作诗嘴。常作这样的观想,久而久之,文字习气逐渐化作平流澄水,她深深佩服大师,毅然放弃基督教,写了一封虔诚的信,决心皈依为弟子。大师慨然答允,赐法名“慧超”。

此后,她先后到武昌佛学院、观宗讲寺参学。在生活、工作和修持中,每遇到疑难,便写信向大师请教。大师总是慈悲复信,对她的一些不正确的知见加以拨正,开示念佛法门,并指教立身处世之重大环节。汝钊自称:“每一拜读,如对圣颜,汗流浃背,惭愧无地!”深感“谊重恩深,无可答报”。1940年的一天,她得到大师西归的讯息,如同晴天霹雳,悲痛异常,作诗道:“噩耗传来一月迟,经窗雪夜哭吾师。人天眼目归何处?肠断神农昼寝时!”“一片鞋皮彻底酬,百千偈语止中流。摩挲颈上痕依旧,千古令人痛不休!”

张汝钊辞去工作,专心致志跟从天台宗大德根慧老法师在宁波观宗寺学修法华三昧,后又回慈溪闭关,修法华忏二十一天、持楞严咒七天,随即决定出家。1950年二月初八,在慈溪妙音精舍由根慧法师剃度为尼,赐名“本空”,号弘量,学习天台宗教法,并到各地讲经说法。

1950年阴历九月二十三日,本空法师接到观宗寺根慧法师来信,要求她撰写一篇缅怀印光大师文章,以纪念大师圆寂十周年。第二天晚上,她做了个奇怪的梦,醒后追述说:梦见在一座广博严丽的大殿中,印光大师展开金huangs坐具礼佛,只见他身形高大,全身光明显赫。我进入后,在大师身后拜佛。礼佛完毕,感慨万千,向大师顶礼祈请:“十年了,弟子日夜翘首期待,今天终于得见师父一面,恳求师父慈悲开示。”大师说:“你好好弘法,不要厌倦,临命终时我会来接你。”我赶紧又问:“师父相好光明,是否就是大势至菩萨?”只听大师清楚干脆地回答:“是,不错!”我悲喜交集,不禁长跪合掌,说偈赞颂:

金瓶宝冠拥青螺,百亿牟尼漾碧波。
绝妙香尘严极乐,无边光色净娑婆。
摄生方便归安养,念佛圆通渡爱河。
足步莲花大势至,现前接引见弥陀。

本空法师一生向印光大师通信求教十多次,而面谒大师,除了1928年普陀山第一次以外,就是1950年梦中的最后一次了。她说:第一次是引导她走进佛门,第二次是答允引她生西,所以称印光大师是她最敬慕的“原始要终之第一位大导师”。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二、山阴王的青睐
蒲州城里住着一位明朝宗室山阴郡王,姓朱名俊栅。祖上本是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三个儿子代王朱桂,封在大同,几代之后,人口繁衍,在大同不好生活,有几支便移封到晋南。山阴王朱俊栅便是这么一个旁支小郡王,普通贵族。史书上说他:“万历二十年,西夏弗宁,山阴王俊栅奏诗八章,寓规讽之旨。代处塞上,诸宗洊(jiàn 见)经祸乱⑴,其言皆忧深思远,有中朝士大夫所不及者。”可见,他是个有忧患意识的开明贵族,并有文才,崇信佛教。经常和朗公参禅论道,由于他的青眼相加,改变了妙峰禅师的一生。
有一天,山阴王在文昌阁看见妙峰,见这个年轻人虽然奇丑无比,五官皆露,但神凝骨坚,是个可造之材,就暗示朗公和尚关照妙峰。过了一阵子(1555年农历腊月),晋南大地震,蒲州一片狼籍,妙峰也被压在塌屋之下,朗公把他挖出来,发现居然皮肉无损。俗语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山阴王因此更加青睐妙峰,认为他日后定成大器,便刻意地培养他。 山阴王对妙峰说:“你大难不死,何不‘痛念生死大事’,早早地开始修行?”妙峰这时已经十六岁了,听了此话,便想远游求学。山阴王认为妙峰佛学底子太差,出去也学不了什么,便让他到附近中条山上的栖岩寺“闭关”修行。栖岩寺本是北朝高僧昙延的发迹之地,此时已破败不堪,山阴王帮助妙峰修理了几间屋子居住。
所谓“闭关”,就是关着门不出来,集中精力修行,生活问题由“护关人”照顾。妙峰向附近一位法师请教了“法界观”的修行法门⑵,便开始了漫长的“闭关”。
这个法门,要求一直站着修行,几年之内不许坐也不许睡,非常辛苦。妙峰依此三观,渐次修习,坚持了三年,忽然有所开悟,便乐颠颠地在纸上写了四句偈语,托人送给山阴王审阅印证。山阴王读了,惊奇不已,认为妙峰确实有慧根有高见。但回头又一想,觉得妙峰现在太年轻,如果不加以挫折砥砺,说不定日后会变成一个目中无人空言欺世的狂僧。山阴王灵机一动,让人找了一只破旧鞋子,把臭鞋底割下来,装在信封里,另附了一张纸,写道:“这片臭鞋底,封将寄与尔。并不为别事,专打作诗嘴!”派人送还给妙峰。妙峰见了,立即明白了山阴王的深意,便在佛前认真地拜了几拜,拿线把臭鞋底拴起来,挂在自己脖子上,当作“座右铭”,继续刻苦修行,从此不再乱发议论。又过了三年,“闭关”期满,便出来拜见山阴王,行动言语之间,颇有高僧的威仪。
山阴王继续鼓励妙峰道:“你的修行虽然有了些基础,但还没有听过真正的佛法,弄不好以后会堕入邪见。现在介休山里有高僧在讲《楞严经》⑶,我出点盘缠,你去听讲吧。”妙峰这年二十二岁,去介休山里听了经,并受了具足戒,大有收获。回蒲州以后,山阴王又说:“你现在算是个合格的僧人了,但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你脚步不出山门,仍然像个井蛙一样没有见识。南方的高僧善知识很多,你去云游参访一番,开开眼界。回来之后,详细讲给我听,就当是替我辛苦一趟吧。”
山阴王亲自为妙峰准备云游参访的用具和盘缠,并把自己穿的绒线衣袜脱下来,外头裰了一层不起眼的破布,送给妙峰,让他路上取暖。
妙峰于是只身一人,烟水云游,参访南方各地的高僧,请求指教,并朝拜了南海普陀山观世音菩萨。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16880&extra=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