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9月7日圆测大师圆寂纪念/窥基大师/慧沼/智周

圆测大师与窥基大师都是玄奘大师门下并驾齐驱的两位大弟子,分别做介绍,以让有缘者与伟大的古德接下缘分,成为日后智慧觉悟的缘起!

玄奘大师与弟子窥基、圆测金身塑像.jpg
2011-8-21 10:15

玄奘大师与弟子窥基、圆测金身塑像

圆测大师(西元613~696年)

圆测大师,名文雅,是玄奘大师的著名弟子之一。他原是新罗国王孙,三岁出家,唐初来中国,十五岁受学於法常(西元五六七~六四五年)和僧辩(西元五六八~六四二年)。受戒後,住长安玄法寺。钻研「毗昙」、「成实」、「俱舍」、「婆沙」等论,及其注疏。在玄奘回长安以前,圆测所学的内容已很丰富,并负盛名。西元六四五年玄奘回到长安,他就开始从玄奘受学。显庆三年玄奘徒居新建的西明寺,同时敕选名僧五十人同住,圆测也在其中。他在玄奘门下与慈恩寺的窥基并驾齐驱。玄奘去世(六六四年)以後,他就在西明寺继承玄奘弘传唯识教义(因此,後世唯识著作中称他为「西明」)。他的「解深密经疏」大约就在此时写成。他性好山水,约六六八年,曾往居终南山云际寺,又在离寺三十馀里的地方,净修了八年。在地婆诃罗来到长安稍前,他回西明寺讲「成唯识论」。

地婆诃罗於仪凤初至垂拱末(西元六七五~六八七年)於两京东西太原寺及西京弘福寺译「大乘显识经」等十八部经论,敕召名僧十人襄助,圆测与薄尘、嘉尚、灵辩等同充证义。证圣元年(六九五年)实叉难陀在洛阳大内大遍空寺重译「华严经」,圆测应召前往协助讲译。经还未译完,即於万岁通天元年(六九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在洛阳佛授记寺去世。後在龙门香山寺北谷荼毗、起塔。他的弟子西明寺主慈善和大荐福寺胜庄等,分了一部分遗骨,葬在终南山丰德寺东岭上他曾经游历过的地方。宋政和五年(一一一五年)同州龙兴寺仁王院广越又从丰德寺分了一部分遗骨,葬在兴教寺玄奘法师塔左,与窥基塔相对,贡士宋复为作「塔铭」(见宋复撰「大周西明寺故大德圆测法师舍利塔铭序」)。

圆测著述现存的有三种∶

一、「解深密经疏」四十卷,第三十五卷以後曾经佚失,但在藏文「丹珠尔」中保存有完整的译本,近年来中国佛教学会观空法师又从藏文译成汉文补齐。本书为圆测仅存的主要著作。书中引及「大般若经」,可能是在玄奘去世後写成的。本书又引玄奘译的「瑜伽」、「唯识」、「杂集」、「俱舍」、「婆沙」诸论很多,引真谛译的「决定藏论」、「三无性论」、「摄大乘论释」、「般若疏」、「金光明记」、「解节经记」等也很多。特别是「解节经记」,几乎随时引到。本书卷一,引真谛翻译目录说,陈天嘉二年(五六一年)於建造寺译「解节经」一卷、「义疏」四卷。「续高僧传」卷一「法泰传」说,法泰与僧宗、惠铠等,於广州制旨寺从真谛笔受文义,前後出经论五十馀部,并述「义记」等。因此本书所引真谛「记」,可能是真谛的「义疏」,或法泰的「义记」。真谛的注解久已失传,要了解他的学说,本书实为极重要的资料。

二、「仁王经疏」三卷。本书在说明所诠宗旨中,叙述了真谛、玄奘安立无相的不同。

三、「般若心经疏」一卷。

另外,佚失的著作有「金刚般若经疏」、「阿弥陀经疏」、「成唯识论疏」等十一种。

圆测关於唯识和因明的著作都已佚失,与窥基一系见解不同之处,只有从惠沼、智周等的著作中见到一部分。特别是惠沼著的「成唯识论了义灯」,主要是驳圆测和他的弟子道证的说法。此外,惠沼在「因明入正理论义断」中,也有驳破圆测和道证的地方。从这些书中可以见到慈恩和西明的种种不同见解。

圆测早年的学说,是渊源於真谛的。他最初从学的法常和僧辩,都出於摄论师道岳(西元五六八~六三六年)之门。道岳的师父道尼,曾亲同智(白+放)等听过真谛弟子智恺的讲说,并撰集所传真谛的注疏。智恺死後,在真谛面前立誓弘传「摄大乘论」和「俱舍论」的十二人中,即以道尼为首。道尼於开皇十年(五九○年)到长安,道岳亲从受学,後来有从广州显明寺求得智恺亲笔记录真谛口传的「俱舍论疏」和「十八部论记」,钻研很久,成了摄论师中一大家。另外僧辩又受学於摄论师智凝(?~六一○年?),获得真谛另一弟子法泰通过靖崇(西元五三七~六一四年)传授於智凝的学说。因此,圆测从十五岁(六二七年)起即跟著法常、僧辩受学,直到玄奘回到长安之前,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都寝馈於真谛学说之中。真谛到中国後,受到梁陈之际政局动荡、兵祸相连的影响,没有得到充分弘传所学的机会,这是他和他的弟子们非常悲愤的事,因而他们立誓要奋斗到底。这样的精神,似乎也成功了,圆测在他的著作中就随处显示了努力保存真谛学说的倾向。

圆测的著作中,对真谛和玄奘都称为三藏,似於二人等量齐观,这与窥基、普光等专尊玄奘为亲教师显然有别。他又把窥基等人认为唯识正宗的护法学说,从弥勒学说中分别出来,而称为弥勒宗和护法宗,表示两说不同。而对护法的主张不一定承认。在「解深密经疏」中,圆测引用真谛的解释远远超过玄奘之说,其引玄奘说来驳正真谛的,也只偶一见之而已。他又常将真谛、玄奘以及他们二人以外的各家异说平列叙述,而不加可否。其有意保存真谛的学说,是很显然的。又在「解深密经疏」中他引用梁译(即真谛译)「摄论」很多,所以一般人也认为圆测为「摄论」学者。

圆测的弟子道证,新罗国人,嗣圣九年(六九二年)归国,著有「成唯识论要集」十四卷、「般若理趣分疏」一卷、「大般若经笈目」二卷、「辩中边论疏」三卷、「因明正理门论疏」二卷、「因明入正理论疏」二卷、「圣教略述章」一卷,均佚失。

道证的弟子太贤,自号青丘沙门,也是新罗国人。他的著述现存有「起信论内义略探记」一卷、「成唯识论学记」八卷、「菩萨戒本宗要」一卷、「梵网经古迹记」二卷。其馀佚失的著作还有三十馀种。太贤著作主要属於瑜伽学方面,因此称为「海东瑜伽之祖。」

(隆莲著)
测师塔.jpg
2011-8-21 10:15

圆测大师塔
——————————————————————————

窥基大师.jpg
2008-12-9 00:49

窥基大师(632~682),中国唐代僧人。法相宗(慈恩宗)创始人之一。姓尉迟。长安人 。出身贵族。17岁出家,奉敕为玄奘弟子,住大慈恩寺随玄奘学梵文和佛教经论。25岁入玄奘译场作笔受,译《成唯识论》、《辨中边论》、《辨中边论颂》、《唯识二十论》、《异部宗轮论》、《阿毗达磨界身足论》等,多作述记。玄奘去世后,专事著述,其著作中皆可见玄奘之口义,主要有《瑜伽师地论略纂》、《成唯识论述记》、《唯识二十论述记》、《因明入正理论疏》等共43种,有百部疏主之称。弟子有慧沼等。

