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农历五月十八胆巴大师纪念\大师碑文

胆巴

(密宗大师)


    胆巴是西番突甘斯旦麻人,刚出生不久,父母双亡,由他叔父抚养。他似乎与佛有天生的缘份,每当他啼哭时,只要一听到诵读佛经的声音,就马上停止,令人十分诧异。于是,他的叔父便让他研习佛学佛典,到十五六岁,就精通了显宗、密宗各个学派,颇有名望。

    元世祖忽必烈听说西番的高僧绰瓦精通佛理,就派专使西行迎接,但此时绰瓦已经圆寂,西番的廓丹大王不敢得罪元世祖,只好让胆巴代替绰瓦前去应命。来到蒙古,元世祖问道:“大师的佛法,与您的叔父相比怎样呢?”胆巴正色作答:“我叔父的佛法如大海之水,我所学到的只不过是舌点而已。”元世祖笑着对左右的人说:“种性不凡,真是名不虚传。”于是尊胆巴为师,礼遇甚隆。而当时元朝的王公大臣,亦争相投其门下。

    胆巴大师素具灵性,而驱鬼治病之道,尤为精通擅长。凡有祈祷,感应之迅速,有如风驰电卷,不可思议。当时怀孟一带久旱不雨,百姓苦之,胆巴大师一祈祷,随即天降大雨,解民之忧。枢密副使月的迷失的妻子得了一个怪病,不知请了多少郎中,吃了多少药,依然不见效,胆巴大师仅仅念了几次咒语,病症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元成宗即位之后,对胆巴仍旧十分敬重。有一次,胆巴随成宗北巡,他坐的车子走在成宗鸾驾之前。经过云州的时候,胆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对身边的弟子说:“这个地方有灵怪,皇上经过这里肯定会遇到麻烦,我得提前想办法,保护皇上的安全才行。”后来大队人马走过时,果然风雨骤起,飞沙走石,天昏地暗,随行者全都惊慌失措,伏于草中,而元成宗乘坐的车驾却平安无事。知道底细的人都非常佩服胆巴的驱邪之术。

    胆巴初抵蒙古不久,相哥曾投其门下,后来又充当了国师的门人。相哥为人凶暴强悍,不可一世,胆巴多次规劝指责,他却置若罔闻,并心常耿耿。后来,相哥受到器重,登上相位,担心胆巴大师耿介不随、刚正不阿,会影响他的仕途,因而在成宗面前谗言,诋毁胆巴,于是,胆巴被发配潮阳。不久,相哥因罪被诛杀,正好成宗又得了病,胆巴被召回京,在内殿做了七天道场,成宗的病也就痊愈了。因此,成宗对他更加器重。

    有一次,因为国库空虚,朝廷财政难以为继,元成宗准备向天下僧人征税,以充实国库。胆巴大师知道后,对成宗说:“过去成吉思汗皇帝建国之时,国土远没有现在这样广大,尚且免天下僧众之税。现在四海为一,万邦进贡,怎么能因一点微薄的小利而抛弃先帝的规矩呢?假如皇上能慈善为怀,依然免征僧人之赋,那么,他们就会人心安定,专一向佛;国家也自会得到安宁。”成宗听从了他的劝告,天下僧人也因此而长期受免赋之惠。

    公元1293年,胆巴奉诏主持大护国仁王寺。1303年夏天患病,成宗派太医前往诊治,胆巴微微一笑,说:“色身有限,药岂能留?”接着问身边的人:“现在是什么时辰?”左右的人告诉他正是午时。于是,他敛容端坐,安然而逝。元成宗听此消息,十分悲痛,派人送去上等檀香木,结塔焚化法体。火化后打开一看,其顶骨仍然完好如初,舍利不知有多少。于是在仁王寺建塔而志之。

    西域的秘教,以大持金刚为始祖,经过数代相传,而至胆巴更为显赫。因此,后辈皆称胆巴为“金刚上师”。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4877&page=6#pid38659 历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帝师胆巴大事记

  1262年左右 蒙古世祖中统间,帝师巴思八荐胆巴於忽必烈。

  1270年 南宋度宗咸淳六年、蒙古忽必烈至元七年。胆巴与帝师巴思八至中国,在五台山龙兴寺建立道场。

  1294年左右 元世祖至元末。忤时相僧格,请西归。召还谪之潮州。

  1295年 元成宗元贞元年。胆巴上书皇太后,奉仁宗皇帝为龙兴寺功德主,其时仁宗皇帝尚未立为太子。

  1303年 元成宗大德七年。胆巴在上都弥陀院涅盘。

  1308年 元武宗至大元年。武宗弟仁宗被立为皇储,赐龙兴寺田产五十顷。

  1312年 元仁宗皇庆元年。仁宗赐谥胆巴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敕赵孟頫为文并书,刻石大都某寺。

  1316年 元仁宗元祐三年。应龙兴寺僧之请,仁宗皇帝复敕赵孟頫为文并书,刻石真定路龙兴寺。

  元史卷二百二《释老传》:

  时又有国师丹巴者,一名衮扎克喇。实西番托果斯塔玛人。幼从西天竺果达木实哩传习梵秘,得其法要。

  中统间,帝师帕克斯巴荐之。时怀孟大旱,世祖命祷之,立雨。又呪食投龙湫,顷之,奇花异果上尊涌出波面,取以上进。世祖大悦。

  至元末,以不容於时相僧格,力请西归。既复召还,谪之潮州。时枢密副使页特密实镇潮,而妻得竒疾。丹巴以所持数珠加其身即愈。又尝为页特密实言异梦。及己还朝,期後皆验。

  元贞间,海都犯西番界,成宗命祷於玛哈噶拉神,已而捷书果至。又为成宗祷疾遄愈,赐与甚厚。且诏分御前校尉十人为之导从。成宗北巡,命丹巴以象舆前导,过云州语诸弟子曰:此地有灵怪,恐惊乘舆,当密持神呪以厌之。未几,风雨大至,众咸震惧,惟幄殿无虞。复赐碧钿杯一。

  大徳七年夏卒。

  皇庆间,追号大觉普惠广照无上丹巴帝师。

TOP

《帝师胆巴碑》全名为《大元敕赐龙兴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之碑》,赵孟頫奉敕书于元延佑三年(1316年)。

胆巴大师碑.jpg
2011-12-10 11:01



胆巴碑碑文

  大元敕赐龙兴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之碑

  集贤学士资德大夫臣赵孟頫奉敕撰并书篆

  皇帝即位之元年,有诏:金刚上师胆巴,赐谥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敕臣孟頫为文并书,刻石大都□□寺。

  五年,真定路龙兴寺僧迭凡八奏。师本住其寺,乞刻石寺中。复敕臣孟頫为文并书。臣孟頫预议,赐谥大觉以言乎师之体,普慈以言乎师之用,广照以言慧光之所照临,无上以言为帝者师。既奏,有旨:於义甚当。

  谨按:师所生之地曰突甘斯旦麻,童子出家,事圣师绰理哲哇为弟子,受名胆巴。梵言胆巴,华言微妙。先受秘密戒法,继游西天竺国,徧参高僧,受经律论。繇是深入法海,博采道要,显密两融,空实兼照,独立三界,示众标的。

  至元七年,与帝师巴思八俱至中国。帝师者,乃圣师之昆弟子也。帝师告归西蕃,以教门之事属之於师,始於五台山建立道场,行秘密咒法,作诸佛事,祠祭摩诃伽剌。持戒甚严,昼夜不懈,屡彰神异,赫然流闻。自是德业隆盛,人天归敬。武宗皇帝、皇伯晋王及今皇帝、皇太后皆从受戒法,下至诸王将相贵人,委重宝为施身,执弟子礼,不可胜纪。

  龙兴寺建於隋世,寺有金铜大悲菩萨像。五代时契丹入镇州,纵火焚寺,像毁於火,周人取其铜以铸钱。宋太祖伐河东,像已毁,为之叹息。僧可传言,寺有复兴之谶。於是为降诏复造,其像高七十三尺,建大阁三重以覆之。旁翼之以两楼,壮丽奇伟,世未有也。繇是龙兴遂为河朔名寺。方营阁,有美木自五台山颊龙河流出,计其长短小大多寡之数,与阁材尽合,诏取以赐。僧惠演为之记。

  师始来东土,寺讲主僧宣微大师普整、雄辩大师永安等,即礼请师为首住持。

  元贞元年正月,师忽谓众僧曰:将有圣人兴起山门。即为梵书奏徽仁裕圣皇太后,奉今皇帝为大功德主,主其寺。复谓众僧曰:汝等继今,可日讲《妙法莲华经》,孰复相代,无有已时。用召集神灵拥护圣躬,受无量福。香华果饵之费,皆度我私财。且预言圣德有受命之符。

  至大元年,东宫既建,以旧邸田五十顷赐寺为常住业。师之所言,至此皆验。

  大德七年,师在上都弥陁院入般涅盘,现五色宝光,获舍利无数。

  皇元一统天下,西蕃上师至中国不绝,操行谨严具智慧神通,无如师者。臣孟頫为之颂曰:师从无始劫,学道不退转。十方诸如来,一一所受记。来世必成佛,住娑婆世界。演说无量义,身为帝王师。度脱一切众,黄金为宫殿。七宝妙庄严,种种诸珍异。供养无不备,建立大道场。邪魔及外道,破灭无踪迹。法力所护持,国土保安静。皇帝皇太后,寿命等天地。王宫诸眷属,下至於含生。归依靠fa力故,皆证佛菩提。成就众善果,获无量福德。臣作如是言,传布於十方。下及未来世,赞叹不可尽。

  延祐三年□月立石。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