  窥基,是玄奘的高足弟子,俗姓尉迟,因其著述常题名基,或大乘基,后人称为窥基,京兆长安人。他生长于以武功受封的贵族家庭里;父亲尉迟宗,唐左金吾将军、松州都督,封江油县开国公。窥基出身将门,少习儒经,善于属文。九岁丧母,平时常感孤单,渐疏浮俗,早有出家志向。唐贞观十九年(645),玄奘游印归来,回到长安,从事于传译事业,并很注意物色、培养传法的人才。偶然在路上遇窥基,见其眉目秀朗,举止大方,便有意度他为弟子,亲自去和他的父亲商量,得其允许。但因为窥基出身贵族,出家须经手续,直到贞观二十二年(648)十七岁时,才正式舍家受度为玄奘弟子。先住弘福寺,同年十二月随玄奘迁入大慈恩寺。高宗永徽五年(654),复有朝命度窥基为大僧,并应选学习五印语文,这时他年二十三岁。二年以后,即应诏参预译经。从此,他一直跟着玄奘参加慈恩、西明、玉华等的译场,随从受业。麟德元年(664),玄奘在玉华宫译场逝世,译经事业中止。窥基重新回到大慈恩寺,专事撰述。以后曾有一段时间,在他的祖籍附近游历,沿途仍讲经造疏,从事弘化。他还曾在五台山造玉石文殊像,写金字《般若经》。永淳元年(682)十一月十三日,窥基在慈恩寺翻经院圆寂,年五十一岁。十二月四日葬于樊村北渠,靠近玄奘茔陇。后于文宗太和三年(829)七月启塔荼毗,迁入平原新塔。

  窥基随侍玄奘参加译场,前后九年,据《开元释教录》记载,玄奘译籍中标明窥基笔受的,有《成唯识论》十卷、《辨中边论颂》一卷、《辨中边论》三卷、《唯识二十论》一卷、《异部宗轮论》一卷、《阿毗达磨界身足论》三卷。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成唯识论》的翻译。这是一部解释世亲所造《唯识三十论》而属于集注性质的论书,是中国传译瑜伽学一本十支中的主要一支。世亲造《三十颂》时,没有造释就去世了,后经亲胜、火辨等诸论师相继作释。玄奘在印度,将著名的十大家的注释都搜集了回来。开始翻译时,拟将十家注释各别分译。但不久,窥基就向玄奘建议:将十家的注释糅合起来,成为一部,作出定解,以免后人无所适从。玄奘同意他的建议。窥基自己说这一部译典是“商榷华梵,甄权重轻,陶甄诸义之差,有叶一师之制”。对于十家疏义,采取了护法的注释为主,加以抉择组织。这种糅译的体裁是窥基独创的,他在《唯识枢要序》里说:“虽复本出五天,然彼无兹糅释,直尔十师之别作,鸠集尤难,况更摭此幽文,诚为未有”。可见他对于本论的译成,是有创造性的贡献的。《唯识二十论》,原有后魏瞿昙般若流支和陈真谛的两种译本。窥基《唯识二十论述记自序》说:“今我和上三藏法师玄奘佼诸梵本,睹先再译,知其不闲奥理,难具陈述……基受旨执笔……删整增讹,缀补纰阙,既睹新本,方类世亲”。这段话是他对于佛典新、旧译本优劣的总评,也说明了新译是从那些方面来校正旧译的。

  玄奘在译经期间,每“黄昏二时讲新经论”,“译僚僧伍竞造文疏,笔记玄章并行于世”;玄奘在印度所学的微言大义,就通过这种方式流传。窥基随侍受业,多闻第一,他又是当时造疏最多的一人,称为百部疏主。他的注疏,很多是在玄奘亲自指导之下写成的,如《成唯识论述记自序》说:“凡兹纂叙,备受指麾”。《唯识二十论述记自序》说:“我师不以庸愚,命旌厥趣,随翻受旨,编头述记”。他在撰述中遇有疑难,随时向玄奘请示,惜《二十论》疏尚未完成,玄奘就去世了。一部分著作是在玄奘去世后才着手写的,如《杂集述记·归敬颂》说:“微言咸绝杳无依,随昔所闻今述记”。这些述记,大体上包罗了玄奘学说的主要内容。

  窥基的著作,共四十三种,计现存三十一种。其所注疏的经典,除《金刚般若》、《法华》、《弥陀》、《弥勒》、《胜鬘》等经外,其余所释诸经论本文,都用玄奘译本。

  窥基的著作,善于提纲挈领,建立体系,如《法苑义林章》七卷,把瑜伽一本十支和各宗不同的法义都归纳起来,抉择贯通,细至一字之微,也有专章分析,如《法华为为章》把《法华经》中所有“为”字归纳起来,得出平声“为”有九训,去声“为”有三训,表现出他所提出的“示纪纲之旨,陈幽隐之宗”的特征。他不但通达声明,并且精熟因明,“大善三支,纵横立破”,他的著述内也常常表现运用因明以立说的倾向。要了解玄奘的学说,现在所可依据的,最主要的就是窥基这些著作。

  玄奘去印之前,曾在国内到洛阳、长安、成都等处参访研求,对《摄论》、《杂心》、《成实》、《俱舍》都深有造诣,觉得好多问题还不能解决,才发愿往印度求法,以极大的努力,

  穷佛学的底蕴。他回国以后所译《般若》、《瑜伽》、《婆沙》、《俱舍》、《杂集》、《因明》等重要教典,包罗很广。其学说要点折中于总赅三乘教学的《瑜伽师地论》,而以之贯通一切,这是依据部派佛教、大乘中观学说的发展而得出来的结论。玄奘在印度就学于那烂陀寺戒贤三藏,对继续发扬龙树、提婆学说的无著、世亲,及其后继者陈那、护法之学,均亲所禀受,回国以授门下,各有专弘。窥基组织师说,广制诸疏,加以发扬,对于法相唯识之学,尤其精辟独到。玄奘逝世后,学人多认窥基为玄奘的继承者,讲习取为准据,成为奘门的权威,为国内外同所景仰,后遂成为慈恩一宗。

  玄奘在世时,中国佛学的瑜伽学说盛极一时,但在窥基以后,华严、天台、禅宗渐次兴盛。华严宗反对三时判教,天台宗反对五种姓之说,禅宗不重文字、排遣名相,也立于相反的地位,法相唯识之学就逐渐消沉下去。再经过天宝以后的兵乱,唐武宗的灭法,窥基著作在其时就佚失了一部分。宋仁宗天圣初年(1023),内廷出所藏窥基著作十四种,四十三卷入藏刻版,《金藏》曾据以复刻,元代的《弘法藏》原由《金藏》留在燕都的遗版蜕化而成,所以《至元法宝勘同录》上仍见著录。明代刻藏以南方通行的《碛砂藏》为据,未及搜罗,因而散佚失传,后人讲习失所依据,此学遂终于寥落。窥基一传弟子慧沼,再传智周,均能继述阐扬。智周弟子有新罗智风、日本玄昉等,于第八世纪初并将窥基著述传到日本,成为日本法相宗。十九世纪中叶,中国从日本搜罗得慈恩宗著作多种,次第刊行,重加整理和研究。




“三车和尚”的故事


“三车和尚”的故事,是描述玄奘大师度其爱徒(窥基大师)的因缘与经过,且更是流传千古的中国佛教故事,甚至近来还拍摄成电视剧。

三车和尚在历史上是真有其人,他是唐朝太宗时代的一个修行者,是唐玄奘法师的高足,中国佛教唯识法相宗的二祖,法号上窥下基。谈到窥基大师,他可是顶顶有名,大概是中国佛教使上第一位代表皇帝出家的和尚。所以,要介绍窥基法师,得从玄奘法师谈起。想当年,玄奘法师少年出家,志求菩提,在西游记的稗官野史上说玄奘法师是状元之子,刚出世即遭大难,蒙金山寺老和尚收留,出家为沙弥僧,后来由观世音菩萨选定为取经人,赴印度取经云云,此姑且不论,留待以后再介绍。实际上,玄奘法师当年是自己发下宏愿,要光大佛的教法,但是因为当时印度东传至中国的佛经只是少部分而已,因此法师立下大愿,要为佛法尽一份心力。

他认为:既然佛法是从印度传来,如果亲自到印度去学习,一定可以了解真正的佛法是什么,也可以将还未传入中土的佛经拿回来,介绍给中土的佛教徒,所以他就立誓前往印度取经。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他的道友时,很多人劝他不要去,因为路途太远,也太危险了。玄奘法师不为所动,当他要首途出发时,同寺道友问他何时回来,玄奘法师的回答是:寺前杨柳枝朝东时,我即归矣!

(这是有如荆轲刺秦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因为他们寺前的杨柳枝天生朝西。)

于是玄奘法师一行人就出发了。沿途餐风露宿,好不辛苦,中途同伴病的病,死的死,走不到半途,就剩下没几个人了,还有一些半途而废的,只有少数几个和玄奘法师一起坚持到底。

当玄奘法师越过葱岭(中印边界),那是现在的喀什米尔高原,群山高耸入天际,个个皆白头。他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座小山,山顶是黑色的,这很奇怪吧?玄奘法师就好奇的走过去,想探一探究竟。当他走到小山脚下时,发现黝黑黑的像绳子一样的东西。他一看,更好奇了,因为那好像是人发,人的头发有那么粗的吗?他继续向上走,到达山顶时,他发现黑色的部分还有微温。于是,法师知道了:这是一个入定的修道者,但是,身躯怎么这么高大???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法师就开始挖掘,他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大个儿;头部周围的冰雪尘土清理干净,最后整理到肩部时,玄奘法师站在大个儿的肩膀上,身高刚好到大个儿的耳朵的一半。接着,他按照规矩,拿起引磬敲着:叮~~~~~~叮。过了一会儿,大个儿终于出定了。当他张开眼睛,摇动身体时,身上的尘垢冰雪掉落的声音,如同山崩一般,轰隆轰隆的,好不吓人喔!大个儿左右张望,说:谁叫我ㄚ?玄奘答:是我啦!大个儿:你是谁?你在哪里?玄奘:我是东土大唐的人,现在要到身毒(印度古名)留学取经。我现在站在你左边的肩膀上。你又是谁啊?怎么这么高大?你在这儿干什么啊?大个儿说:我是前一个佛(迦叶佛)的末法时代的人,因为已经没有佛法了,我自己修道证得阿罗汉果,但是没有佛的印可,所以我在这里入定,要等释迦牟尼佛来帮我印证。玄奘说:哎啊!释迦牟尼佛来过了,又涅盘走了啊!大个儿一听非常失望的说:那我再入定等弥勒佛好了。说完眼睛一闭,就要入定去也!玄奘说:且慢,你在这里入定,如果弥勒佛来了你又错过,那怎么办?我看这样好了,现在释迦牟尼佛刚走一千多年,是像法时期,佛经佛法还在,我就是要去留学取经的。干脆你到中国去投胎,等我留学取经回来的时候,我来教你。你觉得怎么样啊?大个儿想了想,说:好啊!但是我不知道中国在哪里啊?玄奘说:你就向东边太阳升起的方向一直走过去,就会看到长安城,你就到城里最大的房子里去投胎。大个儿说:喔,那我知道了,再见!话说那个阿罗汉听从玄奘法师的建议,真的就直奔东土而去投胎转世了,至于投胎到哪里,且待老汉慢慢说来。实际上,三藏法师是要他投胎成为唐太宗的儿子,等他学成归国,再度他出家,想要效法印度悉达多太子的因缘,塑造一个再世佛陀。至于能否如愿,且待下面分晓。

当下,玄奘法师继续前行,经过千辛万苦,终于进入印度国境。当时印度佛法自世尊灭度后,基本上分为性相二宗。其中法相宗初为弥勒菩萨所造之论(瑜伽师地论)立宗,后有无著世亲二菩萨广传此宗,

再次为护法菩萨,后有戒贤论师。此五者合称天竺五大论师。

当玄奘到达印度之前,戒贤论师在90几岁时本来要入灭,但文殊菩萨现身阻止,要他留形住世等中土的有缘人到来,传法后才准他离开。玄奘法师去见戒贤论师时,戒贤已经将近一百二十岁了。他高兴得流下眼泪,说:我等你好久,你终于来了!于是玄奘法师就从戒贤论师学唯识法相,并且深得意趣,后来回归中土,广传此宗,是为中土唯识法相宗初祖。玄奘法师在印度前后约停留了十八九年,当他回归中土那一年,其道友发现寺前杨柳枝朝东,因此大家盛传玄奘法师即将回来了。于是大家都翘首期盼着。当他接近长安城那真是轰动,连唐太宗都知道了,并且以帝王之尊,亲自郊迎,由此可见唐太宗礼贤下士之心,他之所以能成就那么大的功业是其来有自啊。

当玄奘回国后,太宗经常召见,有一次玄奘记起了叫阿罗汉投胎之事,他就问:皇上,您在19年前某月某日有否得一皇子?太宗说:怎么问这个?玄奘当下把阿罗汉投胎之事说了。唐太宗说:我回去查查看。又隔了几天,玄奘又蒙召见,他立刻问皇上查询的结果如何。唐太宗回答说:没有耶!

玄奘法师觉得很奇怪,难道投错地方了吗?于是他请唐太宗帮忙寻找,而唐太宗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他下令长安城人口普查,凡是19岁的青年一律造册呈报。并且召集供玄奘法师认人。而玄奘法师一下子就在许多19岁的青年中认出了那个大个子。一查之下,这个青年竟是大臣尉迟敬德(恭)胞兄之子。玄奘法师就向唐太宗报告此事。当然,玄奘法师就要求这个尉迟公子出家,但是,得到的回答是:不要!因为他投胎为人,虽然前世修得阿罗汉果,经入胎,处胎,出胎三个阶段也已经迷失,忘了前生的志业.

玄奘法师向唐太宗报告这个状况,于是唐太宗就下诏给尉迟公,大意是他对学佛修行非常有心,但是因为贵为皇上,必须以天下苍生为重,因为听说尉迟公的侄子英敏绝伦,故要求其代表皇帝出家云云。这下子尉迟公子就推辞不得也。然而,他还是要故意刁难抗拒。于是他就要求说:从小早已熟读诸子百家,如果要他出家,不得禁止他阅读的权利。(教内规定出家众只能阅读佛教经典,此乃为使修行人专心致志。)唐太宗问玄奘说:可以吗?玄奘说:方便行事,可也!这下子慰迟公子没辄啦!但是,他还是不放弃抗拒,就说:我自出生以来,就已经习惯于有奴婢侍候,如果要我出家,这种待遇不得废除。唐太宗又问玄奘说:可以吗?玄奘法师说:既然代表皇上出家,可以从权。尉迟公子这下无可推辞,但是,他仍然继续刁难,他再要求说:我自出生以来,已经习惯吃大鱼大肉,而且酒量也不错,如果要我出家,不能禁止我吃肉喝酒。这下子,连唐太宗也觉得为难,他疑惑的问玄奘法师说:这个可以吗?玄奘法师为了接引这个阿罗汉(他不知道前生之事),觉得还是先答应了,让他出家,出家学佛后,前生因缘一续,就好办事,所以玄奘就咬牙答应了这个要求。因此之故,尉迟公子就不能够再抗拒出家之事,他出家皈依后,法号上窥下基。从玄奘法师学因明,绍传唯识法相,是为中土法相宗二祖。而由于出家时的因缘,人称三车法师。三车者,书籍一车,奴婢一车,酒肉一车也。上文提到窥基法师的出家因缘,因为他代表皇帝出家,所以在唐代是非常著名的一个法师,可谓动见观瞻。而因此之故,被称为三车和尚。在当时的社会,只有第一流的人才,才出家学佛,要出家还要有官方的度牒。当时由于印刷尚不发达,经书都是手抄本,数量很少,能够接触到经书的除了王公贵族,就是高级知识分子,而这些人在唐太宗的科举制度下,也大部分是朝廷的官员。

到寺院,玄奘法师就命令大家敲钟,他一听到这个钟声马上觉悟了。他前面有隔阴之迷,隔胎之迷,迷失掉了。他马上醒悟过来,知道自己前生是什么人了,马上打发这个三车回去。这就是后来的窥基法师。

由于窥基法师名气太大,又是代表皇帝出家,当然人人尊敬。但是,却有一个法师不以为然,这个法师是谁?就是道宣律师。道宣是法号,律师并不是现代的律师。此律师非彼律师也。唐朝时候佛教盛行,修行的法门也很多,有禅宗,净土,律宗等等。道宣法师就是修持律宗的。而且他守戒清净,自我要求甚为严格,自己搭茅棚在终南山上苦修。其精进之心,连天人都感动,甚至为他送食。可谓已修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了。由于道宣法师严格遵守戒律,在唐代也是一个非常出名的大法师,也非常受人尊崇。他打,总想找个机会羞辱羞辱他。于是他就写了一封信给窥基法师,大意是说久仰盛名无缘一见,本拟亲自上门请益,无奈目前在山上苦修,不方便下山云云。窥基法师收到信以后,就很客气的回信,并且说不敢承当道宣法师亲自上门,最近刚好有空,谨定于某月某日亲上终南山拜访云云。到了约定的日子,窥基法师一如往常,三车五从,浩浩荡荡的出发上终南山。但到了中南山脚下,道路不方便车行,他就叫随从在山脚下等他,自己一个人上山去也!等他上了山,道宣法师早在茅棚前恭迎,免不了的相互客套一番。宾主坐定,喝茶聊天也。这时已近中午,道宣心想: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天人送来的外脍耶!让你尝尝滋味,知道真正修行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左等右等,中餐竟然没有送到,眼看时间已经超过午时,他只好跟窥基法师连声抱歉,只好大家一起饿肚子啰。(道宣厉遵佛制,日中一餐,过午不食。)而窥基法师也不以为意。于是两人聊天喝茶,不觉日之将暮。于是道宣大力留客,请窥基法师留宿一晚,(他要窥基享受一下苦行的乐趣,睡一睡茅棚看滋味如何)窥基法师也在盛情难却之下留了下来。当晚,道宣法师一如往昔整晚打坐,不倒单,胁不至席。而窥基法师呢?却是翻来覆去,而且酣声如雷。道宣被他吵了一整晚,他心想:这还像出家人吗?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数落他一顿。依照出家人的礼仪,行住坐卧都有规矩的。常言道:行如风,立如松,坐如钟,卧如弓。像窥基大师这样睡姿的出家人大概很少了。第二天一早起来,道宣就开始数落窥基的不是,说他睡没有睡相,不守规矩,而且酣声如雷,害他整晚不得休息。窥基法师说:昨晚吵得人家不得安眠的,不知道是谁哩!昨天晚上有一个人在打坐,半夜有只虱子咬了他一口,这个人很生气的抓起虱子,想要捏死它,但是一想--不能杀生,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虱子往地上一丢,那只虱子不幸摔断了一条腿,整晚哀哀叫,害我不得安眠道宣法师一听,脸都绿了,因为昨天晚上真的有一只虱子咬他,被他丢到地上。。。。,他不是在睡觉吗?而且睡得打鼾,怎么知道的?终于,窥基法师告辞下山,而这时午时又至,送外脍的天女也来了。道宣法师一看到天女,很生气的说:你是故意拆我的台吗?昨天我有客人你为什么没送来啊?天女一脸无辜的回答说:我昨天也有送来啊!但是到了这里,你这个终南山整个被五彩祥云笼罩,而且四方有四大天王守护着,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天女,进不来啊!到底昨天在这里的是什么客人啊?道宣法师一听,哑口无言也!








玉珠滴荷叶,划过不流痕;中通外直姿,不蔓不枝态;
碧盘嵌生白,其心有苦味;根系于污染,清静湖中开;
任雨打不渗,庸人不自扰;随波浮于水,似得大自在;
愿生荷莲智,花自心中开。

圆测大师(西元613~696年)

圆测大师,名文雅,是玄奘大师的著名弟子之一。他原是新罗国王孙,三岁出家,唐初来中国,十五岁受学於法常(西元五六七~六四五年)和僧辩(西元五六八~六四二年)。受戒後,住长安玄法寺。钻研「毗昙」、「成实」、「俱舍」、「婆沙」等论,及其注疏。在玄奘回长安以前,圆测所学的内容已很丰富,并负盛名。西元六四五年玄奘回到长安,他就开始从玄奘受学。显庆三年玄奘徒居新建的西明寺,同时敕选名僧五十人同住,圆测也在其中。他在玄奘门下与慈恩寺的窥基并驾齐驱。玄奘去世(六六四年)以後,他就在西明寺继承玄奘弘传唯识教义(因此,後世唯识著作中称他为「西明」)。他的「解深密经疏」大约就在此时写成。他性好山水,约六六八年,曾往居终南山云际寺,又在离寺三十馀里的地方,净修了八年。在地婆诃罗来到长安稍前,他回西明寺讲「成唯识论」。

地婆诃罗於仪凤初至垂拱末(西元六七五~六八七年)於两京东西太原寺及西京弘福寺译「大乘显识经」等十八部经论,敕召名僧十人襄助,圆测与薄尘、嘉尚、灵辩等同充证义。证圣元年(六九五年)实叉难陀在洛阳大内大遍空寺重译「华严经」,圆测应召前往协助讲译。经还未译完,即於万岁通天元年(六九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在洛阳佛授记寺去世。後在龙门香山寺北谷荼毗、起塔。他的弟子西明寺主慈善和大荐福寺胜庄等,分了一部分遗骨,葬在终南山丰德寺东岭上他曾经游历过的地方。宋政和五年(一一一五年)同州龙兴寺仁王院广越又从丰德寺分了一部分遗骨,葬在兴教寺玄奘法师塔左,与窥基塔相对,贡士宋复为作「塔铭」(见宋复撰「大周西明寺故大德圆测法师舍利塔铭序」)。

圆测著述现存的有三种∶

一、「解深密经疏」四十卷,第三十五卷以後曾经佚失,但在藏文「丹珠尔」中保存有完整的译本,近年来中国佛教学会观空法师又从藏文译成汉文补齐。本书为圆测仅存的主要著作。书中引及「大般若经」,可能是在玄奘去世後写成的。本书又引玄奘译的「瑜伽」、「唯识」、「杂集」、「俱舍」、「婆沙」诸论很多,引真谛译的「决定藏论」、「三无性论」、「摄大乘论释」、「般若疏」、「金光明记」、「解节经记」等也很多。特别是「解节经记」,几乎随时引到。本书卷一,引真谛翻译目录说,陈天嘉二年(五六一年)於建造寺译「解节经」一卷、「义疏」四卷。「续高僧传」卷一「法泰传」说,法泰与僧宗、惠铠等,於广州制旨寺从真谛笔受文义,前後出经论五十馀部,并述「义记」等。因此本书所引真谛「记」,可能是真谛的「义疏」,或法泰的「义记」。真谛的注解久已失传,要了解他的学说,本书实为极重要的资料。

二、「仁王经疏」三卷。本书在说明所诠宗旨中,叙述了真谛、玄奘安立无相的不同。

三、「般若心经疏」一卷。

另外,佚失的著作有「金刚般若经疏」、「阿弥陀经疏」、「成唯识论疏」等十一种。

圆测关於唯识和因明的著作都已佚失,与窥基一系见解不同之处,只有从惠沼、智周等的著作中见到一部分。特别是惠沼著的「成唯识论了义灯」,主要是驳圆测和他的弟子道证的说法。此外,惠沼在「因明入正理论义断」中,也有驳破圆测和道证的地方。从这些书中可以见到慈恩和西明的种种不同见解。

圆测早年的学说,是渊源於真谛的。他最初从学的法常和僧辩,都出於摄论师道岳(西元五六八~六三六年)之门。道岳的师父道尼,曾亲同智(白+放)等听过真谛弟子智恺的讲说,并撰集所传真谛的注疏。智恺死後,在真谛面前立誓弘传「摄大乘论」和「俱舍论」的十二人中,即以道尼为首。道尼於开皇十年(五九○年)到长安,道岳亲从受学,後来有从广州显明寺求得智恺亲笔记录真谛口传的「俱舍论疏」和「十八部论记」,钻研很久,成了摄论师中一大家。另外僧辩又受学於摄论师智凝(?~六一○年?),获得真谛另一弟子法泰通过靖崇(西元五三七~六一四年)传授於智凝的学说。因此,圆测从十五岁(六二七年)起即跟著法常、僧辩受学,直到玄奘回到长安之前,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都寝馈於真谛学说之中。真谛到中国後,受到梁陈之际政局动荡、兵祸相连的影响,没有得到充分弘传所学的机会,这是他和他的弟子们非常悲愤的事,因而他们立誓要奋斗到底。这样的精神,似乎也成功了,圆测在他的著作中就随处显示了努力保存真谛学说的倾向。

圆测的著作中,对真谛和玄奘都称为三藏,似於二人等量齐观,这与窥基、普光等专尊玄奘为亲教师显然有别。他又把窥基等人认为唯识正宗的护法学说,从弥勒学说中分别出来,而称为弥勒宗和护法宗,表示两说不同。而对护法的主张不一定承认。在「解深密经疏」中,圆测引用真谛的解释远远超过玄奘之说,其引玄奘说来驳正真谛的,也只偶一见之而已。他又常将真谛、玄奘以及他们二人以外的各家异说平列叙述,而不加可否。其有意保存真谛的学说,是很显然的。又在「解深密经疏」中他引用梁译(即真谛译)「摄论」很多,所以一般人也认为圆测为「摄论」学者。

圆测的弟子道证,新罗国人,嗣圣九年(六九二年)归国,著有「成唯识论要集」十四卷、「般若理趣分疏」一卷、「大般若经笈目」二卷、「辩中边论疏」三卷、「因明正理门论疏」二卷、「因明入正理论疏」二卷、「圣教略述章」一卷,均佚失。

道证的弟子太贤,自号青丘沙门,也是新罗国人。他的著述现存有「起信论内义略探记」一卷、「成唯识论学记」八卷、「菩萨戒本宗要」一卷、「梵网经古迹记」二卷。其馀佚失的著作还有三十馀种。太贤著作主要属於瑜伽学方面,因此称为「海东瑜伽之祖。」

(隆莲著)

******************************************************

窥基

(三车和尚 百本疏主)


窥基是唐朝一代法师玄奘的高足弟子。窥基之于玄奘,犹如子夏之于孔子。孔子学说须有子夏辈西河传经,方可阐扬宏发,广被于世;而玄奘之学,窥基不仅有克绍箕裘力,且具后修转密的功绩。

玄奘从印度取经回来后,天天在长安慈恩寺里埋头译述,发誓要把蕴含至大至深智慧的佛法传遍中土。然而有一件事情始终让他牵挂,寺里的经籍箱堆箧叠,而人的肉身终归毁坏。唯有薪火相续,找到聪慧的后生,才能使弘扬佛法的事业不至一旦而废。可是,庙堂之上,庸器居多,难以为任。所以,他时常漫步长安街头,慧眼炯炯。

一天,他在闹市之间,看见一位魁梧少年。眉清目秀,安详而行。蓦然间若觉似曾相见。前缘有识,又回想起在印度计划回眼程时,曾在尼犍子占得一卦,说他东归必得哲嗣。便连忙打听这少年家世。原来是当朝开国公尉迟宗的公子。玄奘感叹道:“如此灵慧的孩子生在将门,不可思议!也是有缘,我的衣钵可以传下去了!”即刻前往国公府拜访。尉迟宗想知法师来意,虽然不忍骨肉分离,但想到一代高僧如此器重,也颇为得意。那时代,佛教不仅是清庙净僧的空寂之事,还是一种普遍的信仰,鲜活的事业。所以虽贵为国公,一见大法师钟器儿子,怎会不高兴呢?便答应了玄奘的要求,还说:“小儿是有些不同,他母亲见月轮入腹,就怀上他。从小就不爱耍枪弄棒,一读书就精神抖擞哩!只怕这孩子脾性倔强,难以教化。”玄奘双手合什,道:“窥基资质聪颖,终成大器。非您老生不出来,非小僧莫能赏识。”说罢拉起徒弟飘然而去。这年窥基年方十七。

窥基由贵族公子削发为僧,在当时非常轰动。长安一带的人都称他为“三车和尚”。相传他开始死活不肯出家,除非玄奘答应他三件事。即不戒女色,不戒荤腥,不戒美食。不料玄奘欣然应允,用三辆马车满载歌妓美食这些窥基享受惯了的东西,带着窥基回寺。据说玄奘想先把窥基领进佛门。然后再灌注佛家智慧,使之渐渐破除欲障。后来窥基被弟子们问及此事,淡淡一笑,说:“我九岁时就失去母亲,逐渐疏远世俗。再说,慈恩寺里恐怕也无处安放这三车东西吧?”于是弟子敛心,决意摒弃道听途说的虚妄。

窥基果然不负玄奘的期望,博闻强记,思辨锐利,人人叹服。过了几年,他奉诏跟从玄奘翻译佛典。玄奘一边译,窥基一边记,师徒俩相互析难解疑,在清寂的佛堂里度过了许多虔诚的日子。

一天清晨,长安城中另一座名刹,西明寺的大钟轰鸣,测法师要升座说法。钟声也惊动了师徒俩,听说测法师要讲解《唯识论》,不禁相视而笑,因为他们刚疏通这部珍贵的经典。待他们赶到西明寺道场,却发现测法师在莲花座上娓娓而谈,释义圆融,听众无不交口称赞。窥基十分羞愧,沾沾自喜之心顿时灰飞烟灭:“竟有人无师自通。其悟境实在高我一头。”当然他并不知道测法师曾经向慈恩寺译场的看门人行贿,每天溜进去,躲在角落里偷听他们师徒的讨论。玄奘安慰他说:“测法师还未懂因明之学,没到至境。”于是传授陈那的学说,窥基因此精通因明,辨理纵横。然而窥基还是若有所失,玄奘知道他正在澄明圆觉的门槛外徘徊,便说:“云游去吧。”

欲以云游破窥基证道之感,这正是玄奘法师的高明处。就实质说,佛教不是一种学理,而是一种证验,不论大乘小乘讲的修悟,经书案卷,不过渡水舟筏,捕兔筌蹄而已。唯识之理也不是小乘家的自了之学,它追取的济世化生,澄明圆觉,必有两方面的感悟,方可臻至。且看窥基之游如何?

登太行,过五台,窥基一日来到西河,在一座古庙里投宿。夜里梦见自己恍惚在半山里,四处昏暗,隐隐约约听见山崖下有无数人痛苦地呼喊,凄楚摧心。窥基不忍心听见这种悲惨的声音,就急着往上攀登。来到山顶,发现山峰竟然象琉璃一般晶莹光洁,放眼远望,众多国度犹似微尘历历可见。突然有一个声音从头顶上飘下来:“停步,窥基不该到这里。”窥基一抬头,望见一座光华眩目的城市。过了一会儿,两位仙童走出城来问:“你看见山下那些备受世俗之苦煎熬的生灵了吗?”窥基照实回答:“虽听到喊声凄厉,却看不见确切的形状。”仙童便掷下一柄剑,说:“剖开你的肚子就可以看见了。”“剖开肚子,性命焉存?玄奘师傅的衣钵还赖我以传呢。”“执着幻相,居然还要传法,三车和尚的说法倒有些道理呢。”窥基又恼又惊,一下子把剑插入腹部。这时只见两道白光如长虹一般从腹中跃出,照映山下,窥基于是看见了无数人沉沦在深渊里,饱受酷刑,在绝望地挣扎着。这时,仙童又扔下两轴纸和一管笔,转身进城。窥基接住,仰头一看,城市也无影无踪了。天亮醒来,窥基惊魂未定。

到了夜里,寺里发出万丈光芒,经久不散,窥基循光而去,发现是两轴书在发光,展开一看,竟然是《弥勒上生经》,回想前一夜的梦境,窥基恍然彻悟:原来是佛祖感化我,让我疏通佛理,以大慈悲之心去救济苦难众生啊。想当初发愿把佛理融汇一贯,担心参杂译经会失去佛法的精华,只得到佛法的皮相,正好比夜里梦见庄严法相,早晨起来却去寻找自马。我何等糊涂,注经是为济世,不为逞才!而我却是去找白马啊。

窥基这么一悟,从此在佛法上勇猛精进。回到慈恩寺后,更加勤奋著述,疏通大小乘教典籍上百种,人称“百本疏主。”

永淳元年(公元682每)的一天,窥基象往常一样趺跏入定,他的朋友宣律师知道他在神遇佛教天王的使者,但这次时间很长,宣律师感到奇怪,窥基说:“刚才大乘菩萨来了,侍从极多,我的神通被压制了。”过了不久,窥基就逝世了。他的坟茔紧靠着玄奘的骨塔。弟子们悲痛不已,都怀念这位心地仁慈,诲人不倦的大师。

TOP

顶礼慈恩窥基大师!大德们的境界很相似啊。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3012&extra=page%3D7
百岁比丘 修行楷模-血书《普贤行愿品》为日课的本焕长老

我们讲到细心用功夫,怎样才算细呢?要细到什么程度呢?这里我想讲一个公案:当年四祖到南京去,看到附近山上气色很好,就上去了,在那儿,他看到有个叫懒融(牛头法融)的禅师住茅棚,打坐的时候有只老虎给他看门。四祖见了这只老虎,心中一惊,懒融禅师就讲:‘还有这个啊!’四祖不作声,直接走进茅棚,在打坐的蒲团上写了一个‘佛’字,请懒融禅师坐,懒融禅师不敢坐。四祖就说:‘你也还有这个。’要知道这两个人都是很有见地的,功夫都是用得很好的,他们之间谈禅话道,谈得很投机,也谈得很晚。茅棚里只有一个卧具,睡觉时,懒融禅师就把这个卧具让给四祖,自己就在蒲团上打坐。夜里,四祖睡在那里,打鼾打得不得了,搞得懒融禅师坐在那儿,定也定不下去。早晨起来,懒融禅师就批评四祖:‘哼!还四祖哩,昨天晚上打呼噜,打我的闲岔打得厉害!’四祖应道:‘我打你的闲岔,你还打我的闲岔哩!’‘我打你什么闲岔?’‘你把一只虱子摔在地上,断了一条腿,它叫了一夜,尽打我的闲岔!’想一想,用功夫用到细处,连虱子、蚂蚁叫,都能听到。各人想一想,你们有没有这个功夫?像四祖这样,才是真正的细心用功。四祖跑了一整天,辛苦得不得了,但他的心还在功夫上,一点没有离开、连睡觉时都在功夫上!所以我们修行人用功夫,要向祖师学习,光在静中用功是不行的,还要在动中用功,动中用功还不够。还要在睡梦中用功。不但在睡梦中用功,还要在睡梦中得到利益。可见用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什么?因为从无量劫以来,我们一直在造孽,一直在打妄想,现在要回光返照,找到自己的本来面目,大家想一想,这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吗?用功的人,如果没有一个惭愧心,没有一个恳切心,不能够念念都把心用在功夫上,要开悟谈何容易!所以,我再三再四跟各位讲,既抛家别子,出家了,就要好好用功,不要空过人身!

TOP

赞叹白玛师兄的补充,这里也有一个大师的生平介绍。

窥基,俗姓尉迟,长安人,出身高官之家。玄奘初遇到他时,见其资质不凡,决意收他为徒,但窥基不愿出家。玄奘禀告唐太宗,诏命窥基出家。窥基只得勉强答应,但提出三个条件:一、不持日中一食的戒律;二、不断酒肉;三、要美女陪伴他出家。玄奘一一都答应了,因此窥基往弘福寺削发出家时,载了一车美女、一车肉、一车酒同行,当时长安居民称他为"三车和尚"。窥基来到寺前,听到钟鼓声鸣,忽然觉悟,即将三辆车子退回家去,从此一心一意投身佛门之中。
  窥基聪敏博学,才华横溢,勇于创新,深得玄奘器重,担当主笔受重任。印度世亲晚年著有《惟识三十颂》,因身体不及,未能为颂做出解说,后世学者护法等十大论师根据各自见解,对三十颂作了注释。玄奘本想将十大论师的注述一一译出,窥基感到十家见解纷纭,难以得知惟识精义,建议将十家之言综合糅译成一本,玄奘接受了窥基的意见,遂以护法之说为主,参酌其他,集译成法相宗的重要论典《成惟识论》。
  窥基得玄奘宗、因、喻三支立破之意。窥基全力从事著述,善于提纲挈领,建立体系,直绍玄奘所传,融会贯通,加以发扬,著作阐发法相宗的精义。窥基著有《惟识二十论述记》《瑜伽师地说略纂》、《大乘百法明门论解》等四十三部。因著述繁丰,人称"百部疏主"。窥基是法相宗的完成者,其《成惟识论述记》,弟子慧沼的《成惟识论了义灯》,慧沼弟子智周的《成惟识论演秘钞》,被称为"惟识三大部"是修习法相惟识的心读之书。
  法相宗理论深奥,是唐代佛教八大宗派中哲理性、思辨性,逻辑性最强的宗派,曲高和寡,因而习承者渐少,传至智周弟子如理以后即逐渐衰微,间有学者而已。法相宗随日本留学僧来华而传至日本,并出了很多学者。在中国直到明清的王夫之、龚自珍,近代的梁启超、章炳麟、欧阳渐、太虚等,才复起对法相宗的竞相研习。法相宗作为印度大乘佛教发展成熟时期有宗惟识学说在中国的继承者,在论证中运用佛教的因明(逻辑学),体系严密精致,对后世学界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

大师对于钟声的敬意在下面这个小故事中,有所体现。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1853&extra=&page=2#pid19284

敬钟如佛

钟,是佛教丛林寺院里的号令,清晨的钟声是先急后缓,警醒大众,长夜已过,勿再放逸沈睡。而夜晚的钟声是先缓后急,提醒大众觉昏衢,疏昏昧!故丛林的一天作息,是始于钟声,止于钟声。

有一天,奕尚禅师从禅定中起来时,刚好传来阵阵悠扬的钟声,禅师特别专注的竖起心耳聆听,待钟声一停,忍不住的召唤侍者,询问道:「早晨司钟的人是谁?」

侍者回答道:「是一个新来参学的沙弥。」

于是奕尚禅师就要侍者将这沙弥叫来,问道:「你今天早晨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司钟呢?」

沙弥不知禅师为什么要这么问他,他回答道:「没有什么特别心情!只为打钟而打钟而已。」

奕尚禅师道:「不见得吧?你在打钟时,心里一定念着些什么?因为我今天听到的钟声,是非常高贵响亮的声音,那是正心诚意的人,才会发出这种声音。」

沙弥想了又想,然后说道:「报告禅师!其实也没有刻意念着,只是我尚未出家参学时,家师时常告诫我,打钟的时候应该要想到钟即是佛,必须要虔诚、斋戒,敬钟如佛,用如如入定的禅心,和用礼拜之心来司钟。」

奕尚禅师听了非常满意,再三的提醒道:「往后处理事务时,不可以忘记,都要保有今天早上司钟的禅心。」

这位沙弥从童年起,养成恭谨的习惯,不但司钟,做任何事,动任何念,一直记著剃度师和奕尚禅师的开示,保持司钟的禅心,他就是后来的森田悟由禅师。

奕尚禅师不但识人,而从钟声里能听出一个人的品德,这也由于自己是有禅心的人。谚云:「有志没志,就看烧火扫地」,「从小一看,到老一半」。森田沙弥虽小,连司钟时都晓得敬钟如佛的禅心,难怪长大之后,成为一位禅匠!可见凡事带几分禅心,何事不成?



大师听钟声开悟的故事,在论坛其他文章中也有介绍。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1624&page=1#pid9384
普贤行愿品略释--彭措堪布

  不忘宿命愿

  我为菩提修行时,一切趣中成宿命,

  我为了得到无上菩提的果位而修持普贤胜行时,无论在六趣中那一道中,愿我忆念宿命,不忘修行,心不迷乱。

  清凉国师认为别发十大愿是以一地菩萨所发的十大愿来作回向。要想摄持菩提果,必须生生世世不断地行持菩萨道,要行持菩萨道就应该随所生处不忘宿命,了知前世所行之事所修因缘,这样才能在前世的基础上不断地修道。特别是在娑婆世界这个业障深重之地,投胎转生增加垢障,易于忘失前世因缘,进而随波逐流。如禅宗沩山灵祐禅师和文殊普贤化身的寒山拾得曾经都在灵山会上听佛说法,但沩山作了三世国王之后,就忘记了前世的因缘。还有慈恩宗的窥基大师,他本是一个入定的禅师,玄奘大师在取经路上碰到他,把他从定中请出,劝他从新投胎,等取经回来之后帮助弘扬佛法。但当大师西归寻他出家之时,他却早已忘记自己前世的因缘,花天酒地沉湎于五欲之中。当皇上下诏让他出家,他的要求是:一车女人、一车酒、一车肉相随,故被称为“三车和尚”。他带着女人酒肉前往寺庙,当到达山门口忽闻钟鼓之声,恍然醒悟自己的前世因缘,到此才毅然舍弃尘世间的一切五欲享受,专心一意地跟随大师译经弘法,成为令人瞩目的一代高僧。所以发愿回向不忘宿命,时时忆念自己的菩提行愿,以期历历增明,才能使自己的修行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2669&page=1#pid16992
地藏菩萨本愿经--六祖寺方丈大愿法师讲解(强烈推荐)

【其后家内婢生一子,未满三日,而乃言说,】

这个光目女还是一个富裕人家,还有奴婢。其后果然她家里面,有个奴婢生了一个儿子,生下来不满三天就可以开口说话。什么原因知道吗?因为他那个是夺舍来的。知道吗?夺舍来的人他不会迷,他生出来可以说话。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个奴婢怀了一个小孩子,一开始是另外一个生命的神识进入了。但是另外那个生命跟他这个母亲,跟这个奴婢的缘份比较浅,也是来讨债的,不过这个债不多,所以只是让他这个母亲受怀胎之苦,受完以后走了。走了之后这个躯壳,就是这个光目女的母亲,由地狱里面出来,也是仗佛神力,然后进入到这个躯壳里面去,所以马上就生出来。她差不多要临产的时候,光目女的母亲才进入到这个躯壳里面,所以马上一生出来就可以说话,夺舍。
菩萨都有隔阴之迷
否则的话怎么样?菩萨都有隔阴之迷。
我们看那个窥基法师,号为三车和尚,有些听说过这个故事。玄奘法师西行求法的时候,有一次走到一个深山里面,一个山洞里面想进去休息一下,看到里面有一堆土,觉得很奇怪。走近一看,是一个人在打坐,入定很深,衣服都烂掉了。然后他敲引磬让这个人出定。
那人是罗汉,那个罗汉是怎么样?他在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候就已经是入定在那里面了。他知道佛将要入涅槃,不忍心看到佛入涅槃,所以他就先入定。以这个定功准备等到弥勒菩萨下生成佛他才出定,来帮助弥勒菩萨度众生。但是这时候玄奘法师让他出定了。
出定以后就两个人交谈,玄奘法师说:“不如这样,你不要等弥勒菩萨成佛了才来度众生,你现在就要度众生。这样子好了,我就去印度求法,你就先去东土大唐投胎。将来我回来以后,你来做我的弟子,你来协助我度众生。”
这罗汉也答应了,然后他说:“将来我怎么可以找到你呢?”
玄奘法师说:“这个很简单,你去到那个大唐的首都长安城,你找那个最高的房子去投胎就行了。”
玄奘法师打了一个如意算盘,他想到最高的房子是皇宫。哪个的房子敢超过皇宫啊?他就想着这个罗汉投胎去做太子,将来他回国,太子做他的弟子,这个好弘法呀。然后他就去求法了,求法十七年回到大唐。
回到大唐以后,唐太宗李世民非常恭敬他,我们看《大唐三藏圣教序》,就是李世民亲笔写的,皇帝很重视他。玄奘法师就想翻译经典了,还想找一个得力的弟子,他就想起来,以前我在路上遇到那个罗汉,他是不是来投胎了?但是他入定观察,这个太子好像前生不是罗汉来投胎的。
这个罗汉到底到哪里去了?再观察就知道,原来是投胎在那个尉迟恭,尉迟敬德家里面,做他的公子。为什么?这个罗汉搞错了。
他由西向东来,看到一个很高的房子,就是这个尉迟敬德的家里,他以为这个就是最高的了,没有想到还有更高的皇宫,他就进去投胎去了。所以他就做了这个尉迟敬德的儿子。
玄奘法师就向唐太宗李世民请求说:“我还需要一个弟子,一个得力助手来协助我翻译经典。”
唐太宗说:“可以,你想要挑选谁都可以。”
他就说:“我就要那个尉迟敬德的儿子。”
太宗说:“好!”
谁知道这个尉迟敬德的儿子不同意。
但是皇上有旨,也不敢抗旨。他就想一个歪主意来刁难他说:“法师啊,我要跟你出家也是可以,不过我有条件。什么条件呢?你要用一辆车子装一车酒,用一辆车子装一车肉,用一辆车子装一车美女,我才跟你去出家。”
这不可能的事情,是不是?
但是法师同意了。玄奘法师说:“好呀。”
满足他所愿,他才很不情愿坐在第四辆车子上,向寺院大慈恩寺里面走去。
走到寺院,玄奘法师就命令大家敲钟,他一听到这个钟声马上觉悟了。他前面有隔阴之迷,隔胎之迷,迷失掉了。他马上醒悟过来,知道自己前生是什么人了,马上打发这个三车回去。这就是后来的窥基法师。
所以我们要知道,你今生今世就要求取解脱。否则的话,你来生怎么样,不知道的了。你来生得人身,你能不能够好好地闻佛法也不知道,你就是闻到佛法,你也不一定信。为什么?“贫穷布施难,富贵学道难。”
你前生有修行,但是以一个迷的心去修,你修了很多福。你将来大富大贵,真正对佛法有信心就难了。
所以我们看这个奴婢的小孩子,他没有迷,他一生下来,不满三天他就可以说话。

TOP

善知识功德里面有一个叫‘见闻忆念得益我今礼’,就是说一个真正的大德善知识,不管是看到他,还是听到他的声音,还是想到他,任何一点你都能得到利益,真的有这种功效。”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3490&page=1#pid23821
之第四贴 :龙象三塔——樊川护国兴教寺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慧沼大师(西元650~714年)

慧沼大师,一作惠沼(或惠照),俗姓刘名玄,祖籍彭城,後迁淄州,因此他亦称淄州沼。十五岁时,唐高宗为新生儿子(即睿宗)祈福度僧,他就此时受度出家。  相传他曾亲近过玄奘。青年时已博通慧沼大师,一作惠沼(或惠照),俗姓刘名玄,祖籍彭城,後迁淄州,因此他亦称淄州沼。十五岁时,唐高宗为新生儿子(即睿宗)祈福度僧,他就此时受度出家。
  相传他曾亲近过玄奘。青年时已博通经藏,讲「法华」、「般若」、「涅盘」等经。咸亨三年(六七二年)始从窥基、普光受学。慧解超群,被称为「山东一遍照」。他的唯识、因明诸疏,大概即在此时禀受师说渐次写成。窥基去世(六八二年)後,慧沼游行诸郡,讲经二十馀年,同时写成了「金刚般若」等经疏,和「慧日论」、「了义灯」等著作。
  慧沼晚年又在义净译场任证义大德。唐中宗神龙三年(七○七年)曾召义净入宫同译经沙门九旬坐夏,他也参加在内(见「开元录」)。景龙四年(七一○年)义净於大荐福寺译「浴佛功德」等经,「根本说一切有部 刍尼毗奈耶」等律,「唯识宝生」等论,慧沼与文纲、胜庄等同任证义。景云二年(七一一年)义净於大荐福寺译「称赞如来功德神咒」等经,和「能断般若论颂」等论,亦慧沼证义。慧沼所疏「金光明最胜王经」,即是义净的新译本。他晚年的思想受到义净的一些影响。
  慧沼於开元二年(七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去世(见李邕碑文後日本释善珠记),寿六十四岁。他生平曾被驿征三次,诏讲二次,补纲维大德六次,敕译经论四次。他是慈恩宗的嫡传,或许因此受到当时朝廷的重视。
  慧沼的著作现存有十种,共四十卷∶一、「金光明最胜王经疏」十卷,经文是武周长安二年(七○二年)义净译。疏文也同时写出,发挥了三乘五性的宗义,并订正以真如为三身正因的旧说。二、「十一面神咒心经义疏」一卷,经文玄奘译。三、「法华玄赞义决」一卷,释窥基著「法华玄赞」中难义。四、「成唯识论了义灯」十四卷,与窥基的「成唯识论枢要」、智周的「成唯识论演秘」总称唯识三疏,多分祖述窥基学说加以阐明补充;对圆测、道证等诸家异说一一批判。五、「因明入正理论义纂要」一卷。六、「因明入正理论义断」二卷。七、「因明入正理论续疏」,慧沼自跋云∶「於师曾获半珠,缘阙未蒙全宝」,这是因窥基著「因明入正理论疏」到了喻过部分就绝笔了,慧沼接著做了下文的注解,所以称为「续疏」。八、「大乘法苑义林章补阙」八卷,现存卷四、卷七、卷八。九、「能显中边慧日论」四卷,略名「慧日论」。十、「劝发菩提心集」三卷,第二卷中有受菩萨戒仪轨。
  此外,慧沼的著作佚失了的还有「能断金刚般若经疏」、「发菩提心论疏」等十种二十九卷。
  玄奘所传的瑜伽唯识学,由窥基的传述,建立了以三乘五性说为主的慈恩宗,又由日沙门道昭、智通、智凤、玄 等传衍至日本而建立了日本的法相宗。慈恩宗窥基是奠定者,智周为传播者,而作为他们中间枢纽的就是慧沼。玄奘的学说虽然通过窥基等诸大弟子记录下来,但有许多微言奥义未见得尽能一一笔之於书。同时玄奘在世时,门下对於教理的见解本来就不一致,作为继承慈恩嫡传的慧沼,就担当了力排异说的任务。
  慧沼的著作充满了追求真理的精神,他为了对真理的探讨,做到了「当仁不让於师」的地步。他不但对於圆测、法宝等前辈没有随便妥协的态度;就是对於窥基的主张,有怀疑的地方也要求得一个是非;甚至对於玄奘的教授,也要透过思考才接受。用这种服从真理的精神来治学,是值得後人效法的。由於他的努力,进一步充实并推进了窥基的学说。在西明与慈恩的论争中,慈恩之能得到最後胜利,慧沼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慧沼的弟子最著名的首推智周,他从慧沼学,於公元七○三年和七○六年,先後有日本僧人智凤、玄 等来从他受学,回国弘传。智周的著作,很多是辅翼或解释慧沼的著述的。义忠、道 、道邑、如理等当时也很出名。此外,碑序所载,还有惠冲微、惠胜说、耶含 、惠日、福林、无著、惠融、惠祥、惠光、惠灯、惠嵩、惠先等。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慧沼的弟子最著名的首推智周

http://bbs.ningma.com/viewthread.php?tid=387慈恩智周大师纪念

周大师
隋末高僧,有"释门梁栋"之称。隋朝末年,因厌倦了城市的喧嚣,来到马鞍山慧聚寺隐居修行,整修和扩建了寺院,并亲塑像七尊。后来"旧齿晚秀咸请出山","乃又从之。智周于唐"武德五年(622)七月五日圆寂",终于大莱城南武州刺史薛任通舍,享年67岁。当年十一月二十六,遗体被弟子法度等人迎回本山。智周名列(续高僧传》,被尊为戒台寺开山祖师。


(农历6月21日)恭逢唐代慈恩宗智周大师纪念日,历史上他于农历的这一天入寂。智周大师为秉承玄奘大师开创的慈恩宗(唯识宗)传统的学人,在他的教授下,他的一些海外弟子建立了日本法相宗,为慈恩一系的海外传承,玄奘诸师重要著述亦赖以流传不绝。现谨依中国佛教协会所编《中国佛教·中国佛教人物》的相关篇目,回顾智周大师的经历和著作。

续高僧传记载:
释智周。字圆朗。姓赵氏。其先徐州下邳人。有晋过江居于娄县之曲阜也。然其神用超邈彰于青绮。小学年中违亲许道。师事法流水寺滔法师。为力生也。滔乃吴国冠冕。释门梁栋。周服勤左右分阴请业。受具之后志在博闻。时大庄严[目*爵]法师者。义府经笥道映雄伯。负帙淹留专功一纪。究尽端涯更同寒水。自金陵失御。安步东归。本住伽蓝开弘四实。学侣同萃言晤成群。但久厌城傍早狎丘壑。遂超然高举。晦迹于马鞍山慧聚寺。仁智斯合终焉不渝。而止水致鉴问道弥结。旧齿晚秀咸请出山济益道俗不拘小节。乃又从之。横经者溢坐。杖气者泥首。炎德既销僧徒莫聚。乃翻飞旧谷。又遭土崩瓜剖。顺时违难泛然无系。寂动斯亡。武德五年七月五日遘疾。终于大莱城南武州刺史薛仕通舍。春秋六十有七。其年十一月二十日。贼退途静。弟子法度等。奉迎神柩归于本山。当时人物凋疏茔隧未理。以贞观四年二月十五日。弟子慧满等。于寺之西岭改设圆坟。惟周风情闲澹识悟淹远。容止可观进退可度。量包山海调逸烟霞。得丧一心慈恻万类。穷通不易其虑。喜愠不形于色。崇尚先达提奖后进。道俗闻望咸取则焉。加以笃爱虫篆尤工草隶。傍观图史大善篇什。与兄宝爱俱沐法流。陈氏二方俱驰声绩。讲成论小招提玄章涅盘大品等。各十余遍。兼造殿阁。门廊周匝壮丽当阳。弥勒丈六夹纻并诸侍卫。又晋司空何充所造七龛泥象。年代绵远圣仪毁落。乃迎还流水。漆布丹青雕缋绮华。允开信表法。回向寺释道恭曰。余以拥肿拳曲不中规绳。而匠石辍斤忽垂顾眄。赏激流连殆逾三纪。披云对月。赋曹陆之诗。跂石班荆。辩肇融之论。故人安在。仰孤帐而荒凉。景行不追。望长松而咽绝。惧陵谷易迁竹素难久。托徽猷于贞绀。扬清尘于不朽。其铭曰。五荫城墎六贼丘陵。胶固爱网萦回业绳。雄猛调御慈悲勃兴。危涂倏静秽海俄澄。八树潜晖五师系轨。纂此遗训克应开士。皎洁戒珠波澜定水。有道有德知足知止。学总群经思深言外。乐说河写餐风云会。七众关揵四部襟带。振纲颓网繄其是赖。世途沦丧适化江湄。去来任物隐显从时。坏瓶何爱净土为期。有生有灭何喜何悲。窀关昔隧封兴旧陇。春郊草平故山松拱。林昏鸟思径深寒拥。妙识归真玄垧虚奉。
*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顶礼一切祖师大德!

TOP

顶礼圆测大师!

TOP

顶礼圆测大师!
我的QQ名叫狮子,把两名合一,以免造成名字混淆误会~:)

祈祷加持我等之相续,
祈祷加持内心趋正法,
祈祷加持正法趋入道,
祈祷加持修法无违缘,
祈祷加持修行得究竟。

TOP

返回列表